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安门自焚真相|中南海上访纪实|4363迫害致死案例|1400例造假
海外用户可下载明慧广播手机应用

海外用户可在Podcasts收听明慧广播电台
空中明慧周报

空中明慧周报(221)

发表日期: 2010年9月15日
节目长度:30分4秒 Get Windows Media Player
在线收听
下载
7,195 KB

28,184 KB
下载方法:按鼠标器右键,在弹出菜单中选择“目标文件保存为…”(Save Target As…)
==热点追踪==

(女声)在世界最繁华的闹市炼功

纽约时代广场堪称“世界之都”的心脏,每天吸引着成千上万的游客光顾。2010年9月4日上午,在这个世界上最热闹繁华的街区,人们却感受到了不同往常的宁静祥和的气氛。

这一天来自世界各地的法轮功学员,在纽约时代广场的第七大道上进行了法轮功功法演示。六百多名修炼者在一片喧嚣中表现得祥和从容,舒缓优雅的炼功动作令路人纷纷驻足留影、问询,还有的停下来跟着学起动作来。

纽约法轮功学员阿米尔在炼功的间歇中向人们介绍,法轮功学员们今天来到这里,是因为这些人从修炼中获益,也希望告诉人们——这种优美的功法在中国是受到迫害的。


==真相与人心==

(女声)没有比她再好的人了

辽宁大连开发区某日本企业,九六年底共有二十多名员工开始修炼法轮功。他们修炼后身心得到升华。记得有一次,一名法轮功学员在早晨炼功时,捡到人遗失的手机,主动送还。

公司医务室在当时有一项规定,如果员工在一年内没有去过医务室拿药,在年底奖金里再给四百元的奖励,公司里的法轮功学员连续两年全部拿到这个奖。

有一次公司计算加班费的时候,给一名法轮功学员算多了,她主动找到人事部要求退还,这在当时是从来没有过的。

一九九九年,法轮功遭到中共迫害,社区给公司总务人员打电话,调查一名法轮功学员的情况,这位总务当时就说:“你们不用调查了,没有比她再好的人了。”他给予法轮功学员高度评价。

(女声)从几组经济数字看真相

当法轮功学员讲述受中共迫害的事实时,有人却不假思索就说什么“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共产党给你发工资,你还反对共产党”等诸如此类的话。且不说,在正常社会管理运作中,工资是自己劳动所得,而不是哪个政党赐予的,单从以下经济学家研究的数字,我们也可以看到事实的真相。

中国经济占世界GDP总量,唐朝64%,宋朝39%,元朝30%,明朝44%,清朝乾隆时期 51%,清末民初27%,民国11年军阀混战后的孙中山时期12%,经过918之后14年抗战和3年多内战之后的1949年为5.7%,共产党发展50多年后的2003年不到世界GDP总量的4%。

在人均GDP方面,北宋时期中国人均GDP相当于约合2300美元或者更高,世界第一;根据世界银行公布的2004年世界人均GDP的排名统计,中国人均GDP为1100美元,排名世界第110位。

中国IT行业平均年工资约6万元人民币,美国IT行业平均年工资7-10万美元。相似的技能,做相似的技术工作,美国IT 工程师拿至少10倍于中国工程师的工资,却没有听谁说“没有民主党就没有新美国”,或者谁说“是共和党给我发工资”之类的话。

根据大陆统计的数字,从1978至2003年25年间,中国GDP按可比价格运算增加了近8倍,年均增长速度为10%左右。希特勒实现同样的所谓“经济奇迹”用了不到3年的时间,年均经济增长率远远超过了100%。是否就可以证明希特勒“伟大、光明、正确”了呢?而且希特勒在那3年中把失业率从30%降到零。

过去共产党讲“只有社会主义才能救中国”,现在只讲“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了。在1957-1976年大搞社会主义的20年里,中国人均GDP年增长率为2.9%,在1978-1999年搞市场经济、解除了几十年来对人们经济活动的束缚,实际上也就是搞资本主义经济的20年里,中国人均GDP年增长率为7.8%。这不是在说明“资本主义比社会主义好”、“没有共产党中国才会更好”吗?


