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安门自焚真相|中南海上访纪实|4363迫害致死案例|1400例造假
海外用户可下载明慧广播手机应用

海外用户可在Podcasts收听明慧广播电台
空中明慧周刊

明慧周刊(第662期)内容选编(2/2)

发表日期: 2014年10月24日
节目长度:60分1秒 Get Windows Media Player
在线收听
下载
14,358 KB

56,258 KB
下载方法:按鼠标器右键,在弹出菜单中选择“目标文件保存为…”(Save Target As…)
各位同修,欢迎继续收听修炼园地节目

下面请听大陆大法弟子的文章:提醒中国大陆同修清除邪党灌输的毒素

师尊在《世界法轮大法日讲法》中说:“我刚才讲救度众生,那么救度众生大家想想,在国际社会上我们很多大法弟子都已经熟悉了正常人的思维,与中国大陆人不一样。我这话是什么意思呢?因为在前共产邪党国家,人的思想、思维方式是党文化的,它是破坏那个民族文化,然后给你灌输一种邪党的极端邪恶的理念、思想基础,都是邪党灌输而形成的。在这个邪党文化中成长起来的人就是这样一种思维方式,包括对事物的认识方式。这东西要想完全去掉很难,但是在国外待时间长的人就会发觉,就会感觉到思想和别人是有差距的,是不一样的。”

学了师尊新经文,我悟到我们大陆弟子该好好清清邪灵给我们灌输的毒素了,于是强迫自己读了一遍《九评》,用了一个月的时间,常常被干扰得看几页就放下。读完一遍的当天晚上,我做了一个非常清晰的梦:梦见我住在大海边,海啸要来了,洪水已经涌進屋里漫到脚腕,人们都惊慌失措,不知如何是好?这时,我从兜里拿出一个小瓶,在洪水上点了一下,顿时,洪水消失了,海啸也无影无踪,人们又恢复了正常的生活。醒来后,我悟到是师尊点悟我,看《九评共产党》对了。

从那以后,我发现自己学法入心了,也爱学法了。之前,大概有两年左右的时间,我看不進去法,看多少都感觉只走眼睛,不入心;还经常困,有时甚至困得书都掉到地上。于是,我如饥似渴的学法,休息日跟几个同修一起,一天通读一遍《转法轮》,字字入心,有时一个礼拜通读一次。期间也经常看《九评》,吃饭干活时听《九评》录音,看《九评》光碟。

当这样读《转法轮》到第六遍的时候,感觉自己身体轻飘飘的,以往总是放不下的人心,好象离自己好遥远,跟自己一点关系都没有了;发正念和打坐也更能静下来了,讲真相的效果也明显提高。

我又从新找到了整个人溶于法中的快乐!我还悟到现在中国大陆一些救人的事做的比较好的同修突然出现严重病业,甚至失去肉身,期间同修怎么帮助发正念、学法也不见好转,很多是邪灵灌输的毒素在作怪,而我们没有意识到,让它钻了空子。

从我个人体会,提醒中国大陆同修都好好清除邪灵灌输的毒素、解体党文化,因为中国大陆六十五岁以下的人从出生就泡在党文化里,即使没上过学,唱的歌、看的剧、说的话、一思一念都渗透着党文化。一个人掉到粪坑里,说没沾上粪,是不可能的。

下面请听山东大法弟子净的文章:原来我也很执著常人社会的形势

以前学师父的讲法,我多次领会到不要把解体邪恶、结束迫害的希望寄托于常人,心不能随着常人社会的形势波动。当时总觉的自己没有这种依赖心,一直感觉自己不错,从来没有深挖自己。

直到今天,中共邪党的北戴河会议刚结束,有两位同修在谈某中共领导人的近况,说他要完了,还死抱着邪党不放,要挽救邪党,还说他在讲话中引用了江魔头的话,看来和江魔头混到一起了……。这一下动了我的心,因为最近我认为形势好了,邪党快完了。邪党非法剥夺我的工作已达十五年之久,期间我把单位告上法庭,打了官司,单位和法院狼狈为奸,捏造事实,判我败诉。我得把工作讨回来,邪党完了再做就没有意义了。正在着手写控告信,准备往所有的相关部门寄呢,这种情况下我的控告信……,有点风雨欲来的感觉。自己意识到这不对,哦,我被常人的形势带动了,我这不是执着常人的形势吗?!还很严重,这不是和那些形势好了就出来了、一有风吹草动就藏起来的一样吗?!枉修了这么多年,惭愧啊!

