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安门自焚真相|中南海上访纪实|4296迫害致死案例|1400例造假
海外用户可下载明慧广播手机应用

海外用户可在Podcasts收听明慧广播电台
空中明慧周报

空中明慧周报(377)

发表日期: 2013年10月14日
节目长度:50分58秒 Get Windows Media Player
在线收听
下载
6,101 KB

47,788 KB
下载方法:按鼠标器右键,在弹出菜单中选择“目标文件保存为…”(Save Target As…)
==热点追踪==

(女声)联合国人权会议上曝光中共活摘器官罪行

第二十四届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大会于二零一三年九月十九日至二十七日在日内瓦召开。九月二十六日上午,西班牙著名人权律师卡洛斯•伊格莱西亚斯(Carlos Iglésias)应邀在大会上作专题发言。他在发言中直接点名指控中共前党魁江泽民,设计和组织了一整套灭绝法轮功修炼者的计划。

卡洛斯在联合国的发言中指出:“江泽民在政治局会议发言中,明确提出三条指示:在名誉上搞臭他们(法轮功修炼者),在经济上搞垮他们,在肉体上消灭他们。就这样,中国开始了对成千上万无辜人们的抓捕,关进劳教营,实施酷刑和谋杀。”

他表示:前加拿大亚太司司长大卫‧乔高和人权大律师大卫‧麦塔斯所做的独立调查报告,提供了中共活摘器官的线索和可靠证据,并要求联合国对法轮功学员器官被活摘事件做彻底调查和制止这一暴行。

在卡洛斯发言期间,中共代表用摆在会议桌上的写有国家名称的牌子拍打桌子,试图粗暴阻止发言,但卡洛斯在英、美、法、德等十个国家代表的多次支持下、在联合国人权理事会主席亨克泽尔先生的赞同下,完成了专题发言。

在这次联合国人权大会期间,中共前重庆市委书记薄熙来九月二十二日被中共法庭以“受贿、贪污、滥用职权”三宗罪判处无期徒刑,然而,薄熙来案最隐秘的两大核心罪状,政变谋反罪及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反人类罪行至今仍被隐瞒。

一九九九年江泽民镇压法轮功,薄熙来积极追随迫害,其任职的大连和辽宁省成为大陆迫害法轮功的急先锋,薄熙来夫妇在全国首先犯下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贩卖尸体牟利的滔天大罪,薄也因此连升几级。去年二月王立军出逃美国领馆,揭发了薄熙来和周永康密谋政变,同时薄熙来夫妇的“活摘罪”也大量曝光。然而中共一直刻意掩盖。近日有知情人透露,薄熙来亲口承认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罪恶命令来自江泽民。

江泽民、薄熙来等迫害元凶已被数十个国家的法轮功学员告上法庭,正面临着新一轮的历史审判。


==真相与人心==

(女声)尼亚加拉葡萄酒节游行 主办方赞法轮功阵容最好

第六十二届尼亚加拉葡萄酒节于二零一三年九月二十八日在圣•卡瑟琳市举行盛大的游行,多伦多法轮功学员组成的天国乐团和腰鼓队应邀参加,并被主办单位排在游行的最前方,主办者表示:他们是最好的阵容,所以排在最前方,作为先锋队伍。

二十多万人现场观看了游行,七、八个来自中国大陆的留学生,兴高采烈地拍摄游行队伍,他们说:“太棒了!太精彩了!”一位男生微笑着大声喊:“法轮大法好!”其他人都跟着喊。他对记者说:“这种场面在国内是绝对不可能看到的,我们才出来不到一个月,就看到这么美好的游行,真的很激动。”他们表示一定要上网多了解真相。

(男声)和《半夜鸡叫》相反的故事

小的时候没有电,一家人吃完晚饭就坐在自家院子里聊天儿。我是听着大人们讲故事长大的。下面的故事是我爹讲的,当时有名有姓,那时我小,名字已不记得了。

说从前有一个老财主,人财两旺。他还想叫下一代更好,就找了个看风水的想看看墓地。他有事走不开,只好让五六岁的孙子领着去。

正走着,小孩忽然拉住那看风水的说:“别走,别走了。”“为啥?”小孩子说:“一帮小孩在揪俺家的麦穗,咱过去他们就吓跑了,等揪完了咱再过去。”风水先生笑了笑说:“咱不去了,回去吧。”

回到家,老财主说,这么快就回来了?看风水的说,还用看吗?十份茔田,不如一份心田,下一代能孬吗?