==生命的绿洲==

(女声)博士在这里找到了答案

从大学开始,我对未解之谜非常感兴趣,阅读了大量这方面的报道,总想究其
所以然。但结果是了解得越多,疑问就越多。由于对自然科学的热衷,我前后考入两个大学学习,最后在中国著名的清华大学获得博士学位,并留校任教。

可是随后不久,内心却感到无名的失落、空虚。多年的寒窗苦读,最高学府的博士学位,也没有解除我对自然之谜和很多问题的疑惑。反而,对当今科学知识了解的越多越深入,就越看出科学理论的缺陷,和其对自然规律解释的局限。自然科学理论在对真理的探索中,显得那么渺小、浅白和无奈。

直到1995年5月的一天,我在校园宿舍旁晨练的小树林中,发现有一些人在义务教炼法轮功。出自于气功的兴趣,第二天我得到了《转法轮》,一口气就读完了。读完后,我的心好像一下从长久以来很多困惑的沉重负担中解脱出来。《转法轮》一书中由浅入深地解释了精神、道德与物质的统一,天体宏观宇宙与微观物质结构的统一,时空、物质的真相,生命的起源和生命的真实意义,等等。这些我多年孜孜以求的答案,都在《转法轮》一书中看到了。

我的内心深处升起一种难以用语言描述的喜悦。我还没有开始学炼法轮功的动作,就在读完《转法轮》的当天,多年来由于长期紧张的学习生活和工作压力造成的失眠症,不翼而飞了。真是太不可思议了。从那一天起,失眠就与我再也无缘了。就这样我幸运地走入法轮功的修炼中来了。

我是一个热衷于自然科学、受过严密思维逻辑训练的知识分子,不会盲从和轻易的相信什么。我是从理性上认识到了,法轮功是超越现代科学理论的真正科学。仅在我们校园,中国最著名的大学,越来越多的教师、学生相继加入法轮功的修炼,炼功人数达数百人。其中很多都是有高职称的高级知识分子、博士、硕士研究生,他们都是人中的精英。通过修炼的实践,都被法轮功博大精深的道理所折服。

一个从事研究爱因斯坦相对论的物理学博士,修炼法轮功不久,感慨地说:“我对法轮功真是相见恨晚,法轮功不仅使我的身心受益无穷,而且对我从事的科学研究有很大的指导作用。”

我校的一位前校长,夫妇俩人都修炼法轮功,他们都是接近七十岁的老者。原来身体很差,患有多种疾病,修炼法轮功后身体很快改善。学校校办公司从国外引进了一台设备,可以通过对一滴血的分析来判断这个人的身体状况。先是校长夫人前去测试,测试工作人员感到很吃惊,近七十岁的人,血液分析竟然显示身体状况只有四十几岁。她兴冲冲地回家告诉老校长,老校长不相信,也去测试,结果与夫人一样,也是四十几岁人的血液。

还有一个因为患白血病而休学的硕士研究生,修炼法轮功短短两个月的时间,脸色变得红润,头上长出又黑又密的头发。三个月后到医院检查,指标恢复正常了。在眼睁睁的事实面前,他的父母也一起走入了修炼。半年后,这个学生复学又回到课堂,还完成了学位论文,获得硕士学位。

像这样发生在我身边的神奇故事,还有很多很多。法轮功从1992年传出至今已有十八年了,仅在中国大陆一地就有上亿人在修炼法轮功。在中共残酷的迫害下,法轮功还传播到了世界一百多个国家和地区,《转法轮》一书被翻译成几十种语言文字,吸引了不同种族不同阶层的人,这难道不是一个奇迹吗?这一定是人类历史上一个重大事件。试想一下,当今有哪一门学说、哪一本书能有这样不可思议的成就,这不值得我们深思吗?

希望那些追求生命真谛的朋友都能放下观念,有机会读一读《转法轮》一书,不要与如此珍贵的真理失之交臂。


==风雨沧桑==

(女声)残害生命、践踏法制的中共洗脑班

今年入夏以来,石家庄及河北省各地的所谓“转化学习班”又开始肆虐。所谓的“转化学习班”,披着法制的画皮,实际上是无法无天的暴力洗脑班。中共通过办“学习班”,对自己列为打击对象的人进行无情打击、人身摧残和暴力洗脑这种做法由来已久,在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镇压运动中更是发挥到了极致。

为了强迫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中共在全国开办了无数洗脑班,河北省是举办洗脑班规模最大的省份之一。在河北省各地,这些洗脑班变着花样使用不同的名称,如:法制教育中心、法制教育学习班、法制教育学校、教育转化中心、教育转化培训班等。不管叫法多么冠冕堂皇,都无法改变洗脑班非法、凶残、血腥、邪恶的事实。

四十五岁的闫平均,又名袁平均,家住石家庄市新华区革新街电信局宿舍,以摆摊替人缝补衣服为生,是石家庄市的一位法轮功修炼者。2010年8月2日,在石家庄市永泰中街四号门口出摊时,被居委会主任黄某协同新华分局宁安路派出所强行推进早已在院内等候的一辆小型面包车带走。

