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安门自焚真相|中南海上访纪实|4296迫害致死案例|1400例造假
海外用户可下载明慧广播手机应用

海外用户可在Podcasts收听明慧广播电台
空中明慧周报

空中明慧周报(369)

发表日期: 2013年8月16日
节目长度:29分3秒 Get Windows Media Player
在线收听
下载
6,953 KB

27,235 KB
下载方法:按鼠标器右键,在弹出菜单中选择“目标文件保存为…”(Save Target As…)
==热点追踪==

(女声)爱尔兰议员通过决议 阻止中共活摘器官

二零一三年七月十日,爱尔兰议会外交事务及贸易联合委员会举行了关于阻止中共活摘器官的听证会,听证会上,美国作家伊森•古特曼和法轮功学员揭露了中共活摘人体器官进行贩卖的罪行。举办听证会的爱尔兰议会外事贸易委员会所有议员悉数到场,到场议员一致通过了阻止中共活摘器官的决议,并将敦促立法,阻止中共活摘器官的罪行。

爱尔兰国家电视电台RTE和爱尔兰第一大报《爱尔兰时报》都在第一时间对会议进行了报导。

《失去新中国》作者,获诺贝尔和平奖提名的加拿大人权律师大卫•麦塔斯和古特曼运用大量调查数据和事实资料得出结论,二零零零年至二零零五年间,至少有六万五千多名法轮功学员被中共活摘器官,而实际上被虐杀的法轮功学员可能超过上百万,与会议员对这一事实表示极大震惊。会议结束时,主席帕特•布理尼议员宣读了参议员大卫•诺瑞斯拟定的反对中共活摘器官的决议,在所有出席的议员同意声下,决议获得一致通过。

此前的七月八日,人权律师大卫•麦塔斯接受了爱尔兰国家电视电台RTE采访,节目主持人派特•肯尼对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罪的众多证据震惊之余,不禁说道:“换句话说,中共是按订单(摘取法轮功学员的器官)。”肯尼特别向听众提到自己见过法轮功学员在中共使馆外抗议,也见过法轮功学员在爱尔兰户外炼功,法轮功的功法十分祥和,与世无争。


==真相与人心==

(女声)澳洲新闻周刊发表文章:中共恐怖的盗取器官罪行

澳洲《新闻周刊》二零一三年五月十一日登载作者杰弗里(Jeffery Babb)的评论文章,标题为《中共可怕的器官盗窃:他们的罪行,我们的耻辱》。文章说,有可靠的报告表明活摘器官的事正在发生。中国所提供的移植服务,只有在“应订单来杀戮”才能做到这样的供应。

文章说,没有人能活着离开那个“屠宰店”,这就是为什么没有人谈论它。没有人知道有多少中国的法轮功学员“被强制摘取器官”。

七年前,前加拿大政治家大卫.乔高和人权律师大卫.麦塔斯公布了他们的报告:“血腥的活摘:杀害法轮功盗取他们的器官”。在这份开创性的报告中,他们公布了中共活摘器官的证据。

为了保证他们的器官能够匹配,法轮功学员在被关押期间被强迫检查身体。

最先切下的是眼睛,然后摘取角膜用来做角膜移植。然后,那组外科医生迅速地摘取其它器官。最后只剩下皮肤和骨骼。这个人体剩下的部份就会被丢去焚烧。在这可怕过程中的某一时刻,受害人死亡。

正如众所周知的,在世界各地,寻找器官捐献的人经常要等几年才能等到一位匹配的捐献者。在中国,寻找匹配的“捐献者”只要几周的时间。这只有一种解释——那就是必须存在一个很大的活体库,但这些“活体”不是自愿的“捐献者”。这个“活体库”主要是法轮功学员,通过他们被强迫做的医疗检查和病理检验的类型可以证明这一点。

(男声)大连法院非法庭审 律师遭殴打集体退庭抗议

八月二日,大连中山区法院借西岗法院地盘再一次对二零一二年七月六日绑架的十一位法轮功学员非法开庭。七位律师为法轮功学员作无罪辩护,律师团指出了法院庭审过程中的违法行为,其中程海律师因为被剥夺辩护权而要求控告,遭警察殴打,导致律师集体退庭抗议,这个被称为“中山区诉讼案”的庭审再次流产。
遭非法庭审的中山区法轮功学员原来有十三位,其中两人已回家。大连警察以他们为民众提供安装卫星接收器服务收看海外新唐人电视节目为由,强加所谓的“破坏法律实施”罪名,企图进行判刑迫害。

