明慧周刊(第792期)内容选编(2/2)

 节目反馈
发表日期:2017年3月20日
节目长度:76分24秒 Get Real Player Get Windows Media Player
在线收听
下载
18,443 KB

18,287 KB

71,671 KB
下载方法:按鼠标器右键,在弹出菜单中选择“目标文件保存为…”(Save Target As…)

2017年3月16日

各位听众,大家好!欢迎收听《空中明慧》,您现在听到的是第792期《空中明慧周刊》。《明慧周刊》是修炼期刊,隶属于明慧网,内容全部来自于明慧网,主要服务对像是中国大陆无法正常登录明慧网的法轮功学员。

现在是修炼园地节目时间,有以下的文章和大家分享:
修炼境界的反映
同一件事上的笑与哭
救人要争分夺秒
真心帮邪悟者归正
突破怕心面对面讲真相
在打电话讲真相中提高
真相币为我们地区救人做了铺垫
修炼交流摘录

下面请听山东大法弟子的文章:修炼境界的反映

在助师正法这条路上,你能不能救得了众生,能做到什么程度;你能不能受到迫害,迫害到什么程度,都是自己修炼境界的反映。这几年来的经历,使我深深的认识到这一点。今天把它写出来,与同修交流。

一、面对面讲真相

我是二零一一年开始与陌生人讲真相的。记得那次集市上一个妇女在卖葱,我就买了一斤,只见她秤稍微高一点,就拿下来一根,秤平平的甚至秤砣要往下掉也不介意,就问她:知道三退保平安吗?“啥意思?”她问。我问:你入过党团队吗?她回答说:“我是党员。”我告诉她:赶快退出来。因为中共讲无神论,真正大灾难面前神不保你,帮你起个化名退出来就平安了,她同意了。

我刚走几步,她拿了比我买的还要多的葱非要送给我,并且说:“谢谢你告诉我,不然我还被蒙在鼓里呢。”我这才想起来,刚才光给她三退了,还没告诉她法轮功,就说:我是炼法轮功的,按真、善、忍标准做好人,不能要你的葱,就谢绝了。

当时我也不太会讲,就说了那么几句话,她就退了,还要谢谢我。现在我知道了,师父在《转法轮》中说:“修在自己,功在师父。” 师父看我有救人的心,就帮我打开了世人为法而来的尘封已久的记忆,她人的一面自然就明白了,又用这种方式鼓励弟子多救人。

从那以后,我就经常走出去面对面讲真相,各大超市、田间地头、村庄、公园、集市等都是我讲真相的场所。到超市讲真相,我都是一对一的讲。当看到有买酱油的,有时问他什么品牌的好;有时告诉人买什么样的好,因人而异,三言两语拉近距离后,话题一转,就讲到三退上去了。

一次,看到一个女士在挑选冰块上的大海虾,我就告诉她要挑选弯曲的那种,直的虾是死后冰上的,就帮她一起挑,自然就拉近了距离,再讲真相,对方就退出了团队。

看到有买蔬菜的,就帮他们这么挑,那么挑,拉近距离后,就讲三退和法轮功真相,入过的就帮着退出,没入的,就叫对方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在集市,看到一位男士在卖菜就说:老大哥,我不买菜,能与你说句话吗?“你说吧。”我问他:“你是党员吗?”他回答说:“我当过二十多年的大队书记。”我又问:“江泽民和共产党相互利用迫害法轮功,你知道吗?”“知道,江泽民最坏了,他执政时没干一件好事,我当了这么多年的书记,能不清楚?当时农村税收十几种,连农民种棵桃树,都得收桃李税。”接下来我就讲三退和真相,很自然的他就退出了邪党。

有时到通往集市、农村的路上,边送资料边讲,农忙到田间、地头讲真相送资料。

那段时间,正念很强,没有怕心,回家学法也能从《转法轮》第一讲和早期讲法中,领会到如何破除世人无神论这个壳,从而运用到讲真相的实际中来,仅举两个例子。

晚饭后到公园,看到一个人正在花坛的水泥边上来回走动,就问:“锻炼身体啊?”“溜达溜达。”“看你像个有文化的人,能问个问题吗?”他点点头,“你相信神的存在吗?”“不敢相信。”“是不是看不见就认为没有?”“是的。”“我告诉你神是存在的。”

然后我指着公园里的一棵树说:这棵树大家都能看的见,是借助于灯光才能看见,如果没有灯光,你就看不见,那它一样存在。白天,你对着太阳去看,你也睁不开眼,也就什么都看不见,就是说,人的眼睛太强的光看不见,太暗的光也看不见,只能适合人眼睛的光才能看的见,这个适合人眼睛的光,科学家给起了个名字叫可见光。也就是说,神不在这个可见光之内,咱们也就看不见。听完后,他说有道理。然后,就跟他讲法轮功真相、三退保平安,他说是党员,就同意退出了。

一天早晨,看到公园里有个年轻人在看书,就问:“大学生吗?”“毕业了。”找到工作了吗?“面试过了,等通知呢。”“相信有神吗?”“从小到大都学的无神。”“从小到大学的不一定是正确的。你是知道的任何物质在显微镜下看都是由分子、原子、质子、电子、中微子等构成,分子构成的你能看的见也能使用,原子等构成的,人的眼睛就看不见,那它是存在的吧。我告诉你神是由原子构成的,你也就看不见。”

看到他在认真的听,就继续讲“拿物理题来说吧,一道物理题,正面推条件成立,说明是对的,反过来推,条件也成立,也说明是对的。可现在实证科学证明不了神的存在,也证明不了神不存在,它就说神不存在,这不是在搞唯心吗?我再从有神这个角度来证实一下神的存在。”

“南极臭氧层被破坏,科学家说是工业的废气造成的,工业的废气造成应该在工业发达的上空,怎么会跑到荒无人烟的南极呢?比如说咱县的化工厂爆炸了,本县一个伤亡都没有,而北京人死伤无数,这个理论是不成立的。其实是:神看到人类空气中的毒气已经达到了人类生存的极限,就在南极的上空放开一个洞,把毒气放出去,这就是神在宏观上保护着人类的具体展现。”

听到这,他问我“神是原子构成的吗?”我告诉他只是举个例子,叫他明白神是存在的。然后就讲法轮功真相、三退保平安,他就退出了团队。

在大陆给年轻人讲真相,我一般是要先破除无神论这个壳,然后再讲法轮功是佛法、法轮功的真相以及三退保平安,一般都能接受并三退。

二、在魔难面前

随着正法形势的推進,讲真相的效果越来越好,渐渐的欢喜心、显示心、求名的心起来了,每次到学法小组学完法,就呱呱的讲自己退了多少人,是如何讲退的(网上交流是应该的),那种喜形于色的表现,现在想起来像个小丑。

