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安门自焚真相|中南海上访纪实|4363迫害致死案例|1400例造假
海外用户可下载明慧广播手机应用

海外用户可在Podcasts收听明慧广播电台
空中明慧周报

空中明慧周报(330)

发表日期: 2013年1月22日
节目长度:30分18秒 Get Windows Media Player
在线收听
下载
7,252 KB

28,406 KB
下载方法:按鼠标器右键,在弹出菜单中选择“目标文件保存为…”(Save Target As…)
==热点追踪:
==真相与人心: “700手印”事件第四轮联名申诉; 天意昭昭; 纪念师尊台湾讲法十五周年
==生命的绿洲: 那年,我回国修炼法轮功
==风雨沧桑: 发生在北京高校的绑架事件
==心灵阳光: 自然之爱


==热点追踪==

(男声)2012欧洲法会在比利时召开

二零一二年十月二十七日,法轮大法欧洲法会在比利时首都布鲁塞尔的圣米歇尔剧院召开,来自比利时、荷兰、德国、奥地利、瑞士、法国、英国、爱尔兰、丹麦、瑞典、芬兰、西班牙、意大利、希腊、拉脱维亚、罗马尼亚、波兰、赛尔维亚等二十二个国家的一千多名法轮功学员参加,二十多位来自不同国家的学员交流了他们的修炼体会。

(女声)波兰民众吁联合国调查中共活摘器官暴行

二零一二年十月十二日至二十三日,波兰法轮功学员在华沙市中心地铁广场揭露中共对法轮功十三年来的残酷迫害,特别是中共活摘器官、并将尸体加工贩卖牟利的滔天罪行,征集签名反迫害。征签台前经常会排起长队,所有参与征签的人都共同发出一个声音:呼吁联合国行使职权,尽快开展独立调查,制止中共的反人类邪恶暴行。


==真相与人心==

(女声)“700手印”事件第四轮联名申诉

河北省正定县发生“700手印”声援释放法轮功学员李兰奎事件后,中共河北省政法委高层官员驻扎当地,恐吓迫害,目前已有三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劳教,四人被非法转捕。几个月来,当地民众继续声援法轮功,抵制迫害,要求放人,相继又有306声援手印,903声援手印,以及最近第四批1108位民众的声援签名和手印。

700手印亮相美国国会后,河北省政法委高层官员驻扎当地实施恐怖调查行动,两人一组逐户追问,威胁民众说:“谁签名,谁好不了”。专管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610的副县长、正定公安局副局长高国开始抓捕,发生了至少六起绑架行动,造成其中一名法轮功学员杨银桥坠楼身亡。共16位法轮功学员及家属遭绑架,被套上黑头套绑到正定县的刑讯场所。法轮功学员遭到酷刑逼供,铐铁椅,剥夺睡眠,棍棒毒打,甚至高压电棍电击,情节极为恶劣。目前恶警已把正定县东安丰村白淑琴、藁城王月霞和杨荣霞三人非法劳教;高素贞、张天奇、贾志江、牛敏杰四人非法转捕,牛敏杰因为血压高达295,已回家,其余人员也都已回到家中。

恐怖迫害的结果适得其反,更暴露了中共邪恶的本质,失尽民心。截至目前,又有1108名(其中622人按上了自己的手印)知情世人站出来声援法轮功,抵制中共的疯狂迫害。

一位妇女在签名时说:“我们村里炼法轮功的都是好人,我们都跟着受益了,灾害这么多,我们村都没摊上。营救法轮功学员,我签名,村里人都应该给签名……”。

有两位四十多岁的男士听到有人说起签名的事,一个说:“好说好说,我签。”另一个说:“我也签,共产党这么坏,贪污腐败早该淘汰了,我声援法轮大法!”

