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安门自焚真相|中南海上访纪实|4296迫害致死案例|1400例造假
海外用户可下载明慧广播手机应用

海外用户可在Podcasts收听明慧广播电台
大陆消息

大陆消息(2019.7.6)

发表日期: 2019年7月6日
节目长度:16分23秒 Get Windows Media Player
在线收听
下载
4,422 KB

15,359 KB
下载方法:按鼠标器右键,在弹出菜单中选择“目标文件保存为…”(Save Target As…)

这期节目的主要内容有:

大陆法轮功学员近期遭迫害案例
人心与因果
时事评论:中共法律的两个邪恶作用


张福海在齐齐哈尔监狱遭迫害 境况堪忧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六月二十九日报导,齐齐哈尔市拜泉县富强乡法轮功学员张福海,因向世人澄清法轮功遭迫害事实,于二零一七年三月二十日,被文化路派出所李洋、张建和北大街派出所等警察绑架。在文化路派出所,李洋、张建二人对张福海酷刑折磨了三天三夜:把他双手反铐后,体重二百多斤的李洋上去踩手铐,用膝盖猛顶张福海的前胸小腹,还叫嚣:你不说我就打死你!张福海疼晕过去之后他们就用水把张福海浇醒。致使张福海喘息困难、痰中带血丝、至今手腕处有伤痕、胳膊抬不起来。张福海被非法判刑两年零十个月。

二零一八年十一月二十九日,张福海被劫持到齐齐哈尔冯屯监狱,因拒绝做奴工而先后遭到狱警李艳伟、王力和岳晓威用电棍电击;张福海坚持不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遭到教导员侯颜斌毒打致昏迷入院。张福海出院后又被关禁闭一周,至今只能弓着腰,胳膊不能抬起。近日张福海又再次入院,境况令人担忧。


河北衡水市彭杜乡派出所非法拒发居民身份证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六月三十日报导,河北省衡水市法轮功学员胡志帅到桃城区彭杜乡派出所更换身份证,遭到警察刘振非法录取身高、十指指纹、手掌指纹、身高照片和侧身照片等对待罪犯的方式。意识到这些是针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后,胡志帅一直没有再配合,至今胡志帅还没有拿到身份证,给他的生活造成了极大干扰。


云南楚雄市会计师王美玲再遭非法抓捕

二零一九年六月二十一日上午十一点左右,昆明和楚雄市十多个警察闯入女法轮功学员王美玲家,将她绑架。到楼下时,王美玲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警察立即用胶带把她的嘴粘上。现在家人都不知道王美玲被关押在何处。

王美玲女士,六十六岁,是云南省楚雄市活塞销厂退休会计师。王美玲自一九九九年开始修炼法轮功后,身心受益。但是从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江泽民集团迫害法轮功以来,王美玲女士遭到多次抄家、骚扰和洗脑迫害,被非法劳教三年、非法判刑三年以及各种酷刑折磨。

王美玲的女儿洪艺钊,今年三十九岁,原楚雄市鹿城学区尹家嘴小学教师,因修炼法轮功,坚持“真、善、忍”信仰被无理开除工职。洪艺钊曾经与母亲王美玲同时被非法劳教三年。


茂名市三名法轮功学员面临非法开庭 法院拒绝律师辩护

广东茂名市女法轮功学员林丽珍与儿子吴朝棋、妹妹林燕梅,被非法关押构陷十个多月,面临在二零一九年七月五日被非法开庭。六月二十六日上午,北京谢燕益律师受到法轮功学员林丽珍及其家属的委托,到广东茂名市为林丽珍做无罪辩护,遭到法院拒绝。

六月二十六日下午三点之后,谢燕益律师以公民和好友的身份去茂名市茂南区法院,递交为林丽珍做无罪辩护的法律手续。负责林丽珍、吴朝棋和林燕梅的所谓“案子”的法官柯学军,拒不接受谢燕益律师提供的法律手续。