还有一个故事:我村以前也有个大地主,他家也是人财两旺,心眼也不坏。共产党斗地主、分田地的那个时候,工作队的头子让他家姓赵的长工上台揭发地主的“剥削罪行”。这姓赵的到台上说:“俺也不识字,俺就有啥说啥。这老东家人不坏,心眼挺好使,不欺负俺,有点好吃的不舍得吃,给俺这些干活的留着。说俺们干活累,到晚上吃饭还给点酒喝,说这样能歇过来。”这时工作队的头子说,“你下来、快下来,谁叫你说这个来!”

发生在我村的这个事,老人都记得,现在还有人在说。

中共御用文人为了配合当时的政治运动,编造出《半夜鸡叫》的谎言抹黑地主,甚至写进课本对孩子洗脑,而事实却与“半夜鸡叫”恰恰相反。

今天,中共发动的运动是迫害法轮功,课本里又写进了法轮功“天安门自焚”的谎言,栽赃法轮功。事实是:法轮功修炼者珍惜、善待一切生命,法轮功书籍中明确禁止自杀和杀生。中共为了摸黑法轮功而自导自演的“自焚戏”恰恰暴露了中共残害生命的暴虐。


==生命的绿洲==

(女声)留下快乐的足迹

记得算命先生说我成人比较晚。生活中的我确实比同龄人成熟的晚很多。二十八岁步入婚姻,一年后有了女儿。七年后,在没发现任何迹象的情况下,孩子的爸爸有了别人。可能上天可怜我,孩子爸爸净身出户,所有的东西都留给了我。

接下来黑暗的日子里,年迈的父母陪伴在我身边。父母都修炼法轮大法,从他们身上我看到了大法的种种神迹。可能是缘份到了吧,一个多月后,我从婚姻的阴影中走出来并走进大法修炼。

女儿慢慢长大了,纯真的眼里多了几个问号:爸爸为什么去外地工作了?你们为什么不在一起了?他还是我爸爸吗?他永远不回来了吗?面对一连串的问题,我想到了《转法轮》中说的:“你老是慈悲的,与人为善的,做什么事情总是考虑别人,每遇到问题时首先想,这件事情对别人能不能承受得了,对别人有没有伤害,这就不会出现问题。所以你炼功要按高标准、更高标准来要求自己。”

于是我把孩子的小手放在我的掌心,说:“我们不能在一起生活了,这与你没有任何关系,你爸爸会给你打电话或是来看你,你想他,也可以去看他。无论走到天涯海角,他永远都是你的爸爸,难道你看到他时,能叫他叔叔吗?”孩子笑了,明白了虽然爸爸妈妈不住在一起了,但自己依然拥有妈妈爸爸的爱。

一次放假,女儿从爸爸住处回来后,显得有点不安地告诉我:“妈妈,爸爸家有一个阿姨。”我知道女儿心中还固守着那个身居两地的三口之家。有时看看可爱的女儿,偶尔也会悲从中来,但想到人在尘世中看不到事物的因缘关系,修炼的人要有大忍的心,我把孩子抱在怀里,轻轻地问:“想听小时候的故事吗?”

