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安门自焚真相|中南海上访纪实|4639迫害致死案例 |1400例造假
短波收听指南

订阅视频

海外用户可下载明慧广播手机应用
空中明慧周刊

明慧周刊(第681期)内容选编(2/2)

发表日期: 2015年3月13日
节目长度:57分9秒 Get Windows Media Player
在线收听
下载
13,674 KB

53,577 KB
下载方法:按鼠标器右键,在弹出菜单中选择“目标文件保存为…”(Save Target As…)

各位同修,

下面请听辽宁大法弟子的文章:只要有心救人 三退不会难

在师父发表经文《放下人心 救度世人》后,我认真读了几遍,深感救度众生的急迫和重要性,身为弟子,就应该按师父的要求做。我利用各种机会去发大法真相资料。

救度众生不能拖延

有一段时间,我晚上给学生上完晚课,就到路经的一片居民区里去发资料。不久,那里就动迁了,以前的楼房不复存在。我心中为那里的众生感到庆幸,如果我由于懒惰或怕心等,没能及时让他们看到真相,那我该多么遗憾哪。从那以后,我更加坚定一念:救度众生决不能拖延,否则时过境迁,后悔都来不及了。

几年来,经我手发出去的有《九评》、《解体党文化》,神韵光盘及各种真相光碟、资料、不干胶等。我每次发放的时候,都怀着慈悲的心,并在发的过程中想:众生啊,师父叫我来救你们了。并发正念让他们明白的一面在家等真相。在师父的呵护下,每次都能顺利的发放完。

有很多次,我到封闭小区发资料,在紧闭的单元楼群里寻找有缘的众生,最后总是能找到虚掩着门的楼栋,好象就开着等我進去救他们的主人。

记得一次,我到一栋高层楼里发资料,为了安全走了楼梯,楼梯里又长又黑,我不敢出太大动静,只好摸黑。当我顺利的发完向下走的时候,忽然看到一个门上贴了一张纸,上面是几个大字:“离幸福又近一步”。当时我的眼睛就湿润了:这是师父借此在鼓励我。

寻找救人的机会

自从《九评共产党》发表后,我开始了面对面讲真相。可是一直没有太大的突破。一直到几年前,我找到了突破口,讲真相有了固定的人群,数量也有了飞跃。

那是一次我到私人小店去买衣服,当买完后,看到店主很高兴的样子,便想:何不把三退的事讲给她听呢?于是我就笑盈盈的对她说:“希望你的生意越来越好。”她说:当然希望了。于是我就告诉她:“现在有一件大事,关系到每个人生命的安危,那就是三退保命的事。”然后我把贵州藏字石以及邪党腐败的事实,老百姓吃的喝的都是假的、毒的等事实摆给她听。说到这些,往往能引起共鸣。之后,再把邪党历次运动迫害死八千万同胞、现在又迫害有信仰的好人——法轮功修炼者,甚至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事都讲出来,最后问她加入过什么组织,只有退出来才能在有灾难时得到神佛的庇护。往往在我们怀着真诚救人的一念时,结果好象水到渠成,给对方起个好听的名字,对方就会爽快的答应。

几年来,我走遍了家附近的小时装店,现在几乎所有的店主都做了三退。之后,我又到远处寻找,凡是有机会碰到的个体小屋,包括服装店、化妆品店、鞋店、零食店、网店等,就向那里的店主讲真相劝三退。为了能顺利做三退,我往往在这些店里不空手,买一些适当的日用品和服装等。因为现在的中国人几乎人人都为生活所迫,都很“现实”,这样能很快和他们拉近距离。

为了找到更多的有缘人,几年来我把家里买菜的活都包了下来,凡是能接触到的菜农我都不失时机的做了三退。

只要有心救人 三退不那么难

再有,出门办事,我经常打车,用这个方式接触了众多的出租车司机。我和他们讲的时候,看他们的年龄,叫大哥或弟弟、大姐或小妹等,总之就是嘴巴甜点,以便拉近与众生的距离,为讲真相做好铺垫。之后便展开话题,问他们活怎么样,从他们身体这方面职业病多,关心他们。这时,大多司机都打开了话匣子,然后他们主动的和我们聊起了他们的艰难。几乎每名司机都有很多职业病,我就進一步告诉他们注意身体,因为现在老百姓头上有三座山,住房、医疗、教育。然后谈到现在中国贪腐严重的问题,之后劝三退,因为有了前面的铺垫,这时往往顺理成章,水到渠成,经我所劝退的几乎所有的司机都爽快的退出了邪党的组织,之后,我还不忘奉送上真相小册子或光盘、护身符等。