谢律师对柯学军说:“按照法律的规定,当事人可以聘请两个辩护人,而我的当事人只有一个律师做辩护人。我是当事人的好友,我做辩护人在法律上是允许的。”柯学军说:“你没有律师证,我们是不允许你接案的。林丽珍委托你了吗?”谢燕益律师给柯学军出示了林丽珍签写的“我确定我的好友谢燕益作为我的辩护人”以及家属的委托书。经过谢律师在法律上的交涉,最终,柯学军让书记员复印了谢律师带来的手续。但是,还是拒绝谢律师上法庭为林丽珍做无罪辩护。


舒兰法轮功学员法庭申述信仰无罪

吉林省舒兰市六名法轮功学员,王志刚、徐洪玉、李凤玲、李凤娟、孙忠伟和曲秀敏,于2019年5月21日和22日,在舒兰法院被非法庭审。

开庭前,法轮功学员的辩护律师,被中共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六一零办公室的王汉明、国保大队的董其明、张学涛,还有司法人员找去谈话,不许他们为法轮功学员依法作无罪辩护。

开庭时,法轮功学员王志刚被戴着沉重的手铐、脚镣。王志刚和徐洪玉当庭指出公安局执法犯法,刑讯逼供,并对法院提出要调公安局刑讯逼供的监控录像,均遭拒绝。法院还不准他们的律师依法为其作无罪辩护。

法轮功学员徐洪玉当庭依法自我辩护时指出,法轮功提升人的道德,净化人的心灵,而且祛病健身有奇效。他就是亲眼目睹自己重病的母亲炼法轮功身体好了,才开始修炼法轮功的,法轮功于国于民有百利而无一害,并依法重申修炼法轮功是合法的,迫害法轮功才是非法的。


人心与因果

迫害大法修炼者 报应真是如影随形

从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至今,辽宁省大连市旅顺口区政法委、国保大队、各街道和派出所的警察,不顾法轮功学员对他们的一再劝善、讲真相,积极追随江氏流氓集团,无视宪法法律,对法轮功学员非法抓捕、抄家、判刑、酷刑折磨、打死打伤等等……

这些人明知道法轮功学员都是按真善忍做好人,不做违法的事,明知道这场迫害是对好人的栽赃陷害,却为了金钱地位,抛弃良知一意孤行,最终招来恶报,害了自己也害了家人。他们不相信善恶有报是天理,可报应却是如影随形,谁也逃脱不了的,现将所了解到的几个遭恶报的例子公布如下。

曹建军,原水师营派出所教导员,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后,积极迫害法轮功,因此被调到国保大队担任教导员,期间,曾有一段时间负责迫害法轮功,退休后不久,他就遭了报应,他本人得了恶疾怪病,他的老婆由一开始半身不遂,到后来瘫痪在床,由于单位不给他报销高额医疗费,他在绝望痛苦中自杀,据说他的母亲也是自杀死亡。

邹振松,原广播电视局书记,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后,利用媒体积极配合中共造谣污蔑法轮功,二零零五年,升任政法委书记,不遗余力地迫害法轮功学员,结果上任不到一年,就得癌症死亡。

其单位下属部门有一个负责人,见恶报果然降临,法轮功学员所言是真的,吓的赶紧调离了这个单位,不想再受到牵连参与迫害好人的恶行。
从内心说,法轮功学员不想看到这样的恶报事件频频发生,因此才怀着大善大忍之心向世人讲清法轮功真相,目的就是使人能避免随中共一起被淘汰,给自己和家人选择一个光明的未来。


时事评论:中共法律的两个邪恶作用

作者: 岳祺

如今中共虽一直在喊着要“依法治国”,看似要与国际社会在法治上接轨,但同时强调开展司法活动时要“加强党的领导”,置于党的管控之下,“依法治国”已然成了一句骗人的口号。从当今中国的现实看,中共法律的两个作用已十分明显,凶相毕露。

