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安门自焚真相|中南海上访纪实|4639迫害致死案例 |1400例造假
短波收听指南

订阅视频

海外用户可下载明慧广播手机应用
空中明慧周刊

明慧周刊(第715期)内容选编(2/2)

发表日期: 2015年10月20日
节目长度:62分19秒 Get Windows Media Player
在线收听
下载
14,908 KB

58,420 KB
下载方法:按鼠标器右键,在弹出菜单中选择“目标文件保存为…”(Save Target As…)

女:各位听众,大家好!欢迎收听《空中明慧》,您现在听到的是第715期《空中明慧周刊》。《明慧周刊》是修炼期刊,隶属于明慧网,内容全部来自于明慧网,主要服务对像是中国大陆无法正常登录明慧网的法轮功学员。

现在是修炼园地节目时间,有以下的文章和大家分享:

【修炼园地】
在诉江过程中去执着、提高
警察来了,我们这样对待
如果我是众生中的一员
读“同修,请快救你的家人”有感
警惕一种不易察觉的迫害
一句“你们才是受害者”触动了警察
到居民区发放精美真相资料
【修炼交流摘录】


下面请听河北大法弟子的文章:在诉江过程中去执着、提高

今年“七二零”前后,因诉江一事,接连几天出现了骚扰。一天下午,我正在做饭,村妇联会主任找到我说:“怎么那么胆大呀?你们把江泽民告到中央了。不是我说你,我是觉得咱们有这层关系。(我娘家弟媳的姐姐)”当时我心里很坦然,笑着说:“你为我好我知道,早就想找你好好说说这个事儿,我也是为你好。你知道吗?江泽民利用共产党迫害法轮功这么多年了,为什么大法弟子们被抓/被迫害还不肯放弃呀?人有灾,师父救人了。周永康、薄熙来以贪腐落马,实际是他们紧跟江泽民迫害法轮功,遭到了天惩。这么多年我一家人老老少少、亲朋好友,有一天好日子过吗?我不该告他吗?你们不明白也别再被利用了!”

我说着话,他们就往外走,还问我丈夫干什么去了。我想:“他们找的是我,问他干什么?”不由得心里直犯嘀咕,很怕这事儿让丈夫知道后会不依不饶。

晚上下班刚吃饭,村主任打来电话,叫丈夫到他家去一趟。我吃完饭就到同修家学法去了。不一会儿,丈夫找到学法点上,叫我回家。到家后就象疯了一样暴跳如雷、指手画脚地数落我。这时我的争斗心上来了,心里充满了对丈夫的不满:“我学大法做好人错了吗?是他们迫害无辜!你怎么这么窝囊?每次受到迫害,不是一家人抱成团,而是站在邪恶一边对付家人,人家没事儿了,你倒折腾得没完没了!”我的一番话更激怒了他,他把手机狠狠的向我砸来,砸在我胳膊上,还不解气,照垃圾桶一脚踢了过去,把垃圾桶踢了个洞。刚六周岁的大孙女哭着说:“奶奶,你把信寄到北京是因为江泽民迫害法轮功是吧,奶奶?警察是抓坏人的,奶奶是好人是吧,奶奶?”在沙发上坐着的二孙女才三岁多,站起来用手指着丈夫说:“爷爷坏,爷爷坏!”我说:“你还不如个孩子呢!”一场风波这才平息下去。

事情过后我找自己:写控告状他知道,每天他都看新唐人电视,今天不应该出现这样的事啊。那么问题出在哪儿呢?正在我苦于找不到原因时,下午村妇联主任走时,我思想中“怕被丈夫知道”的那一念又浮现在我的脑海之中。我一下子全明白了,是自己的怕心、依赖常人的心勾的鬼上门啊!不是吗?每次迫害都期盼家人为大法说句公道话,希望家人站在自己一边为自己撑腰,以减轻对自己的迫害,掩盖自己的怕心,不敢正面面对迫害,还怕讲真相招来更严重的迫害。在这种心理状态下,每次魔难中不是逃避就是消极承受。这时,我认识到:世间的一切都应该围着大法转,我们大法弟子是这场大戏的主角,我指望谁?家人还在指望我呢!正法已到了最后的最后,这不是师父利用这个假相去我的情、去我的这些人心败物吗?师父说,“在常人中放不下的心,都得让你放下。所有的执著心,只要你有,就得在各种环境中把它磨掉。让你摔跟头,从中悟道,就是这样修炼过来的。” (《转法轮》)

八月二十八日在同修家学法,下午四点发正念时,县公安局和乡派出所的八、九个人开着警车来了。当时,我的心态不稳,旧势力抓住了我的怕心,拼命往我思想里加不好的物质,脑中浮现外来信息画面干扰我。我心里发急,思想被抑制,我赶紧求师父快救我们,这时他们進屋了。同修坦然的给他们倒水、切西瓜。看到同修镇定的表现,我的心平静了许多。有个人直奔里屋,四处张望,看到两本《转法轮》,伸手去拿,同修厉声喝道:“别动!拿走了对你们可不好!”我说:“你看社会上有这样的书吗?”他就放下了。又要拿柜上的各地讲法,同修抢上前去,把书一抱说:“你们谁也别想动我这书!”

