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安门自焚真相|中南海上访纪实|4296迫害致死案例|1400例造假
海外用户可下载明慧广播手机应用

海外用户可在Podcasts收听明慧广播电台
空中明慧周刊

明慧周刊 904期 2/2

发表日期: 2019年5月13日
节目长度:63分21秒 Get Windows Media Player
在线收听
下载
17,053 KB

59,396 KB
下载方法:按鼠标器右键,在弹出菜单中选择“目标文件保存为…”(Save Target As…)

2019年5月9日

听众朋友好!欢迎收听明慧广播电台,您现在听到的是第904期《空中明慧周刊》。

现在是修炼园地节目时间,有以下的文章和大家分享:

矛盾当中先向内找
用正念思考问题
在背法中得到升华
师父保护我走过生死关
提醒来自亲情的干扰
修炼交流文摘


矛盾当中先向内找

下面请听大陆大法弟子的文章:矛盾当中先向内找 ,文章发表于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五月三日。

一天晚上,小组学完法之后,同修A拿出做出来的半成品书页,要同修B帮忙制作成书籍。同修B问,怎么没有做成什么什么样呢?同修A指着我,辩解说:“是她不让做成那样的。”我当时一愣:“什么?”因为我根本就没有说过这样的话。

没过一分钟,同修A冲我又说了一件事情,我不是跟你说过了嘛,怎么怎么的,你不要啊……完全是为掩盖自己的执着凭空虚构的。

同修的表现我并不奇怪,她有这个毛病,所以我当时感觉心没怎么被带动,没有觉的她当着几个人的面说我而生气,只是觉的同修这样的说谎是个大问题,我顺嘴说了一句:“你这个事儿我得跟你好好说说了。”

可我忽然发现我自己的身体在不自觉的发抖。谁在发抖?那一瞬间,我一下抓到了这个东西,心想:这个能被带动的东西,一样是坏东西,谢谢师父通过这件事让这个坏东西暴露出来,让我看到它,我一定要清理掉它。

同修A忙事儿去了,说了句:一会去你那儿。

路上,我一直念叨着:谢谢师父,谢谢师父。一到家,我就结印发正念,清理自己空间场所有能够被同修A带动的一切人心执着。不到五分钟,一下就感觉清亮起来,身体发抖的败物没有了。

我立刻立掌,清除同修A的空间场中的邪灵因素。我很清醒的知道说谎的不是同修真正的自己,“假、恶、斗”都是共产邪灵,不准邪灵迫害同修。

师父在《各地讲法四》〈二零零三年亚特兰大法会讲法〉中讲过:“在当前这场迫害当中,特别是针对大法弟子们進行迫害、这场由邪恶搞出来的镇压,它对我与正法本身進行着干扰”。大法弟子是维护师父、维护大法的,迫害同修就是干扰师父、干扰正法,那就不行,就必须清理。

十多分钟后,同修A来了,我非常平和的,不带任何情绪的,对同修没有任何成见的,本着与同修沟通,让其看到邪灵在控制其身体做不符合法的事情、其主元神必须得正法这样一个想法,与同修交流了一个多小时。过程中,很祥和,从对照法理到其行为表现,分析的很透彻,同修A没有给自己不正的行为任何辩解,完全接受。我们俩人在这件事情中都升华了。

师父在《新加坡法会讲法》中讲:“我给你们提高最快的办法就是叫你们互相之间在矛盾当中表现出你们的弱点。你们却一遇到矛盾就推开它,指出别人的缺点,不看自己,那怎么修啊?这恰恰是我要给你们提高的一个最好的办法,所以你们的观念一定要扭转过来。”

经常听到同修说:看到同修做的不对的地方,说不说呢?有的同修一看到别的同修所说、所做不符合法时,就冲口而出指出对方的不足,带着自己不满的情绪,语气很不善,最后还加上一句:我这个人很直,看到就说。因为没有去掉自己被触动的人心,那时说出的话其实是在发泄,根本做不到为对方好了。有的同修是怕对方生气而不说,有的是背地里把同修的不好讲给别人。

通过这件事,我体会到,在看到或处于矛盾之中时,如果没有真正向内找,不纯净自己,就很难做到善意的帮助别人。


用正念思考问题

下面请听大陆大法弟子的文章:用正念思考问题 ,文章发表于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五月四日。

长期以来修炼中,许多同修包括我自己在内,有许多时候还是在用负面思维想问题,过去自己根本认识不到这点,甚至都不会用正念去思考问题,以为这个负向思维就是自己正常的思维,因此修炼中摔了不少跟头,吃了不少苦,本来应该避免的事情由于不正的思维方式出现了不应该出现的结果。所以修炼人想问题做事情要用正念,正面思考问题。现在想起来如果尽早认识到这点,就不会出现被迫害的情况了。

师父在《转法轮》中说:“咱们就讲,好坏出自人的一念,这一念之差也会带来不同的后果。”我体会到这个好的一念,就是正念,能使事情的结果趋于好的方向发展,那么坏的一念,或者负向思维,就会使事情向不好的方面转化,就如同师父在《转法轮》中说的:“如果她躺在那儿说:哎呀,我不行了,这不行,那不行。那么可能就筋断骨折了,瘫痪了。”

