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安门自焚真相|中南海上访纪实|4296迫害致死案例|1400例造假
海外用户可下载明慧广播手机应用

海外用户可在Podcasts收听明慧广播电台
空中明慧周报

空中明慧周报(297)

发表日期: 2012年3月20日
节目长度:30分3秒 Get Windows Media Player
在线收听
下载
7,198 KB

28,182 KB
下载方法:按鼠标器右键,在弹出菜单中选择“目标文件保存为…”(Save Target As…)
==热点追踪==

(女声)加拿大总理称赞法轮功学员对社会的贡献

二零一二年三月九日,加拿大总理哈珀在多伦多和中文媒体举行的圆桌会议上,回顾了二月份的访华之旅。在回答记者的提问时,哈珀谈到今年访华途中,他同中国领导层提出过法轮功受迫害问题,并称法轮功学员在加拿大遵纪守法,对社会的贡献巨大。

哈珀总理说:“在加拿大,我们有包括法轮功学员在内的超过百万的华人。这些法轮功学员,这些华裔加拿大人,和所有其他加拿大人一样,他们所展现出的是在自由、民主、人权和法治的制度下蓬勃发展的一种能力。”

“加拿大法轮功学员是遵纪守法的公民,他们和他们的中国同胞,以及其他人一样,为我们的国家作出了巨大的贡献。我相信随着时间推移,中国会同加拿大一样,大大受益于更加自由和宽容的民主和人权,不但能容忍民主权利,也能容忍不同意见。”

加拿大总理、政府多次公开提出法轮功和人权问题。三月五日在日内瓦召开的联合国人权会议上,加拿大谴责世界各地发生的针对宗教团体骇人听闻的恶劣行为。在这些团体中,加外长提到了法轮功修炼者。

==真相与人心==

(女声)人在做 天在看

在辉煌的中华五千年文化中,教人修养道德、善恶有报是一个重要内容。然而中共执政几十年来,倾国家之力破坏传统文化,以“党文化”的斗争哲学、“无神论”毒害中国人,让人为了私利可以放弃做人的理念。然而,善恶有报的天理制约着一切。

在中共迫害法轮功的运动中,一些人为了迎合上级、捞取政治资本,不择手段编造假新闻栽赃法轮功,煽动仇恨,为迫害铺路,如:说练功不吃药、练死练疯了。这些假案如何出笼的呢?制造假新闻的人结局又如何呢?下面是几个简单的例子。

“天安门自焚”假案的CCTV专题节目制片人是陈虻。在制作此节目后的10月,陈虻就升任《东方时空》主管。不过这些晋升都是建立在出卖良知的基础上。正如2001年他在美国加州一个研讨会上所说,“新闻在我看来并没有什么真实性”,“谁给我饭吃,我就给谁卖命。”他真地应了自己的话。2008年初,滴酒不沾的陈虻患胃癌,后转移到肝部,2008年12月在痛苦中死去,年47岁。

1999年7月20日以后中央电视台以每天90分钟的时间连续播放诬陷法轮功的节目时,播出了一个所谓“罗锅事件”。一个叫张海青的人,在盘锦市开了一家刻字社,家庭很困难,住在农村,因患脊椎炎到北京协和医院看病,他妻子说当时在北京医院排队挂号的人很多,他们排很远的队。这时来了一个记者说是中央电视台的,和排队的人说:谁想上电视说法轮功不好,就给谁先挂号,药费减半。因为当时看病着急,张海青就胡说自己是炼法轮功炼成了罗锅,还按记者写好的台词说了些不好的话。结果是先挂了号,但药费没有减半。后来张海青的妻子说中央电视台骗人,药费都是自己花的。至于张海青,认识他的人都知道他从没炼过法轮功。

2000年,辽宁盘锦市电视台曾报导“魏家杀母案”。事后了解到:这位被杀的老年人是以拣破烂为生的,女儿在海城游手好闲,打麻将,没钱了就找母亲要,母亲没钱给她,她在晚上杀死母亲。后来,公安部门的人出主意:“你就说你炼法轮功,往法轮功上一推就免了死罪。”魏家村的乡亲都知道她不是炼法轮功的。