我说:“你们上边有头儿吗?周永康、薄熙来、河北省委书记周本顺、连六一零的头子李东生都被抓了,你们怎么还干这种坏事呀?你们说真、善、忍好,还是假、恶、斗好呢?现在政府五月份发出‘有案必立、有诉必理’的政策,谁不受理,责任自负。……施行官员就职宣誓,向宪法宣誓、向国家宣誓、向人民宣誓……你们一定要认清形势,千万别站错了队,尽早给自己留条后路吧!再说了,你们谁没有妻子儿女、父母兄弟呀,给自己和家人选个未来吧!”

这时,一个副所长问我叫什么名字,我反问他:“你叫什么?你找谁呢?你为什么来的?”另一个做笔录的副所长说:“你们师父来了我再说。”他低着头不好意思,我要他们出示证件,他们不回答。我看有一个人在录像,就说:“你在干什么?你录也录不上。”他笑着做了个怪样儿。另一个人过来说让我配合他们一下,我说:“叫我配合你们什么?我是杀人了还是放火了?我学真善忍做好人,违反了哪条法律?”他不回答我,继续问:“你控告江泽民写的什么呀?”我说:“控告江泽民是我的权利,没必要告诉你。那是我的隐私权,你告谁的时候,还告诉别人具体内容吗?……实际上你们都该控告江泽民,他利用了你们、最后还毁掉你们。我们师父慈悲,给你们选择的机会。”这时同修从外边進来大声说:“我告诉你们,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大劫难来时,神佛就把你们留下来了!”他们一个个的都低着头走了。

通过这件事,我才真正学会了向内找,同时也深深体会到“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 (《洪吟二》〈师徒恩〉) ,关键时刻只要信师信法,求师父,谁也动不了。还找到了自己多年来受到迫害是自己的负面思维招来的,才导致自己每次遇到迫害总是绕着走。在写这篇交流文章时,干扰还很多,名利情、色、争斗、怨恨、显示、妒嫉、外来信息的干扰也很严重。我坚定一念:我是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只归师父管,谁也不配考验我。那些不好的思想都不是我,从根子上清除它、解体它、灭掉它。求师父加持我这一念。

在今后的修炼路途中,重视学法、发正念,努力做到抓住自己的一思一念,不让负面思维存留,走好、走正最后的修炼路。

各位同修,下面请听重庆大法弟子的文章:警察来了,我们这样对待

一、在例行公事中,警察得救度

九月二日,两个警察来敲两位老年同修家的门。同修很平静,打开门问:“你们有什么事找我们吗?请在门外讲。”警察没有進屋,其中一位说:“你们不要上北京去哟,我们来是例行公事。”同修坦然的回答:“我们不需要去北京了,我们控告江泽民的控告书,最高检察院已经签收了。”

警察便询问了控告江泽民的一些具体情况,同修不慌不忙,向他们讲述了自己为什么要控告江泽民,两个警察听得很认真。最后,同修问两个警察:“入过党吗?”警察们说:“没有。”同修又问:“入过团队吗?”警察说:“入过。”同修说:“为了保平安,退了吧!”两名警察都说:“好,谢谢你,帮我退了吧!”

就这样,清醒中的两个警察在例行公事中,寻找到了得救的机会。

二、同修对找上门的警察说:“请先报上名来!”

七月下旬,一名同修诉江后,控告书被滞留在北京航站楼。没多久,当地警察便来到同修家中骚扰。同修打开门,门外站着好几个警察,气势汹汹。其中一人问:“你是某某吗?”同修毫无畏惧,回答:“我是某某。”接着同修马上反问他们:“你们问我是谁,我告诉你们了。请问你们是谁?什么单位?我用手机给你们拍个照如何?”听到同修这么说,一群警察什么也没说,立马走人了。

三、警察说:“我们以后不再来了!”

八月中旬的一天,几个警察来到一同修家,询问同修是否控告了江泽民。同修堂堂正正的回答他们:“我控告了江泽民,已经收到最高检察院的签收回复了。”一旁的妻子(未修炼法轮功)说:“我丈夫只是按‘真、善、忍’做个好人,就被劳教迫害,这都是江泽民下的命令。根据我国《宪法》规定,公民有宗教信仰的自由,江泽民利用手中的权力公然违宪,迫害善良百姓,所以我和我的女儿都支持我丈夫控告江泽民。”

同修还告诉警察:“现在国内外已有十多万人控告江泽民,而且每天还在不断的增加,江泽民的恶行一定会受到全人类的审判。”警察听完后说:“今后,我们不会再来了。”

四、同修:“请你把‘不清楚'改为‘清楚'”

九月初的一天,两个户籍警察来到一老年同修家,该同修一直默默的做讲真相、救人的事,多年来没有暴露。同修问:“你们有什么事吗?”警察说:“我们有事情要找你核实一下。”同修立即警觉,可能是为自己诉江的事而来,因为该同修的控告书已于六月底被最高检签收了。

同修正念很强,谈话之前,同修首先询问了二名警察的姓名,并记录了警号,警察很客气,也很配合,然后同修要求警察出示证件,否则拒绝回答一切问题。警察说出门忘了带证件,如果同修执意要看,他们马上回派出所拿。同修一看时间太晚,担心影响到家人,便告诉他们:“由于你们没带证件,谈话可以,但所有谈话记录内容,我不签字。”警察连连说:“不签、不签。”

警察开始询问同修是否炼法轮功,为什么炼法轮功,家里人的态度等等问题,同修都坦坦然然向他们讲述了法轮功的真相。绕了一大圈,警察最后问到重点:“控告书上的内容,你不清楚吧!”同修堂堂正正的说:“控告书是我写的,我很清楚!”