为什么以前就没发现呢?仔细想了一下,那时候没动心只是自己当时做的事与外部形势关系不大,没有触及自己的切身利益,原来自己还有很强的利益之心呢,不找不知道,一找吓一跳。这次之所以动了心,是在讨回工作这件事上,更多的是从为私的角度出发,虽然嘴上说是为解体邪恶救众生,并没有完全利用这样的机会去讲清真相,心里还想着讨回工作,赔偿我多少钱,然后我可以去买车,买耗材或是出个门多方便啊。这下全暴露了。

修炼是幸福的,更是严肃的。正如师父在(《精進要旨》〈挖根〉)讲的:“在你们的修炼中,我会用一切办法暴露出你们所有的心,从根子上挖掉它。”師父還說:“我不重形式,我会利用各种形式暴露你们掩蔽很深的心,去掉它。”。

谢谢师父!谢谢同修!一点感受,与同修分享。

各位同修,

下面请听大陆大法弟子的文章:严肃对待严正声明

我于一九九八年有幸得法,当时得法看似很容易,其实那期間还有一个信教的人也叫我去学他们的教,我选择了学大法。当时我也没想什么,学着学着我的病就好了,我觉的这大法真好,那时我们到处去洪扬大法。炼功真是太好了,就是法没学好。

到九九年邪恶迫害大法时,我和同修一起去北京证实法,被当地恶警绑架回当地看守所,当时我们想这不是我们应该来的地方。过了一个多月,家里人就来带我们回家,当时家里人是出了钱的,出来时恶人要我写“保证书”,我说不会写,他们说只签上你的名字就行,我不签,我家里人说你签了名回家再学,当时法没学好,法理不清,就签了,后来他们把钱还给我了。

回到家我还是学法、炼功,到二零零一年,从师父的讲法中我悟到慈悲的师父要我们写严正声明,当时我也就写了严正声明,明慧网没给发表,同修叫我再写,我又写了,也没问明慧网是否发表了,就再没管这个事了。这些年我总是反反复复,精進一段时间就不学法了,过一段时间又学,再过一段时间又不学,再过一段时间又学,我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事,我总是想这么好的大法,我为什么又不学了呢?我从得法到现在一直都坚信大法好,我怎么就不能总精進呢?其实学法做好三件事真的是很高兴的事,每天都很高兴,其实我不学的时候,在常人中真的是很苦,总是有想死的心,总觉得当人没什么意思,其实我什么都能放下,好象总是放不下大法,我想常人很多人都知道我炼法轮功,我死了会给大法带来负面影响,我就不想死了,我想我还是学法吧。慈悲的师父总是在点化我,直到最近,有同修跟我说,明慧网上没有我的严正声明,当时我一惊,我回家就悟到:难怪一直以来总是精進一段时间就不学法了,这一次一定严肃对待。我写严正声明又悟到:你在邪恶的“保证书”签了字,意味着什么,意味着你不修了,你不是大法弟子了,它就干扰你,不让你修。慈悲的师父再一次把我们救起来,我却没有真正的悟到严正声明是何等的严肃和师父的洪大慈悲,那时就一帮哄的签字,却没有悟到在“保证书”签了字就要下无生之门了,严正声明就是慈悲的师尊再一次把我从无生之门救起来,当我悟到时我的泪水直往外涌,我知道无论用什么语言也不能把师父的洪大慈悲表达出来,我想只有按师父的话去做,做好三件事,修好自己的一思一念,一言一行,坚修大法,唯愿师尊笑,我写出来,希望有和我一样的马上查一查自己的严正声明在明慧网上发表了没有,不要和我一样走弯路了。

我写严正声明时,没写几个字手就疼,我知道是邪恶在干扰,它不让我写,我就是要写,现在我的严正声明已经在明慧网上发表了,我现在是大法弟子了,我现在和同修一起学法、发正念、讲真相,真的是觉得时间不够用,我每天只睡五、六个小时,有时只睡三、四个小时,精神也很好,总想挤时间学好法、发好正念、讲好真相。

严正声明发表后我的身体出现这里不舒服,那里不舒服,我也不管,我该学法就学法、该发正念就发正念、该讲真相就讲真相,该炼功就炼功,不知不觉身体便没有不舒服的感觉了。有一次我放任了,觉得上了夜班很疲劳,想多睡一会儿,好,它马上让你从上午一直睡到下午,我知道了,一定要精進,不能放任自己啊!现在真相也好讲了,法学多了,正念发好了,思想也静了,除了救众生什么也不想,这样一切都有师父在安排,师父在帮我们,真的觉得我们只是把真相告诉世人,一切都是师父在做。

谢谢师父!