(女声)法轮功学员加拿大国会作证揭露迫害

二零一二年三月八日,两名在中国遭受迫害的法轮功学员——来自上海的两兄弟林慎立、林鸣立在加拿大国会外交委员会国际人权小组委员会举办的“帮助良心犯”听证会上作证,以亲身经历的绑架、非法监禁、酷刑和奴役劳动,证实了正在中国发生的对法轮功学员的残酷迫害。

林鸣立因为身患多种疾病,于九七年七月开始修炼法轮功,短短几个月的修炼,他的疾病不治而愈,他说:“法轮功给了我第二次生命。”

林鸣立说,一九九九年七月迫害开始以后,他曾四次遭到中共警察的绑架,最后一次遭非法判刑六年,各种酷刑加身。林鸣立在讲述遭酷刑洗脑时说,“他们叫我写放弃修炼的保证,我不肯,他们就把我抓到厕所里,把我的衣服扒光坐在水泥地上,用冷水浇我,一边浇,一边还用带刺的竹子抽我的头,抽得满头是血。他们二十四小时不让我睡觉,白天还用高音喇叭对着我放诬蔑和谩骂法轮功的广播。”此外,他满嘴的牙被恶人蹬掉,还遭到强制野蛮灌食。他说,迫害的严重性人们无法想象。

林慎立也讲述了自己在劳教所受到的殴打、高强度苦役等折磨。他感谢欧文•考特勒先生和人权委员会主席斯考特•瑞德先生在营救自己以及为改善中国的人权和法轮功的人权所做的努力。

曾参与营救多位法轮功学员到加拿大的人权委员会副主席考特勒先生说:“我认为法轮功学员代表中国社会和中国文明的最高价值观,真善忍的价值观;中国政府应该把他们作为模范公民来看,而不是把他们投入监狱,对他们施加酷刑。”

(女声)法官为何怕律师

二零一一年二月二十八日,辽宁省朝阳市中级法院的所谓法官,公然要求辩护律师按照他的口径辩护,甚至要按照他的要求提问。当律师要依法为当事人做无罪辩护时,该法官立即大叫:“把他撵出去!”这个咆哮公堂的法官就是朝阳市中级法院刑二庭副庭长曹学昌。案子就是法轮功学员王平珍的上诉案。

法官是执法者,却为何不讲法律,不敢与百姓理论?

法轮功被迫害十三年来,人们通过各种渠道知道,中共对法轮功的打压,完全没有法律依据,是建立在谎言和暴力之上的。律师们清楚这一点:信仰法轮功合法,传播法轮功真相合法。中共江泽民集团搞“自焚”、中共一再闹事嫁祸法轮功,这才是非法;法官为了私利,追随迫害,也是非法。法官害怕被律师揭穿。

许多大陆律师已经多次在各地法庭上指出:中共对法轮功学员的“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控罪,不能成立。“无神论”者控制的政权,有可能认为所有“有神论”信仰都是邪教,但谁正、谁邪,不是由一个政权认定的。

律师指出:法轮功学员有信仰自由和传播信仰的自由。他们散发资料从不构成任何犯罪。他们做讲真话的好人,从来没有危害其他人,没有利用什么组织,也没有破坏任何法律、行政法规的实施。

一位法官私下询问律师:“法轮功国家不让练呀?”

律师答:“不是国家不让练,国法让练,是那几个人不让练,‘上边’更多的人不反对练。”

法官问:“法律是为政治服务的,外国也一样啊?”