同修在与警察的对话中,以及看到警察手里填写的资料,明显感到,同修们妥投到最高检的控告书已经返到各当地派出所了,由当地的公安在進行信息核实。

同修问到:“我的控告内容,你们怎么知道?最高检已经签收了,这是谁给你们的?”一名警察支支吾吾的低声说:“现在我们国家的法律控告程序不健全,这是上面、上面给的,要求我们来核实一下……”

谈完后,警察把谈话记录给同修看,同修看到记录中竟然写着“对控告内容不清楚”,同修让警察改成“对控告内容清楚”,警察拿过记录本,随意改了一下,同修再次拿过来看,仍然写着“不清楚”,同修再次强调:“请你把‘不'字划掉,我对控告内容是清楚的。”当着同修的面,警察当场划掉了“不”字。

警察临走时,同修劝他们三退,他们笑了笑,没有表态。同修说:“你们还这么年轻,要去恶行善,给自己留条后路啊,这样才有光明的未来。人在做,天在看,善恶有报,你们这样是扰民,是违反程序的。”警察说:“我们只是办事人员,这是我们的工作,我们也不会再来了……”

五、警察:“你的事儿,我不管了!”

几天前,一位同修突然接到当地派出所警察打来的电话,警察在电话中询问:“你们那些事是怎么回事?”同修正念很强,知道警察想问什么,马上回答道:“我控告江泽民,是按照法律程序控告的,最高检已经签收了……”该同修的控告状于六月底妥投最高检了。同修在电话中还主动向警察讲述了自己诉江是怎么回事。然后,警察又想继续询问同修的工作、生活、日常行踪等情况,同修都智慧的回避了,没有正面回答。最后,警察说:“你的事儿,我不管了!”

六、正念正行,抑制恶人恶行

八月下旬的一天,一位老年同修正在路上,给世人讲真相并送神韵光盘。这时,走来一位年轻人,他先主动要了一张神韵光盘,然后便让这位老年同修跟他走一趟。老年同修立即明白了,这人想构陷她的意图。

老年同修严肃的说:“我们是在救人,为什么要跟你走一趟,我不会跟你走的。”这人一听,立马拿起手机,准备打电话找帮凶行恶。老年同修说:“你别打了,你那电话打不通。”结果这人真的打不通电话。然后,这人走过来,准备给老年同修照相。老年同修说:“你也别照了,照不起的。”结果这人真的没照起。

此时,这个年轻人似乎明白了什么,便对老年同修说:“你走吧!回去吧!”便将他先前要来的神韵光盘,还给了同修。老年同修离开后,又换另一个地方讲真相去了。

老年同修正念正行,抑制了恶人的恶行,做完该做的事情后,当天安全回家。

各位同修,下面请听: 黑龙江大法弟子的文章:如果我是众生中的一员

我是一名医生,今天突然听同事说领导给科里每个人留了作业,要医护人员都写一篇文章《如果我是一名患者,我希望医生是怎样的》。当时就想:本来想多些时间学法,结果医院也留任务,领导也留作业,有些抱怨。“赶快写完了吧,完成任务。”提笔写到我换位是患者时,没有了医生那种高高在上专家的姿态,没有了只是冷冰冰难懂的医学术语,而是期盼和渴望被帮助的焦急的眼神。这突如其来的心理变化让我吃惊的联想到如果我是众生中的一员,我还没有得救,我还没明白真相,还没看到真相资料,还没接到过真相电话……我会是什么样?我会急得掉眼泪,我会用我生命中最大的力气喊出来:

“大法弟子们,别抛下我,一定要看到我,
请不要计较我被谎言欺骗后对你们愤怒的表现,
请不要因为我一时的不接受真相而离开我放弃我,
请不要因为我曾经做过迫害大法弟子的坏事而恨我、不管我,我也是中毒的受伤者。”

(此时我作为大法弟子泪如雨下,失声痛哭,心中回应着:对不起啊,众生!)

换做众生我的手扒在万丈悬崖边上,很多人都在抢着救人的缆绳,虽然缆绳很多,可对于等待被救度的人还是远远不够。有的缆绳还不够结实,不能完全把人拉上来,很多大法弟子在艰难中救人,还有坏东西在不时的捣乱。冲在前面的大法弟子在千辛万苦中昂首不退却;也有的大法弟子当坏东西出现时撤到了后面;还有的大法弟子萎靡不振,像生病了一样不能起来;有的困倦的要睡过去了(我最近就是被困魔的不能清醒的做的很好,迷迷糊糊,醒了又后悔,做不好就不能冲到最前面,救人的事做了效果也不好,写出了就要坚定意志冲过去,我的大愿在最前面。);还有的被家里人拖着撒不了手……

我扒在悬崖边上多么希望自己是幸运的一个,多么希望后面的大法弟子能像前面永不畏惧的弟子一样,强大的力量一下会冲走所有的坏东西,会一把拉起绝大部份的处于危险边缘的可怜人。上岸的人叩谢大法师父、大法弟子。生命的永恒中将铭记大法之慈悲,铭记大法弟子之善举!

这篇文章让我换做众生,更真切的感受到“他”的需求,“他”生命真实的渴望,如何学会为“他”,真的心中换做“他”就会为“他”。

我们在做真相资料前,在打真相电话前,在每做一件事情前,甚至每一念之前要能够想我是众生,那就好了,我会看到多少张期待的面容、期盼的眼神。宇宙中回荡着许多众生发来的求救的信号、急切的期盼:大法弟子们,你们已经为我们吃了很多苦,多么希望你们能一如既往的坚持到最后,让我们看到生的曙光,快快按照你们师父说的做吧,你们好了,我们才会好。

得救后的生命将用生命中永恒的感激记住宇宙中的这一时刻!

