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安门自焚真相|中南海上访纪实|4363迫害致死案例|1400例造假
海外用户可下载明慧广播手机应用

海外用户可在Podcasts收听明慧广播电台
真相广播稿

明慧评论(71):酷刑与墙

发表日期: 2010年6月23日
节目长度:5分32秒 Get Windows Media Player
在线收听
下载
2,653 KB

5,181 KB
下载方法:按鼠标器右键,在弹出菜单中选择“目标文件保存为…”(Save Target As…)
听众朋友,大家好。这次的明慧评论的题目是


酷刑与墙

中国的酷刑有多少?还真是难以统计,因为中共的恶徒们可以随意的利用任何物件作为刑具。就拿最常 见的墙来说吧,它本应与酷刑无关,可是中共的歹徒们却能发明出与墙相关的诸多刑罚。在对法轮功学员的酷刑迫害中,中共也把它自己滥造出来的酷刑发挥到了极致。

一、与“贴墙”相关的酷刑

有一种刑罚叫贴墙。这种酷刑从表面上看还是比较文明 的,因为它只是让人站直站着而已,可是要是长达数小时的站着呢,这种酷刑的阴狠也就显露出来了。这个贴字用的很准确,那就是让人的身体和墙相接触,甚至还 要在人与墙之间夹上一张纸,以达到其贴的程度。当然它在不同的地方还有不同的名称,有的叫站军姿,有的则更文雅,叫面壁。我们还是举例来说吧。

在 中共四川的监牢中,管这种酷刑叫“巴起”。在四川楠木寺女子劳教所,对五十岁以上的法轮功学员就用这种巴起的酷刑折磨。而对五十岁以下的法轮功学员则变换 了一下手法,就是逼使法轮功学员把双臂举起伸直贴在墙上,他们管这种酷刑叫“飞起”。这一“飞”就要十六、七个小时。广安市广安区北苍路十七幢八十九号一 单元的法轮功学员吴雪芹,就因为不配合这种“飞起”,被几个吸毒犯按在墙上猛踢。

这种贴墙酷刑是相当普遍的。一九九九年十一月,锦州市收 容所二楼成立了古塔区洗脑班。印染综合厂职工曹玉环被恶警连踢带打,一个警察左右开弓打她的耳光,随后又拿来白纸放在墙上,让用鼻尖顶住纸,纸掉了就打。

还 有一种与贴墙相关的刑罚叫“贴壁虎”,就是叫人双脚一字分开,两手平展呈“大”字形整体贴壁而立,直到人窒息倒地。九江法轮功学员范路杰在江西九江市劳教所曾因完不成生产任务被施用过此刑。

二、与“顶墙”相关的酷刑

笔者曾抵制过一种酷刑 叫“顶墙”。顶墙就是让人离墙一段距离,身体必须笔直的倾倒在墙上,脸朝下,头顶顶住墙。当然离墙的距离越远,头顶的压强越大。更有甚者,有人竟让被迫害者顶在墙的外角上,还有人让受刑者顶在上下床的角铁上。

与之相关的一种酷刑叫“挖墙”,姿势略有不同,就是让人头顶在墙上或墙角处,身体 成九十度角。有的还要让双手挨着脚尖,有的则在头与墙中间夹上一个物件如瓶盖等。湖北黄冈工业学校教师欧阳明曾在绝食七十八天后被投入武汉狮子山戒毒所劳教,因抵制无理的迫害,每天不是被“挖墙”,就是被“贴墙”。

在江西九江马家垅女子劳教所,恶警指使吸毒犯吴雪梅做法轮功学员施双双的 “包夹”。因施双双坚定信仰,吴雪梅就不许她睡觉。她抓着施双双的头发,用脚踢施双双,逼着头顶墙,身体呈九十度弯腰,手碰鞋子尖,一直站着不许动。经过 一个多星期的折磨,施双双身体极度虚弱,吃不下饭,双脚不能直立,必须手扶东西才能行走。

三、与“撞墙”相关的酷刑

恶警用法轮功学员的脑袋去撞墙的事太普遍了。大连文都考研培训学校校长助理丛日旭,在大连甘井子分局刑侦大队116室,被一个警察连打数个耳光后,又被警察 把他的头猛撞墙几次。二零零七年,齐齐哈尔市法轮功学员沈子力在被非法抓捕后,恶徒用胶带把她绑在椅子上,抓住她的头发撞墙直至昏死。