在乡政府工作的一个干部也说,“法轮功学员信仰真善忍,是老百姓公认的好人,整人家法轮功的事情我可不干。那些610、公安纯粹是不干正事。营救法轮功学员,我签名。”他还按上了自己的手印。

联名声援法轮功的义举在各地此伏彼起地涌现,人们越来越敢于站出来凭良心说话了。

(女声)天意昭昭

中共自窃国以来,逆天道而行,泱泱华夏五千年文明被摧毁,传统文化精髓被破坏,取而代之的是贯穿着“残酷”和“斗争”的中共党文化。尤其中共迫害法轮功这十三年以来,中原大地一片狼藉,中华民族正经历着前所未有的浩劫,处在历史的紧要关头。此时异象频频,“天机”大显。

2012年7月20日至21日晚,江苏省扬州市、高邮市、宝应县交界发生4.9级地震,余震达55次,截至21日,地震造成宝应县两人受伤,宝应县数十间民房不同程度受损,部份房屋倒塌。地震级别不大,损失也微小,但引起的社会心理震动却非比寻常。因为它震在最不易地动的平原,被称为是当地70年来最大的地震。还有一个原因就是“7.20”这是个特殊的日子——中共在1999年7月20日公开全面迫害法轮功。地震发生的这一天正好是法轮功遭迫害的第13年,迫害佛法必遭报应。蹊跷的是震区宝应县谐音就是“报应”,这个县也正好地处迫害法轮功的元凶江泽民的老家扬州。这也许是在向人们透露出什么?迫害法轮功的“血债帮”遭受“报应”的日子不远了!

2012年7月21日至22日,北京经历了一场触目惊心的特大暴雨,京城沦为一片泽国,据说连中共最高层办公的中南海也被淹了。暴雨造成市民人身、财产巨大损失,死亡人数众多。但中共当局一如既往地掩盖,仅公布了三十七人,迫于民愤,又改口称人数未确定。水漫京城,甲子不遇。北京遭遇61年来特大暴雨,是天怒以示冤情,向世人警示中共迫害法轮功这一千古奇冤。

(男声)纪念师尊台湾讲法十五周年

一年一度的台湾法轮大法修炼心得交流会,将于二零一二年十一月十八日在台北市举行。这次法会对台湾法轮功学员来说意义非凡,一九九七年十一月法轮功创始人李洪志先生莅临台湾讲法,即将届满十五周年。

一九九七年十一月,李洪志先生莅临台湾,在台北三兴国小及台中雾峰农工两地讲法,吸引两千多人到场聆听。据当时参加的学员回忆,师尊很慈祥、亲切,没有架子,对每个人都很客气。

于一九九七年四月成立台中第一个炼功点的邱添喜,是台湾早期修炼法轮功的学员之一。他回忆说,“当时去听法的有半数以上是学员的亲友,还没开始学法炼功,结果后来这些人几乎都走上修炼的路。”他认为,这是因为师父讲的是高德大法,一言一行令人折服。

讲法结束后,师父从台北、宜兰、东部、南部绕行台湾一圈,并在日月潭住了一夜,沿途停车、吃、住都没有让学员付账。师父在台湾停留一星期,只有少数几位学员陪同,悄悄地来去,不愿惊动其他学员,学员们说:“师父所展现的处处为人着想的风范,是给我们最好的身教!”

邱添喜表示,在师父来台湾之前,台湾只有少数人学炼法轮功,彼此之间也没有互相联系,直到师父来台湾讲法之后,把学员互相联系起来,法轮功在台湾才真正的弘传开来。

一九九九年四月二十五日,超过万名法轮功学员在北京中南海和平上访,该事件经媒体大幅报导,把法轮功推向了世界舞台。同年七月二十日中共江氏集团展开大规模打压,法轮功学员遭到严重迫害,该事件经台湾媒体披露后,法轮功的知名度迅速传开,由于免费教功,强调重德修善,祛病健身的效果卓著,仅凭口耳相传就广泛传播,受欢迎的程度反而是中共始料未及。