从九九年邪恶迫害法轮功开始,大法弟子想为大法说句公道话,纷纷去北京上访,可是一批批的修炼人被抓、被送回当地拘留、劳教、判刑。在我接触的大部份同修中,在去北京之前,就已经这样想了:无非就是拘留十五天;去北京就得被抓;在劳教所里那才是最好的修炼环境。这种典型的负面思维,负向思考问题,使很多学员出现了不应该出现的迫害。直到师父说:“有学员说、为了证实法都到拘留所、被劳教、判刑才是最好的修炼。学员们哪不是这样啊”(见《精進要旨二》〈理性〉)。那时大家才认识到不能那样思考问题。

那么当时面对严酷的镇压,怎样才算正念呢?有个同修是这样想的:“为大法为师父,北京必须要去,我不是来让你们抓的,我是来证实法的,我也不去什么劳教所、看守所,那是关坏人的地方,不是好人呆的地方,与我没有任何关系”。因此凭着正念,结果平安去,平安回。当然被抓的同修原因不同,这里只探讨由于没有正念思考问题造成的情况。

一、负面思维的根源

师父的法讲的很明白了,修炼人也知道要用正念想问题,可是为什么一遇到事情不自觉的还是负面思维?师父在《转法轮》中说:“一切东西都有它的根源。”我们就得挖一挖负面思维的根源是什么,根子问题解决了其它就迎刃而解。我悟到负面思维来源于旧势力。从现实角度来看是邪党的文化给人洗脑,使人一出生就在党文化中浸泡造成的;从久远的角度来看,因为邪党是旧势力安排的,是它造就的,那么旧势力就是这样的思维,它们就是那样的想法,所谓“打出你的正念”、这种破坏性的考验大法弟子完全背离了师父正法中对修炼人要求在正法理中修炼的法理。所以才出现了这样的事情。

师父在《大法洪传二十五周年纽约法会讲法》中说:“其实当时还是人类处于五、六十年代的时候,人还是比较单纯、比较善良的。旧势力看人这种状态要得法太容易了,社会上的善念太强,所以就造出了许多现代的意识、现代派的艺术、学说,各个领域都充满了现代负面的东西,最后使这个负面的因素占领整个世界。” 师父在《大法洪传二十五周年纽约法会讲法》中还说:“在一个完全是负面的这样一个社会形式下,你要走一条神的路,你要往正道走,多难,我深深的知道。” 师父在《大法洪传二十五周年纽约法会讲法》中又说:“一旦负面因素占领了人的意识与社会形态的时候,人类就很难再救了,因为人的理智被负面因素控制着,做事时他自己分不清那是不是自己的思维。” 师父在《大法洪传二十五周年纽约法会讲法》中告诉我们:“那么这个表面上已经被负面了的社会教育成了现代变异意识很强的观念。后天形成这个观念,负面的因素,它可不是一个简简单单的因素,它背后是有邪灵的,撒旦也好,共产邪党的邪灵也好,它在统治着世界,它在利用它的那些个邪恶的生命在控制人。现代的人分不清行为表现时是你自己的思想还是被负面因素控制的。”

认识到了这一点,我加强学法,看《解体党文化》、听《神传文化》节目、《去除党文化》的明慧专题广播节目等,受益匪浅。现摘自《神传文化》106集中有一个故事:

孔蔑是孔子的侄子,宓子贱是孔子的学生,两个人都做了县令。一次孔子见到孔蔑后问道:“自从你出仕以来,有何收获?有何损失?”孔蔑说:“没有什么收获,却有三样损失。君王让人做的事情就象一层一层的衣服一样那么多,政务繁忙整日忧心忡忡,哪儿有时间治学?所以虽然学习也不能够领悟到什么道理,这是第一个损失。所得到的俸禄少的象粥里的米粒一样,不能照顾到亲戚,亲友们日益疏远,这是第二个损失。公务急迫,很多事不能遵照礼节去做,也没有时间去探视病人,别人又不理解,这是第三个损失。”

孔子又来到宓子贱那里,看到当地物阜民丰,百姓诚实、有礼,孔子问宓子贱:“自从你出仕以来,有何收获?有何损失?”宓子贱说:“没有什么损失,却有三样收获。无论做任何事情,即使处理繁冗的公务,都以圣贤之理为指导,把它当作实践真理的机会,这样再学习道理就更加透彻明白,这是第一个收获。俸禄虽然少的象粥里的米粒一样,也分散给亲戚一些,因此亲友关系更加密切,这是第二个收获。公事虽然紧迫,仍然不忘记遵守礼节,挤时间去慰问病人,因此得到大家的支持,这是第三个收获。”

受到同样的教育,面对同样的处境,为什么在孔蔑看来是损失的事情,而在宓子贱看来都是收获呢?这就是对待事情用的思维方式不同、角度、心态不同,其结果也不同。

二、对用正念思维的体悟

我理解,用正念思考问题,在人中一个很浅的层次上讲,就是从积极的、正面的、向上的、感恩的心态去想事情,我们知道相生相克的理,在人类社会是制约于一切的,遇到再不好的事情,它都有好的一面存在,要善于找到、发现好的一面。当我们找不到好的一面,而且被不好的一面影响了,不好的一面占主导,因此才在不好的层面想问题,这是一方面;另一方面,整个人类社会,媒体、宣传报道中,都充满了负的东西,使我们的思维自然而然的就在负面因素中思考问题,再加上邪恶的党文化的毒害,更是顺它去想,结果只能是陷在其中而不自知。一次一个同修去贴真相传单,一抬头看见头顶上面有一个摄像头,正对着她,当时她想:“坏了,别把我照進去。”结果不长时间,两小时左右当地派出所就把她抓了,而且调出监控录像让她看。但是有的同修遇到同样的情况,就想:“啥也照不到,没事。”结果就真的没事。这一正一反的教训还不能让我们清醒吗?!