在这之前,大连中山区法院几次对此案非法开庭,都不了了之。

今年四月十二日,因大连中山区法院临时取消对十三位法轮功学员的非法开庭,并在法院门外发生绑架法轮功学员、殴打律师的事件,导致此案引起世界媒体关注。

六月二十一日上午,大连中山区法院再次非法开庭。九位律师为法轮功学员作无罪辩护。因此案不符合司法程序,证据造假,律师们有理有据的辩护、及当事法轮功学员纷纷指证公检法人员的违法行径,让法官、公诉人无言以对,不得已频频休庭。结果庭审进行到傍晚,最主要的辩护阶段还没有开始。律师团因开庭时间过长全体罢庭,法官于当晚八点三十分宣布休庭,择日开庭。

此后七月五日的“开庭”又因法院违背司法程序而告吹。


==生命的绿洲==

(女声)找到回家的路

八十五岁的鲍尔•安德生,是丹麦民航总局退休机械工程师,幼年时因为医疗事故汞中毒,在漫长的一生中,受尽病痛折磨,想尽各种办法,都没有解决病痛。

安德生在一九九八年复活节期间参加了法轮大法九天学习班。通过修炼法轮功,他身体的银汞中毒症状奇迹般地消失了,苍白的脸变得红润,雪白的头发又变成了浅棕色。他的脸上浮起了笑容,他真正地感到:找到了回家的路!

他说:“我整整等了六十五年。直到我阅读了《转法轮》,我马上意识到,师父了解所有的事,也知道所有的事!”

安德生从九八年起,一直在哥本哈根国王公园炼功。中共迫害法轮功后,安德生与其他几位法轮功学员配合,在哥本哈根中使馆前和平抗议。

老人每天骑自行车来到使馆对面,摆出真相展板,然后打坐,和平抗议一小时。

他说:“我们在丹麦中使馆前的和平抗议从二零零二年开始。来这里为法轮功和平抗议对我来说是最值得做的事情,十一年了,我一直都坚持来。冬天我也不觉得冷。很多路过的人问我‘你不冷吗?’实际上我真的不觉得冷。”他说,“在中使馆前和平反迫害我要坚持到底,直到迫害结束。”

二零一三年七月,法轮功反迫害十四周年之际,“欧洲法轮大法修炼心得交流会”在丹麦哥本哈根召开,来自欧洲各国的法轮功学员除了参加交流会之外,还在哥本哈根举行了游行、集会、烛光夜悼等一系列和平反迫害活动。不善言词的安德生告诉记者,他非常高兴有机会在哥本哈根见到这么多来自各地的法轮功学员。在随后的大游行和反迫害集会上,都看到了安德生的身影。

那天下午,在哥本哈根灿烂的阳光下,这位八十五岁的修炼人露出孩子般纯真的笑容。


==风雨沧桑==

(女声)天津八百民众联名救助滑连友

滑连友,五十一岁,原在天津市显像管厂工作,任会计职务。九七年三月开始修炼法轮功,腰间盘突出症痊愈,生活中的不良习惯全改正了,工作兢兢业业,吃苦耐劳,博得老板的赞赏。

二零一二年,滑连友被非法判刑七年,他绝食抗议冤刑,已经一年两个多月了,身体非常虚弱。滨海监狱(原港北监狱)说“等人不行了再说”,至今不放人。在亲友的呼吁下,天津市和周边河北地区已有807位民众签名支持营救滑连友。

征签中遇到街上的三个小伙子,问他们救法轮功学员能否签名,其中一个说“签!”,也有一个明真相的小商户签名后,当被问道:“要是公安局找你,敢承认吗?” 她说:“走哪我都敢这么说!”很多民众在签名支持法轮功的时候,表达了对中共的强烈憎恶。一次,一辆高级轿车停住,走下两个人,滑连友的朋友问能否帮助营救,两人听了大概情况后,说:“共产党太坏了,签!”

