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安门自焚真相|中南海上访纪实|4632迫害致死案例 |1400例造假
短波收听指南

订阅视频

海外用户可下载明慧广播手机应用
真相广播稿

时事评论(2020.12.22)

发表日期: 2020年12月22日
节目长度:14分22秒 Get Windows Media Player
在线收听
下载
3,869 KB

13,464 KB
下载方法:按鼠标器右键,在弹出菜单中选择“目标文件保存为…”(Save Target As…)

本节目是面向民众播放的时事评论。


1. 别拿生命赌未来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0/12/22/参与迫害等于拿生命赌未来-416856.html

文章发表于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十二月二十二日。

中国古人有句话,人行善积德,会福及子孙,人作恶,行不仁,会祸及子孙。上天主宰人间善恶报应,公正无私。也就是说“善恶到头终有报,只争来早与来迟。”

古书《玉堂闲话》中有这样一个记载,有一位军人名叫吴景,因执行了将军的军令而杀害了一名被俘获的妇女,事后他非常悔恨。后来吴景在僧院设斋祷告也毫无帮助,那位被害死的妇女还是要向吴景索命,就在吴景祷告的当天,妇人的冤魂取走了吴景的性命。

中共迫害法轮功已经超过二十一年,使用各种残暴的手段,包括对法轮功学员抄家、洗脑、劳教、判刑、野蛮灌食、奴役、使用一百多种酷刑折磨、关进精神病院、甚至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的器官等等,严重侵犯了法轮功学员的信仰和生存的权利。目前,中共各级官员、警察、普通市民,因参与迫害法轮功而遭恶报的事件中,有病死的、被雷劈死的、车祸死的、暴毙的、自杀的、半身不遂的,还有被判刑、撤职的,更有自己作恶殃及家人的,已有两万多人的恶报实例被曝出。

先来看几个因为参与迫害而自身遭恶报的实例。

河北省邯郸市永年县前公安局政委刘朝彬,在他任职期间,曾主导迫害法轮功学员,导致当地非法劳教二十一位法轮功学员,刑事拘留七十六位,行政拘留六十九位。刘朝彬还对法轮功学员讲:“我知道你们不犯法,更不怕坐牢,但是我劳教你们三年,不比判刑三年轻一点!” 刘朝彬还逼迫法轮功学员在寒冷的室外只穿着单衣去挨冻。结果,刘朝彬的恶行给他带来了恶报,如今的他已经患上了恶性喉癌。

二零零三年二月份,湖北赤壁市公安局副局长漆建军,趁着法轮功学员张如军的妻子去河南看望生病的姐姐,唆使当地两个警察把张如军妻子劫持到看守所非法关押了二十多天,并且大声吼叫着:“不能看,死了也不能看!”。俗话说,“善恶若无报,乾坤必有私”。转过年来,零四年的十二月份,漆建军在一起车祸中丧生,年仅三十八岁。

内蒙古多伦县交警队长冀德峰原来是当地公安局国保队长。二零二零年八月末,冀德峰给儿子办婚宴时,公安局有五个警察来参加了婚宴,结果这五个人在宴席结束后回家的路上,在高速路上遭遇车祸,五人全都死亡。事后,这五个警察的亲属以违规办婚宴为由,向冀德峰家索要总共五百万元的赔款。冀德峰试图以每人赔偿五十万元了事,而这五个去世警员的家属都不同意,双方一直处于争执中。冀德峰一家陷入无比惶恐和焦虑中。

灾难不会无故降临,冀德峰到底做过什么呢?原来在二零零四年,冀德峰开始担任国保队长时,他和当地警察对十几名法轮功学员非法抓捕,强迫法轮功学员看诋毁法轮大法的录像,并对他们威胁恐吓,使法轮功学员家人到身心也受到巨大创伤。冀德峰之前种下的恶因,今天给自己结出了恶果。他虽然没有丧命,但是却在惶恐与焦虑中艰难度日,偿还自己在精神上欠下的债。

再来看几个因为追随中共迫害法轮功,而殃及家人的实例。

夏袁寿是上海东方文艺频道“老娘舅”系列节目的编剧人,他六十多岁。为了迎合中共对法轮功的诬蔑造谣,夏袁寿在为上海滑稽剧团编剧本时,肆意编造诽谤法轮功的剧情,并通过“老娘舅”这个节目毒害世人。夏袁寿的恶举,殃及了自己的孩子,他的次子被诊断为肝癌后痛苦死去,年仅四十一岁。

计银花和丈夫家住上海浦江镇,他们夫妇俩协助学校和居委会宣传诬陷法轮功。结果他们夫妇二人的恶行很快殃及孩子,他们的儿子在一场车祸受伤后死亡。

上海市闵行区的一位打工妇女姓赵,她在九九年年初曾经学炼过法轮功,炼功后她身心收益。后来,中共迫害法轮功后,她每天从中共那里拿五十元钱,专门负责出卖法轮功学员。她的所作所为很快就殃及了她的家人,在她出卖法轮功学员大概两个月后,她的小外孙女就掉到河里淹死了。她的女儿也突然生病并急速恶化,不久便死亡。面对家破人亡,赵某悲痛欲绝,哭得眼睛几乎失明。

刚刚提到的三个例子都是白发人送黑发人、属人生之大不幸,也是因为干了伤天害理的事自己招来的。前两个是因为自己昧着良心做虚假宣传,带动众人来诋毁、仇视、诬蔑法轮功。有多少人看了他们的宣传而诋毁法轮功,宣传者就要承受多大的罪过。

