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安门自焚真相|中南海上访纪实|4639迫害致死案例 |1400例造假
短波收听指南

订阅视频

海外用户可下载明慧广播手机应用
真相广播稿

时事评论(2021.01.25)

发表日期: 2021年1月25日
节目长度:15分53秒 Get Windows Media Player
在线收听
下载
4,275 KB

14,884 KB
下载方法:按鼠标器右键,在弹出菜单中选择“目标文件保存为…”(Save Target As…)

本节目是面向民众播放的时事评论。


1.中共迫害老人十案例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1/1/23/中共迫害老人十案例-418831.html

文章发表于明慧网二零二一年一月二十三日。

中华民族是礼仪之邦,自古以来传承着尊老爱幼的美德。中共自从1999年7月20日发起对法轮功的迫害以来,泯灭人性、丧失天良,对众多的老年法轮功学员施加酷刑、暴打、骚扰、绑架、判刑,从不手软,足以证明中共的邪恶本质和残害人类的真面目。

据明慧网不完全统计,老年法轮功学员在2020年被中共警察绑架,骚扰和诬判的就有1344人,岁数最大的有94岁,其中65岁以上的有948人,80岁以上的有312人,有42个老人被中共迫害致死,114个老人被中共诬判。下面是几个迫害案例:

66岁的女医生、法轮功学员王淑坤,是黑龙江省牡丹江市海林市人。2020年6月底,王淑坤被海林镇医院党委书记韩艳打电话骗到医院之后,被海林市第一派出所警察逼迫写放弃修炼法轮功的保证书,遭到王淑坤拒绝。没想到警察居然在医院里对王淑坤大打出手,导致王淑坤身上多处淤青、膝盖骨骨折、全身被汗水湿透,不能行走,随后被家人接回家。几天后,王淑坤出现脑出血症状,四肢麻木,头晕、恶心。7月2日凌晨4点25分,王淑坤老人含冤离世。王淑坤去世后,警察担心所犯罪行被曝光,就找到王淑坤的丈夫,要求不要把王淑坤的事上网,被王淑坤的丈夫拒绝。

68岁的韩玉芹老人是河北省唐山市丰润区人。2020年6月18日早上5点钟,韩玉芹老人被丰润区端明路派出所警察入室绑架和抄家,被劫持到端明路派出所。下午6点多钟,家属接到警察电话,得知韩玉芹已经去世。家属在丰润区中医院见到了韩玉芹的遗体,看到头发蓬乱,鼻子中有血迹。痛哭悲愤的家属要求派出所警察穿上制服给死者行礼。派出所害死老人自知理亏,在家属的强烈要求下,出来一个自称是所长的人,穿上警服在韩玉芹的遗体前鞠躬行礼,并且说:“大姨,对不起。”

70岁的沈芳老人被上海警察撬门开锁,暴力采血。四个年壮警察按住沈芳老太太的身体,抓住她的手腕,强行采血,沈芳老人不配合,并责问他们为什么要采她的血。这些警察说来说去就一句话:“这是‘国家规定’的!”其中一个警察一直用手捂住警号,态度很恶劣,并狂吼:对你们法轮功学员就是不讲法律,要统统灭掉!采完后,四个警察得意的走了。

73岁的武汉法轮功学员危有秀女士,在2018年6月的一天,被中共警察绑架和抄家,并且被关进武汉二支沟看守所,一年多后她被迫害得骨瘦如柴,走路都要人搀扶。2020年8月,危有秀被武汉二支沟看守所迫害致死。看守所给的荒唐理由是危有秀有白血病,而街坊邻居可都知道,秀女士在修炼法轮功后身体非常好,身心健康。秀女士老人的家人质疑道,试问一个好好的人,怎么被中共非法关了一年,就变成了白血病了呢?这分明是被看守所虐待死的,危有秀的街坊们愤慨的说:共产党好话说尽,坏事做绝。

78岁王德金老人是哈尔滨尚志市人,曾经被中共诬判,在被中共非法关押期间,王德金被迫害致精神失常,出现精神痴呆、生活不能自理,释放回家后,吃饭也不知饥饱,大小便就在屋里,出门找不到回家的路。2020年11月,王德金老人含冤离世。王德金被迫害去世后,他的妻子杜桂英老人仍然被中共非法关押在监狱里。

78岁的李桂荣女士是原沈阳市大东区合作街小学校长,她曾经被誉为区十佳优秀校长。2006年10月以来,李桂荣先后被中共诬判12年。在被非法关押期间,狱警为了逼迫李桂荣放弃修炼法轮大法,指使狱头和包夹毒打她,拳脚相加,横踢乱踹,并且用硬底鞋猛跺李桂荣的双手,导致李桂荣浑身被打成了青紫色。有一次,恶人拽住李桂荣的头发满屋跑,大把大把的头发脱落下来;有时还逼迫李桂荣下蹲一天一宿半或者下蹲两天两宿半,期间不准吃饭,不准上厕所,不准睡觉。在中共的残暴折磨下,李桂荣老人被迫害致死。

92岁的离休军官傅义栓是原南京军区司令部某部副部长。1999年7月中共开始迫害法轮功后,傅义栓老人因为坚持修炼法轮大法,被中共迫害。2010年傅义栓被中共非法抄家、强制洗脑、被强迫写保证放弃修炼法轮大法,在高压下老人昏厥,住院抢救。期间傅义栓遭无休止的纠缠,走投无路,就这样,寝食难安的老人被迫流离失所十年。2020年9月,傅义栓老人含冤离世。这位92岁的善良老人在部队时没有在枪林弹雨中倒下,而竟然在古稀之年由于坚持修心向善,被中共活活害死。

