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安门自焚真相|中南海上访纪实|4296迫害致死案例|1400例造假
海外用户可下载明慧广播手机应用

海外用户可在Podcasts收听明慧广播电台
空中明慧周报

空中明慧周报(374)

发表日期: 2013年9月30日
节目长度:54分49秒 Get Windows Media Player
在线收听
下载
6,560 KB

51,388 KB
下载方法:按鼠标器右键,在弹出菜单中选择“目标文件保存为…”(Save Target As…)
==热点追踪==

(女声)亚洲移植大会期间 揭露中共活摘罪恶

2013年9月2日至7日,第13届亚洲脏器移植大会及日本脏器移植大会在日本的京都国际会馆举行。来自亚洲各国约两千名医生、医务工作者及相关人士参加会议。加拿大著名人权律师、《血腥的活摘器官》一书的作者大卫•麦塔斯在会议期间应邀来到了日本。

9月4日,麦塔斯在移植大会的展位上以“关于移植的伦理及亚洲跨国移植的滥用”为题目,展示了他所调查的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许多资料。进一步唤起日本社会对中国活摘器官现状的关注。

许多参加会议的各国医师都很关注这个事,纷纷向麦塔斯咨询相关问题。一位日本大媒体的记者专程坐新干线一个多小时,从东京来到京都的会议现场,对麦塔斯进行了近两个小时的采访,并表达了自己的敬意。

日本法轮功学员连日来安静地在会场外的连接会场和旅馆的马路旁,打出揭露中共活摘真相的英日文大横幅,呼吁与会者聚焦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反人类罪行。

一位日本医师说,在几年前的一次日本移植大会期间,他就知道了中国有活摘器官的事,他无法想象如此残忍的事至今仍然在发生,他在署名纸上签上了自己的名字。


==真相与人心==

(男声)公安高层家属证实 活摘器官是真的

在当今的中国,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并贩卖的惊人事件到底存不存在?多年来陆续有证人出面证实,却仍有不少人觉得残忍得难以置信。2013年8月27日,一位化名鲍光的知情人公布了薄熙来2006年访德期间,亲口承认江泽民下令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录音后,近日,澳洲布里斯本一名中共公安高层的家属向法轮功学员表示,中共活摘器官的暴行确实存在。

8月30日下午,法轮功学员在布里斯本市中心中领馆前举行活动,向当地民众讲述中国法轮功学员遭受迫害的事实真相。一位路经此地的大陆留学生告诉学员,“薄熙来迫害法轮功,活摘器官是真的。我们家是公安高层的,知道这个情况。”另外,他还提醒学员在海外也要注意安全,小心中共特务。在与学员交谈中,这名留学生决定以化名退出以前在国内加入过的共青团。

据刚从中国来澳不久的法轮功学员安妮表示,她被中共非法关押期间,曾经多次遭强行抽血和体检,也曾经有人警告她:要不是她还有家人不修炼法轮功,会来询问情况,不然早就把他们全家都拉到大西北去了。后来安妮才得知,许多当年全家都修炼和不愿报姓名怕连累家人的法轮功学员都离奇失踪,怀疑被关押在大西北的活摘器官集中营里迫害。

拥有良知善念的人都无法容忍这种暴行。几个小时的活动中,很多行人在征签板上签名,他们也衷心希望迫害能早日结束。

(女声)黑龙江省劳教所解散

黑龙江省劳教所2013年9月6日放出最后一名法轮功修炼者佳木斯的刘丽杰,劳教所正式解体。

黑龙江劳教所解体时还在行恶,该劳教所从9月3日起,对最后剩下的五名法轮功修炼者,每天放两个。对每个将要离开的法轮功修炼者,以威胁的架势,伪善的口吻说:我们是不是没迫害你?还拿着一张警察事先写好的东西让法轮功学员签字。警察问法轮功学员崔秀云:“我们没打你吧?”崔秀云对着警察的摄像机,接过纸撕掉了。说:“打了!”