一、中共法律是用来打压民众,维护统治的专制工具

四年前发生了709律师案,这个案子曾震惊世界。2015年7月9日凌晨,维权律师王宇和她的丈夫包龙军以及未成年的儿子全家都被抓捕。当天,谢阳律师告诉外媒记者:“这是中国当局整肃维权律师的开始,暴风雨很快就会来到我们身上。”

正如谢阳律师所料。随后,大陆有一批律师被非法抓捕,包括王全璋、李和平、谢燕益、周世锋、谢阳、隋牧青、李春富、谢远东、刘四新、高月、赵威、李姝云等律师或律师助理。四年后的今天,王全璋律师还在关押中,前几天才在家属的不断抗争下让家属见上一面。看到王律师面黑形瘦,言行迟钝又突然情绪激烈,前后判若两人,人们难以想象中共为让这位律师低头,在黑监狱里对他施行了怎样的酷刑折磨。

据不完全统计,7月9日以后,全国有三百六十多位律师和公民被密集强制约谈或传唤,被抓捕的律师和维权人士的家属亦受到牵连,不断遭受恐吓威胁,近四十多位律师被限制出境。由于这是一场主要针对维权律师的大抓捕,根据时间也称为“709事件”,2015年成了维权律师的劫难年。

这些律师有什么罪?在法庭审判被抓捕的维权律师前,党媒就开始舆论“审判”,当时最可笑的一种指责,是称他们为“死磕律师”,什么是死磕?不就是严格遵循现有的法律条款,并且是中共自己制定的法律为当事人辩护吗?难道法律也要“活学活用”?那不是对法律的歪曲和亵渎吗?

其实问题的实质不在于维权律师们是否触犯法律,而是他们一直以来顶着压力,为受中共残酷打压迫害的法轮功学员以及其它异议人士进行法律辩护,并且这样的辩护案例也日渐增多,这就触动了中共敏感的神经,中共既怕这样的维权律师越来越多,形成规模,又惧律师与维权人士联手抗共,危及它政权的稳定。为了维系它们的统治,中共狰狞毕露,不顾国际国内舆论的谴责,非法向维权律师痛下“杀手”,顿时红色大地一片恐怖。

二、中共法律是用来掩盖罪恶,欺骗民众的遮羞破布

与709案同年的5月1日,中共最高法院宣称实行“有案必立、有诉必理”的立案登记制后,中国大陆掀起诉江大潮。这是中共执政以来首次出现的大规模民告退休中共头目的事件,在全世界也是首次。截至2016年10月25日仅一年多时间,近21万法轮功学员及家属向最高检察院、最高法院实名递交控告中共前头目江泽民的诉讼状。

“两高”接到诉状后,按中共的授意,不仅不立案,反而动用警察以执法为名百般阻挠骚扰、抓捕关押法轮功学员,甚至罗织罪名利用恶法将法轮功学员诬判。其实中共不立案,就是为了掩盖迫害法轮功的罪恶,因为打压法轮功,完全由心理阴毒,心狠手辣的江泽民一手发起,江泽民利用中共这个庞大的组织,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犯下滔天大罪:监控、绑架、劳教、判刑,电击、性侵、坐老虎凳、睡死人床、灌辣椒水、蒙塑料袋甚至大规模活摘器官等等……百般凌辱折磨,无所不用其极,致残、致疯、致死多少善良无辜的法轮功学员,破坏了多少和谐美好的家庭。这样的恶行,中共能让它见光吗?所以中共利用法律进行强行打压,来掩盖其种种恶行和内心的恐惧。

中共执政七十年,对人民犯下了数不清的滔天大罪,它为了延续其统治,用各种方式掩盖、掩盖、再掩盖,用法律掩盖罪行是他们常用的手段之一,更容易掩人耳目、欺骗人民。此时法律成为中共的一块遮羞布。

在现代正常的社会中,司法是独立的,不受权力的干扰左右。法律的功用是罚恶扬善、维护社会的公平公正。而在中国,中共凌驾于法律之上,让法律沦为维系邪恶统治、掩盖罪恶的工具。中共不死,民难不已;中共不亡,国运不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