中共开始迫害后,台湾逐渐成为海外声援反迫害的主力之一,被当地媒体称为“法轮功的复兴基地”。学员洪吉弘大概估计,自从中共迫害法轮功后,在一年半的时间内,台湾学员人数就暴增三倍。

洪吉弘回忆,一位住在台北市木栅的贸易商,二零零零年到中国大陆出差,看到中央电视台从早到晚天天播放诽谤法轮功的节目,他觉得很奇怪,一个国家怎么会对一个功法这么打压?一时之间好奇心大发,决定回到台湾之后想看看法轮功的庐山真面目。

这位贸易商后来找到洪吉弘家中开办的法轮功九天班,学到第七天时忽然察觉十七年的失眠症消失了,曾经找遍中西医却从来没治好过的宿疾竟然不翼而飞,接下来的两三天睡得特别好。同时,他发现师父讲法从头到尾都是在教人做好人,他才发现这与中共宣传的完全不一样。

法轮功在台湾弘传至今,成立了一千多个炼功点,遍布台湾各地,几乎每个乡镇都有炼功点,包括外岛的澎湖、金门、马祖也有十几个炼功点,台湾已成为全球仅次于中国大陆、最多华人修炼法轮功的地方。


==生命的绿洲==

(女声)那年,我回国修炼法轮功

我再三询问医生:“我是否能坚持住飞回大陆见我的父母家人?”医生每次都笑着安慰我说:“没有任何问题。”我做了所有先进仪器的检查,每项结果都非常正常,但我心里恐怖万分,又表达不清楚自身的感受,只是一再地坚持着说:我可能回不去了,我觉得自己见不到父母了。

最后医生答应我的要求,给我开了足够的镇静药,我才登上回国的航班。那是一九九六年的下旬。

那时我出国六年了,我被自己精神上的一种病痛症状折磨着。表面看上去我没有什么不正常,但是一种恐怖和要控制不住自己了的感觉每天每时伴随着我。比如我走在路上,身边行驶而过的车辆就是让我恐怖的对象,思想中总是恐怖自己要钻到车下去,我极其担心自己,可千万别钻到车下;站在窗前,我担心自己跳下去,又怕真地跳下去怎么办?诸如此类千变万化地被折磨着,没人能知道我的感受。

我年幼时身体很弱,经常打针吃药,是医院的常客。六岁那年突发患了急性流行性脑膜炎,昏迷几天后经抢救从死亡的边缘返转回来,万幸地没被病魔夺走。但这次病后我就变得每天头痛,精神不振,睡眠时梦魇不断,清晨醒来后大脑从来不会有休息过后的那种清爽感觉。出国后紧张的学习、工作及随着整体人类道德的下滑,我在其中也做了很多坏事,慢慢地我的精神就到了这个地步。

当国内正处于气功高潮时,我曾专程回国,朋友帮我在北京饭店找到一个据说很有名气的气功师,收费极高,但我没有任何好转,回去后还越来越严重。最后发展到连化淡妆和简单的出门购物对我都变成了很艰难的事。那期间,家里人从国内给我邮寄来了《转法轮》,在那样的精神状态下,我只是很小心地把书包好收藏起来。我与法轮大法擦肩而过。

九六年九月末,我鼓足勇气,吃了足够量的镇静药,终于飞回到了父母身边。第二天,我对家人说,我现在的精神状态极差,我不知道自己接下来会怎么样,这次能回来见到你们我很高兴,我一直怕不能回来见你们了。我母亲和我妹妹们修炼法轮大法有半年了,她们告诉我别担心,说我这个病国外先进的医疗治疗不了,国内的中医、一般的气功也解决不了,只有修炼法轮大法,才能真正救了我。我从小受中共邪党无神论的教育,对修炼没有任何认识,但心里却非常肯定地感觉到只有法轮大法能救我。从此我走上了神圣的修炼法轮大法的路。