(男声)一位工程师被酷刑迫害的经过

张慧强原是辽宁省抚顺乙烯化工有限公司仪表车间的专责工程师,因坚持对法轮大法的信仰、向人讲真相,二零零二年五月在其公司地下室内,经受了八十四小时的“人间地狱”式的酷刑迫害:束椅子、“穿林海”、上绳、火刑等。迫害人员包括抚顺公安一处、抚顺石化公司保卫处的二十余人。以下选自张慧强的自述。

公安一处的队长关永点燃了一只三五烟,深深吸了一口吐到我的脸上说,送你到看守所之前得给你剃剃胡子。关永打着了打火机,烧焦的胡须发出难闻的气味,不一会我的上下嘴唇、下颚和鼻孔就被烧起了大泡,我前后左右摆头躲闪,有人从身后抓住我的头发将我头固定住。

关永和另一个人将我的衣服解开褪到后背,把我的裤子脱到露出下身,我的腰、双臂和双腿都被绑着。他用打火机烧我的生殖器官,顿时发出皮肤和毛发被烧焦的呛人气味。

关永用烧热的打火机头往我的胸、腹部一下一下地搥。他把点燃的火机在我面前一边晃一边数数,当数到十时快速搥在我身上,然后看我的反应,还问“热不?”下次他数到十五,再数到二十,一次次地烫着我。

他烫一下,我的身体就抖一下,我深深吸着气,然后用力把打火机吹灭。他开始只是把我的身体烫个红印儿,后来就开始起泡,再后来就发出吱吱的声音,开始冒烟。

关永开始停手了,因为烧热的打火机他也拿不住了,也不怎么好使了。他点燃了一支三五烟,眯缝着眼,往前探着脖子,狠毒地看着我,脸上的横肉一丝一丝地抽动着,突然,他深吸了几口烟,然后把燃得正旺的烟头搥在我的手上,顿时我的手被烫得直冒烟,发出肉烧焦的气味。我的手臂本能地抽搐着,本能地躲闪着,由于双手被铐在椅子的扶手上,本已被手铐勒得冒血丝的双腕被磨得更深了。

后来关永抓着我的手,用同样的方法把我的十个手指指甲全部烫坏了,手指丫全部被烫起泡。

中共用利益引诱控制着恶警,使他们失去了人性。


==心灵阳光==

(女声)重点大学全年级第一名的由来

小时候,我不是那种太聪明的孩子,我努力学习,仅仅是为了不被父亲训斥,成绩也只是班里的中等偏上。

初中时开始思考人生,萌发了考个好大学、功成名就的愿望。向往荣誉的冲动成了我学习的动力,成绩虽不错,但从没冒过尖,而且代价是很大的,经常学到晚上十一、二点,头发掉了一大把,眼圈黑黑的,初中毕业照上,同学说我沧桑得像个老人。

到了大学,好象是到了奋斗的终点,就懈怠了。和同学们一起看电影、旅游、活动……缤纷的校园充满了诱惑,空虚、迷茫也随之而来。我到学校图书馆看了古今中外很多哲学书、宗教书,也没有得到圆满的答案。

后来,我看到了《转法轮》,我的心被震撼了,“真、善、忍”、“返本归真”,一直萦绕在心里,我一下子明白了人生的真谛。通过不断地读法轮功的书,我明白了作为学生就应该学习好,学习好的目的是今后为工作负责,为社会负责。
在学习中,我按照大法的要求,修去名利心、显示心,我的心感到越来越平静、踏实。

有一天,同学突然告诉我:“你是全年级第一!”我以为同学在跟我开玩笑。因为我想到了种种不可能的理由:我每天要抽很多时间读书、炼功,根本没有象先前考学时刻苦,和其他同学一样只是上课听听讲,下课完成作业,考前看看书而已。况且我原本在这些高手如云的优等生中并不出色,入学的成绩在年级能排到五、六十名就不错了。况且在优等生中名次的角逐仿佛是高手的对决;况且全年级有近两百多高手……

当拿到成绩单时,我惊讶了!我真的是重点大学全年级第一名。

是法轮大法澄清了我的心,开启了我的智慧。从畏惧父亲而学,到为了名利苦学,再到修炼后明明白白的学,法轮大法在我身上展现了神奇的威力。

(女声)正信者不迷

中国又叫神州,人们自古相信这是被神眷顾着的土地。

中共篡夺政权后,为了让人对它绝对信仰和服从,大力宣传无神论,把信仰神佛和现代科学对立起来。

古希腊哲学家苏格拉底认为:事物的生成,发展和毁灭都是宇宙中的高级生命——神所安排的,神是世界的主宰。

爱因斯坦说:“今天科学没有把神的存在证明出来,是由于科学还没有发展到那种程度,而不是神不存在。”“以后如果有什么能取代科学的,那就只有佛法了。”