各位同修,欢迎继续收听修炼园地节目。下面请听山东大法弟子读“同修,请快救你的家人”有感

前几天看了《明慧周刊(第712期)》刊登的文章:“同修,请快救你的家人”。我含着泪水连看了三遍。

十六年来,我们的家人和大法弟子一样,经受了人生中最残酷、最恐怖的邪恶迫害,走过了人生这么长的艰难历程。当然对大法弟子来说不算什么,因为我们有师在,有法在,有宇宙的最高法理作指导。可是对我们的家人来说,他们是常人。常人不管官职多高,还是平民百姓,都是想过一个平平静静的日子。可是江泽民迫害法轮功, 一下改变了他们平静的生活,黑压压的邪恶因素瞬间压向了上亿大法弟子的家庭,我能感受到他们所承受的可能比大法弟子所承受的更大,他们虽然没有牢狱之灾,可是他们的精神压力一点都不比大法弟子轻。

在这种情况下,那些真相不清、担心怕事的家人不敢向政府说一个“不”字,也只能向自己的亲人施压,凶一些的家人就打骂大法弟子,撕书、烧书,即使理性的家人,也无奈的对待着迫害带来的伤害,甚至可能把所有怨恨对准大法,对准了师父。他们确实对大法犯下了大罪,如果不悔过自新,真的很可怕。正象文章所说:“他们今生今世和大法弟子成亲缘,他们的生命多珍贵!十六年的迫害中,陪伴着我们走到今天,我常常想:我们大法弟子被迫害,我们心里有大法,而他们是常人,却和我们一样的承受着迫害。在无望的恐怖、压抑、被歧视、颜面扫地、经济、精神的巨大伤害中走到了今天”。所以我们一定要救,不救,他们就可能和江泽民一个下场。

那么,我们怎么救呢?很多大法弟子都有体会,和陌生人讲真相好讲,和自己的家人讲很难。特别有不少大法弟子的家人,你根本就不能讲,一讲就火冒三丈,有时又造下新的业力,真相材料也不看,所以就很难讲。我的丈夫就是其中的一个,打骂过我,撕过书,骂过师父,以后还不听真相,怎么办呢?难道就不能救了吗?不是的。我们不是修炼“真善忍”吗?要修出慈善之心吗?有了这颗慈善之心,我想什么不正的因素都能融化。

下面简单讲一讲我是怎样使丈夫悔过的。因为我明白,对大法犯下罪那是太可怕了,而且我们的家人是因为我们修炼了法轮功,而犯下了大罪,我们不把他(她)们救了,那不是我们的罪过吗?所以一定要救。我是这样做的:

首先从江泽民坏开始讲,讲江泽民汉奸、卖国、玩弄妇女,这个他爱听,特别江泽民当特务、出卖国土,那时他还不知道,听起来觉的挺新鲜。

一次不要讲多了,用啦呱的方式循序渐進的讲。下次再讲江的贪腐,不仅自己贪,还纵容手下的大小官员贪腐、卖官买官,全国上下形成一条腐败链,军队更是如此,这个他也承认,没有反对。

我又说薄熙来、周永康、徐才厚那不都坏在江手里吗,不是江泽民纵容,他们敢那样胡作非为吗?我还告诉他,现在有几个坏东西还在台上,都是江的爪牙。从那以后,丈夫一看电视出现那几个人就说,一看就是奸臣。

我每次都讲的不多,逐渐往法轮功上引。对江泽民的认识,他是认同了,后来,我又告诉他,江泽民还有一个最大的罪过我还没有讲,江泽民迫害法轮功,他指使人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卖钱,薄熙来、周永康、徐才厚都是参与活摘器官的人。过去说侵华日军坏,在活人身上搞细菌实验,江泽民领导下的共产党指使人活体摘取人体器官图利,你说老天爷能饶他吗?比法西斯还法西斯。再讲“天安门自焚”假相,他也听進去了。

再后来我就讲法轮功出现的奇迹,我告诉他真心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不治之症都痊愈了,我说这不是天方夜谭,这是真的,我告诉他能好病的道理,他也认可了。

最后一次,我和他讲神佛的慈悲。我告诉他,法轮功真相快要显了,为了救度更多的众生,师父每天都在为众生承受着巨大罪业,延长结束时间,为的是你们这些人,大法弟子的家人,还有参与迫害法轮功的那些官员、干警、媒体所有人(首恶除外)蒙蔽的众生都能觉醒,悔过自新。为了救度象你们这样曾经对大法犯过罪的,明慧网开了专栏,常人觉醒严正声明,你赶快也声明吧,很安全,不声明就来不及了,你就可能和江泽民一个下场。

此时,我自己那颗慈善之心真的出来了,就是想救他,而且今天一定要把他救了的心很坚定。我找来了纸和笔递给他,他还是不写,我说我给你写,写好你签字,写好后,我连续念了三遍,把笔递给他,让他自己再看看,就这样他的名字签上了,我的泪刷一下流了出来。

我含着泪继续说,你知道你这三个字值多少钱吗?值千金值万金,你永生永世的财富你都买不来,你的生命保住了(元神),我继续讲大法的慈悲,并再次嘱咐他一定要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真正从思想上退出邪党组织(邪党早给他退了,而且他自己也拒绝邪党重新登记,从组织上也退了)。我含着泪说,他在那里笑着听,这次他真听進去了,他感受到了我真的是为他好,感受到了我的善。