“在你两岁时,姥姥在北京中日医院住院,我去照顾一星期,爸爸在家里照顾你。白天忙于工作,晚上还要无数次起夜帮你盖好蹬掉的被子,一日三餐,调理着给你吃,哄你开心,减轻你对妈妈的思念。当我回来时,发现你这个小家伙一点都没瘦。还有一次,姥姥的腰旋转错位,在外地找了个偏方,这次是爸爸和二姨去的。因为一天二十四小时电疗腰部,晚上爸爸和二姨商量,让二姨先照看姥姥,他看后半夜。回来的时候,爸爸瘦了一圈。我非常感谢他对这个家的辛勤付出。孩子,你希望爸爸幸福吗,你希望爸爸拥有一个完整的家吗?”女儿肯定地点了点头。

又是五一放假了,女儿邀请爸爸三口之家来我家玩。我们一行五人走在海边的沙滩上。我告诉孩子的爸爸和阿姨,如果不是修炼法轮大法,你们的生活不会如此安宁;如果不是修炼法轮大法,我不会如此真心坦诚地对待你们;如果不是修炼法轮大法,更不可能有今天的相聚……我谈及法轮功真相、为了栽赃摸黑法轮功的所谓“天安门自焚”假案和三退保平安的事。孩子的阿姨说:“别人说的我不信,你说的我都信。”

孩子的爸爸和阿姨都退出了中共的党、团、队组织。我为他们能为自己选择一个美好的未来而高兴。伴着浪花的涌起,两个孩子的笑声一浪高过一浪,海边留下大大小小快乐的足迹。


==风雨沧桑==

(男声)成都市“法制教育中心”的罪恶

位于四川省成都市新津花桥镇蔡湾村的一处秘密基地,对外挂牌“成都市法制教育中心”,却是用于专门关押法轮功学员的黑监狱,即臭名昭著的“新津洗脑班”。

新津洗脑班大门紧闭,外界很难知道里面的真实情况。只有法轮功学员被抓进来时,大门才会开一下。

西南石油大学副教授李延军博士被绑架后,亲友到洗脑班寻找,刚好碰到劫持法轮功学员袁斌的人准备进入洗脑班,洗脑班的门打开时,李教授的妻子询问人是否被关押在此,却被洗脑班工作人员强行撵出来,并蛮横地关上铁门。家属再问,对方谎称“没这个人”。无奈之下,家属只得到洗脑班墙外高声呼喊李教授,李教授应声回答,并告诉家属,他被隔离关押。

李延军教授,是国家级十一五规划教材《油藏地质学》主编,二零一一年度分别荣获院和校课堂教学优秀奖二等奖和三等奖。他主持并完成省部级科研一项,完成主研国、部级科研共两项,在研杰青基金项目一项。只因为坚持修炼法轮功、做好人,就被中共迫害。现在李教授已被非法批捕,非法拘禁于泸州看守所。

蒋宗林,原明远建筑设计所所长,九六年修炼法轮功,他以“真善忍”标准要求自己,使单位扭亏为盈,效益蒸蒸日上。中共迫害法轮功后,蒋宗林屡遭绑架。二零一二年十月十五日,蒋宗林五年冤狱刚满,抚琴派出所警察伙同金牛区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机构“六一零”,把他从德阳监狱直接劫持到新津洗脑班,迫害至今。两个月后,蒋宗林的妻子、女儿到洗脑班要人,遭无理扣押,女儿蒋竺君至今已被拘押九个月。

蒋宗林的妻子谢成新在申告无望的情况下,为丈夫和女儿聘请了四位维权律师。律师们表示:象这样彻头彻尾的非法拘禁已构成犯罪,责任人都应被判处三至七年有期徒刑。

王明蓉,原成都市安康医院护士长,二零一一年九月七日被绑架到新津洗脑班,不到十日便被迫害致死。

家属前去质问,洗脑班先说王明蓉是用衣袖上吊身亡,被驳斥后又说用瓦片划喉而死,最后竟荒唐声称:“王明蓉如何死亡的,要上面开会商量决定。”据知情人透露,王明蓉在新津洗脑班遭到非人的虐待和殴打,死得很惨。

新津洗脑班还涉嫌在法轮功学员的饭菜中投入不明药物,或强行给法轮功学员输入不明液体,造成多人出现严重中毒症状,器官衰竭甚至死亡。

谢德清,成都勘测设计院退休职工,被劫持到新津洗脑班非法关押不到一个月,原本红光满面的他被迫害得骨瘦如柴、小便失禁、滴水难咽,并伴有严重的心绞痛,被扔回家中仅仅四天,就含冤去世。死后遗体发黑。当局为销毁证据,派出大批防暴警察打伤死者的大儿子谢卫东,抢走谢德清的遗体并强行火化。