三、怎样分辨正、负思维?

用正念思维是要按照大法修炼的原则,站在对方角度去理解对方,最大限度去考虑对方的感受。多从对方角度思考问题,能容他人之过,这就不是自私的,体现的是宽容大度,是为他的,会给对方带来积极、向上、轻松的感觉。而负向思维的人只站在自己的角度去考虑问题,先从自己的利益、名声是否受到损失来考虑,最主要的是常怀妒嫉心,着眼于对方的不足和失败,妒嫉对方的成功。这样的思维几乎不会站在赞赏看待他人的角度看问题,因此才看不到别人的优点。而且与别人发生矛盾时,首先把问题归咎于对方,不能容忍批评,不愿承认错误或道歉。

没有了负面思维是什么状态呢?在现阶段我是这样理解的:那时应该是心里愉悦、轻松的、有希望、有信心、如沐春风一般;而负面思维则使人感到害怕、恐惧、毫无办法、消极、抱怨、无望甚至绝望,如果同修遇到这种情况,就要考虑自己的思维是否是正向的,如果不正,马上改变过来,从新、从另一个角度考虑问题,其实这个过程就是转变负面思维模式的过程。由负面思维产生的观念转变过来了,事态一下子就变了。

我曾在一段时间里处于严重“病业”状态,那时每天头脑里想的都是:我是不是得这个病、得那个病了?我能走过来吗?胃痛的不能吃饭,连水都不能喝,不能大便、不能睡觉,那种剧痛真使我承受不住了,想到了死,想到了亲人、想到了……完全都是负面思维。有一天,一位同修来我家,看到我这种状态,她说了一句话:“没事,都能走过来。”当时给我相当大的鼓励,可能这位同修自己都忘记了她当时说的话了,可是对于处在危难中的同修来说,确实是莫大的鼓舞,就这很正念很强的一句话,她这种积极、乐观、向上的心态使我从负面思维中跳了出来,我从新审视自己:对啊,我得有正念啊。得想师父呀、想大法是怎么说的、至此我从一思一念中归正自己的思想,这样不断艰难的改变负面思维模式,使我走出病业假相。这件事也使我深深的感到:处在魔难中的同修,他们是多么需要同修的正念帮助啊。

那么怎样才能做到用正念思考问题?这是很关键的一点,也是修炼的一部分。我悟到就是从一思一念中、每一件、甚至是小事中做起,改变我们的负面思维。当然开始的时候可能意识不到,有些小事中就容易被忽略,但我们有意去改变这种负向思维,一定能突破这个思维定势,越来越好。

以上是自己所在层次悟到的,有不对的地方请同修慈悲指正。

合十


在背法中得到升华

下面请听大陆大法弟子的文章:在背法中得到升华 ,文章发表于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五月六日。

我几年前就开始背法,背着背着觉的太累了,也很难,时间一长安逸心出来了就不背了,也再没有背法的想法了。

于是就年复一年日复一日的每天都在学法,同时也在做三件事。时间长了,学法就象每天在完成任务似的,找不到当初学法那种精進的感觉了,心里空空的学法也悟不到法理了,找不到自己是一个修炼人的感觉,象是有一层间隔在挡着,看不到我想看的,很苦恼。

我就去找同修交流,同修说:你可能误在哪个层次中时间太长了,该走出这个层次了,所以你就苦恼,也可能是哪个地方和法拧劲了,你应该多学法,向内找把那个劲顺过来就好了。同修还建议我:要是能背法就更好了,那样就提高的快了。

我接受了她的建议,下决心开始背法,实修自己去掉安逸心、懒惰心,突破我记性不好、我不行的观念。一定要知道自己是一个大法弟子,是大法的一粒子,师父的弟子无所不能。

就这样我又开始背法了,早上发完正念就开始背法,开始背的时候确实不容易,背了后句忘前句,背不上一个自然段就又打退堂鼓了。我就跟师父说:师父,我要跟您回家,我一定要把这个法背下来,快点突破这个层次,请师父加持弟子。

时间一天一天的过去了,背法的速度也一天比一天快了起来,最快的时候一个小时就可以背一页,我知道这是师父在加持弟子呢!

有一天,我突然想到师父在《转法轮》中讲的法:“得一心不乱的念经,真正的能够使他修的那一法门的世界产生震动,才能招来觉者。”我真的体悟到,只要聚精会神的一心不乱的背法时,真的背的很快,而且法理瞬间就展现出来,想仔细的琢磨又觉的以前看到过的、可今天出现的法理更深、更明了,那种感觉真的很玄妙的。

每背完一段法,我就用法来对照自己哪里没有做好,有哪方面要去修的,我做到了吗?每次能悟到的法理都是师父在点悟,都是最近在修炼中出现的问题、并且需要解决的问题,是师父伟大慈悲一直在保护着我,在修炼中我只要能吃苦,师父都给我荣耀。

就这样,在背法中、在不同层次中,师父给我展现出不同的法理,使我在法中不断的归正自己,不断的升华着。在这里我举一个例子。

我们家姐弟四个,我是老大,小妹在连队,两个弟弟都离得远,平时照顾两位老人的事自然就落在我头上了。二零一七年过年的时候,两个弟弟从几千里外赶回来和八十多岁的父母过年。我就想,过年期间你们也该帮老人干点活了,我自己家里还有一些事等着我去做呢。这样有几天我就没有回父母家。几天以后我回去,母亲告诉我,说她自己一天要跑两趟超市,我听着火一下就上来了:“这冰天雪地的您都八十多了,为什么不让他们去?您儿子也放心?”