黑龙江省劳教人去楼空,据说里边乱营了,警察都在想自己的出路。

(女声)从谎言的噩梦中觉醒

中共江泽民一伙在1999年7月开始迫害法轮功时,利用所有的喉舌媒体,铺天盖地地散布谎言,如同文革再现。其中最为恶劣的谎言就是所谓的“1400例”。在这些例子中,中共把和法轮功毫无关系的自杀、杀人以及病死事件扣在法轮功头上,并把一幅幅血腥的画面强行灌输到大陆民众的脑海里,所谓的“1400例”其实是1400个谎言编织的恶梦。

如重庆永川双石镇龙刚跳河自杀案:重庆永川双石镇龙刚,精神病复发跳河死亡。龙刚死后,一个姓杜的记者采访他的妻子,把一些诬蔑法轮功的话写在纸上,叫她照着念,并给了她二百元钱。龙刚父母投书明慧网说:“儿子有没有精神病作为父母是最清楚的,天下哪有不心疼子女的父母。儿子确实有精神病,当时是精神病复发跳河死亡,与法轮功没有任何关系。”

还有2000年辽宁盘锦电视台曾报导“魏家杀母案”。事后了解到这位被杀的老年人是以拣破烂为生的,女儿在海城游手好闲,打麻将,没钱了就找母亲要,母亲没钱给她,她就在晚上把自己母亲杀死。后来,公安部门的人给她出主意:“就说你炼法轮功,往法轮功上一推没死罪。”

(男声)公检法受政法委操纵 叫嚣对法轮功学员不讲法律

吉林省农安县公检法机构人员,合谋要对刘伟、张国珍、杨洪彪、修继学、常宝军、王亚娟、杨文娟等七位法轮功学员非法开庭,为了阻止律师介入,频频抬出“政法委”的牌子,说什么“刚开完会,法轮功的案子不允许律师介入”、“法轮功案件不讲法律”、“在共产党的领导下,你见过哪个司法独立了?”

吉林省农安县法轮功学员刘伟、张国珍、杨洪彪、修继学、常宝军、王亚娟、杨文娟等于2012年11月2日、3日被农安县公安局绑架到农安县看守所,在所谓的“提外审”时,多人遭到残酷迫害。

今年5月份以来陆续有正义律师前来为法轮功学员做无罪辩护。农安县看守所、检察院、法院部分不法人员极力阻止律师介入。法轮功学员常宝军的律师去检察院阅卷,遭检察院人员阻拦,并对律师说:“刚开完会,法轮功的案子不允许律师介入。”刘伟的律师前往农安县看守所会见当事人,遭到看守所所长李清国拒绝,态度十分生硬地说:“其他案件都可以,唯独法轮功案件律师不可以会见。”律师让他出示法律依据,李清国说:“法轮功案件不讲法律。”后又找来专门迫害法轮功的机构“610办公室”主任马驰,强行干涉会见。

过程中,律师质疑:“政法委不是司法机关,法院应当服从国家法律规定,政法委也不应干涉司法独立。”主办法官郭庆玺说:“在共产党的领导下,你见过哪个司法独立了?”

整个过程中,农安县政法委及公检法人员触犯多种现行法律,让熟知法律的律师们叹为观止。


==生命的绿洲==

(女声)女儿拒绝入团 中考省下一万元

2011年时,我女儿上九年级,面临中考。如果每门功课都考B以上,就可以直接升高中;如果有一门达不到B,就必须多拿一万元才能升高中。我女儿平时数学、化学成绩都是考C或D级,从来没有考过B。

升学考试前一个月,学校叫九年级学生每人都填写入团申请表,说是自愿,其实都要求学生必须填写。女儿因为早已明白真相,就告诉老师自己不想入。老师很奇怪,请孩子考虑一下,老师说:“如果不入,将来会影响升学和就业。”孩子坚持自己的想法,老师也无奈,就没再强迫。

回家后,孩子和我说了这件事,我和丈夫都支持她的做法,孩子当时有点担心将来升学会受影响。我告诉她:“你的决定会有福报的。如果谁为难你,妈妈负责给她讲真相。”就这样,孩子又安心学习了。