律师答:“法律是为合法政治服务的,不是为非法政治服务的。非法政治不能支持,支持者最终要承担后果的。例如纳粹战犯、文革,支持者最后都丢掉了性命。”法官无话可说。

==生命的绿洲==

(女声)小病友不幸离去 我的儿子却越来越健康

我是一个六岁孩子的母亲。从小到大我的人生都是平平淡淡的,没有经历过什么风浪。儿子是个懂事的孩子,他给我带来了很多快乐,确切说,他是我生命中的一部分。二零一一年七月,因为当时五岁两个月的儿子腿上长了一些小的紫色斑点,就带他去医院检查,结果竟是患了急性淋巴细胞白血病。那真是五雷轰顶啊!

第二天一早我和丈夫带着儿子到一家很有名的军区医院进行治疗。出发前,我还特意拍了张全家照。

在这样那样的检查后,医生说这种病治疗起来如何如何困难,尤其我儿子在一项观察预后的检查中是呈阳性的,所以医生连具体的分型都没做就开始进行化疗了。

儿子在医院住了整整四十七天,我的心情用两个字形容那就是:“焦灼”。化疗药物的毒性很大,加上小孩子本来血管就细,两个疗程下来儿子手脚上的血管已经扎得不行了,左脚脚背上一个较粗的血管才做了一次化疗就萎缩了,没法再用了。

一次我去医生办公室查化验结果,和主治医生聊了聊,医生说,孩子的存活率只有百分之十。

他给我们推荐了一种六万元的药。我问:吃了这药可以治好孩子的病吗?医生回答得很含糊,只说可以延长孩子的生命。因为没有那么多钱,如买了这药就没法给孩子做其它治疗了。最终我们决定不买。

出院时医生让我们签了知情书:我们是城镇医保,如果在出院后的十五天内再住院,就必须自费治疗。

我怀着焦虑的心去问医生,我说我儿子出院后连十五天都撑不了吗?医生说:“这个不好说。”

我们是在九月九日那天出院的。九月十一日晚,丈夫原来的一位同事阿姨来看儿子。谈话中得知她修炼法轮大法十几年了。她跟我谈了大法的美好,还谈了她自己的修炼经历和亲自体验到的大法的神奇。记得当晚她问儿子:是否愿意做个大法小弟子?儿子一脸单纯但很坚定地说:行!我还是将信将疑,但还是决定开始学大法。那时是为了给儿子治病才答应学法轮大法的。

第二天是中秋节,上午我就带着儿子读了《转法轮》,我读一句,儿子读一句。到了下午,本来就敏感的我摸着儿子的头有点热,于是量了量体温:37.6度。夜里体温开始升高,量了一下是38.9度。九月十三日十点多,我给儿子量完体温是39度。后来儿子说要大便。我就带儿子去了厕所,拉完后儿子就到客厅玩去了。过了一会儿,我给儿子量体温是37.4度。这一天儿子共拉了十三次。九月十四日儿子的体温在37.1度到37.6度之间,再后来体温就完全正常了。

从此以后,我们开始安心地读书炼功。我从开始为了儿子好病而学大法,到后来被书里的道理所折服,开始自觉地要修炼了。不断地学,我明白了许多道理,我感觉心里敞亮了许多,也看到原来的我,为了世间的一些名呀、利呀、钱呀,疲惫不堪地追求的那种执着。很快,我体察到师父也在给自己净化身体。

十月五日那天,我接到一条短信,是儿子住院时的小病友,一个四岁多的女孩,跟儿子患同样类型的白血病,是她妈妈发过来的:她女儿在接受第九次化疗后去世了。我难过得哭了,同时深感我和儿子能得大法修炼是多么幸运啊!

其实医生说,我儿子必须每月按时接受化疗,否则不会超过三个月就会全面复发。一旦复发,治疗就更加困难而且会有极大的生命危险。

到我写这篇文章,儿子出院已经半年多,身体一直很好!感谢大法师父给了我们全家人新生。我想告诉被谎言迷惑而对法轮大法有偏见和误解的人们:请了解法轮大法,了解师父的慈悲与伟大!