我的心里不平衡了:平时这些事都我干,过年我家也有事,你们一年回来一次也不知道帮老人干点活,就知道啃老。我就产生了怨恨心,心想就偏心。又一想,这大过年的别生气了,家和万事兴、和和气气的过年吧。于是强忍着压下心中的不满意。

初四晚上吃饭,男人们都喝酒,我叫他们都少喝点,谁都不听我的,大弟弟还来劲了,跟我顶撞上了,说:过年喝酒你也管,你事怎么这么多哪?他一顶撞我,我也火了,平时弟弟妹妹都很尊敬我的,我说话他们都言听计从,从来没有发生过这种事情,今天他敢这样对我,我的火再也憋不住了,和他大吵了起来:你们当儿子的平时从来不管老人,过年回来了也不帮老人干点活,就等着吃现成的……我振振有词的数落着他,大弟弟却说:“你看你那样,你还是炼功人哪!”这句话说的我更生气了:“你别拿炼功说事,你这儿子怎么当的自己想想吧。”我气的就回自己家了。

到家后心里这个委屈的难受、愤愤不平、强忍着压抑着自己。这时候我就感觉浑身痛、肚子也痛。这时我还不悟,就想这是气的。第二天早上背《转法轮》背到:“作为一个炼功人首先应该做到的就是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得忍。否则,你算什么炼功人?”接着又背到《转法轮》中的这句法:“有这么一句话:匹夫见辱,拔剑相斗。常人那当然啦,你骂我,我骂你;你打我,我就打你。那就是个常人,能说他是个炼功人吗?作为一个修炼的人,你要没有坚强的意志,你控制不了自己,你就做不到这一点。”

师父这段法不是在说我吗?前一天吵架的时候师父就借弟弟的嘴在点化我,大棒子都打在头上了还不悟,还心里不服,魔性大发,在常人看来吵了几句嘴根本不算什么事,这是常人表面上看,可我是个炼功人哪!修这么多年遇到问题不冷静,不按“真善忍”的标准来要求自己,怎么能是个炼功人呢?这时才知道自己错了。我向师父双手合十说:师父我错了。

我又认真的向内找,找到了我执着“名”,总认为我是老大为老人付出的多你们都得听我的,都得高看我一眼。找到了“利”,认为老人偏心,经常给他们钱,怎么不给我,心里不平,从中就产生了怨恨心、妒嫉心、争斗心、显示心、急躁心、怕心、爱面子的心、瞧不起别人的心。

当我找到这么多的人心把我吓了一跳,修炼这么多年咋还有这么多的人心,这些心的根源就是“私”字。这个私就是一棵大树,根扎到人的生命深处。然后再生出枝杈、开花、结果,每个小枝都有一个私心,人的名、利、情和各种私心、各种不好的欲望,都是这枝杈生出的。所以要把那个生命深处的树连根彻底拔掉,请师父加持弟子。

我就立掌发出强大一念,拔掉它!那不是真我,那是假我,真我是无私无我的,是为大法而生的,为众生而活的。

这次我悟到师父在《转法轮》中说的:“告诉你一个真理:整个人的修炼过程就是不断的去人的执著心的过程。”要做个真正修炼的人就必须按照法的标准要求自己,真的做到师父在《洪吟》〈实修〉中要求我们的:“事事对照 做到是修”,那才是真正修炼的人。

在向内找后,我的心性得到了提高,身体上一切不好的状态马上消失了。就像师父在《转法轮》中说的:“你的心性提高上来,你的身体就会发生一个大的变化;你的心性提高上来,你身体上的物质保证会出现变化。”

这是我通过背法过程中找到的执着、并用法归正了自己,心性得到了升华。现在我已经在背第二遍《转法轮》了,背法使我身心有一种愉悦的快乐和神圣的感觉,背法真的太好了!这是我在背法中用法归正自己的真实过程,今天写出来与同修交流共勉,如有不在法上的请同修慈悲指正。


师父保护我走过生死关

下面请听大陆大法弟子的文章:师父保护我走过生死关,文章发表于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五月二日。

我是一九九九年以后得法的大法弟子,在这些年当中对自己没有严格要求,也不知道大法修炼的严肃。从去年开始身体就出现了一种病业假相,自己也没有在意,心想它和我以前出现的一样,通过炼功过一段时间就会好了。今年三月十七日那天,几位同修在我家学法,我妻子说起我近期的情况,有一位同修说:不承认它,这是假相。还有一位同修问我胃疼不疼,我说不疼,我说就是吃饭噎的不行,每次都只能吃很少的饭,身体也越来越瘦弱,这时我看到她很惊讶的眼神,就感到问题的严重。这位同修的丈夫也是我这种带修不修的状态,经常爱看常人电视,在去年病逝。

