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安门自焚真相|中南海上访纪实|4363迫害致死案例|1400例造假
海外用户可下载明慧广播手机应用

海外用户可在Podcasts收听明慧广播电台
空中明慧周报

空中明慧周报(341)

发表日期: 2013年2月16日
节目长度:30分11秒 Get Windows Media Player
在线收听
下载
7,226 KB

28,300 KB
下载方法:按鼠标器右键,在弹出菜单中选择“目标文件保存为…”(Save Target As…)
==热点追踪
==真相与人心: 从“南周”事件想到的
==生命的绿洲: 肺癌晚期病人死而复活
==风雨沧桑: 德国各界积极营救法轮功学员
==心灵阳光: 爷爷的教诲与我家的谜团; 一枚金戒指
==神传文化: 仙人桥与山人庙


==热点追踪==

(女声)真善忍美展在英国国会大厦举行

二零一二年十二月十八日至二十一日,真善忍国际美展在英国国会大厦内的上层等候大厅(Upper Waiting Hall)举行。此次展览由康沃郡(Cornwall)的国会议员安德鲁•乔治(Andrew George MP)先生协助举办。

位于英国国会大厦内部的上层等候大厅与十九个会议室毗邻,这些会议室每年会召开超过七百个会议,产生出三百多份报告。上层等候大厅是一个国会议员、 贵宾、政府官员、商界巨头、社会团体代表及相关人士碰面的地方。多年来,这里也被用作举办内部展览的场地,对国会内部及到访的人士开放。

安德鲁•乔治议员表示能够协助举办这次画展让他深感荣幸。他说希望通过画展“让我们的眼睛睁得大大的(keep our eyes open)”,“我想,这个画展会打开很多人的视野。这里显然有文化、信仰的议题,还有艺术的感性。”

乔治议员表示,他对《孤儿泪》这幅画作深有感触。画作中一个十岁左右的女孩儿,手捧着父母亲的骨灰盒。女孩肩上披着一件父亲留下的夹克,脸上的泪珠在淌落。象许多信仰“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一样,女孩的父母被中共在监狱中迫害致死,而且,他们的人体器官有可能已遭中共摘取。

乔治议员说:“这幅画非常有力量,非常有表现力。我想,任何看到这幅画的人都不可能看不到其中的内涵,不可能感觉不到其中强烈的悲伤。”

真善忍国际美展开始由一些艺术家决定用他们的天赋记录下他们修炼法轮大法后的经历和感受,其中大部份的艺术家是华人。因修炼法轮功,他们中有的在中国大陆亲身经历过中共的拷打、监禁等迫害。自二零零四年以来,美展开始世界巡展。展出的作品有西方传统的油画,有中国水彩,在绘画技巧中,注重写实和内涵的表达。

真善忍国际美展在英国展出后,得到了英国各界从议员、市长、大主教,到普通市民的热情欢迎,画展的留言簿写满了一本又一本,传达着观众们的心声,他们赞叹画展是如此的震撼人心,又如此的美好神圣。

此次展览是真善忍国际美展二零一二年度在英国巡回展览的第十一站,也是该年度最后一次展览。


==真相与人心==

(男声)从“南周”事件想到的

新年伊始,一起大陆媒体人与中共官员的对抗事件闹得沸沸扬扬。事件缘起于《南方周末》的一篇题为“中国梦、宪政梦”的新年献词被广东省委宣传部官员篡改,引发“南周”采编人员的不满,随即在微博上引起轩然大波,并立即成为全国性的事件。众多媒体人迅速声援并称其为一场“重要的新闻战争”。

这起宣传部门钳制媒体的事件的曝光,令人想起中共操控媒体对法轮功铺天盖地的抹黑宣传。江泽民因一己之私操纵媒体挑起的这场灭绝人性的迫害运动,不仅消耗了大量国力财力,还将中国的新闻、法制以及中国人的道德都拖入了黑暗的深渊。