当天,我开始听师父的讲法录音,感觉到师父的声音非常亲切和熟悉,师父讲的法理我都从心底里认同,我有一种归宿感和安全感。在此之前,我每天睡觉每次不会超过半小时,听师父讲法录音的当天夜里,我睡了一个长觉,半夜醒来,出了一身的透汗,浑身非常舒服,感觉有一股很强的热流从头顶传到脚底,后来才明白,是师父给我灌顶,为我净化身体。

我的精神和身体每天都快速好转着。第五天,我去了母亲和妹妹参加的炼功点,辅导员耐心地教我炼功动作。在我和大家一起集体炼功,第一次做抱轮时,我感到什么东西拖着很粗、很粗的铁链子在往我身边靠近,我清楚地听到了铁链子拖在地上的沉重声音,我惊恐地睁开眼睛,看到大家都在静静地炼功,辅导员告诉我别怕,什么事都不会有。第二天,又是在抱轮时,那个东西又拖着铁链子往我身边靠近,我心里知道师父在我身边,我努力战胜自己的恐怖,坚持炼功。第七天,那东西又想靠近我,但我感觉到它过不来。从此,它再也没有了。我知道师父救了我,把那个东西彻底清除了,抱轮时我看到自己无比高大,站在高高的山顶上,脚下的树木郁郁葱葱,身边白云缭绕,那种感觉真是殊胜、美妙。

我带着一个自己控制不了的精神状态,和被这个状态拖垮了的身体回国看望我的父母、家人,但没有打算留在国内,所以买的是往返机票。没想到我万分荣幸地得到了法轮大法师父的救度,得到了千载难逢的法轮大法,我表述不尽我对师父的感恩,我舍不下这块修炼的净土,我决定留在国内,好好修炼下去。就这样,我从一九九六年一直修炼到现在。

法轮大法九二年在中国开传,九九年就有一亿人在修炼大法,目前已传播到世界一百多个国家和地区(包括港澳台)。世界各国、各族裔都有许多人在修炼大法,我们中国人是最应该受益的。但江泽民及中共邪党,出于邪恶的本质,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已十三年了。我因为得到大法而留在国内修炼,十三年中,我坚持修炼,更觉得自己能够在大陆面对同胞,把自己知道的法轮大法好直接告诉他们是多么重要。愿国人都觉醒,了解真相,给自己选择美好的未来。


==风雨沧桑==

(男声)发生在北京高校的绑架事件

中共要开“十八大”,又开始抓人了。十月十八日上午,北京工业大学教师、法轮功学员庄偃红女士在单位办公室被朝阳区分局警察强行绑架。

这是庄偃红女士第七次遭绑架。上一次是二零零七年,中共要开十七大,庄偃红在家中被绑架,后被非法劳教。

庄偃红五十二岁,北京大学哲学系高材生,中国人民大学伦理学硕士,毕业后一直在北京工业大学人文社科学院任教。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后,她因坚持信仰法轮功,屡遭中共迫害。

庄偃红为什么坚持修炼法轮功呢?庄偃红天生只有一个肾脏,自幼体弱多病,百治无效。成年后,严重的偏头痛、肾炎曾使她完成教学任务都很难。一九九四年,庄偃红聆听了法轮功师父的传功讲法报告,短短九天里,她身上所有的疾病都不翼而飞,世界观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她明白了人活着的意义——修炼大法,返本归真。

修炼法轮大法后,庄偃红遇事用“真、善、忍”要求自己,诚恳待人,踏实工作,她善良、平和,遇事总先想到别人,她的学生、同事都对庄老师的印象极好。但就是这样一个谁都认可的好人,却遭到七次绑架、监禁和非人折磨。

这次绑架庄偃红,警察选在上班期间,公然在办公地点威胁庄偃红,最后在光天化日下、在青春年少的大学生身边强行绑架修真、善、忍的好人。现在庄偃红被非法关押在朝阳分局看守所,处境堪忧。