第三个是曾经炼过法轮功并从中受益,为了每天五十元的利益却出卖良知,恩将仇报。她给法轮功学员精神上造成的恐惧与伤害、损失,是招致恶报的根本原因。

正所谓“多行不义必自毙”,害人之人最终害的是自己。追随中共的谎言,为了升官发财,迫害法轮佛法修炼者,断送的是自己和家人的前程与生命。

法轮功学员冒着生命危险,不惧打压,不畏辛劳,不求回报,顶着迫害告诉人们真相,特别是劝告人们不要助纣为虐,为的是让人们能够在大难中得救,在危难时刻能够遇难呈祥。(节选)


2. 中共操控媒体 微信助恶为虐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0/12/19/中共操控媒体-微信助恶为虐-416724.html

文章发表于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十二月十九日。

澳洲战略政策研究所(ASPI)在前几天发布了一份最新的报告,这份报告显示,在调查的24家中文媒体里,至少有4家澳洲中文媒体公司和中共有经济联系、有17家公司和北京的统战部门有关。这个报告特别强调,“微信”在协同中共控制媒体方面扮演者急先锋的作用。

报告提到,“中共已经影响了媒体环境本身,创造了一个对中共有利的、扭曲的竞争环境。此外,由‘腾讯’公司创建的‘微信’,正在推动澳洲中文媒体有史以来最重大、最有害的变化”。报告的作者表示,中共对中文媒体的影响越来越大,在翻译英文时,会筛去中共不喜欢的内容,而且“微信”透过鼓励这些媒体注册公众号,进一步扩大这个影响。通过“微信”发布的内容,都要经过中共审查。

这个报告呼吁澳洲政府,应该对“微信”和对美国社交媒体公司采用同样的标准,并且修改法律以提高媒体在外国所有权的透明度。澳洲政府的高层人士向媒体承认,澳洲政府必须加大力度,以对抗中共统战部门对澳洲中文媒体的影响。

二零零九年一月中旬,中共中央政治局举行会议讨论对外宣传,认为对海外中文媒体的渗透操纵已经取得成效,并且决定从当年开始,要花费巨资和人力渗透西方主流媒体,以铺垫中共的各类“大外宣”。随后,许多欧美媒体开始“自我审查”,经常隐匿真相,而且对揭露中共各种恶行的报导不予登载,这等于是推波助流、助纣为虐。

二零二零年年九月,中共中央办公厅和国务院办公厅发布了《关于加快推进媒体深度融合发展的意见》。这个意见声称,要“强化媒体与受众的连接,建构群众离不开的渠道”。中共整合了网络、广播、电视等传统媒体与“微信”、“抖音”等新媒体,以所谓“融媒体”的方式,大量散布中共官方宣传内容,对海内外民众强迫洗脑。

“抖音”提供平台让用户上传各式短片,每天活跃用户达四亿人,近年成为中国大陆年轻人的最爱。不过,“抖音”是公认的间谍软件,是中共的监控工具之一。日本、新西兰等国已陆续提出禁止“抖音”海外版Tiktok;美国限定Tiktok在规定时间内完成交易,否则禁止使用;印度更宣布停止使用包括Tiktok在内的上百种中国软件。

去年九月份,《华盛顿邮报》的报导援引分析说,Tiktok成为中共全球信息战中最有效的武器之一。在今年的“武汉肺炎”疫情中,中共一直以宣传和造假来掩盖真相、推脱责任,“抖音”以及Tiktok就传播了大量中共官媒的短视频,或者造谣声称“美军带毒到武汉”,或者制作看似“客观、严谨”的分析评论,向民众灌输夸大虚假的错误信息。

比起“抖音”来,“微信”是更危险的中共舆论武器。中国“微信”活跃人群大约是十亿,涵盖互联网上的大多数华人。二零一四年,中共公安部接管了“微信”后台服务器,同时封锁了所有国际社群媒体,让“微信”成为中国人唯一的网络社交选项,以至于海外华人只能通过“微信”和国内亲属联系,从而掉入了中共的舆论陷阱而不自知。

古语云:“兼听则明,偏信则暗”。凡事要三思而后行,盲从总带来危险。只听中共宣传的一面之辞,怎么能正确判断是非对错?简单的说,“微信”不可信,“抖音”是杂音。

媒体是公认的拥有第四权的“无冕王”,是反映舆情的平台;向外界传递真实讯息是媒体的责任与天职。世界上多数国家都能拥有言论自由;但是在专制极权的中国,中共一贯箝制人民思想,扼杀言论自由。多年来,红色魔爪伸向海外,带动国际主流媒体违背新闻专业和伦理,中共企图操控国际舆论的阴谋昭然若揭。让人慨叹和忧心的是,多数人并不知道情况如此严峻。

言论自由,一向被视为基本人权,受到法律保障,更不容许他国政治力干涉。媒体可以有立场,但不能没有是非、颠倒黑白。当今许多海外媒体被中共任意宰割和操弄,自甘沦为中共的喉舌,成为邪恶荼毒世人的帮凶。

当今自由世界对中共的策略,已经转向为“全面歼灭”。目前正是正义和邪恶交锋的紧要关头,各国政府和民众应该提高警觉,防患于未然,立法机构应该即时修改相关法律,不能任由红色传媒充当中共的传声筒从而对广大民众洗脑。

所有海内外华人,更须认清中共的花言巧语,找到公正媒体,聆听真相之音,重获思想自由。只有秉持良知与正义,斩断中共的洗脑和绑架,才能摆脱红魔邪灵的渗透与箝制,确保客观真实的阅听环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