各位同修,欢迎继续收听修炼园地节目

下面请听大法弟子的文章:打电话不难 我身边就有这样一群同修

我身边有这样一群同修,同修甲没有上多少学,也没有好口才,什么也不会,可是却有一颗急切救人的心,拿起电话就敢讲真相,打第一通电话时,拿手机的手直抖,声音发颤,讲得也不连贯,接听她电话的人,嘲笑她说:“你是不是等学会说话了再出来讲?”她一点也没气馁,回家后,把真相稿都背下来,对着墙一遍一遍练习,现在讲得既流利又慈悲,一个星期能劝退六十多人。

乙同修是位男同修,在常人中言语短,不怎么说话,但是为了救人,也要拿起电话讲真相。刚开始学打电话时,接他电话的人正在喝酒,乙同修说:“喂,你好!”下面要讲的话一紧张给忘了,对着电话直会说:“先生,你好。先生,你好。”对方说:“你光说你好,你好。有什么事你快说,我还要干杯呢。”乙同修发自内心想救对方,师父看见他有救人的这颗心,就帮他给他智慧,他突然象开了窍一样对对方说:“你小时候戴过红领巾吗?”对方说:“戴过”,同修说:“咱们入队时,都发了一个誓要为它奋斗终身,做它的接班人,那就是我们自己把命和中共捆绑在一起了。中共做了很多坏事,到时天要惩治它,那你会受到牵连。我呢,为了你好,给你起个化名叫‘有福’,把你说的要做它接班人的话作废了,你就平安了,好吗?”对方说“行!”

乙同修从打成功这个电话中受到鼓舞,但后来一个月中,听他电话的人,没有一个退的,不是挂机,就是骂他“神经病”,急得他饭也吃不下,琢磨着怎样讲才能使众生得救,使对方不挂机、愿意听完又能表态同意三退呢?有一天他学完法在街上走着走着,到了一家茶水店,这时口渴了,他也买了一杯茶,看这店生意真好,于是问老板娘:“你的生意怎么这么好?是你的水与别人的水不一样吗?”老板娘说:“嗨!小伙子,水是一样的,只是语言不同,嘴甜点,热情点,多给客人一些笑脸,生意不就好了吗?”乙同修听完这话,茅塞顿开,师父在用常人的嘴点醒他,他悟到:要对你救的众生谦卑、热情、善。因为我们打电话看不见对方,但对方可通过声音感到你是不是真心为他好,你讲真相的可信程度和你的善意。明白这些,乙同修再看自己原来讲真相象是背发言稿,没有慈悲。自那以后,打电话,接听的人多了,骂人的没了,说谢谢的多了,每天也能退六、七人,在讲真相的这几年中,乙同修由嘴笨变成了个很会讲话的人。

丙同修是位刚刚从冤狱回来没多久的一位女同修。她救人心切,也要学打电话,但她的干扰多来自另外空间,只要她一拿起电话讲真相,邪恶就叫她头痛,干扰她不让她讲,她主意识很强,不承认它发正念解体它,背法,不是自己头疼,是邪恶痛,忍着头疼就是讲,坚持讲,吃了许多苦,邪恶灭了,头也不疼了:接着又是嗓子痒、咳嗽,你只要开口讲,它就叫你咳,干扰你不让你救人,她不上邪恶的当,继续讲,越咳越讲,邪恶退了,又是浑身起疙瘩,痒得人乱跳,她也挺过来了,又闯过了不想开口讲的关,现在不但自己讲的好,还带别的同修讲。

最后说说丁同修,讲真相很有经验,她每天都要求自己劝退二十人,有一次她拿一瓶矿泉水和一个玉米,钻在菜地里,一讲就是一天,在师父的慈悲加持下,那天共劝退七十人,我们听了都很感动。

我们大家在这样一个比学比修的环境中都能拿起电话讲真相救人,每天都出去救人,平均每个同修每天都能劝退十几人,每天我们都有收获,每天我们都给众生希望!走过了这些年,我们真的觉得打电话不难,只要能开口说话,就能打好电话,关键是要坚持天天打,希望就在其中。

下面请听大陆大法弟子诚义的文章:横下心 坚定做下去

看了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八月二十九日的文章《掌握技术需要坚定的心》颇有同感,因小学水平的障碍,一直难动笔,受到同修的鼓励,也写出在系统过渡期的切身实践与体悟。