学完法后,我立即回到我房间,躺在床上,心理负担很重,我妻子就到我身边安慰我说:不要有负担,在法上修。我问她什么叫在法上修,她说全盘否定旧势力的安排,按照师父在《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中说的做:“我是李洪志的弟子,其它的安排都不要、都不承认,它们就不敢干,就都能解决。你真能做到,不是嘴上说而是行为上要做到,师父一定为你做主。”

这时我的正念起来了,我是师尊的弟子,我对不起师尊的慈悲苦度,二十年来浪费了不少时间,修得虽然很差劲,但是我是由师父管,师父没有放弃我这个不争气的弟子,我修的有漏还可以在大法中继续归正,任何生命都不配迫害我。

这二十多年时间我尽管处于这种带修不修的状态,但我没有吃过一粒药,没有打过一次针,修炼前得的皮肤病,在医院治不好,我通过修炼法轮大法就好了。我们单位要求我们每个职工每年都必须到医院体检一到二次,二零零九年我体检时说有肾结石,而且很大,当时我又在思想中产生了负担,但没有在医院治疗,我就加强学法炼功,二零一零年体检时,发现肾结石没有了,当时心里很感恩师父。二零一八年七月份,我背部长了三个包,开始很小,最后长成了一个大包,还经常流脓血,孩子们要我到医院去治疗,我想我是大法弟子,我有师父,我为了不叫孩子有负担,我就回到老家住了七天,通过学法炼功、发正念,这个瘤子就好了。

二零一八年后期,我吃饭有些噎,身体变的消瘦,持续了三个月了,我也没有在乎,认为到时间就会好了。每天心都操到看孙子身上了,没有听师父的话,用心讲真相救度众生。只有晚上才学法炼功,由于精力有限,发正念倒掌,学法犯困,更谈不上救人了,也不能按四个整点发正念,发正念心里想其他的事。

最近,妻子就叫我不要再看孙子了,我就从女儿家回到家中,每天按时学法炼功,发正念,抓紧时间出去讲真相救人。有一天我感到有些力不从心,也觉的很伤感,心里冒出安排后事的想法,后来又觉的这是旧势力强加的,我不要它,只有抓紧学法,对着病业假相发正念,心里背师父的法:“我是李洪志的弟子,其它的安排都不要、都不承认”(见《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

三月十八日凌晨我突然感到身体特别不舒服,气不够用了,这时我看到我桌子上放着一本《转法轮》,顿时我觉的非常珍贵,想背《转法轮》的心非常迫切,心里想,我如果这样走了,以后再也不能读、背《转法轮》了,再也看不到师父的法像了。负面的念头不断的往上翻,而且还不断的安排后事。我就起来双手捧着《转法轮》,求师父救我。心里想,多少年了我从来没有正面看过师父法像一眼,无意间翻到师父的法像照片,又赶快把书合上,心想我对不起师父,又不敢看了,大脑中就想,我白白浪费了这将近二十年的时间。

这时大脑回想起前些年,我的工作是在野外,晚上多人住一个房子,不能学法炼功,迫害后自己心理压力很大,从此放松了修炼,节假日也不知道精進起来,没有抓紧时间学法,也就不会修,不知道向内找,和妻子在心性上关过不去,经常一动念就是“还是死了好,我死了你就好了”,这样的气话也随口而出,和她赌气,就这种念头被旧势力抓到了把柄,导致今天的这种假相。

现在身体已经非常难受,心想如果再不看就没有机会了,我翻开《转法轮》第一页,默默的看着师父,眼里流着泪,心里想师父啊我对不起您的慈悲苦度。求师父给我机会和时间,我一定要从新振作起来,精進实修,跟师父回家。就在这同时,很多人的想法和念头都不断的翻腾。

最终正念压倒了人念。神迹出现了,我全身感到轻松起来,害怕死的念头消失的无影无踪了,象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安排后事的想法一点也没有了,我觉的太神奇了,只有感动的泪水。

这时我看表已经凌晨4:20了,我躺在床上休息,也不停的发正念,念正念口诀,然后念一个“灭”,反复的念,这样重复着,渐渐睡着了,隐隐约约看到师父给了我一支枪,“呯”的一声,我被惊醒了,全身什么不好的感觉都没有了,已经早上5:47分了。我和妻子同修发完6:00点正念,把晚上发生的事和她说了,她知道这是师父的慈悲保护,谢谢师父又给我一次机会,一定不能再懈怠了。

吃过早餐,我要出去理发,妻子意思等几天再去理发,我说我就今天去,我要重新振作起来,做一个名副其实的合格大法弟子,我现在已经完全好了。

到理发店门口,就碰见一个老者,很精神,对着我笑眯眯的,很善良的样子,我想是师父安排听真相的有缘人吧。我坐在他旁边排队等理发,我就问老人:您多大岁数了?他用手比划着,89岁了。我就靠近他跟前,贴着他耳朵,给他说法轮功是救人的,天安门自焚是共产党为了镇压法轮功编的谎言。他就接着说:有人骂法轮功,我从来没有骂过。我说人骂法轮功的原因是受中共编造的媒体谎言宣传毒害造成的。您听到了给他(她)解释一下,他点头同意。我问他听说过三退保平安吗?他说他是党员,当兵退伍时找熟人也没有把组织关系带回来,我给他竖了大拇指。他说在部队安排他斗地主、富农,他说他不了解情况,俨然拒绝。我说你积德行善,可能是你高寿的原因, 因理发人多,排着队等候,我又接着给他详细讲了半个小时,并叮嘱他常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能逢凶化吉,遇难呈祥。他彻底明白了真相,高兴的用真名做了三退。