在和老年同修配合讲真相,看到同修不在法上的言行,我就用党文化批斗似的那种语言,带着强烈自我,不容同修坦言,很强势的训斥同修,造成间隔,被旧势力钻了空子,在同她配合讲真相中,同修遭构陷被绑架,虽然傍晚就回家了,但从此对我产生了怨恨心,好长一段时间才解开。

“自己的错能把别人的对看成错,自己的对能把别人的错看成对”,这是当时在矛盾中学法时,师父点给我的,到今天才悟道:我的错误用同修的行为表现出来给我看,叫我找到执著去掉它,归正自己,可惜我没悟到,才造成一年后与另一同修配合讲真相中,遭构陷被绑架。同修因血压高,看守所拒收,第二天就回家了,而我却被刑事拘留,因不签字被恶警打了,强行送看守所,又送检察院起诉。

师父在《洪吟二》〈别哀〉中告诉我们:“静思几多执著事 了却人心恶自败”。那时还不知道是因为强烈的自我、争斗心、训斥同修时的魔性带来的恶果。被绑架以后,我又犯了一个自己都不能原谅的错误,一开始不配合邪恶的一切要求,两点以后,又来问我是谁,我想丈夫十二点回家,看我不在,会转移大法书和其它资料,他们找不到资料就会放我,就说出来我是谁,没想到,丈夫中午居然没回家。平时我很会讲真相,可是在派出所几乎没讲,心里还想:六一零(专门迫害法轮功的机构)人员、国保人员什么真相都知道,我要讲多了,会把我当重点判刑等等,心里充满了保护自我的私心。师父在《精進要旨二》〈见真性〉中讲:“考验面前见真性”,这就是当时我的心性所在,也是我修炼境界的反应。

就这样,师父也没放弃我这个不争气的弟子,在我有点承受不住的时候,在一次半睡半醒中,来了两个又高又大的人,一边一个抓住我的两只胳膊使劲往上拽,我还左右乱晃不让他们拽,最后终于把我拽起,从监狱的窗口飞出,我立刻明白了师父在救我,得赶快归正自己,给监室的人讲真相,劝退了九人。

检察院来人问过之后,我说:“能为自己辩解几句吗?”“可以。”我说:“《宪法》三十六条:公民有宗教信仰的自由;三十五条:公民有出版、言论、结社等自由,我的一切行为都是在《宪法》的框架内進行的,是江泽民在破坏《宪法》,追随江泽民的周永康已被软禁。”“你还不知道,已逮捕了,”对方接着我的话说。我又接着说:“现在又实行案件终身制,你们不要参与進来,以免将来受到牵连,希望你们能善待大法弟子,”她们笑了。四天后,我走出了看守所。

下面请听大陆大法弟子的文章:同一件事上的笑与哭

前一阵本市一个同修被非法庭审。开庭当天,法院门口站了两排特警严阵以待。我是准备進去旁听的人,当看到这个阵势,有些嗤之以鼻,觉得这是邪恶的假相吓不倒我,同时又觉得邪恶控制着警察很滑稽,当场笑了出来。当天开庭结束后,便把这件事抛之脑后了。

回家后的几天心中一直很烦躁,感觉干什么都不顺,网上买的电饭锅拿不到手,工作中要写的稿子不想写,总是逃避。背法也是囫囵吞枣,只背表面,不知其意。脑子里都是些琐碎的埋怨,这个同修做事不顺我意了,那个卖家再不发货我就不买了等等。也知道自己状态不对,可是总是找不到出口在哪。

我开始看师父各地讲法,当看到师父在《各地讲法二》〈二零零二年美国费城法会讲法〉中讲到:“他们是什么心态呢?是宽容,非常洪大的宽容,能容别的生命,能真正设身处地的去想别的生命。这是我们在很多人修炼过程中还达不到的,但是你们渐渐的在认识、在达到。”我突然惊醒:设身处地?是啊,我所有的烦躁和埋怨是因为我把自己的感受摆在第一位了,并没有站在为他的立场上想想别人的难处。仿佛就在那一瞬间,那些负面的情绪离我而去,取而代之的是善良、祥和的能量充斥全身。

静下来发正念时,脑海里忽然显现出那天两排特警的场景,看着他们年轻而迷茫的脸,却一点也不觉得场面滑稽可笑,而是觉得可怜可悲。

记得那天早上北方的初春还挺冷,有风,他们笔直的站在门口,有些很茫然,有些在和同伴笑,他们像没有灵魂的木偶,只是单纯的执行着命令。最可怜的是他们并不知道他们正在对大法犯罪,被邪恶利用着迫害大法弟子。他们还不明白自己面临的后果是什么,或者是还没有醒悟。他们都是一个个宝贵的生命,都是等待着被救的生命,他们不应该就这样糊涂的被旧势力毁了。想到这,我止不住的哭了起来,眼泪不住的流,为他们的没得救,为他们背后所代表的千千万万的众生的没得救。

一种纯正慈悲的场包围着我,我知道师父又将我带到了更美好的宽容为他的慈悲境界。我当时想:师父啊,您将我这样一个私欲满身的人带到如此美好的境界,洗净我的业力,给予我一切,可我又该怎么报答您呢?我只有将您赋予我的慈悲带给我遇见的所有人,放下自我,设身处地的去为别人着想,救助着遇见的有缘人,做好三件事,这样才不辜负您对我的洪恩。

现在再看师父在《澳大利亚法会讲法》中的这段法:“所以不管你们在任何环境下、任何情况下遇到矛盾的时候,都要抱着一颗善良的心、慈悲的心对待一切问题。你要不能爱你的敌人,你就圆满不了。”终于我能够体会到师父这段法中洪大的慈悲和修炼人要达到的圆满的标准。同时我发现只要我们有精進的心,师尊会无私的让我们在每件事上提升,感受大法的殊胜和美好,而我们又有什么理由不跑起来呢?