六月中旬,中考的前几天,老师把孩子叫到办公室,特意告诉孩子你的化学、数学成绩一向很差,要想给父母省下一万元的额外学费,考试时,可以抄前后桌的答案。

目前,大陆老师多是这样教育学生的,表面上是为学生好,实际害了学生。女儿马上告诉老师:“我会努力的,但我一个字也不会抄别人的,因为我不能抄一辈子。”老师很吃惊,其他学生都口头答应着,只有这个学生拒绝。

回家后,女儿又跟我说了这件事,并说:“咱不要埋怨老师,学校为了提高学生的升学率,她们的工资是和升学率挂钩的。”我突然感觉女儿会体谅别人了,成熟了。这都受益于法轮大法,因为她从小就跟我一起听师父讲法,虽然没有炼功,但明白了很多做好人的道理。

2011年7月份,女儿的中考成绩出来了,化学、数学成绩都是B级,其余的功课都是A级,顺利地升入了高中,给家里省下了一万元的学费。一万元可是我一个人半年的收入啊!真是明白真相得福报啊!


==风雨沧桑==

(男声)刑讯室弥漫着电击的焦糊味、传出恶魔般的狞笑……

记得那是2007年3月9日,一大早我就被一伙便衣警察团团围住,他们绑架了我和另外七位法轮功学员,破坏了我们讲真相救人的资料点,并抄了我的家,抢东西。后来我才知道,他们是当地国保大队的,在此之前,就监控我的手机、住处、我的行动,并在我家周围“蹲坑”很久。

我被绑架那天,几个恶警对我进行了轮番逼供审讯,软硬兼施,威逼恫吓,一个身穿警服、打着领带的恶警,对我叫嚣:“不讲就打!我就是流氓!”

晚上,他们从分局调来了六、七个更凶恶的警察,外表都透着凶相,他们使出全身力气,对我拳打脚踢,用电棍不停地电击我,两根充满电的电棍打得都没有电了。我被他们打得鼻青眼肿,死去活来,身上没有一块好肉,空气中弥漫着被电击后的糊焦味。

行刑中恶警还发出阵阵的狞笑。他们一个个累得气喘吁吁,筋疲力尽,却没有想停下来的念头。还有两个用拳头对准我腰部的某一点,不停地打了几十拳。

行恶的人已经邪恶到没有了人性的地步,他们训练有素,知道往哪打可以伤到人的要害,伤到暗处,又不留下痕迹,他们想用电棍电我的生殖器,又说把电棍塞进我的嘴里……恶警们用两根电棍同时对准我双脚的涌泉穴,不停地电击,我被电得惨叫声划破了夜空,当时只觉得被电得闭着眼都能看到一道蓝光直冲头顶,就象被狂风暴雨中的电闪雷鸣击中一样,那种痛苦,很难描述、更难以忍受。

这些恶警每打完我一轮后,还假惺惺地叫我喝水,好象他们有所收敛。事实不是这样的,因为受刑时人会痛苦地不由自主地惨叫,一般做不到不出声,因为在消耗能量,受刑后会感到口渴。后来听监狱内的犯人说,被电击后不能马上喝水,因为喝水后,身体导电加强,对身体损害更大。

天快要亮的时候,恶警把我拉到看守所,进门时,他们故意把我衣服的拉链都拉好,怕把我伤得太重,看守所不收。进号子时,牢头看到我被打的情况都摇头,说是“过套”就免了。“过套”的意思是要来两下子。他们说象我这样的情况,表面细胞已经死亡,要等恢复细胞生长至少要一年半。

我被非法判刑六年。在监狱邪恶的环境中,那些包夹人员、恶警都是人渣,都象被魔鬼操控着,思维方式非常邪恶,他们生命中好的因素非常非常弱,就象黑暗中一丁点微光。然而无论在哪里,大法弟子的使命都是救人,我们试图找到他们身上哪怕一个好的细胞、好的因素,救他们。其实,和刑事犯长期生活在一起,大法弟子的一言一行,他们会看在眼里,记在心里。几年下来,他们被感化了,说:“你们师父教出你们这样的学生,真是太好了!”他们也明白了中共迫害好人、迫害修炼佛法的人罪不容赦,很多人退出了曾经加入过的中共党、团、队组织。


==心灵阳光==

(女声) “都象你们这样干净,我们这些人吃啥?”