中华民族曾经是历史上誉满全球的文明古国,尊老爱幼更是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清朝康熙大帝曾经两次在畅春园和乾清宫举行千叟宴,宴请65岁以上蒙族、满族、汉族文武大臣等人员,人数多达一千多人。乾清宫的两次筵席上,康熙大帝和赴席的老人们传递酒杯互相劝酒,而皇子、皇孙们站在一旁观看,并且为老人们斟酒。为纪念这两次盛会,康熙大帝在席上有感而发,当即赋诗一首,就是有名的《千叟宴》,席间,康熙大帝还下令大臣们也都通过作诗来记载这一盛事。

而今天自称伟光正的中共却持续不断灭绝人性、丧尽天良的迫害老人,数千年的文明传统被中共毁灭殆尽。年近古稀的老人本来是到了与儿孙同堂,颐养天年的时候了,可是在中共的血腥暴政下,这些老人却承受着不该承受的苦难。中共这样惨绝人寰的对待老人,真是天怒人怨啊。人心都是肉长的,谁家没有父老双亲、妻子儿女、兄弟姐妹?天下谁人没有老?

据明慧网报道,在中共迫害法轮功的21年中,已经有2万多参与迫害的人员和警察遭到各种形式的恶报,而目前国际社会对中共的制裁也在步步逼近,迫害者们面临的可悲下场可谓是近在咫尺,这也正应了中国古人那句话:善恶到头终有报,只争来早与来迟。作恶须偿还,这是天理啊!

真心希望那些死心塌地为中共卖命,仍在参与迫害的人,赶快清醒,停止作恶,悔过自新,为自己和家人留一条后路。上天有好生之德,但千万别低估佛法的威严,一旦错过最后一丝弥补与赎罪的机会,等待迫害者的必将是“身后有余忘缩手,眼前无路想回头”的人生悲剧。(节选)


2.天安门是“最大的摄影棚”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9/1/26/天安门是“最大的摄影棚”(图)-380866.html

作者: 如君

二零零一年一月二十三日,大年除夕,天安门广场燃起了“自焚”之火,中共谎称是法轮功学员所为。但中央电视台的《焦点访谈》节目中播出的“自焚”录像却是漏洞百出,有人就是从电视画面中看出了造假端倪。

首先,有常识的人都知道,汽油着起火来,温度能达到五百多度。可是自焚录像里面所谓用汽油自焚的男子王进东,全身烧伤却坐得稳稳当当的。

有观众说:我们做菜时一点热油溅到胳膊上,都会烫得哎呀一声,下意识的赶紧把手收回来。那“自焚”录像要是真的,王进东早就在天安门大广场上又蹦又跳啦。歇着去吧!拍电影给老百姓看啊!

再有,看着王进东的衣服被大火“烧”破了,可是两腿之间装有汽油的塑料雪碧瓶子却翠绿如新,最容易烧着的头发也是完好无损。

有人做过试验:如果点燃装着汽油的塑料瓶,五秒钟瓶子就会开始变软,七秒钟塑料瓶收缩变形,十秒钟后塑料瓶会缩成一个小疙瘩。

难道王进东两腿间的塑料瓶是特殊材料做的?

其实,王进东“假自焚”的破绽,连炮制“自焚”案的参与者、在此案中自始至终采访的女记者李玉强也不得不承认。

二零零二年初,在河北省“法制教育培训中心”,实际就是为逼迫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的洗脑班,在这里,当法轮功学员质问女记者李玉强:“王进东两腿间的塑料雪碧瓶为什么烧不破?”李玉强面对铁证,只好吐露了实情,说雪碧瓶是他们放进去的,此镜头是事后补拍的。并且还说:“早知道被识破就不拍了。”

接下来,我们看看灭火器是哪来的。

二零零一年二月十六日,《北京晚报》曾报道说:每一个“自焚”者身上的火是由三~四个警察给扑灭的。

那么,给五个“自焚”者救火得多少个灭火器?谁见过天安门广场警察背着灭火器巡逻的?

二零零四年十月十六日,澳洲《时代报》(The Age)也对中央电视台的“自焚”录像作出了强烈质疑,报道说,警方事先不知情,却在九十秒内,携带大量消防设备出现在画面中。

二零一二年,据一位了解内情的辽宁民众透露说,他的一个朋友,在“自焚”案发生的时候是武警的排长,当时参与了那件事的排演,拿着灭火器在金水桥下站了一天,给他冻得够呛。

最后,我们看看稳定清晰的画面是谁拍的?

“自焚”是突发事件,可是央视记者却能把画面拍得那么稳定清晰,而且镜头紧跟事件发展移动,远景、近景、人物特写都全了,谁相信这是中共官方说天安门广场附近的监视器拍的呢?

法轮功的师父李洪志先生在他的多本著作中讲到自杀是有罪的。例如《悉尼法会讲法》一书记录了李洪志先生早在一九九六年时去到澳洲悉尼,给悉尼的法轮功学员讲课时的内容。《悉尼法会讲法》一书中写到“自杀是有罪的”。

那么跑到天安门广场去自杀的人,怎么能是法轮功学员呢?

以上种种破绽,足以见证“天安门自焚”事件是中共江泽民集团上演的一出闹剧,因此被演艺界人士戏称为:天安门是“最大的摄影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