能看得出来众生明白真相后的这种感激之心,激励我要抓紧时间救人。这天上午回来,我休息了一会,梦中就看到蔚蓝的天空和白云的美好景象,这天在行走或做事的过程中,学法、炼功过程中不由自主的流泪,我感到这是师父给我重生后的幸福泪水。

三月二十日早上起来,心里猛然一震,生出无限喜悦的感觉,只能心领,不能言表。三月二十一日凌晨一点钟起来,听到大法音乐《普度》、《济世》,起初我还以为是我妻子在播放,我一看妻子没有播放,这两个大法音乐一直播放到天亮。

通过这件事,我整个从心性上是一个提高过程,身体从此感到发轻,走路轻飘飘的,虽然看不到神仙世界,真切感到好象在神仙世界一样,眼里经常含着美妙幸福的泪花,对师父在《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中讲的:“佛恩浩荡”这句话有了更深层的领会。我感到修炼真玄妙,好好修吧,真的能返本归真,真的能跟师父回家。

我认识到,忙忙碌碌一辈子,到底为了啥,生带不来、死带不走,不就在等大法救度的这一刻吗?我一定听师父话,用心救人,完成使命,兑现我们的史前誓约。

个人体会,有不足的地方请同修慈悲指正。


提醒来自亲情的干扰

下面请听中国大陆大法弟子的文章:提醒来自亲情的干扰,文章发表于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五月六日。

今天又跟着儿子去公园玩了。只要一出去,这一天就什么都做不了,发正念发不成,回来就后悔。在晚上背《洪吟三》时一下子明白了:这不是亲情的干扰吗?利用亲情让你什么都做不成。

现在环境宽松了,邪恶少了,有些同修思想就有些懈怠。可业力和旧势力变化着花样,利用同修还没修去的执着,给你加大关难往下拖你。

举几个我身边的例子,写出这篇文章只想让类似的同修不要犯同样的错。

一、首先说我自己。从二零一四年十月五日到京给儿子看孙子。儿子媳妇都说北京管的严,要注意,不象老家怎么做都行。儿女情上来了,怕连累他们,于是很少讲真相救人。过一段时间觉的这种状态不对,等孙子睡午觉时出去转一圈,劝退了两人。

只要你一想精進,干扰就来,家里不是这事就是那事,事情过去了之后又走不出去了,怕自己讲不过北京人,怕被问住了。都是人心,忘记了法的威力。就又把希望寄托到北京同修,天天盼着遇到同修给我讲真相,一旦联系上可以带带我,可一等就是两年。等不到就想回老家。去年“五一”回家与同修切磋,同修讲,每个集市都去救人,每个集市上都有我们同修二十多人,发资料都是手对手给。我一下子明白了老家同修多,既然我去了北京,那就是那里需要我,回来开始背法。

说是背法,可是心不净,好几天背一自然段,有时背两段,到现在才背了一半。我还要继续坚持下去的。孙子跟着我们睡觉,我想他睡着了我就背,可孙子睡着了我也睡着了,要不孙子就玩到晚上十一点多,周六周日儿媳妇带孙子到处玩,就让我跟着,公公和儿媳一起不方便,觉得儿子回来就好了。其实是妒嫉心和面子心,如果修炼人没有此心,常人是不会有此心的,可我当时没向内找。

现在儿子回来了,又执着找不到工作。我想到这些事时我就背师父的法,背着法心就能平静下来。儿子没工作就天天拉着我们到处玩,说我这样看孩子还轻松点。这样贪图享乐了,三件事就做不成了。

去年八月二十一日这一天,孩子一喊我就又跟着出去了。当天晚上背到:“修炼使我理悟 为何迫害指向大法徒 因为我们走了神指的路”(见《洪吟三》〈义无反顾〉)。我突然明白了,这是旧势力用亲情在往下拽我,硬的不行就用软的。在刚开始迫害时,丈夫就用孩子的考学和他的工作压过我,当时我告诉他,怕连累就断绝夫妻母子关系。从那以后丈夫再没提过这事。再以后他听到什么消息,就提醒我把书藏一藏。当时我问过儿子怕不怕连累,儿子告诉我,他上不了大学是他命里没有。他的这句话也使我更加坚持修下去的决心。

正法進程到了这,环境宽松了,却懈怠了。旧势力就用我对儿孙的情往下拖拽,就是不让你精進,不让你提高。是旧势力利用了儿子,儿子还以为是孝顺呢。等我悟到了,儿子星期天就主动跟孙子说:让奶奶歇歇,我们出去。

二、我村同修有八个,在二零零五年成立了学法点。形势不管怎样变化,都在坚持着。现在环境宽松了,却懈怠了。

同修甲是夫妻俩个都修,以前是个学法点。俩口子六十多岁,儿子包了不少树地,还有自家的大田,今年全让老俩口种着,对于钱上还很苛刻。小俩口出去打工,不让在老人家里学法,老俩口和小俩口不在一起住。现在老俩口忙的不亦乐乎,现在俩人很少去新的学法点。