不知我这种做法是否符合法,如果符合,看能否对至今家人还没做声明的大法弟子起一点抛砖引玉的作用。我的体会是,一定要有慈善之心。

下面请听河北大法弟子的文章:警惕一种不易察觉的迫害

从师尊的讲法中我们知道,人的一思一念都能被控制,旧势力安排了大法弟子的一思一念。按照师父安排的正法路,做好三件事救众生,就能否定了旧势力的安排。不按师父的要求做就是走了旧势力安排的路。时间分分秒秒的过去,这时间可是师父延续来,让我们用于救众生的。我们正法时期大法弟子是在救众生中,带着自己的众生走向圆满的。

今年暑期接触了一位在高校工作的教师同修A,我们在一个学法小组学习。A同修在外地工作,每年假期都来儿子的住处,与儿子一起生活,照顾儿子的起居,因为儿子还未成家。据A同修讲,自己比较执着自我,与儿子相处不太溶洽。所以每次来儿子这里,心里都犯难,小心谨慎的行事。觉得自己是来过关,来提高心性的,她周围的同修也都是这么认为的。

今年儿子跟她提出要买房子,刚开始说要买两居室的房子。看好后又改变主意,要买三居室的。又费了很多精力,看了又看,选了又选,基本上定下来时,儿子又改变主意,说要买四居室的。同修A被儿子折腾的焦头烂额,心力交瘁。在学法小组交流时,说自己快要崩溃了,想提前回自己的住处了。当同修说到应该救度众生时,A同修说我都要崩溃了,哪有心思去讲真相呀。

听了同修的这句话,我觉得同修的这种状态不太对劲儿,可能是被旧势力钻了空子。你想过关,你想提高心性,旧势力就利用你的儿子,没完没了的干扰,还通过她儿子的嘴来迷惑她。她儿子对她说,房子买不买都无所谓,我就是想改变你。听了儿子的话,同修A更觉得是自己在过关,需要儿子帮助提高心性。

后来交流时,A同修也认识到了,因为自己没有摆正个人修炼与正法修炼的关系,被旧势力钻了空子。旧势力就利用她儿子干扰她救度众生。在个人修炼阶段,过关和提高心性,是第一重要的。可我们已走过了个人修炼阶段,现在是正法修炼阶段,救度众生才是最重要的。师父让我们救人、抢人,有人的地方无处不及。只有旧势力,才把个人修炼看得最重,不能走旧势力安排的路啊。

据A同修讲,她周围的同修们,都很注重个人修炼;但救度众生这件事,却抓得不紧。都是顺便随缘的做,说没做也做了,说做了但救度的众生数量很有限。

现在越来越多的同修走出来,每天安排一定的时间,利用各种方式讲真相救众生。兑现誓约,完成自己的历史使命。都是大法弟子,谁也没有例外,不管是上班的,还是不上班的。每个人的修炼路虽然不同,但是都有救度众生的历史使命。

在这里,善意的提醒一下上班族同修,上班族利用好上班八小时以外的时间三件事都要做好,尤其是救度众生这件大事。不能因为上班时间紧,就耽误了救众生,不要给自己留下遗憾。时间紧可以借助真相手机播放真相语音和直接劝三退。关键是用心多少,不要觉得三件事我也做了,得重实效啊,真正的救度了众生。才能完成历史使命。

各位同修,下面请听大陆大法弟子的文章:一句“你们才是受害者”触动了警察

这是我在最近一次遭遇中深刻的感受。前段时间,自己发真相资料有些麻木,过程中没重视发正念,还有一些人心不去,导致发放真相资料时被绑架到当地派出所。到了派出所,我把一切放下,都交给师父,心里只想怎么让这些众生明白真相得救。

开始警察表现的很凶,我不断地讲真相、发正念,告诉他们看看我带去的真相小册子、神韵光盘。后来发现他们真的在看真相资料小册子。我推心置腹跟他们说:我们修炼法轮功的人都是好人,你们也是善良的人,心里一定是不情愿做迫害好人的事,迫害好人是要遭报应的,而且打压法轮功是没有法律依据的。对于处理法轮功的案件,上面给过你们正式的文件和规定吗?是没有吧,都是口头上硬性要你们怎么做,你们就得怎么做,你们才是真正的执法犯法,到法轮功平反时,你们这些直接参与者就成了替罪羊,那时上面谁都不会替你们承担责任的,江泽民迫害法轮功,其实真正被江泽民迫害的人是你们。

这些警察听到这里,大都若有所思,心被触动。后来的气氛都很轻松,几次提审时,我说:我说出来的是最好的,对你们也是最好的,你们就记这个。所以我不管他们提问什么,我只管讲真相然后就用“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回复,那些警察一听到我说这个九字吉言,就笑眯眯的。后来他们把做好的提审记录拿过来,告诉我说:这上面你说的除了“沉默”,都是“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没有错吧。

这次被非法拘留十五天,刚到拘留所时,有个狱警来跟我谈话,正好所有的被拘留人员都在这干活,我趁机就把法轮功的真相以及共产党的邪恶迫害全都讲出来了,我也对这个狱警说:在迫害法轮功这件事上,你们才是真正的被迫害者。当时就感觉到她心里一震。过后周围的拘留人员说:这个警察最凶了,被你说得一愣一愣的,真行。