另据明慧网报道,在庄偃红被绑架前的三个星期,另一位北京高校的法轮功学员也被绑架:北京第二外国语学院后勤处职员胡传林,九月二十一日在他的办公室被闯入的警察绑架;十月十八日被非法劳教二年半。他的妻子、北京传媒大学教师黄玲被迫带着儿子离家出走。

希望民众关注发生在北京高校的绑架事件,并给予道义援助。


==心灵阳光==

(女声)自然之爱

深秋的阳光格外令人平和与沉静,植物不再繁盛,花儿也慢慢凋零,急匆匆的脚步不觉变得缓慢,因为不知在哪里,似乎藏着一个轻轻的、柔柔的声音,它使人感受到了抚慰,却也让人的心头有些莫名的空旷。

当人的心神真的安静之时,这颗心就会空下来,仿佛一个寂静幽深的山谷,他就会发现,平日司空见惯的事物中,其实蕴含着不为人知的一面;他的耳朵也会异常敏锐,能捕捉到平时根本无法觉察的细微之声。我们真地能听到来自大自然那洪大而又绝微的声音吗?

不由想到这样一件真实的事:一个听力失聪的美国儿童,对自己几乎完全丧失听力感到绝望之时,他的修女老师带领他和他的小同伴,来到了密林中的一个湖边,碧蓝而清澈的湖水上盛开着大片的荷花,晨光熹微中,荷花的花瓣如同受到了召唤慢慢开启,这些安静的孩童突然间变得激动兴奋,他们用手语热烈地交流着:“我听到了莲花开放的声音!”一旁的修女老师和医生又惊又喜,流下了感动的泪水。小男孩从心底里了解到一件事,那就是他能听到花开的声响,他今后一定会充满信心快乐地活着;那位医生也得到灵感,在医院种下了一池荷花,那一池纯净美丽的荷花,不知医好了多少人的心灵。

而我们能否体会,只有当我们的心专注地倾听大自然,倾听她那细密绵长的声音,我们才会感知造物主那无所不在的恩德与慈悲,就像一个失聪的人听到了花开的美妙,死寂绝望的心,竟像得到一个神奇法宝,刹那间注入了一股生命之泉。
常常被自然那令人难以捉摸的智慧所触动,四季不断地更替中,我慢慢看到生命轮回的演变;万物的兴衰,繁盛与湮灭间,是一种不真实的虚幻,梦里梦外亦假亦真,功名利禄生皆是空。我也略知了古人所说“人过留名,雁过留声”的含义:一个人做下了什么,会留给这个世界。一个人会留给世界一些什么呢?也许就在于善与恶的选择中。

从一年四季奇妙的轮转中,我深深体味出自然之道,那是一种难以言说的爱,我形容不出,只知道他超越了人能表达的任何一种情感。在盛夏,植物尽情尽兴地生长,而严冬,万物凋零,造物主在均衡着一切。从春到冬,植物从生到灭,却又于灭中暗孕生机,等待下一轮的重生。造物主给我们反复演绎的这一幕真是意味深长,他的意志体现在人触目所及的一切空间,更体现在不为人知的更深空间,这一切的发端,源自于一种洪大的爱,洪大的慈悲。

无垠的大穹、万马奔腾的山崖瀑布、一朵朵静静飘飞的蒲公英……自然之美是如此动人心魄,不由让人心生敬畏;我炫目于花草树木竟是如此繁多,踩着由无数小野花铺就的华贵地毯,听着从纷披的草帘下,石隙中传来的水声,“叮叮咚咚”是那么清亮悦耳,恍然间,我仿佛进入了仙境。

体味自然之爱,我一下懂得了,真心溶入到自然,就能进入仙境,那是因为自然的怀抱本是一个最美的仙境,人的心灵原就属于仙境,纤尘不染,清澈光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