可见,信仰神佛、相信善恶有报,不是迷信,而是正信。正信者才是真正的清醒者、不迷者。

读法轮功的书《转法轮》,身上的癌症消失;瘫痪卧床16年的病人,修炼法轮功两个月,又站起来了;诚心念诵“法轮大法好”而遇难呈祥、出现生命奇迹……这些发生在人们面前的事实,是人力无法达到的,也是人间的道理无法解释清楚的。

1998年9月国家体育总局抽样调查法轮功修炼者12553人,祛病健身有效率高达97.9%。国家体总在调查报告中写到:“法轮大法有着十分超常的功效,已远远超出现代医学所能认识的范畴,这一超常的科学现象值得医学界和科学界深思和探讨。”

正信者明白并坚信法轮大法是宇宙中的最高真理。因此,无论是欺骗恐吓,威逼利诱、还是酷刑折磨,都无法使他们放弃法轮大法的修炼。

正信者不迷,2002年6月,在贵州省平塘县掌布乡发现了一块“藏字石”,五百年前崩断的巨石断面内,惊现六个一尺见方排列整齐的大字:“中国共产党亡”。

中共毁谤神佛,亵渎天地,杀人无数,恶贯满盈,上天怎能不惩罚它呢?清醒者一听说此事,就明白这是上天在用这块奇石向世人传达“天灭中共”的天意。

今天的我们,处在一个特殊的历史时期,不妨多听、多看、多想,了解真相才会清醒不迷。


==神传文化==

(男声)钱财 福德 灾祸

人们常对那些不正当获取别人钱财的人说“拿人钱财,替人消灾”。对受害者,则劝解说“别往心里去,破财免灾”。

其实前者并不是对恶人的诅咒,后者也不只是对不幸者的宽慰,这是古人为我们留下的天理。钱财不仅与灾祸有关系,也与福德有关系。

清朝年间,北方一经纪人张某去南方收欠款,不慎将收回的银子全部丢失,正当他悲伤郁闷之时,一老者上前答问,并将张某领回自己的家,张某见正是自己丢失的钱物,便拿出一半银子答谢老者,可是却被老者拒绝了,说:“我要贪图钱财,还能把你叫来吗?赶紧背起来回家吧!”

张某谢过,与对方互报姓名后,心怀感激踏上归途。刚到江边,突然狂风大作,眼看一满载客人的船,翻入江中,这时张某将失而复得的银子发给船家,让他们快去救人,结果救上来的十几人中,就有那老者的儿子。

善有善报、恶有恶报。天理平衡着人的失与得,拿了人的钱财的同时,也招来了灾祸;把失物还给失主的同时,也得到了福德。每一个天良尚存的人,都会在我们的生活中找到这种看不见的交换。


(男声)谦让与争斗

清“四王”在中国绘画史上占有重要的地位,其中王石谷(王翚)曾被称为“画圣”,在清代画坛声望很高,但是在他成名前,发生过这样一件感人的事,此事还要从恽南田说起。

恽南田从小跟伯父画家恽向学画,并很快得到当时文人的认可。他三十岁那年,在常州与王石谷相遇。两人谈话投机,从此结成莫逆。交往中,恽南田发现王石谷画中的笔意与自己极相似,水平也难分轩轾。可是当时无名的王石谷,无论诗文修养,尤其是书法,远不如恽南田。恽南田设想:王石谷的山水画十分出众,将来定能闻名天下。我的山水画与他笔意相近,为了他的前程,从现在起我就改画花卉,不再画山水,决不能与他争短长。开始,王石谷不明白恽南田为何改画花卉,后来得知,非常感动,并再三劝恽南田不要放弃他原本擅长的山水画。

后来,人们看到王石谷的画上,常有恽南田的题跋。他们合作的作品,当时就是画坛的珍品,享有“恽王合璧”之美誉。而恽南田的花卉尤其牡丹,世称“恽牡丹”,其画法一洗时习,别开生面,成为写生正宗,是历史上有名的“恽派花卉”。其实,即使恽南田最终不能成为花卉画大家,可他那无私无我,做事替别人着想的谦让精神,照样千古流芳。

时下,在长期中共党文化的灌输和洗脑下,中华传统美德“谦让”已不值分文,人们争斗心越来越强,特别是在利益面前,简直是互不相让,争得你死我活。能争,即是能力的体现,强者;反之,是傻子、窝囊废。一个社会倡导什么,必定形成气候,其影响是巨大而深远的。正的,带来的是良性循环;负的,必然是恶性循环,人人都成为受害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