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安门自焚真相|“四•二五”上访真相|4697迫害致死案例 |1400例造假
短波收听指南

订阅视频

海外用户可下载明慧广播手机应用
明慧小弟子园地

明慧青年弟子园地(12):魔难中体悟什么是修炼

发表日期: 2021年2月26日
节目长度:20分38秒 Get Windows Media Player
在线收听
下载
5,557 KB

19,349 KB
下载方法:按鼠标器右键,在弹出菜单中选择“目标文件保存为…”(Save Target As…)

魔难中体悟什么是修炼

文: 大陆大法弟子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一月三十一日】我是高中时随父母得法的,初看大法书就爱不释手。大法给我的思想打开了另一道门,带我走入了另一个世界,很新奇。不过看到父母每天坚持学法、炼功,我觉的这对年轻人来说简直太难了。大法修炼要放下名、利、情,而我的人生梦想好像才刚刚开始,特别是上大学以后,现代社会的各种新奇诱惑太吸引人了,于是我忙学习、忙事业、忙交友,在追求人生幸福的路上马不停蹄的忙着。

不过每当闲暇,我拿起大法书看,都感觉内心无比愉悦和祥和,所以觉的自己离不开大法。尽管我修炼不精進,但慈悲的师尊还是帮我调整了身体,我变的神清气爽,开朗乐观,成绩也很优异。在感性上,我真切的感受到大法给我和家人带来的美好。

我对修炼大法的认识很粗浅:大法就像是“保护伞”,只要修大法就能使人道德高尚,身心健康,使生活美好幸福。很多年后,我在学法中才明白,自己对大法的认识是一种误区,把自己在大法中得到表面的福份,当作修炼的目地了。带着这样的执著走入大法,我却始终不懂修炼。

真修

虽然我不懂真修,但因为家庭环境很好,像许多大法小同修一样,在父母同修的督促和带动下,我坚持了下来。

直到我成家立业,离开了家庭修炼环境,我明显的感到得法后那种身心受益的美好感觉越来越没有了。在单位,我的工作很忙,修炼人不计名利,不怕吃苦,但自己却长期陷入繁琐的工作中,越发浮躁。在家里,一家老小也常常是闹的鸡飞狗跳。特别是丈夫一家人,对大法态度越来越抵触,不准我在家炼功、发正念,也不愿让我的孩子更多的接触我的父母,担心被迫害影响孩子。

我的修炼环境变的异常艰难,感觉自己被一张网捆绑着,越来越紧,身心俱疲。一天,我独自坐在屋里,眼泪不住的流了下来,心里想着:“师父啊,弟子还想修炼啊!虽然我不精進,但当一个生命本性的那一面感到要与大法错失时,那种痛苦真是无以言表。”

然而,就在这几天以后,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了:一天,丈夫突然对我发作,像着了魔一样的逼我和他离婚。不在修炼状态的我,痛苦无奈的和丈夫办了离婚手续。很快丈夫一家搬走了。我站在房间里,脑子蒙蒙的,一时想不清到底发生了什么?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没多久,我的单位突然被缩编并最终撤销了,原本领导推荐我晋升的职位也没有了。自己被分流到了一个清闲平凡的工作岗位上。亲朋好友都来关心我,在他们眼中我突遇家庭变故,事业受挫,人生走入了低谷。我问父亲,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事?父亲平静的说:“一切都不是偶然的,因为你要修炼。” 修炼?可在我的认识中,修大法不是能让人身心净化,幸福美好吗?我的生活怎么是这样?

一天学法中看到师尊在《精進要旨》〈真修〉中讲:“真修弟子啊,我教你的是修佛修道的法,你们却因为在常人中的利益损失了而对我诉苦,而不是因为自己在常人中的执著心放不下而苦恼,这是修炼吗?能不能放下常人之心,这是走向真正超常人的死关。真修弟子人人都得过,这是修炼者与常人的界线。”我恍然大悟:修炼不是只有清风明月,幸福美好,这些年我对修大法的认识,一直停留在感性上,在大法中索取着人中的幸福生活,哪里是修炼啊?