闫平均的丈夫张运动当天上午回家时,目睹了早已破门而入的宁安路派出所指导员刘永强、片警任选军带着一帮人抄家的场景,他们毫无任何法律手续,临走时还强要了550元钱作为闫平均去“转化学习班”的所谓生活费。此后,张运动一直没有闫平均的任何消息。8月11日上午,张运动在单位上班时,石家庄市新华区610机构突然来人通知,闫平均当天死于位于新华区柏林南路6411招待所的秘密“转化学习班”。

据被非法关进洗脑班的法轮功学员揭露,洗脑班的暴力犯罪手段主要有:不让睡觉;长期非法监禁,强迫坐铁椅子,侮辱人格;毒打,超限体罚,饥饿;使用损害神经的毒针、经济掠夺;以及其它下流手段制造痛苦等。

洗脑班办班过程未经任何法律程序,未经登记注册,没有任何法律条文或公开党政文件确认其性质、地位,没有任何的组织章程,不受任何机构监督,拥有不需要任何法律文件而拘禁任何人的特权。从闫平均事件可以看出,工作人员没有执法者的身份却有超出执法者的权力,可以致人死亡而不负法律责任。事实上,据中共自己的宪法和法律,洗脑班已构成“非法剥夺公民宗教信仰罪”、“非法拘禁罪”、“故意伤害罪”和“故意杀人罪”。

中共喉舌曾经洋洋得意地向国内外宣传它们的所谓“转化成果”,宣称所谓“春风化雨的教育感化”,那么,所谓“转化”的实质是什么呢?

所谓“转化”就是洗脑,而且是不择手段的用暴力强制洗脑,进而实现灵魂虐杀,精神强暴。

“转化”是中共的独创,在迫害法轮功学员中,江泽民政治流氓集团将“转化”之邪恶发挥到了极点。文革时最耳熟能详的叫法是“与谁谁划清界线”。当时,有多少幼稚的孩子,被中共的暴力斗争哲学洗脑,“转化”成凶残而泯灭人性的暴徒:他们和父母“决裂”、往老师额头按图钉、变着花样杀人。事实表明,中共的所谓“转化”,是它们千方百计摧毁受迫害者意志,扭曲人性与心灵为最终的目的,使受害者失去一切尊严和气节。对于信奉“士可杀不可辱” 的中华儿女来说,“转化”是比掠夺、酷刑甚至屠杀、死亡更残酷的迫害和摧残,是精神强奸,是灵魂虐杀。

孙延军,现居美国的大陆知名学者,原首都师范大学心理学教授。2009年5月5日,他在美国国家记者俱乐部召开新闻发布会,揭露中共利用宗教科学研究控制和迫害民间宗教团体的罪行。孙延军指出,在中国大陆,宗教心理学手段是“一种比酷刑更残忍、更隐秘、更精致、影响更广泛、更深刻、更持久的迫害镇压手段”,已沦为中共镇压人民的工具。在谈到对法轮功的迫害时,他表示,整个知识界都被卷进了这场对法轮功的批判和迫害中。

对于中共为什么一定要法轮功学员放弃自己的信仰和转化呢?孙延军认为这是对有信仰的人最致命的伤害。“这是对价值体系的摧毁,非常严重和残忍的,会留下很多的创伤。”

而事实也证明了,在这场针对信仰“真善忍”的社会主流民众的十年迫害,使整个社会道德体系急剧崩溃,假恶暴充斥社会各个角落。


==神传文化==

(女声)神目如电 祸福自招

《太上感应篇》是道教的经典著作之一,里面记录了下面这样一个故事,颇为发人深省。

明朝时在山西太原,有位儒生叫王用予,他为人敦厚简默,非常虔诚的信神敬佛。俞麟、郁从周和周吉都是他的同学,俞麟从外表看乃是一位儒雅的君子,为人以孝顺 谨慎著称,远近有许多人来向他求学,拜师。郁从周更是相貌非凡,气宇轩昂,才高八斗,口才文笔都是一流,大家因此都非常推崇佩服这两位才子。而周吉则是在 众考生中最柔弱的,文章也不出色。

辛酉年元旦这天,王用予提早到了文昌帝君的行宫,并且住在里面。晚上他作了一个梦,梦到文昌帝君正在升 殿,天下的城隍都齐集殿上,向帝君汇报各地乡试录取的名单。有位戴著朝冠穿著红袍的神,手中抱著一本很大的册子,呈送到帝君面前,请帝君签名批准。王用予 偷偷问抱册子的神:‘山西省的录取榜单中,有没有王用予、俞麟、郁从周这三个人的名字?’抱册神说:‘没有。’过了一会,诸位城隍都退下来在旁等候,那位 穿红袍的神抱著册子上殿,跪著将册子呈送给帝君看,帝君一一批阅,在每位录取者的名字下画了一个押。也有时帝君犹豫了很久都不画押。红袍神就宣布帝君的指 示说:‘仍然交付各省城隍,尽速查明积阴德的家中仁厚的儿子,将他们的名字陈报上来,以替换榜册中未经帝君批准的名额。’这时王用予隐藏在殿旁的柱子下, 忽听到殿内传来,“王用予入殿晋见帝君”的呼唤声;王用予匍匐在殿阶下,被召唤到帝君的座前,进谒帝君。