下面请听大陆大法弟子的文章:救人要争分夺秒

我们经常在火车站路口讲真相,尤其旅游季节,来玩的外地人特别多。

去年八月上旬,一个四十多岁的男子问我:大姨,客运站在哪儿?我赶忙告诉他往东走,我陪着他走,给他指路,顺便讲真相。我说大姨问你听说过三退保平安吗?他摇头,我说这是天意,共产党贪污腐败,人不治天治,老天要灭它,咱赶紧退出来别跟它倒霉。那些预言家早就预言,末劫时期人心变坏,共产党腐败,到这时共产党就该灭亡了,人类有一次大淘汰。老百姓都骂共产党,已经有二亿多人退出这个邪恶组织了,赶紧退吧,神佛保佑。他说:我是部队的军官,回家探亲。我说:部队咋的了,徐才厚不是部队的?郭伯雄不是部队的?哪个不是流氓党员?哪个不贪上上千个亿,小姘好几十,谷俊山不是部队的?他家的金砖金条金盆用大卡车拉。他笑了点着头。然后我又继续给他讲法轮功真相,中共从“天安门自焚”伪案的谎言到活摘大法弟子器官的暴行。共产党宣言里说它是西来的幽灵,不是魔鬼吗?它是害人的,不是为百姓造福的。听大姨话从心里退出来,表面该干啥还干啥,化名小名都管用,神佛保佑。年轻的军官答应了,我祝他平安,他说谢谢!

记得前几年,我也给一个军官讲过真相,也是回家探亲的。他说他是某市某部队的正连级干部,小伙子帅气,有素质。搭上话,我就直截了当的進入正题,我说现在全国到处腐败,部队更腐败(那时什么郭伯雄、徐才厚还都没揪出来呢),都拿钱买官,想当兵都得出钱,他点头。我讲八九年六四惨案,中共硬说天安门没开一枪,没死一人。天安门自焚是假的,是演戏诬蔑法轮功,全世界都知道法轮功如何遭迫害。哪个执政党也没有这么邪恶,它是魔鬼,天注定要灭它了,哪一朝也不是铁打的,不行就得解体掉。中国五千年的神传文化,信神佛的都不做坏事了。共产党是无神论。所以无恶不做。我讲每一句,他都认同点头,我很顺利的把他的党给退了,他高兴的说谢谢!

我体会讲真相对不同的人有不同的讲法,遇到有缘人,他高兴的与你握手,合十,不停的说谢谢,真的感到很欣慰。当然也有很多不懂礼貌的,抱着邪党不放的,说什么的都有,当然也有很遗憾的,比如在站点讲的挺到位的,对方也满口答应的,就差起名字了车就来了,有的被朋友拽走了。

讲到遗憾,我又想起一件事,前几天遇到一位来旅游的,戴个墨镜。我上前就问,兄弟听说过三退保平安吗?他态度恶劣:“你知道我是干什么的吗?我就是专门抓法轮功的。”我说:“你现在还抓吗?”他说:我刚退下来,一般没人敢跟我说话。我说:你这人挺好的,一看就是个很正直的人。这时他态度缓和下来了,我就和他聊了起来,打压法轮功是错误的,是江泽民一手造成的。谁迫害好人都有罪,现在你退休了到国外走走,一百多个国家都炼,老百姓都说,你看人家法轮功哪个腐败,尽做好事儿。你看大姐象精神病吗?如果这功法不好,谁能坚持这么多年?我们唠的挺投机,在讲真相过程中我几次提到他退党,他都笑呵呵的说:你看你又来这个了。我看他实在不退就说:我走了,希望你再不要迫害法轮功了,江泽民都被起诉了,谁还替他当替罪羊?保护大法弟子得福报,他很高兴。我都走出二十多米,他在后面喊:保重!我回头看他时,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滋味,是我没有那么大的威德才没能救了他,但愿他还能碰到别的大法弟子能救了他。

面对面讲真相有十二年了,每天风雨不误,从来没有因为讲真相被迫害过,那是因有师父的保护,离开师父的保护,是寸步难行的啊!

二零零九年正月初九,晚上我出去贴不干胶,在离超市不远处我贴了最后一张,然后進入超市。等我出来时,正好看见一个警察和一个便衣拿手电往下撕那张不干胶,那警察看我从超市出来,拼命的快速跑到我跟前,我以为他气势汹汹的来抓我呢,出乎意料他像定住了一样,一下子站到我跟前,当时我很镇静,心里很稳,我们面对面四只眼睛相对,他盯着我,我盯着他,谁也舍不得眨一下眼,谁也不说话,好像他不知说什么,我也不能主动出击,我就看他脸黢黑,两眼通亮,我俩对视一阵子,他突然掉头就跑。我当时觉的很有意思,他怎么跑了呢?然后我就往相反方向走了,这时我才感到有些后怕,心想他会不会开车带人追我来,心里发慌赶紧求师父,发正念一直到家。因为那时形势还特别邪恶呢,如果没有师父的保护后果不堪设想。

例子很多,就不一一列举了,时间紧迫,同修们在争分夺秒的兑现自己的誓约,以前我都是上午出去救人,下午学法。现在我们中午吃完饭就学一讲法,马上出去救人,晚上学师父的各地讲法,整点发正念,有时晚上也出去发资料,贴不干胶。

请师父放心,我要以实际行动否定旧势力的安排,救更多的人。

下面请听河北大法弟子的文章:真心帮邪悟者归正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江氏集团对大法铺天盖地的打压,电视天天滚动播放邪恶造假新闻,看着被谎言毒害的众生,我们地区的同修顶着压力在二零零零年做出第一批真相资料一百份送给两处老家的同修,结果另一处的同修被迫害说出了本地的同修。两个同修从此被劳教一年,在劳教期间因被邪恶的伪善打动从此邪悟。

二零零一年,我地区大面积的搜家只因从A(邪悟者的妹妹)的店里搜出几本周刊被警察绑架到派出所。A出卖一个同修,警察就搜一家,美其名曰帮她们过关。共搜了九家,下一个就该说我了,警察就不问了(事后听别的同修说)。如果同修们不写所谓“保证”,她们就去转化。

当在同修家听到昔日和自己共同助师正法朝夕相处的同修被所谓“转化”时,我放声大哭,想到同修迫害最严重的时候惊天地、泣鬼神的壮举,我决定要叫醒她们。

当我这一愿望一出,清晨似醒非醒时,就听见有一个男人的声音说找甲同修去。第二天早晨,我去菜市场,果然甲同修正在那里着急的等我。她说邪悟者A去转化她,说她不顾孩子不顾家去救人是自私的,她觉得也有道理,我一听便知道她被钻空子的原因,因为邪悟的人也在学师父的法。她们抠字眼,如果学法不深,就会犯迷糊。我说你在照顾好家庭、孩子的情况下,去救度被谎言迷惑的众生,是舍弃小家为更多的人,是大善的行为。我给她背师父在《精進要旨二》〈大法坚不可摧〉中的讲法:“作为大法弟子,你的一切就是大法所构成的,是最正的,只能去纠正一切不正的,怎么能向邪恶低头呢?怎么能去向邪恶保证什么呢?”后来同修明白了,吃完饭就躲到我家来。过了几天,邪悟者A不去了。我一个个去找在迫害中面临被“转化”的同修,用师父的法破除邪悟者的歪理邪说,同修们基本上能分清了。