于是我大量的学法,在师尊的保护下,内心渐渐归于平静。那年年底,正好看到神韵晚会的节目《黄粱一梦》,我泪如泉涌,台上的卢生仿佛就是活生生的自己,在人中追求了十多年的事业、家庭,恍如一场梦。师尊在《精進要旨》〈坚定〉中讲:“修心断欲、明慧不惑乃自负。为兴而来,心必不坚,入世俗则必忘其本。如不固守其念,一生无得。不知何时再成机缘,难也!”正因为我的内心深处,还守着修大法的那一念,慈悲的师尊没有放弃我。

然而,正法时期大法弟子修炼,环境更复杂,要求更高,要一路否定着旧势力强加的魔难,并从中走过来,还要救度众生。所以对待自己遇到的关难,与个人修炼不同。师尊在《各地讲法十一》〈大法弟子必须学法〉中讲:“也就是说,世间的人这么样的往下滑,你还想去在高兴中修炼?大法弟子人的一面也在人的现实中修,也有人的执著,所以才能修,同时也会有配合不好,也会有人心干扰,包括你自己。可是反过来讲,这世间的人这么往下滑,提供的魔难,不正好是给你提供修炼的机会吗?旧势力可就是这么干的,它们就是这么想的,它在把人有意的往坏变,给大法弟子提供条件让你们修炼,可是它却毁了世间、毁了世人。”

我渐渐明白了,我没真修,旧势力利用丈夫一家的魔性,虽然给我制造了提高的机会,但他们对大法的态度,却使他们的未来陷入更危险的境地。而大法弟子的使命是要救人。怎么办呢?唯有真正实修,做好师尊要求的三件事。

经历了这场变故后,慈悲的师尊让我回到了全家修炼的环境中。我开始每天坚持学法、炼功,修炼状态有了很大改变。后来,我开始走出来,和同修们配合,并发挥自己所长,参与当地讲真相的各种救人项目。一天晨炼结束,我平躺在床上休息,突然感觉一股力量把我的身体往上冲,我紧张得紧闭双眼,不知道自己发生了什么,不知冲了多高、多远。停下来之后,我睁眼一看,自己依然躺在床上。我知道,因为我精進了,师尊鼓励我,让我感受到另外空间自己身体的变化,提高层次了。多学法,让我走出了“中士”的状态,走入了真修,走入了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行列。

走过这场魔难,我体悟到修炼是不断的放下,而非执著于在大法中得到表面的福报,我也看到许多曾经的大法小弟子,走入社会后,像我一样陷入人生的追求中。其实大多都是从家人身心受益的感性认识上,认可大法,并不真正懂得修炼,所以才会长期处于“中士状态”。

魔难中坚定正念

几年前,父亲同修突然出现严重病业状态,一个月后,被旧势力拖走了肉身。临终前那一幕至今记忆犹新:父亲突然晕倒在床边,我和母亲凑到他耳边不停念着:“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几分钟后父亲苏醒过来,我便扶他躺床上。然后我拿来《洪吟》给他看,魔难中的父亲虽然痛苦,但仍微笑着看着师尊的法像,努力的说出:“谢谢师尊慈悲苦度!”几个字。然后他用尽全力让自己的主意识清醒,清晰的背出了《洪吟二》〈正念正行〉这首诗:“大觉不畏苦 意志金刚铸 生死无执著 坦荡正法路”。背完后,父亲就睡着离世了。

虽然父亲没闯过这生死魔难,但在生命的最后一刻,父亲依然展现了自己对大法的正信,哪怕在痛苦中性命攸关时刻,依然在无悔的修炼路上,无惧生死。我想这就是师父在《精進要旨》〈溶于法中〉中讲的“朝闻道,夕可死”的那种境界吧。

父亲的表现,再一次深深的震撼了我,让我对修炼有了進一步理解。

在《各地讲法三》〈大纽约地区法会讲法〉中,有弟子问师尊:“怎样才能修成这种对法的无比坚定之心?”师尊讲:“而大法弟子的正信那是神的状态,那是对真理的理悟而造成的,是修好的一面的神的状态,绝不是什么外在因素能起作用的。不是为了坚信而坚信,为了坚定而坚定是做不到的。”