在四月份之前,XP系统在同修中用的得心应手,遍地开花时期。突然来个系统升级,真有些心急,无论如何也得保证上明慧,上明慧是大法弟子的权利和责任,在我的周围也没有会装新系统的,可同修们叫我快学会装新系统,心想我跟谁学呀,但我爽快的说行,并说我学会了再教你们,没过几天听说,有位同修找过我几次,教我学装新系统,我想是,师父看弟子有这颗心安排的。

在学的过程中,同修耐心的一步步指点,我认真的学记,可自己装的时候,却记住的很少,别的同修又说,制作成克隆的,省时又方便,这时我想起一位同修,对电脑有些研究,找到此同修,说明我和同修的想法,同修听后很高兴的说,他正在借鉴(天地行论坛上提供的技术),正在实践研究中,可喜的是没过多久,同修封装克隆新系统成功。

同修把克隆新系统还有教程给我,并耐心的一步步指点,我也记住好多步骤,心里也觉的有点底了。同修借鉴天地行论坛上提供的隐形加密系统技术,又封装成克隆隐形加密新系统。同修又耐心的一步步指点新添的步骤,给我一本近五十页厚的教程,我一看真有些发愁,当晚我就一遍遍装,弄到三点也没成功。

发完早六点正念,想学法,可干扰很大,心里很乱就是入不了心,心想学电脑我不是那块料,还有一大堆事要做,想干啥都有干扰,骑电动车出门买菜吧,到菜场就叫自己车的脚扎把腿碰的一大块紫黑,正在腿疼心烦的时候,这时一常人大声说,我真是烦透了,我是高低不干了。就听另一个常人说,才遇到这点困难就不想干了?勇敢的走下去,干成才对。

我听后恍然大悟,这不是慈悲的师父,在用常人的嘴点我吗:马上对师父说;弟子错了。又想起同修为我学装新系统,给我配置了,配置高的本式电脑,这时我的正念很强,回家该干啥就干啥,晚上再学装系统,弄到四点,师父叫我装成了,但还是弄不太清楚。有天晚上看教程再细装,正在很入心的时候,里边的门啪啪的响,我想是起风了,就起身关门,一看窗子关着,外边一点风没有,一种无形的怕袭来,我有些恐惧,就我单身一个女的,又是租的房子,热,冷水嘴的水滴个不停,真有些不敢做下去的感觉。这时,在我的脑海中显现出,明慧网右上方,师父离开纽约在山中静观世间的画面,(因我每次上网打开网页,看到师父就想,我师父在看着弟子哪,就觉的是最安全的)。我就大声说,我师父在看着哪,想善解的就走开。谢谢慈悲师父的加持,合十。我又继续装,装了几遍都成功,一看表快到晨炼的时间了。

几小时后,邪恶对我身体進行迫害,发起高烧,烧得我全身痛,上楼都吃力。奇巧的事,我问过多次想找点活干都不成,在我发起高烧难忍的时候,告诉我干活,还是体力活。这状态咋去干呢,有些为难,有点不想去,先听点同修交流吧,躺在床上,拿个小机子随便按下扭就听到,“不做懒惰的孩子”,马上对师父说;师父,我不做懒惰的孩子。在干活当中也出现奇迹,就不说了,有天干完活回住处快七点了,并带回同修的本式电脑需装新系统,凑合吃了点饭,学了一讲《转法轮》,打开同修的电脑一看,装的是新系统,可是,几个软件都是资料点禁用的。这时我的心情有些沉重,之前同修提过电脑装的不理想,上网困难,当时我也有些忙,没重视,看到电脑桌面上的禁用软件,心里非常内疚。

马上装系统,可两个系统盘一次次试装都有问题了,用正念,发完正念,放上系统盘,系统镜象装了一半就不走了,又放上另一个,我求师父帮弟子,早装上,快给同修,可系统盘装到七十又不走了,无奈的退出盘,我流泪了,这时才看到自己想的太窄,都因为我自己,没及时和同修共同解体旧势力的强加。

我流着泪对师父说,弟子彻底解体旧宇宙为私的属性,同化新宇宙为他的法。奇迹出现了,出现重试,我马上推上系统盘,继续接着装系统,(以前装过不少xp系统,出现这种情况都得从头开始),一看表发夜间十二点正念,静静的发完正念,系统顺利的装完全过程。

在整个过程中我被能量包裹着,身体的能量流都很强,感觉象波浪一样一层层推,我难受了几天的身体,象松了绑一样轻松,一切干扰都消失,慈悲的师父又不知替弟子承受多少,唯有精進,用心做好三件事,报师恩。

谢谢所有帮助我的同修!

各位同修,欢迎继续收听修炼园地节目

下面请听英国大法弟子的文章:理智智慧的讲真相

尊敬的师父好!