众生得救后的喜悦心情,也更鼓舞我做好。记得一次,在给一名司机讲完真相后,我就说:大哥,您贵姓啊?我帮你起个化名退出来吧。他说姓马。我说:那就叫马成功吧,中国有句成语叫马到成功,我也祝你做事顺顺利利,马到成功。这位大哥听后哈哈大笑,夸我名字起得好。我能感觉到他明了真相、获得救度后的喜悦。每当这时,我就感到由衷的欣慰,就算自己再苦,再累也值得,更何况,真正救人的是师父。我们只是动动嘴、跑跑腿而已。

几年来,经我三退的人有商人、学生、白领、工人、农民、知识分子、司机、家庭主妇、流浪的、要饭的、上至老人,下至孩童。现在,我把讲真相溶入到自己的日常生活中,每天讲真相救人是我最快乐的事。哪天不讲,就觉得缺少了点什么东西。

我想告诉到现在还没有走出来的同修,只要有救人的那颗心,三退真的没有那么难。现在是正法的最后最后的阶段,留下我们大法弟子讲真相救人的时间越来越少了,咱们可千万别留下遗憾。

各位同修,

下面请听辽宁大法弟子的文章:请再重视发正念 跟上正法進程

我是一名普普通通的法轮大法弟子,尽心尽力的做着师父让做的三件事。期间有艰辛有喜悦、有精進有消沉,凭着自己这颗纯净的信师信法的心走在师父安排的救众生的路上。我看不到另外的空间,发正念的时候几乎也没什么感觉,刚开始的时候四个整点不能坚持,随着不断的学法修心正念越来越足,现在四个整点发正念几乎没落下过。而且最近的几次帮助同修发正念解体病业假相、清除卑微生命的干扰,让我真正感受到了大法弟子发正念的“神威”。现在将最近发生的三件事写出来和同修交流。

不久以前,听同修说协调人被病业干扰,连续两天都起不来床。听到这个消息我意识到这一定是旧势力的迫害,迫害同修就是迫害我们整体这必须得帮助。下班的时候我来到同修家,看到她闭着眼躺在沙发上,表情非常痛苦,连坐起来的力气都没有,已经持续一整天了。听她说胆那个部位很痛,我随口问了一句以前有没有过这个状况,她说没有,我马上意识到这个念头不对赶紧灭掉它。这时她的丈夫(同修)和另外一个同修也都来了,通过交流知道她的丈夫认为协调人喝了姜汤是吃药,法理不清,说了一些恨铁不成钢的话,并认为帮助发正念没用。而另一同修认为协调人都已经非常痛苦了,作为丈夫还数落她很是不对。这时我对协调人说,咱得向内找啊,喝姜汤说是吃药还不太至于,可是这是信师信法的问题啊。但即使这样也决不允许旧势力迫害,同修现在跌倒了咱得扶一把,而不能埋怨她。

交流后我们发了半个小时的正念清理邪恶对我们整体的迫害,协调人从干呕着坐起来到痛苦的喘息,后来听不到任何声音,发正念结束时她说了一句“我好了”,我当时高兴的说了一句“真的啊,对,好了”。协调人真的好了。第二天就正常的做着自己的事了。

这之后没几天,我到一同修家,发现同修的脚肿的非常厉害,痛的直咧嘴,而且已经两天没有出去用手机讲真相救人了。这之前他每天都能救下来三、四十人,心里非常着急;而且也向内找了,三、五年之内的事都已经找遍了。我意识到都已经影响到讲真相救人了,这一定是邪恶的迫害,只有整体配合发正念才能解体它。

通过交流身边的几位家人同修也认识到不能只靠他自己向内找,需要整体配合才能有力的解体邪恶。我们发正念解体整体空间场中的邪恶干扰,仅仅发了十五分钟的正念,同修走起路来就非常顺畅了,他说好多了。第二天就继续手机讲真相救人去了,一直到我写稿的现在,一天都没间断过,每天都能劝退四十多人。我深深的知道这不是弟子有多了不起,是因为弟子的念正、心纯净。一切都是师父在做!