B从外地为我们提供资料,在本地证实法中起了很大的作用,在九九年“四二五”、“七二零”都去过北京,因她们一家人得法早,本地外地的同修们有过不去的关,都去找她们切磋。做个梦也得让她们去悟。同修们这种学人不学法,对同修的崇拜和依赖,把B一家子人向反面推了一把,她们邪悟的很隐蔽,不像A到处去转化别人。

邪恶见同修们不上当了,就又变化了招数,又一次让大家陷入妖阵。一天,碰到乙同修说到买她们的产品出去卖,我问她去卖产品还讲不讲真相,同修乙说:“哪敢讲真相,一讲真相更不买产品了。”听了这话,我一下子惊醒了,原来是一种变相的干扰,见同修们识破了邪悟的谎言,而利用同修对钱执着的人心,变了花招。好险啊!差点上了邪恶的当。我及时和同修们切磋,帮助她们识破了邪悟者骗人的伎俩。乙同修听了我从法上的分析,也认识到不对了,从此彻底醒悟过来,堂堂正正的做着师父要求的三件事。

丙同修的丈夫很早去世,一个人拉扯两个孩子,她对大法坚如磐石。大法被迫害后,我和她二人买上不干胶,裁开用碳素笔写上标语到处张贴,大量散资料,自从二零零一年被邪悟者出卖后,也开始邪悟,不看经文、周刊、不炼功。二零零四年也成了卖“安利”产品的下线,也卖他们的产品,看他们的书和光盘。同修们给她经文也不看了,一次我又去送师父新来的经文,她正在院子里洗衣服,见我头也不抬,态度、表情冷漠,和以前见师父经文着急的样子判若两人,我想起我们“七二零”以后一起证实法的情景,我放下面子心一次次的去找她,我们都是师父的弟子,只要正法不结束就有机会,师父不想落下一个弟子。我知道如果我们不接触她,邪悟者就去找她,我苦口婆心的和她分析,她慢慢的不排斥我了。她说,有一天做梦,走進一道沟,沟的名字叫“钱沟”,沟里面全是蛇。她的父亲正在扫蛇,而她的脚下全是蛇,她抓住“安利”产品标签画上的横轴一看,是一条大蛇,后来她慢慢的明白了,开始炼功、学法。直到二零零七年,把所有邪悟的东西(全法)和“安利”产品及光盘全部销毁,彻底的明白了。六年的时间,大法弟子有几个六年啊?

直捣邪悟者老巢——蛇窝

二零零五年,二家邪悟者合开了个小作坊,作手工,招了十来个工人。我每天在那里一边做活一边讲传统文化及《明慧周刊》中的修炼故事,让她们听慢慢归正。里面的工人全部做了三退,其中有一个小女孩十四、五岁,一天晚上她做了个梦,她在天上看见天上有红色的龙是恶龙,黄色的龙是好龙在打,她藏在柱子后看,不敢出来。第二天上班跟我说她更相信三退!真的共产党是恶龙,从此她和我特别亲,喊别人姨,而叫我姑姑。还有一个女孩是个哑巴,我就用纸条给她写上真相,靠传纸条讲真相,最后她同意三退。

二零零六年,B的儿媳(邪悟者)开了一个店做麻花,那时同修们都不和她们接触,有的怕邪悟的;有的觉得没能力说服他们;有的简直恨的咬牙切齿;有的把他们拒之门外。那时我觉得自己就是那么正,从来没想到过自己怕他们、被他们影响。我知道只要他们有一线希望,师父就不放弃他们。因为我们都是师父的弟子,也许我们发的誓中有这样的约定,有谁在人间迷惑时一定要叫醒他们,他们也是在邪恶的迫害中,在压力面前有执着被旧势力钻了空子,一个同修的归正就是一个天体的归正,一个庞大生命群的归正。她还可以跟上正法進程助师正法救度众生。

听同修说邪悟者A一直和他们说跟我坐坐,一直也没来。甚至我们经常见面也从来没说过他们的歪理邪说,因为在另外空间控制她们的邪恶知道。有时B对女儿、儿媳说,虽然咱们不做大法的事了,我觉得你姐(指我)做的太正了。

有一天,B的儿媳打电话叫我去帮忙,我知道她明白的一面渴望我去救她。我们一边搓麻花一边唠嗑,例如有一次B指着我的名字说你还不圆满,还修还炼吗?我说:我从法中悟到,咱们的修炼不封顶,直到正法结束跟师父回家。咱们已经走过了个人圆满的阶段,我们是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是有重大使命的,除救度被谎言迷惑的众生外还有身体内的众生,你是主,你不去什么心他们就有什么心,你不炼功,他们也不炼功。 师父在《转法轮》中说:“人的身体一动,人身体里的细胞都跟着动,而在微观下的所有分子、质子、电子,最小最小,所有的成份都跟着发生了运动。”《明慧周刊》中有一个同修写她不想炼功,当她下定决心克服困魔起来炼功时看见她身体里的众生都昂起头高兴的跟她在一起炼功。有一次她说她不打手印感觉很舒服坐的时间又长,师父在《转法轮》中讲的话立刻打到我的脑子里:“有人凭感觉练功,你的感觉算什么?什么也不是。真正的演化过程在另外空间,极为复杂玄妙,差了一点也不行”。又有一次,她说咱们修炼象钟表,从低处开始修炼,转一圈又回到低处当人。怪不得邪悟者有的开始抽烟。我说咱们从高处,真我跟师父下走在人间修炼,助师正法救度众生圆满时又跟师父回到先天来的地方高处。

一天B的亲家和我们一起搓麻花,我和她讲真相,她女儿(B的儿媳)也和我一块讲起了真相。明白了真相后,她妈的脸色由青黑色变得红润了。着急的说:“我们村的人怎么办?我回去得和他们讲真相去。”

一天晚上我做了一个梦,我去B的儿媳家,院里有三间房子,我走到中间那间心里知道B的儿媳就在左屋门口的沙发上坐着,看见外屋好像拴着蛇。我边走边问:别人家都拴着狗,你家怎么拴蛇?正说着,好多蛇一下子扑向了我,我单手立掌飞了起来,在她们院子上空飞了一圈,边飞边问蛇扁了吗?一个声音回答我说扁了。这时我醒了。

我每天单枪匹马闯蛇窝,每天都是正邪较量,每天口中利剑斩蛇魔。我知道师父一直在我身边帮助我,不然我又能做得了什么呢?