==风雨沧桑==

(女声)插播真相 张家林狱中遭精神药物摧残

安徽省霍邱县法轮功学员张家林,63岁,零二年参与电视插播向民众传真相,被中共非法判刑十二年,在狱中遭到精神药物迫害,出狱后生活艰难。

九九年“七二零”中共发动运动,以政治手段打压法轮功。和历次运动一样,中共操控媒体,制造“自焚”、“杀人”等各种谎言,煽动民众仇恨。

为澄清真相,还民众知情权,二零零二年五月三十一日晚,张家林等八位法轮功学员成功地将法轮功真相录像插入有线电视网传输主干线,在合肥市桐江新村、烟草学院等小区三千九百多住户有线电视中播出三十多分钟,给民众提供了了解真相的机会。

在世界上任何一个正常的国度,这种还原真相、坚持说真话的义举都会受到赞扬。然而张家林二零零二年遭中共绑架、非法判刑十二年,在狱中受尽各种折磨,几次被强迫注射破坏神经的药物,失去了记忆,精神呆滞。

中共制造的“自焚”谎言已在联合国会议上被曝光:国际教育发展组织(IED)2001年8月14日在联合国会议上,就天安门自焚事件,强烈谴责中共的“国家恐怖主义行为”。声明说:从录像分析表明,整个事件是“政府一手导演的”。该声明已被联合国备案。

(女声)钢琴学子陷冤狱九年 备受苦役折磨

刘庆威是一位相貌清俊的大男孩,九八年在一个2500人中录取40名的竞争中脱颖而出,成为音乐学院钢琴专业本科生。

刘庆威从十六岁开始修炼法轮功,原本体质较弱的他变得健康而且精力充沛,学习勤奋,他按照真善忍的法理做人,尊老爱幼,助人为乐,经常受到学校和老师的表扬,多次在学校开学典礼上作为学生代表发言,并多次被评为“三好学生”。

九八年刘庆威以优异的成绩考取哈尔滨师范大学艺术系。他勤奋学习,凡事为他人着想,得到同学和老师的好评。熟悉他的老师都说:这孩子纯朴善良,真是难得的好孩子。

然而就是这样的一名优秀学生,在中共对法轮功进行谎言与暴力打压的十多年中,遭受了残酷的迫害。十二年前,他因为把法轮功的真相告诉受谎言蒙蔽的人,遭到中共警察的绑架,后来被非法判刑十二年。那年他才二十一岁。

在漫长的牢狱中,他不仅遭受着精神与肉体上的双重迫害,他那双本应在黑白琴键上奔放跳跃的手,被强迫做着奴役劳动,每天十四、五个小时,整整九年。

在集训队,刘庆威被关进小号迫害。小号里每天两碗凉苞米面粥,后来监控他的包夹看不下去了,偷偷给他吃监狱给包夹的正常饭食。他十多天后才被放出来,出来后皮包骨,浑身没劲,走路打晃。

监狱对法轮功学员强制洗脑,并同警察的工资、奖金挂钩。监狱 “610”头子陈树海以给犯人减刑为诱惑,指使狱警和犯人疯狂毒打法轮功学员,造成监狱的楼上楼下一片惨叫。截至零四年四月,已有三名法轮功学员在那里被活活打死。

刘庆威被强制做苦役,做拆建工作、运煤、做有毒的奴工产品等。“装煤”过后得咳嗽几天。加工塔吊的底座等钢铁物件,刘庆威的肩膀磨破了,好几次险些被砸伤。破皮、出血泡、皮肤青肿是常有的事……二零一零年,家人救儿心切,通过各方面努力,花了很多钱,才把他接回。然而这九年的迫害对刘庆威造成的身心痛苦却无法弥合。

==心灵阳光==

(女声)从植物的特异功能说起

1966年2月的一天,美国中央情报局的测谎仪专家克里夫•巴克斯特在给庭院的花草浇水,他心血来潮,把测谎仪的电极连到了一株牛舌兰的叶片上,向它的根部浇水。他惊奇地发现:测谎仪的电流计,在图纸上自动地向下记录了一大堆锯齿形的图形,这种曲线图形与人在高兴时的曲线图形很相似。