帝君说:‘功名的事情,是天庭秘密 的记录,不可以轻忽泄密;因为你十余年来如一日,事奉我十分至诚恳切,所以把你召来细细为你解析。你的祖父非常朴实严谨,自食其力,从没欺负过人,早就已 经注记你为乡科的前榜,以彰显你祖父忠厚传家的果报。又因你平生遇到神佛就稽首,但都是祈求你自己的功名,和你妻子杨氏的病能够痊愈,夫妻能白头偕老;而 你那年老的母亲虽仍在堂,你却从没为她祈求神佛的保佑;因这个缘故,把你的功名降了二级,所以你中在下榜的五十三名;你应改变这种自私的心态和行为,不要 再触犯天心了!只要心念言行向善,自然前程光明;反之,心念言行向恶,那么前途自然险恶了。’王用予听了帝君的分析,一直向帝君磕头谢罪。

帝君又道:‘你的同学周吉是今科本省的解元。’当时同学中只有周吉为人最为恂懦,而且学问文章也比别人差,王用予听了之后,感到相当惊奇愕然;因此向帝君叩 问周吉高中的原因。帝君说:‘周吉的父亲和祖父都是读书人,从来没有一字涉入公门诉讼,也从没有奸淫妇女,周家祖孙三代,都未曾说过一次别人的短处,暴露 过别人的一件恶事;而且他的曾祖父还写过 《百忍说》来劝人向善,受到感化的人很多,所以他的父子祖孙能够享福报六十多年。做了这些积德之事虽然没有人知道,但上天却洞察秋毫,已经嘉奖赐福于他, 注定要让他三代昌盛,今年周吉能够中解元,这只是他福报的开始啊!

王用予再向帝君叩头问道:‘我的同学俞麟、郁从周,不知道他们两位考中了 没有?’帝君检视查阅太原读书人的名册,脸上现出不高兴的样子,说道:‘俞麟本来应该考中一科,但因他侍奉双亲,犯了‘腹诽’的过失,又经常刻薄的批评他 人,不近情理;更自命不凡,以君子自居,所以才除去他的科名,使他终身穷途潦倒!’王用予再请教帝君:‘什么叫做事亲腹诽?’帝君说:‘俞麟对他的父母, 虽然在言语举动上,表露出服从孝顺的样子;但他内心漠然,尖酸刻薄,这种自欺欺人伪装出来的孝顺,简直就是把双亲视同路人一样啊!要知道这种表里不一、沽 名钓誉的人是神最厌恶的,所以上天要惩罚他科举不第。

至于郁从周,本是天纵的英才,二十六岁就该中进士,三十岁出头应做到中丞,四十五岁晋 升为大司空兼领司农司寇;五十四岁在少保的职位上退休,活到六十九岁得以善终;但是因为他从十七岁入学以后,就恃才傲物,言语间经常讽刺讥弹,语带双关的 戏谑调侃他人;阴间记录他轻薄的口过,已经满了二千四百七十余条了。上帝因而震怒,已将他记注在阴恶的黑籍中,除去他命中所有功名;倘若他仍不知悔改,到 满了三千条过失,就要夺掉他的寿命了。并且还要处罚他的子孙沦落为乞丐啊!因为这些轻薄的口过,会伤了天地间的和气,也触犯了神明的忌讳,你们可要特别的 谨慎小心啊!’

过了很久,帝君又再说道:‘邪淫、杀生、口过的恶业,就是犯了一丝一毫也会有果报的!但是邪淫、杀生这两种恶业,自爱的人会知道禁戒不犯.但口头上的讪笑,随意的讥弹讽刺,笑里藏刀隐匿害人之心,养成习惯后,就会自己都很难察觉,所以命中该享有极大的福报,反而转变成贫穷下贱的命了,实在是太可惜,也太可怕了啊!你应当广劝世人,要以此为戒,不要再烦我在签榜时,大费周章,犹豫不决啊!’王用予向帝君再拜而退。

此时王用予惊醒,外面鸡已叫过三次了。王用予于是就到行宫叩谢了文昌帝君,拿起笔来,记下了这个梦境。等到秋天开榜时,周吉果然考中山西省的第一名。王用予因而就将这个梦境的记录公诸于世,用来警惕世人。

正所谓人心发一念,天地尽皆知,善恶若无报,乾坤必有私。这个故事的确让我们要深思自己的言行举止,不可有不善之举,否则,灾祸怕要紧随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