后来她们开始写严正声明,按照师父要求给大法书改字,她们都做了三退。还出去讲真相,还找回两个昔日同修。

师父在经文《关于副元神一文引起的波动》中说:“这只是无数干扰中的一点,没什么了得的,你们已在最严重的干扰中走过来了。”现在我们地区还有邪悟的人找不精進的同修签字,所以现在我写出几年前的事,望同修们惊醒。

下面请听大陆大法弟子的文章:突破怕心面对面讲真相

现在回过头来看自己讲真相救人的历程,就是逐步修去为私为我和怕心的过程,就是逐渐修出慈悲心与正念的过程。

我被非法抓捕以后,恶人一直企图把我往拘留所、监狱里推,但是因为体检报告单写着重病(我曾求师父救我)和年岁大——七十岁了,所以拘留所拒收。但是,恶人不甘心,拉我到另一家医院复查,企图否定上一次的检查,第二次结果还是一样。当然,那是假相,因我真实的感觉还是很正常的。这样在取保候审后我回到了家。

回到了家,我按大法的标准衡量自己,向内找,在过关中修去人心,归正自己。静心的多学法、学好法、发好正念,感到最难做的就是走出家门,去找人讲真相。刚开始每天讲真相,很少有人三退,救不了人。他们不愿听我讲,紧张害怕,甚至反感。不会讲,我就学着资料上介绍的同修如何讲,效仿他们的讲法去做,每天坚持,讲不好也出去讲。最后感到心理压力太大,救人的事太难了,自己不行,就有一个月没出去。整天在家里学法、炼功长时间抱轮和发正念,寄希望于能增长威德,为以后能讲真相救人做铺垫。

师父在经文《提醒》中告诫弟子:“大法弟子保证每天的修炼是必需的,讲真相、救人是大法弟子的使命。在走向圆满的路上,两者缺一不可。”对照师父的教诲,我知道闭门修炼是错的。

但是,我走出去了却救不了人,真是无路可走,憋在家里心烦意乱,但是正念的底限还在,我深知自己迟早会做好救人的事,这一宝贵的一念犹在,才有实践今日救人的大愿。

在我徘徊无助之时,一位老年同修向我伸出了援助之手,她说:我给你当梯子,踩着我肩膀上去。甘心让我踩她肩膀的同修却是个年近七十岁的身体残疾的老太太(她一只眼失明,曾经瘫痪在床,现在腿有些不灵便,还是文盲,只会写几个三退者的化名)。这位同修身残志坚,每天坚持讲真相,讲退的人数每天都有十至二十人。

第一天在大商场里讲真相,我认真的观察她的状态和心性,一切都是平和、自然、慈悲,她和别人沟通都没有特别的激昂,或义愤时情感的宣泄,言者在笑,听者也有微笑,笑中散发着大法弟子的无量慈悲。我在她旁边配合着发正念。

与她相比,我讲真相时,从头至尾心都是怕。而她却没有一点点的怕心,她没有文化,但人们爱听她讲的真相,还称赞她学问大,事后她也不记得对世人说了什么。我呢,老高中毕业,又教过书,自恃能说会道,但和陌生人讲真相时,常常找不到合适的话。她说,我讲不好,师父加持我,给我智慧;而我呢,拿出吃奶的劲,也没有灵感。她有正念、胆量,善意的和世人沟通,发现人的长处,顺着人的喜爱去讲,能启发人的善念;而我不愿与人沟通、内向,所以勉强说出的话,人家不愿听,讲出的真相被听者质疑,甚至厌烦。归根结底她没私心,没有怕心,只想多救人,抢时间救人,慈悲心强大,正念足。师尊在《洪吟二》〈法正乾坤〉中讲:“慈悲能溶天地春 正念可救世中人”。而我呢,怀着一个为自己圆满而讲真相救人的心态在做,就是人在做。

师父在《转法轮》中讲:“气与气之间没有制约作用。人在高层次中修炼的时候出功了,发出的是高能量物质,这确实能够治病,能够制约病,能够起到抑制作用,可是却不能够根除。所以真正能治病,得有功能才能够彻底治病的。”因为我有私心、怕心,那就是常人,和人一般高,救不了人,只有不带人心,心怀慈悲讲真相,才能启迪人的善念、才能真正的救人。

明白了法理,后来讲真相中我逐渐修去怕心、私心,树立起只想救人的纯净、慈悲的正念,不再向外去求了,只从心上修。之后的几天里,我独自一人骑自行车每天来回三、四十里的奔波,救人的收效一天比一天好。前二天,每天都是讲十来人,劝退了四人。第三、四天,每天讲十来人,每天劝退六人。第五天劝退了五人。每天外出一路发正念,清除干扰世人得救的邪恶因素,衣着整洁面带微笑,救人中出现问题及时向内找,在法上提高心性,努力在不间断的每天必行的救人中修出纯净的正念,用洪大的慈悲心来救人和铲除邪恶因素。

这五天里,我在很多方面突破了原来的观念:比如说遇到身强力壮的人,也敢讲了;以前为了避嫌,很少对妇女讲,现在讲了之后发现她们更善良、单纯、更容易接受真相;以前黑天以后不讲,对人有戒备心。现在负面思维基本消除了,过程中找出了欢喜心、显示心、疑心(用感觉判断可救不可救的人),这个人一搭眼若有犹豫不决的心理就和那个人错过去了。救人的机缘是一瞬间,遇到就是缘份,就是用正念慈悲去讲,遇到疑问、不理解,决不放弃,再发正念一定要救了他,成功是在不懈的努力中得来的。因此只有敢讲,智慧的讲才能清除谎言,说清道理,只有慈悲才能化解世人误解、猜疑、敌视一切的不善的心态,才能引出世人心中那一弘甘甜的清泉。

我把这一段经历写出来,是希望今后的日子里会更加精進。我与那位老年同修都有一个夙愿:只想多救人,最后能登上师父的法船就足矣!

下面请听大陆大法弟子的文章:在打电话讲真相中提高

二零一三年春,我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从二零一五年四月开始,和同修配合做电话直接劝退世人这个项目的。具体做法是,先用语音电话拨打,然后从接听电话中提取接听时间超过一分钟的号码,直接劝退。

二零一六年五月十五日,师父的新讲法还没出来之前,我们有一个错误认识,就是在劝退时很少提大法真相,一接通电话便说:“您好!您听说过三退保平安的消息了吗?现在在全世界已经掀起了一股三退的热潮,目前在中国大陆已经有二亿多人都退出来了,大家都在退,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您可不要错过机会!可以用小名和化名,不影响您的生活和工作,也不用花一分钱,我帮您取个吉祥的化名叫某某退出来吧!”