在媒体颠倒黑白的仇恨宣传中,最邪恶荒谬的莫过于中共自编自导的“天安门自焚伪案”。

把央视的自焚录像慢放,可看出很多破绽,比如:王进东浑身被烧黑,但是他两腿间盛汽油的塑料雪碧瓶,在高温烈焰中却不燃烧不变形;刘春玲不是被火烧死,而是被警察用重物击中头部,倒地死亡;小女孩刘思影,气管切开手术后,四天就能接受采访还能唱歌,违反医学常识……所谓的天安门自焚完全是中共导演的骗局。

然而,一些丧失良知的媒体人为了邀功请赏,讨好主子,不仅继续把死亡、自杀的污水泼向法轮功,还和当局唱起了双簧,把洗脑班、劳教所、监狱迫害法轮功学员的“血雨腥风的残暴”描绘成“和风细雨的关怀”,掩盖中共的暴力洗脑。

中共在迫害法轮功中,彻底抹掉了媒体的公信力,摧毁了许多媒体人的道德和良知,堵死了新闻自由和言论自由的回归之路。法轮功问题不解决,中国的新闻自由就无从谈起。

民众有知情权,这也是新闻自由的一部分。法轮功学员在自身遭受惨烈迫害的情况下,坚持传播着事实真相,无论是传单、电话、短信、传真,都是在维护民众天赋的权利。尤其是中共最恐惧的真相电视插播,更是争取还公器于民的大智大善之举。


==生命的绿洲==

(女声)肺癌晚期病人死而复活

二零一零年八月,我肚子疼,大便不通,紧急到县医院,初诊为炎症造成肠梗塞,鼻孔插管排胃液,挂针,如此折磨一周,肠仍不通,怀疑是肿瘤。急转院到省医学院附属医院。又过去一周,还是不通,期间插管、二十四小时打点滴、一换针就疼痛难忍,几回死而复生。

一天晚上,梦到自已被两个陌生女人挟持带走,我问:“去哪里?” “去好地方。”“还能回来吗?”“不能回来了。”这时,丈夫来叫我“不要去”,我就挣开她们回来了。

在肠道不通的情况下,医院强行进行肠镜检查,确诊是结肠癌,手术持续五小时,切除了一大段结肠,病理化验结果是一些癌细胞已转移,接下来是为期六周的全身化疗,化学药物流蚀全身,难受程度难以言表!

丈夫一直陪伴着我。丈夫九十年代末开始修炼法轮功,那时,我对他既不支持也不反对。中共迫害后,我不明真相就开始反对他,他读书炼功有时只好避开我。这次他带着Mp3听大法录音,奇怪的是,我不反对他了,由他听。但当他要我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时,我就顽固地不念,现在回想起来,也是太固执了!

化疗结束后,复查没事。二零一二年七月下旬再次复查,发现癌细胞已大面积转移到双肺,肿块像拳头那么大,肺癌晚期,已失去手术的机会。

医生建议留院化疗,但上次化疗时,跟我要好的病友凡是转移或复发的,都化疗不了多久,医院就拒绝收治了,让他们回去准备后事。

他们唯一能依赖的是医院,结果医院却无能为力,这是多么残酷!

丈夫问医生,继续化疗情况会怎样,医生暗示没有第二种结果。丈夫当时就把我带出医院,医生说很遗憾,医疗费都已经付了,我当时就流下了眼泪。

我们先到旅馆住下,丈夫要我念“法轮大法好”,把Mp3塞到我耳朵里,我接受了,心里平静了下来。第二天,我们乘车回家,一路上听师父的广州讲法录音,越听心里越平静,阵阵暖流在身体里涌动。

回到家,就忙上厕所,拉了很多很多脓血一样的东西,我正紧张,丈夫说“师父帮你清理身体了”,我感觉是这么回事。上次肠镜发现大肠息肉,所以这次肠镜切了息肉,这三天每餐只能喝一点汤,肚子空空的,感觉排出来很多东西。

之后,我就和丈夫一起读书炼功。婆婆担心我身体,捡了一大堆中药煲给我喝,一喝就泻肚子,后来还把药煲糊了,药罐裂开了。要重新买药罐时,发现剩下的一大包药被老鼠咬坏了!这才意识到修炼人身体没病,更不必吃药了。

我和丈夫一起修炼,身体发生了巨变。现在上楼梯,丈夫还撵不过我。是法轮大法师父给了我第二次生命。谢谢师父的救度之恩!