根据突破重重信息封锁收集的数据,据不完全统计,自二零零三年以来,新津洗脑班非法拘禁法轮功学员达上千人次,至少七人被虐待致死,有的被折磨得精神失常。

在法轮功学员反迫害和国际社会的谴责下,中共作态要撤销违反宪法和法律的劳教所,废除劳教制度,然而,中国现在大量存在的非法怪物“洗脑班”却仍在犯罪。所谓的“法制教育中心”凸显中共罪恶的本质。

(女声)好儿媳被劫持 家人陷入困境

二零一三年九月六日晚,朝阳县公安局国保大队长赵强与柳城派出所七、八个警察打着“十二运安保”的幌子,闯入法轮功女学员郭海荣家非法抄查,并把她强行劫走,家中孩子吓得大哭,刚刚学说话的孩子向警察喊着:别让妈妈走,妈妈,妈妈回来……在撕心裂肺的哭声中,警察们扬长而去。

郭海荣的公公向人讲起儿媳妇时,泣不成声:我家是最穷的,没有人愿嫁我家来,就是儿媳妇修法轮大法了,才会到我家,给我家带来了福份。老人家说,在儿子病重期间,儿媳妇把儿子照顾得无微不至,让他感动。

可如今儿媳被无故绑架,小孙子要妈妈,家里又忙秋收,着急上火,老人的脸浮肿得很厉害。老实巴交的一家人盼哪!盼郭海荣能早点回来。看到这家人的艰难处境,善良的人们无不伤感。郭海荣炼法轮功做好人却遭此迫害,政府到底怎么了?


==心灵阳光==

(女声)对生命的态度

一个人对生命的态度,可以看出其善恶、忠奸、正邪。

中华五千年传统文化讲“人命关天”,“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

一代明君唐太宗曾说过:“人死了不能再活,执法务必宽大简约。”太宗执法时铁面无私,但量刑时又反复思考,慎之又慎。唐贞观盛世六百三十二年岁末,唐太宗准许全国的死刑犯二百九十人回家,明年秋天回来就死。次年九月,二百九十个囚犯全部回来,无一逃亡。最后唐太宗以这些死囚讲信义,赦其死罪。贞观年间社会秩序良好,贞观二十二年,全国死刑犯仅两人。

中共党魁对生命持怎样的态度呢?毛泽东说:“秦始皇算什么?他坑了四百六十个儒,我们坑了四万六千个儒。有人骂我们是独裁暴政、是秦始皇,我们一概承认,合乎实际。可惜的是你们说得还不够,还得要我们加以补充。”毛泽东在总结“文革”时说:“天下大乱达到天下大治,过七八年再来一次。”邓小平说:“杀二十万人,换二十年稳定。”

江泽民声称,要对信仰真善忍的法轮功修炼人“肉体上消灭,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打死算白死,打死算自杀”、“不查身源,直接火化”。

在江泽民的灭绝政策驱使下,中共对法轮功的血腥迫害持续了十四年之久,逾百万的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关押、判刑、劳教,被迫害致残致死,甚至被活活摘取器官。

中共讲“红旗是用鲜血染成的”。抗日战争时,国民政府将士在前方浴血奋战,仅战死沙场的将军就有二百多人。中共则在后方发动农民起义、工人罢工、学生罢课,制造事端,趁机扩充实力。抗日战争刚结束,它马上把枪口掉过来对准国民党,发动了所谓的解放战争,窃取政权,用成百上千万国民党将士和人民的鲜血染红中共血旗。

自中共产生以来九十多年的历史,可以说是欺骗、迫害、杀人的历史,而迫害之所以能够发生,是由中共的嗜血本性决定的。正如《九评共产党》一书中所说:共产党的本质,其实就是一个为害人类的邪教。

到二零一三年十月初,已有超过一亿四千七百万中国人在海外退党网站上声明“三退”,退出中共的党、团、队组织,脱离中共邪教,选择光明的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