对方如果同意,就让他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不接受九字吉言的就不给退。对方不同意,就再接着讲中共如何坏,对中共迫害法轮功的事往往一两句话带过,生怕说多了对方害怕,不退了。在说的过程中,也意识到不对劲,但好象大家都这么做,也就不深想了。通过学习师父《二零一六年纽约法会讲法》,我找到了自己隐藏着人心,如:学人不学法的心,糊弄事求结果的心,更严重的是根本就没弄明白修炼和救人的严肃性,以及大法弟子的责任和使命等等一些根本问题。

于是,下决心去掉自己暴露出来的人心和问题,并彻底改变自己劝退的方式。重新制定好自己的劝退内容后,第一次尝试时,心里又冒出了不踏实的心,担心世人不爱听的心,这颗心一冒头,我就立即发现,并坚决的清除了它。

通话期间,不停的和对方互动,带动他们按照我的思路思考问题,并针对他们的不同情况对症下药,整个过程都是讲法轮功真相,偶尔穿插六四真相等。真没想到世人特别爱听,虽然三退的人数与以前相比差不多,但一直听我说完(十分钟到三十分钟)的人明显增多,整个过程中一直被我带动。对于借口说自己什么都不是的世人,我在最后都委婉的告诉对方,赶紧把我告诉他的真相告诉自己的亲朋好友,抓紧时间用各种方式三退,并告知他三退的其它途径。对方都表示同意或一定会按我说的做,有很多人还愿意念九字吉言了。

一个一开始没说上几句便说让我等着、马上派人来抓我的人听到最后,不仅退了,还问我需不需要经费。还有一个人听到一半就着急的问我:“我该怎么办啊?怎么退啊?”我帮他取化名退出后,他不停的给我说谢谢,谢谢!我不失时机的对他说,好事要分享给自己的亲朋好友,把三退的消息告诉他们,大家一起退,一起保平安,他说好的,好的!

有时把电话打到在大陆的台湾人和越南人那里去了,我也请他们把自己在台湾和越南看到的真实的法轮功情况告诉身边的大陆人,他们由开始的不太愿意到后来愿意了。

参与电话直接劝退的同修都有这样的一点感触,很多人一接通电话,说不上三句话就挂掉,因此就不知不觉的滋养了我们急躁心,生怕别人挂电话,说话像开机关枪似的,一句接一句,语速很快,总想让世人多听点,结果却是你越急对方挂的越快。开始,我总认为现在的人太现实、太浮躁了,通过和同修一起切磋学法,意识到急躁心和顾虑心后,便干脆把心放下,保持平静的语气和稳定的语速把该说的说出来(当然在过程中要保持高度的热情),反而觉的对方不那么急挂电话了。

打电话时还会碰到骂人的,以前碰到这种情况,我总是平静的先让对方骂完后,对他说:“您骂完了,听我说几句好吗?”对方往往会有三种反应。一种是先是一愣,然后不好意思的说:“你说吧!”另一种是骂完后直接挂电话,再有一种人觉的我们这些人精神上出了问题,说上一句:“你们真是病的不轻!”“你有病!”等等再挂机。针对这种情况,我一直很苦恼。通过学法,大法给我打开智慧。当我再一次碰到这样的世人时,让我学会了一种新方法,效果非常好。

有一次接通电话后,我先把三退的消息告诉他,并问他是否党员,他回答:“是的!”我说帮您取个吉祥的化名,叫某某,退党保平安好吗?对方便开始破口大骂……我直接打断他的脏话,大声对他说:“您骂我,我不怨您,我知道您是因为‘爱国’才骂我的,您认为我的行为是在颠覆国家政权是吗?但是中共不是中国,中国有五千年的文化和历史,中共才建政不足百年。爱国的人更不能爱党啊!这个党在祸害我们的国啊!您是体制内的人,您没听说过吗?党内都在流传一句话:‘反腐亡党,不反腐亡国!’共产党从头到脚都在贪腐,真反腐,都要抓,抓完了,党就没了,不反腐,国家都被这帮蛀虫蛀空了。从个人角度来说,你是党员,肯定比普通百姓有更多的机会和好处,或者您认为你的工资和拥有的舒适日子是中共给你的,所以您要维护它,但这恰恰证明你也不爱党,如果美国总统让你加入美国籍,一个月给你开十万月薪,福利待遇都比在中国好,您是不是马上就去了?!所以您爱的是您自己以及您的家人,那您更应该退出了!有句话说:‘君子不立于危墙之下!’任何一件事的发生都不是偶然的,现在大家都在说天灭中共,三退保平安,连贵州的石头都在说,听说过贵州的藏字石吗?二亿七千多岁的石头上惊现‘中国共产党亡’,有机会去看看吧!如果这一切都是真的,你可要替自己和家人想想啊!中共坏事做绝……”

这个人的话语被我打断后,一直静静的听,我讲了十多分钟时,我以为他把电话放一边没听,就问了他一句:“您在听吗?”他说:“在听!”于是,我又接着讲,最后我问他听明白了吗?他说明白了,我说,那我就给你取个响彻寰宇的名字叫“刘正义”,把您的党退了吧!他吓的立即挂了电话。虽然他没有退,但我却非常的欣慰,不管是什么因素阻碍了他最终没有做出正确的选择,但他毕竟明白了许多,相信下一次机缘,他一定会得救的。

打电话救人时,偶尔也会碰到耍流氓的,他们不听真相,也不挂电话,说些下流的话。以前从来没有去想一想为什么这种事让我碰到,人的观念让我认为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碰到个别流氓也正常。后来和一位老同修切磋,同修说:“你有色心!”我听了先是一愣,然后静下心来向内找,还别说,最近我的色心还真的又被带动起来了。于是,发正念时,我便针对此心发正念,后来就再也没有碰到流氓了。

电话打多了,经验也就丰富起来了,感觉好像什么样的情况都能应对了,有时正念特别强时,大法给予的智慧便源源不断而来,那时候就觉的自己都很佩服自己,怎么这么会说呢?渐渐的,显示心、欢喜心、瞧不起同修的心、自以为是的心都膨胀起来了,事后虽然也能意识到,但总不能做到及时发现,并把它们消灭掉,因此学法也就显的特别重要。只有在法的指导和归正下,自己的路才会走的顺畅,才能达到真正的救人目地。此外,打电话之前发个正念,过程中有空的同修能正念加持的话,效果就更好了。打电话过程中心态一直保持稳定,不管过程顺不顺利都不被表面情况所带动,劝退效果就会好。

以上是我的一点体会,不足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在此,借法会交流机会谢谢慈悲伟大的师父,从入门到现在,点点滴滴手牵手的引导我稳健的走在修炼的路上。也感谢身边的同修给予我的无私帮助。