慧慧学法轮功大概十天后,意外地调到了一个事业单位,公务员待遇。在新的单位,她处处按大法修炼人的标准要求自己,真诚待人,踏实工作,短短不到半年时间,被提拔当行政科长。单位同事各自有背景,人心复杂,干工作互相拆台,表面一团和气,背地里互相争斗。

慧慧守住心性,不搞歪门邪道,善待每一位同事,对其他科室的工作毫无保留地提供帮助,补台不拆台。对经常面对的开发单位请吃喝,能推就推,推不过,自己出钱买些东西放到餐桌供大家用,令他们都感慨修炼人是那样的与众不同。直到中共迫害法轮功的十四年后,慧慧见到当时的一位开发公司老总,他仍念念不忘,夸慧慧在单位威望很高。

2000年,单位分房子了,同事各自想办法,尽量找到认识的开发商,要点水泥、其它建筑材料或要些工人无偿帮忙装修新房。而慧慧家的房子,小到钉子、大到装饰材料,都是自己花钱买来的。单位一位科长给慧慧出主意,让慧慧找谁要装修材料。慧慧说:我是大法弟子,要按师父要求的做人做事,不能白拿人家的东西。这科长平日里吃、拿、要搞惯了,听慧慧这样说,大声嚷慧慧:“难怪共产党要迫害,都象你们这样干净,我们这些人吃啥?!”

2001年初,慧慧去北京向国家反映法轮功的真实情况,却被非法关押了三个多月,单位迫于压力撤了她的职。但领导知道法轮功学员人品好,值得信赖,让她到下属公司同时担任会计和出纳。在钱财上,他们最信得过大法弟子。据慧慧知道,有位企业老板,招人就找炼法轮功的,让人放心。

谁都愿意自己身边的人是君子,而非小人。如果人人都按“真、善、忍”去做,中国人一定是世界上最幸福的。

(女声)打坐中的道德实验

最近,美国西北大学的心理系教授David DeSteno在《纽约时报》发表文章“打坐中的道德实验”,介绍了一个探究打坐对于道德心理影响的心理学实验,得出的结论是:打坐对人有明显的道德提升,该实验报告在美国的《心理科学》杂志发表。

实验也很简单,他们登广告招生参加一个8周的打坐课程,有39人感兴趣报了名,这些都是从来没有打坐经历的人。把这些人随机分成两组,一组20人参加8周的打坐练习课程,另一组19人被告知招生已满要等下一个班。8周后,把所有人单独约到学校面谈,故意让他们遇到一个事前都不知情,但被精心设计的道德考验场景。

面谈等待厅中只有三把椅子,事先已经坐了两个人,被试验者只能坐在第三个椅子上等待,这时,外面又进来一位拄着拐杖、脚因骨折穿着医疗固定专用靴的女士,女士进来自己靠着墙站,表情有些痛苦,但没有要求谁让坐。

事前安排的两人,坐着很心安理得,丝毫没有让座的意思,受到从众心理的压力,被试验者必须做出决定,是装着没看见,和大家一样继续坐着,还是起身让座,缓解这一尴尬局面。

实验结果,没有经过打坐练习的小组,只有16%的人让了座,而经过8周打坐练习的小组,有50%的人主动让了座。科学家由此看到了打坐和慈悲心的某种关联。

至于为什么打坐会带来道德提升的现象,该文作者说不清,只能猜测,或许打坐增加了注意力,能够注意到别人的痛苦。

西方文化中没有修炼的内涵,解释起来的确有一定难度。要是站在中国传统的修炼文化的基点上来看这个心理实验,就很简单了。

佛家认为人身善恶同在,同时具有佛性、魔性,佛性体现善,魔性体现恶。打坐中,人处于身心祥和之中,人性中佛性、无私的精神一面会自然强化,而魔性、自私的一面会被削弱。所以打坐8周后的让座率,是一般人组的3倍,也就很容易理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