后来我发现这个狱警每次对我都很客气,说话很友善。我在那里每天都炼功。我的感受是,当这些公检法人员把自己的角色放在被迫害者的位子时,他们对法轮功的那种对立情绪很容易消除。他们的这种对立情绪好像是习惯了,而当我们展现善的能量,他们很快就明白了。

下面请听华北大法弟子的文章:到居民区发放精美真相资料

当精美的神韵光盘和《永恒》(明慧画报特刊)展现在我面前时,我想到了这两份资料对不了解真相的众生的重要性。神韵这里不多讲了,大法弟子都知道神韵救度众生的效果是很强大的。《永恒》图片精美,文字简洁,内容丰富,包括了所有法轮功真相和大法洪传、三退等很多内容,时效性变化不大,相信不明真相的人看一遍就什么都明白了。

我决定发放这两种真相资料。我给自己定了两条,一是不允许资料有被丢弃的现象,二是接到资料的人这两种资料都尽量要接受完整。神韵节目启发人的善念、正念,《永恒》全面讲清真相,只不过成本高一些,但效果很好。

有时在遛弯的时候,在街上发现有被丢弃的真相单页、小册子,我都把它们捡起,将干净整齐的再发出去。万事万物都是为法来的,看着那些“张着嘴”的信箱,我想,它们在等什么呢?等晚报?等广告?它们出现的真正的目地是等待真相资料啊,真相资料能让它的主人得救。可是有一个问题,有些信箱是废弃的,就是好多信箱放在那里,可能只有几个是正在使用的。如果见信箱就发,会浪费,不只是浪费钱,还有制作过程中的付出和精力,既对众生不负责任,也对真相资料不负责任,因为它们很可能完成不了它们自己的使命……

我决定调查清楚这个事情。我从网络地图上截下将要发真相资料各个小区的卫星摄影图片,用CAD软件绘制出小区居民楼的相对位置图,到实地标注出楼号、单元号。

通过观察,发现报纸投递员每天固定时间投递报纸,因为信箱上有小孔,能看到报纸,我就在图纸上标注,同时在实地信箱上用粗的光盘笔做好醒目的记号,前面不是说了吗,不是要发一回啊。后来发现,有些大的小区,那个报纸投递员他也发晕,因为有人去年订了报,今年不订了,或者有人去年没订报,今年又订了,他也搞不清楚了。所以他也要做记号,这样,发现了规律之后,我就得来全不费功夫了。我还发现,一、三、五的报纸很薄,二、四、六的报纸厚一些,星期日没报。这个也很重要,对于完整、迅速发放真相资料非常有用。

调查这个事情的时候,顺便观察一下小区的道路情况,监控探头在什么地方,做到心中有数。这样,就获得了众生或取真相资料的“订单”,他们是为法才来到世上的啊,等的就是这个啊。

摸着新進家门的打印机和刻录机,我对它们说,欢迎来到我这里,和你们其它的“兄弟姐妹”相比,你们比它们幸运多了,你们将为大法做贡献,好好干啊。在大法弟子正的能量场中,它们欢快的在工作着。光盘刻完,打印盘面之前,我都要在DVD机上试看一下,几乎个个成功。《永恒》封面用160克铜版纸,内文用普通纸。通过实验,我发现虽然是普通纸,但设置成用高级光面纸Ⅱ,打印质量设置成高,浓度设置成-25,效果最好,虽然打印一份用的时间较长,但和救度众生的效果来说,这不算什么。

有了“订户”,就很如意了。每次发完了,我就在图上标上。这回发不全的,下次发,很随意。那个人在信箱前面用手机打电话,我想,回家去,他就边打电话推开单元门回去了。几个人在那聊天,我想,都散开,不一会,人就不知道哪儿去了。据我观察,咱们的资料都被居民带回家去了!

有的信箱就在摄像头底下。关于监控摄像头,除了正念和摄像头沟通外,不理会它的存在。还可以采取回避的方法,一是晚上天没黑的时候;二是夏天小雨也多,打个伞把摄像头底下的完成了。因为我们不能不为可救度众生的安全着想。

说到安全,明慧网长时间以来有很多同修在交流这个问题。我个人的认识是,在宇宙漫长的演化过程中,生命出现了变异,众生的安全出现了危机,我们就是为了众生的安全,才来助师正法,全面否定旧势力的安排,救度众生。也许,那个监控的保安或警察还没了解真相,我们否定旧势力的安排,不给他们对大法犯罪的机会,他们或许有更多机会被大法救度。同样,那些个监控网络、手机的警察,旧势力安排他们做这样的工作,也是在迫害他们,我们不给他们对大法犯罪的机会,他们的安全就多了一层保障。只是,我们是站在什么角度来看这个安全问题。旧宇宙是为我为私的,而新宇宙的法理完全是为他的,是无私的。

我自己的体会是,不管什么问题,只要想到大法弟子的使命,想到很多众生还没有得救,就会很明了、清晰。

各位同修,欢迎继续收听修炼园地节目。下面请听河北大法弟子的文章:网上举报江泽民 过程很简单

看了同修明慧网上举报的有关流程,感觉有点绕弯复杂化了一些,其实是很简单的,我举报的过程是这样的:

1. 最高检察院网上举报中心:http://www.12309.gov.cn/

打开网站,点击“我要举报”,点击“我同意”,点击“继续浏览此网站”(此处显示证书错误,不用管它),点击图上的“高检”点击:继续浏览此网站“、(同上),然后按要求填写并粘贴整个诉江状即可。提交后显示:您于2015/X/X向【最高人民检察院】举报的信息,系统已经接收。