同修乙也是夫妻二人同修,七十多岁,男的和甲女在没成立学法点以前都戴老花镜,成立学法点没多久就把眼镜摘了,到现在学法都不戴眼镜。女同修乙不认字,靠听法,可正念很强,过了两次病业关。有一次,晚上下大雨,我们学法结束时雨就停了,学法结束十一点半往家走。这位老同修求师父加持,街里都是水,而这位同修连鞋都没湿,可我们几个回到家都湿到了半截腿。就是这位同修,在去年她的大儿子逼着她说“不炼了”,还用自行车驮着她上大队说“不炼了”。

同修丙,男,七十来岁,他家有一瓷的毛魔头像,我们都劝他砸了扔了,他不敢,说他媳妇还指着卖大价钱呢。在前些年他在我们村讲真相讲的很好,在今年的前些日子,家人象疯了一样逼问他:你是“不炼了”还是交出门钥匙?同修也是因为这个情,说出了一个修炼人不该说出的话。虽然说了那样的话现在还是被家人看着,书他偷偷送到了别的同修家,不能正常学法炼功。这与邪党的监狱又差多少呢?

同修丁,女,六十来岁,我们这个点上就是她救人多一些,可是从去年到现在也遇到了家庭矛盾,也搅在了情里边,使心难以平静。

还有我的一个姑舅外甥女,在前几年也走了。在她过病业关期间,师父给了她两年醒悟提高的时间,她陷在了情里边拔不出腿来。有一次我去她那有事我们两个切磋,她说什么都知道,就是心放不下。说话间到中午了,非要留下吃饭,我说那我们去帮着做饭,她说不用,我问为什么,她光笑。在我的追问下,她说,从她过病业关后,婆婆公公都是修炼人,婆家就一个儿子自然拿着儿媳也特别当回事,她要想接桶水公公都赶快接过去,说:我来我来,你歇着去。饭婆婆也不让做,而她也就顺水推舟也就不做了。嘴上不说,实际已经当病人养起来了。大概是二零一三年的一天突然离世。

她的离世对周围的不修炼的常人、亲人都有不小的影响,连她的修炼的弟弟也受到了一定影响。她的母亲也是修炼人,在前两年也去世了。

这些人在邪恶猖狂时期都顶住了家庭与社会上的压力,邪恶疯狂抓打罚都没有吓倒,而环境宽松了,思想懈怠了,在亲情面前却败下阵来。旧势力干扰迫害了这么多年,酷刑都难使大法弟子改变自己的信仰,就钻了大法弟子松懈的空子,利用还没修去的情迫害你。

为什么亲人让你说的做的和邪党监狱里说的做的如出一辙?有的包括我在内,还怨家人不听讲真相,不支持我修炼,不给我时间修,跟家人说狠话,却不去想想自己找自己,就是一路的怨。大家想想我们觉的顺从了亲人,实际是害了你的儿子,而不是向着你的儿子。如果你真能修成还好,要是为这事没修成,你说这个账算在谁头上呢?

师父为每一个弟子的修成做了很多很多,所以我们要从情网中挣脱出来。当然,这里不是让你与人斗,也不是让你放弃家庭与家人,别忘了我们的修炼形式就是在常人中。我们出自于真正为了儿女好,就修好自己,明白自己来世的目地,多学法,学好法,修去怨,修出慈悲。精進实修,弥补过错。

有不符合法的请同修慈悲指正。


修炼交流摘录

每个人修炼的状态、路,都不一样。学法每天要学多少才能真正“跟得上”?我个人的理解和修炼的实践是两讲《转法轮》;每天早上炼完功,学《转法轮》一讲,晚上十点以后,再自己学习一讲。这几年,我一直这样坚持下来,收获太大了,不可思议。很多同修说,我这么忙,哪有时间学两讲法?你太奢侈了。我觉的不是这样的。关键是你自己的心。其实旧势力对学法的干扰是最大的,当你没有那个想学法的心,它是不会让你有时间学两讲法的。你有想学法的这个心,没有那么坚定,它都会干扰你无法让你学两讲。从我个人的实践来看,我每天坚持两讲学法的时候,心会比较“定”,常人社会的东西很难带动我。所以做很多事情效率比较高。有些人可能需要一天才能做好的事情,我很快就做出来了。如果我的心不“定”的时候,有些常人的东西就容易“带动”我,然后我做事情会打转转,有些事情本来很容易做出来,但是就是做不出来;然后会绕很多弯路。就比如写稿子,如果我心很“定”时候,会很快。但是心乱的时候,可能一天都写不出来。中国有句古话叫“磨刀不误砍柴工”,虽然不是很准确。但是大概这个意思。从我身边的同修来看,学法很扎实的同修,看他也不是很忙,但是业绩挺好。有的同修,从早上忙到晚上,但是业绩也出不来,然后说自己太忙,没有时间学法。我就觉的有点本末倒置。或者是有点那种非良性循环的状态。
    ——选 《保证每日学法 保持修炼如初》

在讲真相救度众生中,遇到各种各样的人,甚至打人、骂人的也经常碰到。一天,我跟一个中年男子讲真相,他听后破口大骂,恶狠狠的把我往派出所里拖。我静静的看着他想:我讲真相他怎么就不听呢?怎么就救不了他呀?我怎么说他才能明白?也许是我并没有想自己的安危,在发自内心的为他考虑,这一善念改变了他。他突然松开了拉我的手,不再骂了,问道:“你怎么一点不害怕,还不生气?”然后笑着走开了。