各位同修好!

师父告诫我们:“用理智去证实法、用智慧去讲清真相、用慈悲去洪法与救度世人” (《精進要旨二》〈理性〉)。

我讲三个小故事,见证大法,见证慈悲,见证大法弟子在大法中修出的理智与智慧。

1、不轻易放弃

前几天给上海地方官员打电话,开始是他本人接的,听了两句就说:以后不要打电话了,我不想听你讲。我反复打过去,是他太太接的,很不客气。我一听是浓重的胶东口音,当时灵机一动,很亲切的说:我听的出你的胶东口音,我是你老乡。她不信,嘴里嘟囔着:再别打了,讨厌人!啪一下挂了电话。我定了定神,又打过去,电话里传来一个十多岁的小女孩的声音。我用非常关切的语气对她说:孩子啊,奶奶有重要的事情要找爸爸妈妈,你让他们接电话好吗?她说:你有什么事对我说吧?我说:奶奶是爸爸妈妈的老乡,我真的是有急事找他们啊。这时,孩子说实话了,你说吧,他们在听呢。我心里一震:其实众生真的是等着听真相,只是背后的因素包括怕心挡着他们,所以我们要好好发正念。不能轻易放弃一个电话,这也许就是慈悲吧。

有一次我打一通电话,连拨三次都回应是空号,我不想放弃,就试着发了一条短信,再打过去,对方竟然听了三分多钟,所以我们真的不能被假相所迷惑,想尽千方百计多救人吧。

还回来讲刚才那个电话。我被众生急切想听真相的心感动了,仿佛置身于他们对面一样。我就开始讲:如果不是共产党封锁网络,我也不会随随便便给谁打电话,影响别人休息。可是现在天象变化这么大,全世界包括欧盟,美国、加拿大、台湾等在内的很多国家和地区,都在谴责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惊天罪恶。一个五千年文明的古国发生了这样灭绝人性的事情,会给中华民族带来无尽的灾难啊。同时,江泽民、罗干、周永康、薄熙来等五十多名迫害法轮功的高官被以反人类罪、酷刑罪及群体灭绝罪在三十多个国家起诉。可是这些重大信息都被掩盖着。全世界都知道真相,只有可怜的中国同胞不被允许知道真相,现在连体制内的官员都称自己是党奴。您也知道十八大以来,习近平打老虎拍苍蝇,近四十名省部级高官落马,全是跟随江泽民迫害法轮功的急先锋。其实王、薄、李、徐、周真正落马的原因不是贪腐,是活摘器官,是天理报应!现在这条黑线已经牵到头了……

我又讲了天安门自焚真相,讲大法洪传,破除无神论,三退大潮等。一家人静静的听着。我说:不相信神佛,不听信善恶有报,可是报应都发生在不相信报应的人头上。年纪轻轻的为共产党赔上了小命,妻离子散,家破人亡……公检法系统遭报应的过万人,还有牵连到家人的。我们希望同胞都有幸福平安,我们希望好人都能躲过劫难。

最后,我用非常严肃的口气说:中国有句古话:人可欺,天不可欺!神佛大怒的后果到了!人做恶都得偿还,大戏在后头!咱老乡见老乡,难得的缘份,今天把心里话都说给亲人听……这时夫妇两个非常高兴,异口同声的说:谢谢老乡!谢谢老乡!一家三口全做了三退。

过程中,我能感受到被强大的慈悲能量包容着,师父在不断的给我智慧。

2、智慧讲真相

我和另一位同修利用周末时间去面对面讲真相救人。有一次,在一个商场的角落里,坐着三个中国人,同修走过去讲真相,他们很不经意的用嘲笑的眼光看着我们。

我随即走过去,对其中的一位说:你们是不是觉得我们对你们讲这些挺可笑?他不好意思的说:不是,不是。我轻轻的在他身旁坐下,用亲切的语气对他说:老乡啊,我跟你说句实实在在的话:天要变,谁也挡不住,对不对?他说:对。我说:天要下雨,谁也挡不住,对不对?他说:对。我又说:天要灭中共,谁也挡不住,对不对?他说:对。最后我说:那你还不赶快退出来,咱可不能跟他去倒霉,对不对?他说:对。就这简单的几句话,对方高高兴兴的退出了少先队。

过程中,平和中透着威严。这就是大法中修出的智慧,只要心到位了,师父什么都可以帮我们做。

3、理智

有一次我打电话给派出所警察,接通电话还没说上两句,对方就开始骂人。我反复拨打,他越骂越凶,不但骂娘最后骂我八辈祖宗。我尽量使自己冷静下来,心中告诫自己:要理智,不被常人心所带动。

发了一会儿正念,我再把电话打过去。我压低声音,非常平静的对他说:小伙子,你今天骂我全家我都不会在乎,可是你今天犯了一个大错误。他放开嗓门大喊:我怎么错啦?我说:你不该骂我八辈祖宗,你知道我们都是炎黄子孙,我的老祖宗不也是你的老祖宗吗?你知道现在中国人被欺骗,认马克思当祖师爷是背叛了祖宗吗?共产党是西来幽灵,马克思的真实身份西方人都知道。他十八岁以后加入了撒旦魔教,撒旦魔教就是魔鬼教!