说来也巧,这事刚刚过去也就一个星期。一天一位同修手机出了点问题我帮忙去解决。上楼的时候,看她吃力的样子,我知道她在消业。就在教她怎么处理手机的时候,她突然变的非常难受,已经挺不住了就趴在了沙发上。我和另一位同修告诉她得向内找否则我们发正念也不会管用。她说向内找已经找到了,可是嘴里还在说着别人哪哪不对的话,这时她的身体越发难受了,已经恶心干呕了。她说要吐就摇摇晃晃的在同修大姐的搀扶下到卫生间干呕起来。反应这么快这不是邪恶的迫害是什么呢,一定得否定它,解体它。我就跟同修大姐说咱们赶紧发正念,解体旧势力安排的这些烂东西。于是我们就坐下来发正念,被干扰的同修也慢慢坐起来,慢慢的抬起好似千斤重的腿,喘息着发起了正念。一会喘息声轻了,又过了一会喘息声听不见了。发正念结束后,她说了一句“我没事了”。她真的没事了,第二天早上我看到她的时候,已经精神十足了。

连续发生了这三件事,都在整体配合发正念的情况下轻松的解体了邪恶低灵,这让我信师信法的心更加坚定了。正法到了今天,不能让旧势力及其操纵的低灵生命无休止的表演,干扰迫害大法弟子的助师正法与救度众生。更不能再让它们继续以假相愚弄众生,对大法犯罪,造下无边罪业。

现在,对于邪恶的干扰,只要大法弟子向内找,并正念否定它们,一发正念,一切不正常状态就烟消云散了。师父说过正法是有進程的,看来我们真要跟上正法進程,做到师父说什么我们做什么,多发正念,走好助师正法的路,除尽邪恶,唤醒众生,完成大法弟子的史前大愿。

下面请听四川大法弟子的文章:讲透该讲的

二零一零年八月的一天下午,一阵急促的打门声惊醒了正在熟睡的孙儿:奶奶奶奶,外面有人!我赶快放下手中的大法书,习惯的掩上房间的门出去,呀!几个高大魁梧身着警服的人站在门外,我礼貌的让他们進到屋里。我深知来者不善,趁给他们倒水时心里求师父加持弟子“讲真相救他们,我是主角。”

“请喝水吧。”“就你们婆孙俩吗?”国保大队长问:“儿子和媳妇奔丧去了,你们有事吗?”我淡淡的回话。“是这样的,王老师,我们准备让你到上面去乘凉。”国保大队长盯着我说。

我笑了笑:“我哪儿也不去,孙儿还小,离不开我。”心里捉摸,他们要通过办“洗脑班”的方式达到转化我的目地,决不配合他们。“没关系,我们给你把孙儿安排好,你尽管放心好了。”六一零的书记发话了。

“奶奶,奶奶,”孙儿连忙跑过来胆怯怯的躲在我身边,我说,“别怕别怕,有奶奶在,谁也带走不了你!你们看,把小孩儿吓成这样了。”

这时他们几个你望我,我望你的。紧接着外面又進来两个穿便衣的青年,他们相互间窃窃私语……我环视了他们后,带着微笑继续讲:

“我记得在二零零一年初(过年前),上届政法委书记、六一零及公安局、国保大队警察通过我们单位的人骗我说去开个会,结果发现是办‘学习班’(当时去的还有七十多岁的老太太和带孙儿的另一个同修)因为我在给那些年轻人讲我们上访的见闻,这时一老年同修要去厕所,我说要陪她去。不料那几个女青年几乎同时站起说:我们陪你们去。我知道被软禁了,一会儿科长叫大家去吃饭,我心里很不是滋味了,就大声说:我绝食。这时所有人的视线转向了我,我问他们说:你们说开会,为何要骗人?他们无话可说。我们就这样绝食绝水三天,第二天有位老人出现病业状态,再加上有个老太太的儿子去要人,第三天下午,政法委的书记就求我:对不起王老师,我们没办过学习班,是上面要求办的,你们先马上吃饭,有什么要求我们好商量。我当时提出几个条件:食宿不在这里面,你们上班我们上班,你们下班我们下班,十几分钟后他们同意了我们的条件,结果我们才吃了饭。

“没想到过去近十年了,你们还想这样迫害我们?其实法轮功并不可怕,是修炼真善忍的群体。我年轻时一身病,通过炼功仅一、两个月什么病都没了,还为国家节约了许多医药费,而且心性也提高了,做事能为别人着想了,法轮功真的是利国利民百利而无一害呀!”