==风雨沧桑==

(女声)德国各界积极营救法轮功学员

山东省日照市法轮功学员马瑞梅因发放法轮功真相资料,于二零一二年四月三日被中共警察绑架。马瑞梅的儿子丁乐斌在国内一所知名大学攻读法学硕士研究生,目前在德国实习,在德国法轮大法学会和国际人权组织的大力支持下,丁乐斌开始全力营救母亲。包括媒体、政治家和人权组织在内的德国各界人士对马瑞梅伸出了援救之手。

拥有三十一家地方性报刊、一百一十万读者的《莱茵河邮报》特地采访了丁乐斌,报导了他的母亲马瑞梅因为坚持不放弃自己的信仰而被非法关押与劳教的消息,在德国民众和政府部门中引起强烈反响。

来自德国执政党CDU党派的国会议员和两位州议员,通过《莱茵河邮报》的报道了解到马瑞梅女士的消息后,非常关心她的安危,分别致信山东第一女子劳教所所长郝道方,强烈要求他立即无条件释放马瑞梅。

来自德国绿党的一位州议员在看过报道后,表示愿意大力支持对马瑞梅女士的声援与营救活动,并请该党派的国会议员一同参与营救,致信山东第一女子劳教所所长和中驻德使馆,要求立即无条件释放。

总部设于法兰克福的国际人权组织IGFM一直积极关注马瑞梅女士遭受迫害的最新动向,自二零一二年十月制作了营救征签表,并在全德国范围内开展对她的声援与营救活动。

十二月底,国际人权组织和德国法轮大法学会联名发起明信片营救活动,印刷了上万张直接寄发给山东第一女子劳教所所长的明信片,并将通过各种渠道分发给德国民众,请大家一同参与营救,强烈要求劳教所立即无条件释放马瑞梅女士。

马瑞梅,今年四十五岁,家住山东省日照市五莲县叩官镇闫家庄村,一九九六年开始修炼法轮功。修炼后第一年里就彻底摆脱了常年病痛的折磨,能够下地干活,夫妻关系从此和睦,是街坊邻居处处夸赞的好儿媳、好妻子和好妈妈。像其他千千万万法轮功学员一样,她得到了真正的身心健康,展现了通过修炼真、善、忍做一个好人的美好。

二零一二年四月三日,马瑞梅外出法轮功真相资料时,遭不明真相的人诬告,被当地派出所绑架,非法劳教一年半,于六月二十六日被秘密转押到山东第一女子劳教所二大队。

山东第一女子劳教所常年非法关押二、三百名法轮功学员,警察用各种办法对她们进行洗脑迫害,强迫在所谓的“转化书”上签字,参加洗脑“转化班”,逼迫参加洗脑“转化”考试,而且遭到各种酷刑折磨。此外,每天被强迫从事奴工,为山东省威海光威渔具有限公司组装生产渔轮,公司的产品出口世界七十多个国家。马瑞梅每天被强制劳动十五到十八个小时。由于长时间的奴工折磨,马瑞梅在短时间内体重下降了八公斤。


==心灵阳光==

(女声)爷爷的教诲与我家的谜团

爷爷家是书香门第,大户人家,祖上世代修佛。爷爷结婚很早,可三十二岁时奶奶就不幸去世了。那时爷爷已有四儿两女。登门给爷爷说媒续娶的人不少,爷爷说,只一心修行,不再续娶了。爷爷的儿子都是有学识的人,二十世纪五十年代初,大伯当了会计,二伯、爸爸还有老叔都做了教师。