并且返回如下密码,以供您日后进行网上【举报查询】。

【举报密码】:××××××××

片刻返回查询显示;您的举报线索已接收

2. 中纪委监察部举报网站:http://www.12388.gov.cn/
打开网站后,有两个网站,一个是中纪委监察部网站,一个是中纪委网站。我用的是中纪委网站,步骤如下:

打开网站,点击”我要举报“【中纪委监察部网站点击网上举报须知】,点击”我已阅读以上条款“方框。点击”实名举报“(非实名可点击匿名举报)然后按要求填写并粘贴整个诉江状即可,提交后显示:您的举报信已提交成功,请妥善保存查询码(显示密码)以便查询举报信息。

其内容限六千字,一般诉状足够用了(中纪委监察部网站限字一千)。

片刻返回查询显示:您反映问题的电子邮件本网站已收到。

注意:选择点击所需要的高检或中纪委网站直接投递,不必点击北京市。(点北京可能就投递到北京检察院或纪委了,而非是最高检察院或中纪委了。)

整个过程省时省力,简单快捷,极易操作。需要的同修不妨一试。

各位同修,本次節目的最後和大家分享几则【修炼交流摘录】

我要告诉丈夫起诉江鬼的事,也做好了被他责怪的准备,并同时发正念清除他背后的邪恶。我对丈夫说:“我起诉江泽民了,往北京高院寄了信,里面有我的真实身份信息,某警官打电话核实,应该是为此事,但他不敢在电话里说,他也知道这样做违法。”丈夫说:“要是为这件事,我支持你,习近平都想整他了,告就告吧。你什么时候寄的?”我说:“六月份。”丈夫说:“你怎么不早告诉我呢,真要是把你抓了我还不知道为什么事呢?就你,真要被抓進去了,两拳就把你打惨了。”我说:“江泽民做了那么多坏事,迫害了多少大法弟子,我就要告他,我就真名实姓告他,修炼的事一是一,二是二,敢作敢当!”丈夫说:“行,看我多支持你呀!以后他们再打电话骚扰你,你告诉他们别再给我打电话了,回头我爱人去所里找你去!人做的正什么也不怕,所长我也敢找他理论。这世道你占理就不能怕他们,你越怕他们越猖狂,还没等他们整你,就得先把他们镇住!”听了此话让我太震惊了,没想到丈夫会有如此好的态度。我知道是自己又去掉了一颗怕心,师父通过丈夫的嘴鼓励我,给我加强正念、增强信心,感谢师尊!我想,我们身边的亲人是与我们缘份很大的人,在正法的進程中,每个世人也都得对大法表态,也关系着每个人的将来。我们要让这些众生对大法弟子做的事理解、支持,这也在摆放他们将来的位置,我们又怎能有意遮掩,出于怕心而不告诉这些众生正法進程的实情呢?这里有师父的一段讲法与同修共勉:“做好你们要做的,机缘难得啊!珍惜这一切吧,不会再有第二次了。起任何心都会使你在半途被毁掉!什么心都不要去想,都不要去执著,你就做你大法弟子应该做的,美好的、最伟大的、最辉煌的一切就在等着你们!(鼓掌)”(《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
    ——《去掉怕心 丈夫也支持我诉江》

明慧编辑部九月七日发表的《关于诉江的通知》中,指出可以使用化名举报江泽民。我悟到这是师父的洪大慈悲,给还没有走出来参与的人机会。由此我想到了我的家人,平时他就表现出来害怕邪党极了,现在可以匿名举报了。我就对他说,我因为修炼法轮大法,这些年你也遭受了很大的罪,你以化名参与举报江吧!他说行。这样我就帮助他完成了,这也给他的未来作出了选择。师父说:“天象变化下面要是没有人去动,还不能给常人社会带来一种状态,也就不称其为天象的变化了”(《转法轮》)。我们有很多的同修遭受了很大的迫害:抄家、洗脑、拘留、劳教、判刑。同修不在家的日子里,家里的人日子过的可想而知了,精神折磨、经济损失、世人的不理解。他们也应该把他们遭的罪写出来才对呀!控告这个发起这场迫害的首恶,这也是慈悲的师父给他们摆放美好位置的机会呀!
    ——《家人也参与诉江》

前几天在明慧网有一篇报道《全台区辅导员学法交流 真诚分享共精進》,其中讲到一个故事:“当她内心对于那些不法的滋事份子不再怀着怨恨、讨厌之心,转变成神情开朗的态度,讲真相的效果果然不同。有一次下雨,干扰的人员又上前来谩骂,桂香很镇定,打从心底说:‘谢谢你,帮我遮雨。’对方讶异地说:‘啊!你们法轮功怎么讲话这么甜。’桂香就此和对方讲真相。当天回家梦到恶人举的诬蔑牌子断了。果然,从那天起直到现在,那些人没再到场干扰。”同修转变的过程,就是心性升华的过程,是大善解体了邪恶因素。我深深地被触动了:作为修炼人,不论面对的是修炼人还是常人,都应该心怀慈悲。因为对方就是个镜子,折射的就是自己。是用善化掉恶,还是被恶带动,这是个实修与不实修的问题。
    ——《大善的震撼》