父亲虽然坚定,但他的离世,仍然成为了我信师信法的重大考验。这几年,虽然我学法精進了,但满足于自己处于比较平稳的修炼状态中。在突如其来的魔难面前,我还是茫然无措。在我看来,父亲很精進,正念很强,为什么否定不了旧势力的迫害?我急切的向内找,寻找父亲离世的答案,带着复杂的人心分析着各种原因,找了一大堆父亲的执着,认为他被旧势力钻了空子,并与同修交流吸取教训。

然而适得其反,每次交流父亲的事,都感到很负面,很压抑。我为什么不能释怀?除了要放下难舍的父女情,我的内心在对抗什么?我渐渐悟到,我把这个迫害本身看得太重了。一种强大的恐惧压了下来,让我不愿再面对魔难,为了怕被旧势力迫害而向内找,向内修,是有求,是保护自己。怕这怕那,谨小慎微,感到自己越来越极端,每天都过的很累。师尊在《精進要旨二》〈路〉中讲:“修炼就是难,难在无论天塌地陷、邪恶疯狂迫害、生死攸关时,还能在你修炼的这条路上坚定的走下去,人类社会中的任何事都干扰不了修炼路上的步伐。”

修炼是严肃的,魔难千变万化,全盘否定旧势力的邪恶安排,要尽量放下人心,正念对待,而不是带着怕心对抗苦难。事情发生了,只能将其当作自己提高的机会,无条件的同化大法。师尊在《精進要旨三》〈越最后越精進〉中讲:“其实人类社会的理在宇宙中是反理。”

观念不转变,始终在人中,也就跳不出人中的悲欢离合,喜怒哀乐。记得我将父亲离世的消息告诉一位亲人,她听完后平静的说:“你一定要放下心啊!师尊一定会给他一个好的安排,我们家族祖祖辈辈都会因为他坚修大法到底而得福报!”她坚信师尊,单纯朴实的话瞬间驱散了我的负面情绪,竟感到一种阳光般的温暖。我意识到大法弟子必须用正念看问题,才会有法的力量,才能驱散恐惧和怕心。修炼就是要反过来看问题,在不断的关难中,坚定正念,信师信法,按正理修炼,才能升华。

父亲离世后,一开始我生活很不习惯,这让我猛醒。向内找,我意识到自己修炼中还存在一个很大的执著,就是“依赖心”。从小生活条件优越,娇生惯养,这使我独立性很差,凡事都依赖父母。这种依赖状态是一种习惯,也带入了我的修炼。其实师尊早就详细讲过旧势力为了搞乱环境,采用的这种邪恶迫害手段了。师尊在《二零一三年大纽约地区法会讲法》中讲 :“乱到什么程度啊?比如说,有的大法弟子,一家人都很精進,别人也瞅着挺好,甚至于有人就向他们学,看他怎么修的自己也怎么修。我说修炼人没有榜样,把谁当成榜样不是自己认识法就会促成问题。”

回想父亲同修这些年正念正行,闯过了许多大关大难,协调和承担过许多救人项目,在当地同修中很受认可,也常有同修来找他切磋。特别是在师尊的保护下,父亲一路帮助着我跟上正法進程。这些年,我在做三件事上,很多时候都在依赖父亲,自己很不成熟,也不稳。每当遇到魔难,不是自己在法上悟,而是首先问父亲的意见。父亲总是挡在前面,也掺杂着人心在所谓的保护着我。日常做三件事,我总不愿吃苦,安逸心强,炼功、发正念时常还需要父亲提醒。然而,修炼是严肃的,是不能搭父母的顺风车的,而我却没有重视,没有去修。

我也看到周围的许多曾经的大法小弟子长大后,在修炼上仍不能独立,也是凡事必问家长同修,长期这样是不行的。父母带我们接上法缘,但以法为师,走出自己的路,是师尊对每一位大法弟子的要求,跟随父母走上修炼路的我们必须学会独立修炼,以法为师。

渐渐的我不再执著父亲为什么离世,只是自然的接受这个现实,坚定正念。

得法二十年,我对修炼的认识不断的升华着,人言难述。师尊在《二零一八年华盛顿DC讲法》中讲:“什么是修炼?其实没有多少人真正明白它真正的含义。修炼哪,就是成就生命。”

有师在,有法在,在成就生命的这条路上,我们唯有坚定前行,勇猛精進。

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魔难中体悟什么是修炼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0/1/31/魔难中体悟什么是修炼-40005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