我加重语气重复了一遍。共产主义产生于西方,早被西方人唾弃了,列宁的塑像在本国都被捣毁了!只有我们中国同胞被蒙在鼓里。马克思在共产党宣言开篇就声称自己是一个幽灵,在欧洲游荡,游荡到东方,毁了中华五千年文明,毁了我们的美好家园,毁了我们的生存环境。这个幽灵以共产党的名义向老天爷挑战:与天斗与地斗与人斗。斗的蓝天白云变成了雾霾沙尘暴,土壤、河流被污染,百分之九十以上的地下水被污染,全国五百多个癌症村,这是人类正常社会吗?与人斗,斗的人心败坏,世风日下,人为了钱可以无恶不作,杀人害命,甚至一个政权可以利用国家机器、军队、医院活摘人体器官卖钱分赃,没有人性了!天、地、人三才全被它毁了!你知道它为什么其乐无穷吗?它达到它的目地了!中华民族处于危亡之中,这不是耸人听闻吧?同胞,您想没想过,中国人现在吃毒、喝毒、呼吸的空气都是毒,多少人明知道毒有毒,还制毒害别人,看着中国人互相残杀,慢性自杀,你难道不心痛吗?你说中国人还有活路吗?我们的后代怎么办?我们的民族向何处去?为什么那些贪官污吏把孩子老婆都整到国外,拼命往外转移钱财,体制内的人更知道共党的败坏,烂了根了,说不定哪天突然倒台。现在有一个新名词叫弃共逃命!中共在国际社会臭名远扬,全世界都知道它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卖钱的丑闻,被称为红色法西斯,共产恶魔……

我越讲语速越快,智慧象流水一样,一句接一句,我感受到整个空间场都被正气抑制住了,对方没有挂电话,一直在静静的听。

讲到六分多钟的时候,那个警察说话了:老人家,累了吧?我说不累,只要你能明白,讲三个小时我也不怕累,我就是为了救你。

他很温和的说:老人家,快歇歇吧,喝口水。我全明白了,以后再不用给我打电话了,好吗?我说:好。

我又接着说:五千年来,中国人敬天敬地敬神佛,中华民族是礼仪之邦。信仰为本,道德为尊。真善忍是我们民族的根,你记住了吗?法轮大法是佛法,迫害佛法罪大如天!你不是也看到王、薄、李、周的下场了吗?人算不如天算,千万不要去为罪恶买单。共产党来到中国,外国人充当了中国人的祖师爷。这个自称幽灵的东西来到中国以后,绑架了十几亿中国人,欺骗神的子民加入无神论的组织,从不懂事的时候就被戴上红领巾,入团入党,还要发毒誓,把生命献给它,为它奋斗终生,这就等于把命出卖给邪党了,我们在无知中都上了贼船,对不对?很多高官嘴上喊着无神论,大年初一去雍和宫花天价去烧香拜佛,求神保佑,无神论是欺骗老百姓的谎言。近几年很多同胞清醒了,“要做中华儿女,不做马列子孙”,所以才出现了轰轰烈烈的退党大潮,一亿七千多万人已经退出党团队,为自己当家保命了。我也盼着你平安,神佛见人心,我帮你也退出来,把入党团队的那个毒誓抹掉,做个堂堂正正的炎黄子孙,好吗?他非常高兴的退了党。

打完这通电话,我长长的舒了一口气,泪水不由自主的流下来。救人真难哪!可是再难也有我们的路走,因为我们有慈悲伟大的师父!

我常常感到:打电话中,越用讲稿越拘谨,智慧发挥不出来,很多打的最满意的电话都是脱稿讲出来的。这就需要我们平时在收集素材上多做功课,在这方面我是用了心的。明慧网、大纪元同修的很多好文章,我们平台同修的交流以及景点讲真相的好多宝贵经验,都给我们做了很好的铺垫,同修们真的很用心。

我觉得打真相电话也谈不上经验,就是用心去做。心越纯净效果越好。打好了,别欢喜;打不好,别沮丧。每一通电话都是一个故事,每一个故事都是一次考试。其实比起精進的同修来,我感到很惭愧,请同修多多帮助,共同提高。

谢谢师父!