下面请听辽宁大法弟子的文章:真相币为我们地区救人做了铺垫

真相币是广泛传播真相的方法之一。自从师父讲法中肯定之后,我就与同修坚持使用真相币,给世人大量兑换真相币。

开始是到加油站、学校食堂、银行等处换取一元、五元、十元的零钱,再使用刻好的一些真相短语印章印在钱上,学员们自己购物时使用,今天已经都是使用打印机打印真相短语,除了自己使用外,绝大部份是兑换给做买卖的不修炼的世人。这样使真相能更广泛的在世间传播。

这个修炼过程,也是一个不断的去自己执着心的过程。

一、真相币走入市场

我们地区学员从二零零三年开始使用真相币。那时是外地同修给我们把真相印章刻好,由我们将真相短语印在钱上。开始是学员们自己购物时使用。后来我们学会用打印机将真相短语打印到钱上。那时也只是一点点的把真相币传入市场。

我和同修于二零零七年开始制作真相币。那时阻力很大。当我们把印有真相短语的钱,拿到超市、市场、饭店等地方与生意人兑换时,有的人要,有的人不敢要,有人还说三道四的。对敢要真相币的人,我告诉他们使用真相币会有福份的;对一时不敢接受的,就耐心的给他们讲真相。

事实证明使用真相币的人生意果真比不用真相币的摊位生意好。有位卖肉的女摊主叫大艳,她不但自己用真相币,还给亲朋好友兑换,自那以后她的生意特别好。别的摊位看她生意好,也就都抢着与我们兑换真相币。有的人开始只兑换百、八十元,现在一次要兑换千、八百元。我真为世人明白真相感到高兴,现在一些市场上几乎每个摊位都在使用真相币了。

二、这假相是冲着我的怕心来的

我们在市场推广真相币比较顺利时,一天看到银行一个窗口上贴着该窗口专门兑换法轮功真相币的字样。恶党还派人到兑换过的地方,让这些业主签写所谓“承诺卡”,威胁他们,如果谁再使用带有法轮功真相字样的钱,就予以没收等等。

一位同修的儿子在银行上班,二零一二年一天,拿来了政法委和“六一零”联合下达的一份所谓“文件”给我看,大概内容是说从二零一二年四月二十四到八月二十四日,有组织、有领导的派人抓兑换真相币的人,举报者有奖等等。

看到这个后,明知道是假相,应该全盘否定的,可我心里就是不稳。我对同修说:“咱俩停停吧,把衣服和兜子也都换换。”同修却坚定的说:“我俩做的是正事,咱有师父怕什么?谁也动不了我们。”

同修这么坚定,我感到自愧不如,反思自己为什么会被假相迷住而动心呢?这不是怕心吗?怕心就是私心。于是我每天加大力度学法、发正念,全盘否定旧势力,向内找,并照常和同修做该做的事。

邪党派人不断的去市场、超市干扰。卖肉的大艳很为我俩担心,说:“姨呀,你们俩先别来了,那些人是啥事都干的出来的。我们要是需要兑换零钱,我就打电话给你,我就说:‘妈,你来一趟。’你不就知道了嘛。”我笑了,在关键时刻她能想到用这样的方法保护大法弟子,真为她高兴。

四个月过去了,什么事都没发生,一切全是假相。我深知,这假相是冲着我的怕心来的。认识到这些我就不断的加强学法,时刻保持正念,用纯正的心做事,我们的真相币从那时起一直坚持到现在。现在整个市场用的几乎全是真相币。

三、“这钱有多少我要多少”

一天,我到羊肉店送真相币,遇到一位在外地做买卖的顾客,见我拿的零钱都是真相币,就说:“这钱你有多少我要多少,行吗?”我让他先看看钱上的字,他说:“我知道,这个我不怕。”我给他讲我们做这钱的过程,那人很感动,最后和我定好时间到羊肉店来与我兑换。我真为世人的觉醒高兴!

使用、兑换真相币也给我提供了面对面讲真相的机会,为我们以后讲真相打下了基础。现在用真相币的人越来越多。由原来的每周兑换出去几万元,到现在每周已达到十几万元。

有的人与大法弟子兑换了真相币,由于胆小或其它顾虑,一直花不出去,于是我们就拿回来为他们兑换成普通钱,他们非常感动。时间长了了解了大法真相后,又主动与我们兑换真相币,我们给他们送去的钱他们从来不数,我们给顾客讲真相,他们也帮着讲。大法弟子一来,就喊:“法轮大法好!”

四、坚持下去 直到把邪恶灭尽

制作、兑换真相币的过程虽然辛苦,相对也有一些危险,但只要能救度世人,我们就要一直坚持下去。

我们有一个同修,几年前毫不犹豫的从自己家拿出十几万元钱作为制作真相币的周转资金,每周开着自己的私家车,到其它城市兑换零钱。

制作真相币的过程中还有很多事情要做:拿到兑换来的零钱后,先要進行挑选,把能用的一张张的挑选出来,有破损的要粘贴好,再把它们细心的墩齐捆起来,然后将它们喷上水,摆放整齐,再用一块近一米见方沉重的天然石板压上。每次就是我们这些女同修这样搬来搬去的。等把钱压平后,再由一位同修打印出来,大家分头兑换给世人。

同修们每天都要出去讲真相,制作真相币都是在学法、炼功后抽时间做。

使用真相币配合同修们讲真相,使我们这里的环境宽松了不少。旧势力为了达到阻碍和干扰我们救人的目地,给我们设了许多难,如,让我们丢钱、换假钱等,我们都不为之所动,坚信师父、坚信法,在师父的呵护下一切都被我们顺利克服。看到一张张从我们手中制作的真相币,在各个集市和商场上大量流通,想到它们在救度世人中起到的作用,我们深感欣慰,再苦、再累、再麻烦我们也要坚持做下去,直到把邪恶灭尽。

叩拜师尊!