还有一次,我们三人去一个广场讲真相,有一个不明真相的常人大叫着:“这有三个法轮功,快叫派出所来抓走!”我没加思索,声音比他还响亮的对广场上的人们喊:“法轮大法好!法轮功是佛法修炼,不要听他的,谁迫害法轮功会遭报应的。”结果出现了戏剧性的一幕,很多人竖起大拇指,赞许的点头。那个要举报的人灰溜溜的吓跑了。当时我脑子里想,不能让这个人对大法犯罪,心中没有害怕和怨恨,只想告诉广场上的人真相,远离谎言。

还有一次,在街上等一位朋友,看见旁边有一个买卖古玩货币的,我凑过去跟他讲真相,刚一提法轮功,他便破口大骂,指着我的头,做着拿枪的动作,喊着让公安局枪毙了我。他脸气的成了个紫茄子,一下围上来许多人看热闹。我淡定的看着他,笑眯眯的发着正念,解体着在背后操控他的不好的东西。围观的人们都莫名其妙的看着他,大家不知他在骂谁,都陆续的走了。他的骂声也渐渐的小了。我问他:“你骂完了?”他说:“骂完了。”我说:“那你不许说话,听我说。”我说:“你咋生这么大气?我是炼法轮功的,只想告诉你法轮功好,又没让你练,你听了对你好,你反倒把我骂成这样。”他不再吱声,静静的听着,我讲的法轮功真相他全听進去了。我要走了,他感动的抱拳过头顶说:“大姐,谢谢你告诉我这些!”我说:“你不骂我了?”他不好意思的笑着说,“不骂了,不骂了。”我说:“别谢我,谢大法师父吧!师父慈悲普度众生!”
    —— 《大法从根本上改变了我》

我认为,我们每个大法弟子都是公开的身份,至少在自己家人中。尤其是亲近的家人或朋友,他们往往关注的就是你平时的言行,你做的好,他们就说大法好;你做不好,他们就不认同大法,还有的表面不和你争犟,内心却很反感。这些人的真相再由外人来讲就很难了。我讲真相的时候就碰到过。有的说谁谁有病不治死了;有的说看谁谁还学法轮功呢,做的那事儿怎么怎么地之类的。我平时讲真相时都是边发正念,找到好的切入点后切入主题。遇到这样问题的人,我就会说:学生考试有高分有低分,那是个人问题,不能赖考题对吧?法轮功没有不叫人吃药。就象人看病一样,有人喜欢看中医,有人愿意看西医,可是哪个医院保你不死啊?就算是医生也该得病得病,该死亡死亡啊。你能说医院给人治死了吗?这样有的人心结能打开,有的人承认道理是对的,但感情上还有些过不去。所以我认为我们本身就是真相!所以严格要求自己,无论家里家外,都以大法弟子的标准去做才能真正救了人。我悟到每一个大法弟子立于宇宙之间,从常人层面来说,你的外形、你的衣着、你的面目表情就是真相册的封皮;你的语言、你的行为、解决问题的态度、方式就是真相册的内容;人们由此对你留下的印象与感想留在了封底。从另外空间看更细了,你的一思一念都被盯着呢!
    —— 《一路荆棘拨云雾 历尽沧桑迎朝阳》

第二天,我和儿子(小同修)就开始背法,先背《论语》,因儿子早就会背,对他来说,自信满满,接着背了第一讲的前两段,儿子也会背,他啥时候会背的我都不知道,但往后背就犯难了,他坐也坐不住了,不愿背了。我明白这是有干扰了。一旦放下背法,再背就难了。我就鼓励他说:你今天比妈妈背的还好,还快。就先让他玩几分钟,到点再背。就这样,第一天就把第一个标题背完了。我们背的方法也很简单,就是一段法先通读一遍,再和孩子逐句的背,每个句号,反复通读,合上书能一字不差的背下来就行,接着再背下一句,在背法当天不复习,避免孩子有畏难情绪,影响后面的通背。儿子刚开始背法的几天里,干扰还是很大的,每天他到一定时间,就如坐针毡,浑身难受,抓耳挠腮,我看着都难受。特别是遇到背了好多次也背不会时,他就不耐烦了,就开始哭闹,不想背了。但我知道必须坚持下来,我的心不能动,不为孩子的哭声而动心,耐心的和他在法中交流,师父在《转法轮》中告诉我们:“难忍能忍,难行能行”,要加强主意识,难受的不是你,你在同化法,你空间场中的坏东西要灭了,它不想死,是它难受。我就跟儿子一起发正念。通过跟小同修在法理上交流,小同修能坚持下来了,当我们背到第二讲时干扰就少了很多,第三讲、第四、五讲时,儿子再也没哭闹过,也不难受了,反而每天都盼着背法。
    —— 《陪小同修背法》

既然死都不怕,那么遇到这事时,先静下心来,向内找,正念制止迫害,用师父赐予我们的神通制止邪恶对我们身体的残酷迫害,用正念封住自己的身体不让外来的任何毒物進入自己的身体。在刚开始迫害那时,有一次在地里拔草攥住了一只蜂,把我的手掌心蜇了一下,立刻整个掌心就红了。我立即出了一念:我欠你的,这次就算我还了你;我要不欠你,你的毒進不了我的身。然后就继续拔草。等一会一看手,不但没有肿起来,连红都下去了。所以我们念正了,师父是给我们做主的。
    —— 《说说我对绝食的认识》

各位听众,这期的《空中明慧周刊》就播送到这。谢谢您的收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