还 有一种类似的撞墙更残酷,叫撞钉。就是在墙上钉上钉子,然后拿着法轮功学员的头去撞。湖北应城市法轮功学员陈江红,曾三次被非法劳教。在湖北沙洋七里湖女 子劳教所,打手把陈江红拉到墙边,人成九十度站立,头顶对着墙钉,不准动,只要动一下,打手立即抓住头往墙钉上撞,致使陈江红满头被墙钉扎得鲜血直流。

还 有一些与墙相关的酷刑不好分类,甚至连个名字都没有,但是却能异常狠毒的折磨人。例如,湖南益阳市第一看守所有一种酷刑,法轮功学员张春秋就曾遭遇过。在 狱警的指使下,犯人们把他按跪在地,双手伸直与前身靠墙,打手从后面起跑,用右腿膝盖直击后背心,一下,二下,三下……。一直猛击到鲜血从口腔满口喷在濇 上,凄厉的惨叫让人毛骨悚然。

我们这里只是从一个很小的侧面对中共的酷刑进行了一点揭示,这也只能是中共迫害法轮功学员中无数酷刑的冰山 一角。在漫长的十一年迫害中,在中共“打死算自杀”的指令下,在用金钱和官职相引诱和要挟的刺激下,中共发明出来的酷刑真是不胜枚举。然而这些酷刑并没有 吓倒法轮功修炼人,相反,他们从酷刑中走了出来,更加坚毅,他们是从理性上明白真理的人。中共极权的酷刑改变不了人心,只能暴露自己的残忍与无能。


听众朋友,大家好。这次的明慧评论的题目是

律师念党章,六一零副 主任为何咆哮

二零一零年五月十三日,四川省西昌市“六一零”操控市法院,非法庭审法轮功学员。为了陷害高德玉 等四名法轮功学员,把案子搞大,公诉人竟然把抄出的书和小册子等资料一页算一份材料,这样罗织出上万份传单。律师在法庭上要求展示证据,请证人出庭作证, 全部被法官回绝。在构陷法轮功学员何先珍的所谓证据上,根本没有本人签字,只有办案人员的签字,律师依法指出证据不足。

三名律师心态平 和、旁征博引,从法律的角度有理有据地证实了修炼法轮功无罪,散发法轮功真相无罪,要求无罪释放四名法轮功学员。在法庭上,有个律师拿出中共党章,当众念 出相关条例,提到群众可以给党领导、组织提意见,反映情况,并且不得打击报复。这时市“六一零”副主任陈其竟然在法庭上咆哮起来,叫律师“滚出去”。

这 个六一零副主任为何如此恼怒?律师念的可是中共的党章啊,他身为中共党徒为何这样害怕别人念党章?应该说,一个政党的章程就是这个党的党徒们所必须遵守的 基本准则。

虽说从表面上看,这是一个气量的问题,可是实质上,所有的中共党徒都在自觉的违背着中共的党章在做事。不要说是这个陈其,就是 其他的党官,要是按照党章去工作的话,中共的统治就不可能维持下去,因为照着党章他就不可能去耍流氓了。

不说别的,就说律师读的这一条, “群众可以给党领导、组织提意见,反映情况,并且不得打击报复。”中共敢让老百姓提意见和反映真实情况吗?那么多上访的群众不都是被中共“打击报复”得走 投无路才上访的吗?要是不打击报复的话,中共怎么能对给自己提意见的人一下子打出几十万右派?八九年的六四学潮,中共怎么不敢跟学生对话?法轮功学员也不 过就是到北京反映一下法轮功的真实情况,可是却被中共投进了监牢。

这个道理可能谁都明白,所谓耍流氓,那就是说的是一套,做的却是另一 套。中共再邪恶,可是他却要在自己的党章上标榜出自己是“人民的公仆”,是代表“全中国人民最根本的利益的”。中共能在自己的党章上写上对提意见者打击报 复的话吗?从这个角度上看,中共的党章可不只是欺骗老百姓的,也明确的向自己的党官传达出了一个信息:照着党章做,我们党早就玩完了,谁与党章走的越远, 谁越是我们党的得力干将。

这样看来,六一零官员在法庭上咆哮才是最符合中共的利益的。除此之外,难道还有其它的解释吗?不过,六一零官 员的失去理性,也正说明了中共审判法轮功学员的非法。一个独裁流氓党,党章都不遵守,何谈执法公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