当第一协调人之后面临的第一难就是觉的有人不配合自己,心中有些愤愤不平。在这样的时候,老会有学员来找我,为我打抱不平,说他怎么能这样对你啊,你以前那么配合协助他,他怎么能这样,真的还不如一个常人等等。这样的话把我愤愤不平的心加持的相当的强,越想越觉的自己在理,完全忘记了这其实是给我修的,也忘记了师父说的遇事向内找的法宝。师父说:“矛盾来了,为了叫你提高上来,不触及到你的心同样不行,大法的工作也是提高你心性的好机会呀!”(《法轮大法 精進要旨》<负责人也是修炼人>)自己想的所谓的在理是个什么理呢,是人的理。我对你好,你就要对我好。其实除了修炼的因素外,还有业力和因缘关系在里面。静心学法后自己悟到我们修炼的路都是师父安排的。在我修炼中出现这样的事,是师父为了我的提高而设的。师父是要我从人中走出来,而我却在矛盾出现时在向外推矛盾,想去修别人。认识提高之后,从表面上看,问题解决了。我也在大组学法时做了交流。可是自己的心里总是隐隐约约觉的还有东西在,其实是心里的疙瘩还没有完全去掉。就在这时有人就来告诉我,你向内找了,别人可在外面说了,这事都是自己的错,他自己都已经认错了。听到这样话之后,心里又愤愤不平起来。师父说:“你自己的内心要不动,你是一步都提高不了,那是骗自己。只有你真正的从内心提高,你才是真正的提高。所以大家千万记住这一点,遇到任何事情,麻烦事呀,不高兴了,或者和谁发生冲突了,一定要查自己,找自己,你就能够找到解决不了问题的原因。”(《法轮大法 北美首届法会讲法》)第一次向内找只是去掉了一些表面的东西,内心没有彻底的改变,所以矛盾还会出现。接下来再進一步找找自己,看看到底还有什么心没有放下。我觉的别人不配合,其实我是站在了自我的基点来看问题的,并没有从对方的角度为别人想一想。我所谓的在理实质是为私为我的人心。另外,我还发现出现这种矛盾是要给我扩大心的容量的。在与一位协调人交流时,她曾对我说,作为一个协调人应该有海纳百川的容量。听到之后我就想,是啊,我怎能为一点小事就愤愤不平呢。之后,我在多次场合反思自己。在明法理,去执着之后,现在我已经彻底放下了那颗愤愤不平的心,放下了自我,真正从内心提高了上来。
    ——《在做协调中修自己》

今年七月一日香港游行当天,我(十五岁小弟子)跟同修们早上九点就到集合点炼功、发正念。我在那里见到了很多来自不同国家的大法弟子。当时的气温是在三十度以上。我在炼功之前就满身大汗,衣服早已湿透。我看到周围的大法弟子跟我的情况一样,但是他们都精神抖擞,笔直站着。我受到了很大的鼓舞。我就不停在心里对自己说:我一定要克服一切干扰。并请求师父加持。不一会儿,我的心就慢慢静了下来,就不感觉那么热了。

炼功、发正念之后,我们一起背师父的《论语》。我感受到一个非常祥和,强大的场。到了下午一点,气温越来越高。指挥让我们取出各自的法器,排好表演方阵。当我把长号取出来时,发现它已经被太阳烤的滚烫。天国乐团一开始的三十分钟音阶练习就已经吸引了很多常人来观看。当指挥带领大家吹奏《神圣的歌》时,观众们立刻拿出手机,照相机在拍照、视频。下午两点,我们在大小鼓鼓点的指引下来到了游行出发的位置。太阳晒的我浑身难受。指挥让我们放下乐器,去上厕所。我利用上厕所的时间在阴凉的地方站着休息。十五分钟过后,我回到队伍当中。我惊讶的看到很多同修没有休息,而是站在烈日下炼功。他们的神情是那样的慈悲、祥和。我打心眼儿里对他们肃然起敬,看到了自己和同修在修炼上的差距。我再没离开队伍一步,在太阳暴晒下一直等到下午三点钟,天国乐团终于可以出发了。我走在队伍中,心情无比自豪和荣耀。但是,炎热的天气对我是巨大的考验。走了不长时间,我就感到疲惫,体力下降。我的脚步越来越沉重,步子也跨的越来越大。我旁边是一位台湾同修,他迈着矫健的步伐,全神贯注的吹奏,丝毫看不出他有一丝疲劳。看到自己与同修的差距如此悬殊,我很惭愧。旁边的同修看到了我的状态,笑着鼓励我说:“小伙子,加油啊,我们还没走完一半的路啊。”我振作了起来,但是走着走着,突然我的眼前一黑,接着身体开始打晃。我意识到这是邪恶旧势力的干扰,我绝不承认它!我立即发出强大的正念铲除邪恶旧势力,并求师父加持弟子。我坚定的发出一念,我一定要坚持到游行结束!这时,在我们游行队伍旁边突然有一群常人挥舞着旗子,不停大声高喊:“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加油!”这声音深深震撼到我疲惫的心,我的眼前瞬间清亮起来,身体也不晃了。在那一刻我深深感受到大法的威力,正如师父说的:“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洪吟二》〈师徒恩〉)。我的眼泪禁不住流了下来。谢谢师父!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我坚持走完了游行全程。在最后半个小时的站地演奏时,我感觉我的身体被强大的能量场包围着,舒服极了。我顺利地吹奏完所有的曲子。香港七一游行,使我看到了自己的不足和与同修在修炼上的差距。我非常珍惜这次难忘的经历。
    ——《十五岁澳洲小弟子:参加香港游行》

各位听众,这期的空中明慧周刊就播送到这。谢谢您的收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