本次节目的最后和大家分享几则修炼交流摘录:

通过面对面讲真相,我们学会了用真心善待众生,发自内心的对众生负责,而不是为了劝“三退”特意去和对方“套近乎”。有件事印象很深,曾碰到一位衣着艳丽的老太太,所以借她穿着好看的话题搭讪。当时没有太多智慧,一味的说她怎么怎么时髦,怎么怎么会搭配,结果让她觉的很奇怪,问为什么老是夸她,有何目地?马上意识到了我们的基点有问题,得真心为她好,而不能用常人的恭维。于是我俩真诚的给她讲真相,结果她不但没有排斥,还说有10个人给她讲过了,她都没同意,是认同我俩好才同意的,最后我们乐呵呵的分手了。也体会到了大法弟子的一言一行很重要!只有真正的发自内心的关心众生,体谅众生,才能真的救了众生。一次,我们碰到一位有脑血管疾病后遗症的男子,大概六十来岁,坐在轮椅上,嘴里不住的淌口水,不能说话,但能听懂别人的话。我们看他被疾病折磨很可怜,一心想救他。同修拿出纸巾不停的给他擦口水,他很感动,眼圈泛红,听我们讲话时不住点头,在这种特殊交流中他同意了三退,也认同了大法。那天回来路上,我俩都说:众生太可怜了,一定要坚持面对面讲真相,太多人等着我们救了。在讲真相过程中,我们发自内心的为对方哭,为对方笑,那种纯净的真念,涤荡着世俗的污秽,也看到了众生的希望。
    ——《两人配合面对面讲真相》

现在的常人社会,对年轻人最大的干扰莫过于网络和情。作为一名年轻弟子,我也经历了去这方面执着的过程。学法的间隙,总想要打开微信看看有没有人在群里说话,都说了些什么,结果看到的全是名、利、情等败坏物质;睡觉前喜欢浏览各种购物网站,浪费大量时间;在手机上搜索各种常人电影、电视,甚至有几次通宵达旦的看,搞得自己胡思乱想、疲惫不堪,三件事一度荒废……师父在《二零一六年纽约法会讲法》中说:“这个社会已经乱了,那个网已经是什么不好的东西都搅在那里,简直是象魔鬼一样,在周转着,什么东西進去都搅在里边、混在里边扰乱社会、人心、道德、传统,改变着人的生活状态,鱼龙混杂。”通过学法,我意识到自己这种状态很危险,并清楚是旧势力利用自己还没去掉的人心向大法弟子不断抛掷这些变异观念,让那些不够理智的大法弟子以为是自己的想法,并随之放纵自己,一错再错。从法理上明白了之后,每当有想要在常人网络上放纵的想法出来,我第一个念头就是:不要它、排斥它、反对它,然后发出强大的正念清除这些不纯的思想念头和变异观念,以及身体里的坏物质,就这样随时随地发正念,把在常人网站上玩的时间用在学法上。没过多久,就真的完全戒掉了玩微信、沉迷常人电影电视、逛网店等恶习,现在整个人神情清朗、平和、理智,有更多的时间做好三件事。
    ——《青年弟子:一步步走出人》

大法是永恒的,时间是永恒的,作为法粒子的大法弟子们,在大法中也是永恒的。我们所经历的二零一七年,在历史中只是一瞬,而对比与大法同在的大法弟子的生命来说,也只是一瞬,正法的终结,只是大法弟子永恒生命的另一个开始,而不是结束。从师父的讲法中明白,大法弟子在久远的年代就与师尊结缘,与师尊经历了人类历史上的久远岁月,奠定了修炼的文化。今生做大法弟子,与师尊正式开始正法的岁月同在,是每一个大法弟子的荣耀。我们这一世的生命,在这历史的长河中,在这与大法同在的岁月中,只是一瞬,而我们永恒的生命,却是与法同在的。与永恒的时间比,二零一七年只是我们在修炼中的一个过程,是我们永恒生命中的一个瞬间,在法中了悟了这一点,放下对时间的执著,珍惜我们与师尊正法同在的过程与时间,按师尊的要求平稳的做好三件事,才是师尊想要的。
    ——《读明慧交流文章 放下对时间的执著》

听同修说,前些时候,派出所警察曾到她家去找她。其中一位警察说:“你今天没去赶集啊?”同修说:“今天没去。”那警察还说:“其实你干啥我都能知道,我们有设备,你读书,我都能听的清清楚楚的。”警察又问了一些事,就走了。事后,同修就把固定电话从自己的屋里移到别的屋里了,也不用手机了。其实明慧网上早就有过这方面的报道,知道警察可以二十四小时录音监听,也可以随时人工监听,也可以通过技术手段将声音扩大一百倍,还可以通过手机了解准确的出发和返回时间、行动路线,精确定位不会超过三米。所以再次提醒大家一定要注意手机安全。要养成良好习惯,在赶集讲真相、集体学法、去学法点前、去同修家前、交流重要事情前、做资料前,第一件事就是问一句:手机带了吗?如果带的话,马上关机、卸电池。家里有固定电话的,在同修来访时,第一件事就是拔电话线。手机和固定电话的的确确就一个窃听器,谁不注意,谁就是在帮邪恶的忙。(有改动)
    ——《警察说:你读书,我都能听的清清楚楚的》

各位听众,这期的《空中明慧周刊》就播送到这。谢谢您的收听。

相关节目
【普刊】 明慧周刊(第791期)内容选编(1/2)
下载>>        68分
 
【普刊】 明慧周刊(第791期)内容选编(2/2)
下载>>        69分
 
【普刊】 明慧周刊(第790期)内容选编(1/2)
下载>>        80分
 
【普刊】 明慧周刊(第790期)内容选编(2/2)
下载>>        80分
 
【普刊】 明慧周刊(第789期)内容选编(1/2)
下载>>        70分
 
【普刊】 明慧周刊(第789期)内容选编(2/2)
下载>>        61分
 
【普刊】 明慧周刊(第788期)内容选编(1/2)
下载>>        50分
 
【普刊】 明慧周刊(第788期)内容选编(2/2)
下载>>        52分
 
【普刊】 明慧周刊(第787期)内容选编(2/2)
下载>>        61分
 
【普刊】 明慧周刊(第787期)内容选编(1/2)
下载>>        63分
【普度济世】
《普度》
下载       36分
《济世》
下载       36分
 
【炼功音乐】
五套功法炼功音乐下载
北京女子劳教所凶残洗脑纪实 (四)
这不是一部小说。这是前外经贸部官员张亦洁在北京女子劳教所八百多个日夜中所受的凶残洗脑的很少一部分的真实记述。
下载>>        30分
大法洪传 (18): 李洪志老师传法—瑞典篇(下)
1995年春,有不少西方人听完李老师在瑞典这个班讲法之后,就特别向往法轮大法的发源地--中国,今天我要和大家讲述的就是北欧的西人学员回中国过圣诞节的故事。
下载>>        17分
明慧小弟子园地 (103)
绘画班里小朋友的故事
【古代故事】说话修口 不谈人短
【说说唱唱】拍手歌
下载>>        15分
九集系列节目《我们告诉未来》第一集 :氣功鋪路
1979年3月11日,《四川日报》发表了一篇记者张乃明等人的文章,“大足县发现一个能用耳朵辨字的儿童”。
下载>>        15分
善恶一念间(第93集)
在今天的节目中,馨语要给大家讲一个善待大法弟子得福报的故事。
下载>>        15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