爷爷常说,有一天老天就要筛人了,好的留下,坏的筛掉下地狱。留下的人才有后福。人不信神,“大劫过后方知有天”。有时爷爷说到这事就流泪。爷爷说,“等着吧,以后会有几十年的佛国,大佛来世上度人,你们能赶上得正法,我是不行了。”

一九七一年爷爷得了大病,躺在炕上好多天都起不来,家里人都哭。爷爷说:“我今年没事,明年九月份吧。”第二年九月爷爷离我们而去。

爷爷去世时我早已上学了。学校老师教的可跟爷爷说的不一样,老师说,人是猴子变来的,世上没有神,也没有佛。我上中学时,上级要提爸爸当校长,爸爸说什么也不当。因爸爸从来不想当官,也不想入党。

我很不理解,问爸爸:“人家都抢着入党、当官,你为什么不要?”爸爸说:“爷爷在时就告诉了,说不能入共产党,也不要当官,将来会有大祸。”我说:“你看哪个官不是在享福,退休后工资还比别人高。”爸爸说:“死了之后就有祸了。”我们做儿女的都不理解。

如果爸爸不当校长就没人管那所学校了,所以上面就逼着他当了。但他就是不入党。

我的大伯,据说八字沾了修行的命,可共产党砸庙毁佛像,宣传无神论,他也没有修行。大娘早早地去世了,两女儿出了嫁,大伯孤独一人很苦。晚年见到我们就流泪。我那时还小,不知为什么,姐姐说大伯是为自己一生没得佛法而哭。

二伯晚年也苦,说这茬人不得佛法的,就得下地狱让“罡风”抽死,他得不上法了……,如此流泪几年离世而去。

爸爸练气功,一心想修行。到九六年终于得到法轮大法。修大法后,几十年的气管炎、哮喘、肺心病都不医而愈,爸爸说这法轮大法就是爷爷说的“正法”。于是介绍给老叔,老叔也修炼了大法。老叔激动地说:咱们总算得到了真法。

我们全家都修炼了法轮大法。我才知道了佛法对生命是何等重要,知道了生命的真谛,这才明白了大伯与二伯为何因未能得法而哭;中共迫害法轮大法后,所有单位大官小官都让表态,领着单位的人批法轮大法,抓大法学员,我才明白了为何爷爷说不能当官;见到贵州出现“中国共产党亡”的奇石,我才知道因为天要灭中共,所以爷爷不让我们的家人入共产党。

爷爷说的那些事一件件都应验了,而今就差“大劫过后方知有天”这句了。中共上台搞各种政治运动,害死民众八千多万,中共还狂妄地说要“战天斗地”。人是神的子民,现在的人被共产党灌输得都不信有神,不相信善恶有报,没有了道德约束,无恶不作,社会风气在一日千里地往下滑,人人互相残害,神能任其而为吗?天灭中共,神用各种奇奇怪怪的灾祸筛选谁能留下时,那不就是大劫吗,那剩下的是不是只有好人呢?我现在才明白了爷爷的话与我家的所有谜团。

(女声)一枚金戒指

一九八七年冬季的一天下班后,我在本厂的洗澡堂捡到一枚金戒指,但没有还给失主,直接就揣回家了。

一九九七年六月,大法在我县洪传,我有幸得法。学《转法轮》,每当读到书中的这一段:“针织厂的毛巾头过去经常往家揣一块,职工都拿。学功以后他不但不拿了,已经拿家的又拿回来了”时,我都想到捡金戒指的事。学大法严格又光明,我必须去面对。

我想把戒指还给失主,但失主已搬迁。经多方打听,知道了她父亲家。

正当要还时,怕她臭骂我,就想通过邮寄、写信的方式,由她父亲转交。我正要写信时,手中的笔总是握不住、要掉。这时我女儿说:“妈妈,把你的笔借给我用一下。”当时我醒悟到必须亲自上门去道歉,面对自己的过失。