巴克斯特构想了对植物采取一次威胁行动——用火烧植物的叶子,这时,一瞬间图纸上的示踪图就发生了变化,类似于人恐惧的反应。而巴克斯特此时根本没有任何动作。

当他假装着要烧植物的叶子时,图纸上却没有这种反应。植物还具有辨别人真假意图的能力。

巴克斯特和他的同事们在全国各地对25种以上不同的植物和果树进行试验,其中包括莴苣、洋葱、橘、香蕉等,得到的是相同的观察结果。

巴克斯特把两棵植物放在同一个屋子里,让一名学生当着一株植物的面把另一株植物毁掉。然后让这名学生混在几个学生中间,穿一样的服装,并戴上面具,一一朝没被踩死的那棵植物走过去,最后当踩植物的那个人走过去的时候,植物在仪器记录纸上立刻留下对那人产生恐惧的信号指示。

巴克斯特的实验在世界引起轰动。许多生物学家加入这一研究,证实了植物有思维及喜、怒、哀、乐等情感,还有人所不及的超感官功能。

无独有偶,日本I.H.M综合研究所的江本胜博士主持的水结晶实验已进行了10年,其结果同样震惊了世界。所有的这些风姿各异的水结晶照片都是在零下5度的冷室中以高速摄影的方式拍摄而成。

研究人员在装水的瓶壁上贴上不同的字或照片让水“看”,结果看到“谢谢”的水结晶非常清晰地呈现出美丽的六角形;而看到“混蛋”的水结晶破碎而零散。

这个实验说明水也有感知能力,能辨别善恶。

中国人自古就相信“万物有灵”、“天人合一”,因为中国又叫神州,中华五千年文化是神传文化。巴克斯特的研究和水结晶实验,无意中用西方实证科学对中华传统文化进行了一次现代解读。

无论是水还是植物,都能分辨善恶。由此想到,人们有时认为自己做了一些“神不知鬼不觉”的事,其实怎么可能呢?人做好事或坏事,哪怕是想做好事或坏事,仅仅是一个念头,连植物和水都能知道。这样看来,“人心生一念,天地尽皆知”、“人在做,天在看”等中华古训,是有其深刻道理的。

==神传文化==

(男声)谦让与争斗

清“四王”在中国绘画史上占有重要的地位,其中王石谷(王翚)曾被称为“画圣”,在清代画坛声望很高,但是在他成名前,发生过这样一件感人的事,此事还要从恽南田说起。

恽南田从小跟伯父画家恽向学画,并很快得到当时文人的认可。他三十岁那年,在常州与王石谷相遇。两人谈话投机,从此结成莫逆。交往中,恽南田发现王石谷画中的笔意与自己极相似,水平也难分轩轾。可是当时无名的王石谷,无论诗文修养,尤其是书法,远不如恽南田。恽南田设想:王石谷的山水画十分出众,将来定能闻名天下。我的山水画与他笔意相近,为了他的前程,从现在起我就改画花卉,不再画山水,决不能与他争短长。开始,王石谷不明白恽南田为何改画花卉,后来得知,非常感动,并再三劝恽南田不要放弃他原本擅长的山水画。

后来,人们看到王石谷的画上,常有恽南田的题跋。他们合作的作品,当时就是画坛的珍品,享有“恽王合璧”之美誉。而恽南田的花卉尤其牡丹,世称“恽牡丹”,其画法一洗时习,别开生面,成为写生正宗,是历史上有名的“恽派花卉”。其实,即使恽南田最终不能成为花卉画大家,可他那无私无我,做事替别人着想的谦让精神,照样千古流芳。

时下,在长期中共党文化的灌输和洗脑下,中华传统美德“谦让”已不值分文,人们争斗心越来越强,特别是在利益面前,简直是互不相让,争得你死我活。能争,即是能力的体现,强者;反之,是傻子、窝囊废。一个社会倡导什么,必定形成气候,其影响是巨大而深远的。正的,带来的是良性循环;负的,必然是恶性循环,人人都成为受害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