谢谢同修!

各位同修,本次節目的最後和大家分享几则【修炼交流摘录】◇“对了,关键就是一个信不信的问题。你真的信师父吗?”同修一句话如醍醐灌顶。是啊,我真的信师父吗?曾经以为是信的,现在却发现不是那么回事。自己人中的一切才是自己最在意的:家人、工作、名誉、地位……大法不过是成了一剂生活中不顺心时的调剂。还有自以为学过了法便是得了法,能在大劫中保住性命就万事大吉了。所以才抓住大法不放。所以虽然号称得法多年,却实实在在的感觉总与大法隔着一层膜。接近了大法却未走進大法,这是多么大的遗憾啊!而对于真心想修炼却又以为自己在修炼的人,又是多么的可怕啊!冷汗出了一身又一身……“追根究底,还是法学的少啊,学法吧,学法吧……”同修语重心长的话语,让我感到同修对世人对迷途同修的无限慈悲与怜悯……我真的得好好想想了,再这么浑浑噩噩下去,真的是危险至极啊!作为一个大法弟子,完不成自己的誓约,骗的是谁?将来的宇宙中哪能有你立足之地?还在妄想从法中找借口为自己开脱吗?还在觉的自己不错,怎么说也算学过法了,也炼过功了,也算救过人了,大劫难怎么也轮不到我头上吧?不想改变自己,什么事都得顺着自己的心意,符合自己心意的就高兴,不符合自己心意的就生气。种种种种想法,与旧势力何异?到了这种危险地步,还在幻想着自己和家人的平安无事?对世人的未来毫不关心,冷漠以对,哪有半点大法弟子的慈悲善念?……昨夜又梦到自己回到原来念的小学去复读了,老师同意了。醒来感慨万千。从新回到大法中来,从零开始,一步一步的,我要做个真正的修炼人了。(有小改动)

——《别幻想 别放弃——写给曾经和我一样陷入迷途的同修》

◇有一天学法的时候,孩子忽然对我说:“妈妈,高姿态不好,有瞧不起人的意思。”我当时很奇怪,这孩子怎么敢和大法书中要求的反着说呢,师父要我们“高姿态”,那遇事就高姿态呗。这样过了很久,有一天想起以前的一件事,我才突然反应过来,在我的“高姿态”中的确存在着瞧不起人的意思,而我一直都没有意识到。那是一天早上,我去早市买东西,挑拣的时候,把一个摊子上的东西弄掉了。我急忙帮着拾了起来,里里外外一点也没坏,摊主却要我买下来,我正掏钱准备买了,摊主仍在不依不饶的吵嚷着,当时就觉着这个人太霸道,这不是要强买强卖吗?于是心里不服的那股劲就上来了,把钱装兜子里就走了。这下摊主可气坏了,破口大骂起来,我在早市里又买了其它的东西,别的摊主也说那个人不好的话。快走出早市的时候,我忽然心里很不好受,毕竟是我先把人家的东西弄掉了,害那个摊主这一早上心情不好,于是我又返回去把那东西买下了。虽然这事看起来我最终还是做到了“高姿态”的,但我清楚的知道,我买的时候心里还是想着:这些小心眼的“常人”啊!这么个没多少钱的东西,值得你骂一早上吗?大有看不上对方的情绪在(尽管后来我也给她讲了真相劝退了)。回想这么多年与婆婆交往也是,虽然表面上都是我在“高姿态”的容忍她,亲友们也都夸我挺能包容她的。但确实我心里对她的很多所作所为是瞧不起的。如此我的“高姿态”里不是真正的慈悲宽容,而是掩藏着我的清高,不和低素质的人一般见识的心理。再看看我的修炼历程,很多时候看似按师父的要求做了,其实是掩藏着多少以自我感受为中心的认识呢,这样的“做到”是达不到标准的啊。幸而师尊借孩子的口点化了我,我这个迟钝的弟子也终于明白过来,还要按照法的要求继续实修。