我找到她父亲家时,又不敢敲门,就把戒指从门缝塞进去,可是门缝很窄,怎么也塞不进,只好回家。

我反复读《转法轮》,师父在《转法轮》说中“难行能行”。过了几天,我又下决心上门归还金戒指。我想:事不过三,我一定要做好。

终于敲开了门。她父亲很诧异地看着我,我说:肖主任,我把这枚金戒指物归原主还给你的女儿,过去我思想不好,现在学法轮大法了,师父教我们要做以“真善忍”为原则的好人。

这天正好他女儿也在,她拿着金戒指激动地说:“天啊!做梦都没想到,这枚金戒指还会出现在我的眼前。当时认为是厂长的女儿偷的,还和她打了一架,十三年过去了,这枚戒指终于失而复得。”我泪流满面,深深痛悔,不断地表示歉意,说我如果不学大法,不知还要造多大罪业。

他们问了我有关大法的事,我做了解答,他们说:“你们炼法轮功的都是好人。”离开他家时,我感到全身很轻松,走路飘飘的,很舒服。 事隔几年,一次在街上又遇见肖主任,他向我竖起大拇指。

==神传文化==

(男声)仙人桥与山人庙

安徽省明光市有座嘉山,在中嘉山东麓有一天然石桥,被称作仙人桥,桥旁曾有一庙,被称作山人庙。

《安徽省志稿》记述嘉山旧貌:“双峰挺峙、有巨石横亘如桥其下广数丈,内有石床石凳,可以坐卧,每逢大雨,石梁上瀑布奔泻如帘。”

其中“巨石横亘如桥”便是说的“仙人桥”。一巨大拱形横石跨于两竖石之上而形成的天然石桥高约三米,跨度约八米,一条山涧清泉从山上流下汇入鲶鱼洼,也就是现在的明光分山岭水库。遇丰水期,涧水从横石上飞流而过会形成瀑布,石桥两侧绿树茂密,落日余晖处于山角之时,更显景色宜人、气势壮观、美如仙境。

相传,古时在石门有一位白发道长,一日不知何故关闭了石门来到了中嘉山选择修炼之地,几日后选中了仙人桥,并添置了石床、石桌、石凳。道长是位善人,修炼之余喜欢将路过的樵夫、猎人请到桥洞中喝水、休息。

一天,一位樵夫打柴时被毒蛇咬伤,急忙来找白发道长帮忙,可是还没走到石桥洞便浑身打颤地栽倒在山涧边,白发道长发现后连忙将樵夫扶入石桥洞中躺下并为其治伤,当黑紫色的毒血被排出后,道长又从葫芦里倒出一粒黑色药丸给樵夫服下。

樵夫问道长是不是郎中,道长摇摇头,用手蘸水在石桌上写下“山人”两字,写好后又用手擦去一半。

樵夫回家后把遇到的这件事讲给村人听,有个识字的聪明人琢磨了很久终于明白:山人应是“仙”字,擦去一半,分明说是个修炼的半“仙”呀。

从这以后,村里人常去找白发道长医病,去的人都满意而归,就连一个失明多年的瞎子也给医治好了。白发道长治病从来不收金银、不收礼物,后来他修炼得道而成仙飞升了。

村里人感激道长治病救命之恩,捐资在石桥旁修了一座庙,取名“山人庙”,按他的样貌在庙里塑了神像,凡求道长治病驱邪的都会在庙里敬香磕头,人们常能看见每逢初一、十五时白发道长显灵为百姓排忧解难。

千百年后,山人庙早已失去了踪影,人们为了纪念白发道长,便把这座石桥叫“仙人桥”。中华文化的精华是修炼文化,几千年来修炼者的神奇故事载于史册、见证于山水之间,修心向善之人也历来受到敬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