    ——《从我的“高姿态”谈起》

◇可能许多同修都有亲身体验,当自己处于魔难过关中,那种“百苦一齐降”(《洪吟》〈苦其心志〉)的滋味好难受好难受,这时,多么需要整体的帮助和同修的扶持啊。我自己在这方面感受尤深。想起我在魔难中,极其痛苦。当另外空间的魔干扰我,牵着我的思绪去想最不好的念头时,我痛苦极了,找一同修帮助,她说了句:看你属于淘沙的哪一种。顿时我感到天大的压力,觉得什么都完了,师父不要我了,可是我离开师父和大法的话,活着还有什么意义呢?恐惧、痛悔,使我学法入不了心,哪怕一天读了六讲,也未见改变与心性提高。就在我痛不欲生时,一位同修大喝一声:“你想些什么啊,师父什么时候说过不要你了?”另一同修也说:“师父不会不要你,谁说了都不算。我们全给你添正念。”我在众同修的正念加持下,牢记师父“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洪吟二》〈师徒恩〉),并一再求师父:我不能离开师父与大法。最后终于走过来了。而当我走过来后,再也没见这些同修来,电话也打不通了。众同修都是师父安排来帮助我的。能在今世同修一部大法是多大的缘份啊,我们一定要珍惜,当我们的同修遭魔难时,不要一味指责,要热情关心,帮助其在法上提高,走出魔难,共同完成好史前大愿。(有改动)

    ——《当同修遭受魔难时》

◇在使用真相币当中,首先我们要摆正基点,我们是做最正的事,是利用这种方式广泛救度众生。前一段时间,银行打出诽谤大法、禁止使用真相币的字幕,也没冲击到我们这个市场。当时我们立即发出强大的正念:彻底解体在金融系统,如工商银行、中国银行、恒丰银行,诽谤大法、毒害众生的一切邪恶生命、因素,全部解体清除,表现在表面空间,立即停止各银行大屏幕的邪恶言论。在慈悲伟大的师父的加持下,几天后,我周围的银行的大屏幕都换成别的内容了。它们大肆的邪恶宣传并没有冲击到我们所在的市场。这充分证实是大法在世间布的这个正的场起着决定性的主导作用,也可以看到邪恶生命、因素清除的所剩少之又少了,大法弟子们只要正念正行就能立即解体邪恶生命、因素,不受任何干扰。所以,它也就冲击不了市场,冲击不了明真相的众生觉悟了的本性。小商贩们照样兑换真相币,有的并说:自从我用了真相币,买卖真好……有的见到我就大声的喊:“法轮大法好!”其他的摊主、甚至路过的世人都会会心的笑笑,以此看来世人真的在觉醒……现在我们这个市场大部份摊贩都用真相币。每天上午带上几千元都不够他们换的。

    ——《摆正基点 使真相币广泛救度众生》

◇在营救外地同修时,有同修提到,被绑架的某同修平时修炼看着非常精進,刚被绑架的时候,正念也很坚定。但是过一点儿时间,开始通过人际关系想出来。我当时觉得他非常可惜,不信师不信法,信常人关系,这不是悟性问题吗?回来后,觉得这件事情让我听到我就应该向内找,找出自己不信师不信法的隐藏的一念。很快就找到了。前一段时间我脸上很痒,家里有给孩子止痒的药,发正念脸痒的厉害、静不下来时,一念冒出来:抹点药止痒。还骗自己:我是为了发正念入静。当时虽然没有抹药也觉得这个想法不对,但是没有深入去找一找这一念的来源,实质上不正的一念已经有不正的生命跟上。有天晚上孩子出现湿疹,我给他抹药,手指上还剩下一点点,我下意识(是被不正的一念操控的)抹在脸上。当时就觉得一点也不痒了,那个轻松舒服啊。当时就把另外一半脸也抹上药,马上发正念,好像静下来,挺管用。这样做接下来带来了什么麻烦?第二天,孩子的父亲开车出去,碰人了。……我想:旧势力为什么会捣乱?师父说:“当然我们讲了,人都是因为自己这个观念不对,心不正招来的麻烦。”(《转法轮》)我脸上痒影响发正念,我没有向内找,找出自己招来麻烦的原因,而是想用人的办法摆脱这个麻烦。这里有怕麻烦,想寻求舒舒服服修炼的心。有了这不正的一念也没有严肃的向内看一看这一念的来源,更谈不上及时解体不正的因素、加强正念了。我的这一念及整个做法也是不信师不信法的表现,在骨子里还保留着用药的心。跟上文被绑架的同修比起来只是成度大小不同,执着是一样的。通过这件事我也悟到修炼是极其严肃的,一念的不正被忽视,就会被旧势力利用来钻空子,搞出事来,如果还不悟,它们就会搞出更复杂的事情,让修炼人越难从它们的安排中跳出来。(有删减)

    ——《做信师信法的真正修炼的人》

各位听众,这期的空中明慧周刊就播送到这。谢谢您的收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