“那你们拿着共产党的钱,为何要反对共产党?”一个年轻的警察问。我清了清嗓子,平静的说:“这是观念,你想想共产党一无工厂二无田地,哪来的钱啊?相反他们大官大贪小官小贪无官不贪,其实你我他吃用的都是纳税人的钱,我十几岁就参加工作,整个青春都在乡下度过,劳累几十年有病退了休,理所当然的该领退休金,是吧?”“你们觉的好就在家里炼,干嘛要去发传单、叫人退党啊?”大队长问。“你们年轻人不知道啊,自江氏流氓集团导演‘天安门自焚’后,许多人因此仇恨法轮功,我们为了澄清事实向善良的人讲清真相为何不可?再说江流氓对法轮功的三个‘群体灭绝政策’致使至少几千个善良人失去生命,我们该不该让世人知道!?”

只见他们一个个的耷拉着脑袋。接下来,我又从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讲到贵州平塘县掌布乡的藏字石,从《九评》的发表讲到三退大潮,……这些是真相,明白真相就能躲过劫难,就有美好的未来。而且天灭中共是上天定的,只有退出中共的一切组织才能有美好的未来……这时又来了两个警察,大队长给他俩嘀咕几句。

“好吧王老师,你的情况特殊,你就不用去了。”只见国保大队长一边走过来,一边对我说。“谢谢大队长!”我说。

后来才知道那天是要绑架我到邻县“洗脑班”去(警车都在我楼下)。

我是一九九五年八月得法的老弟子了,得法前性格暴躁,得理不饶人,加上一身病:肾盂肾炎、内外痔、美尼尔氏综合症、风湿病、妇科病等(尤其是妇科病,经血不断,医生叫我动手术切除子宫),再加上繁重的工作,搞的我心力交瘁、苦不堪言,于一九九六年二月就办病退了。退前两个月每天一下班就去排队看病,一天我大姐给我送来一本《法轮功》(修订本),说:妹子,这本书很适合你看。我拿起书不经意的翻了翻,“人不炼功法炼人”跃入我眼帘,我迫不及待的从头看起,竟一口气看完了,书中的“既修性又修命”等一直在我脑中盘旋,这么好的事哪找啊!两天后我就到炼功点去参加集体学法炼功了,从那起就再也没间断过。

自从修炼法轮功后,我象变了一个人似的:性情好了,心情愉快了,看见谁总是笑呵呵的。每天一下班就赶快回家做饭,匆匆吃了就到炼功点去看李大师讲法录像,参加集体炼功。不知不觉,感觉身体轻了:什么美尼尔氏综合症、肾盂肾炎、内外痔、风湿病不翼而飞。

只是经血时不时的还多,我也不管,每天该做啥就做啥,渐渐的十天、二十天、二十几天流流滴滴还有,每天上班早出晚归的确辛苦(但头一点不晕),只是内心有点不稳了,就悄悄的买了一瓶云南白药准备吃那颗“保险子”,跟姐姐说了这事,姐说:不行啊,要守住心性,说不定师父在考验你呢!我听了姐的话不好意思的把那瓶药一下扔了。晚上洗漱后在师父法像前说:师父,对不起啊,我差点没守住心性,我错了!请师父为弟子净化身体吧!

神奇的是第二天经血齐刷刷的止住了,我兴奋的给师父作揖,激动的泪水象断了线的珠子,对师父的感激之情真是无以言表!次日,姐姐就陪同我去妇产科检查,医生惊奇的说:咋回事?咋就好了?你不用做手术了!我和姐兴奋得抱在一起告诉医生是因为炼法轮功。医生感叹道,“真的,太不可思议了!”

各位同修,欢迎继续收听修炼园地节目

下面请听安徽大法弟子新梅的文章:我家就是讲真相“舞台”

我家门前是乡镇公路,路上的行人路过我家门前会送个笑脸,他们有的是为花艳而笑,有的是为明真相而乐。

看过零八年神韵碟片后,我积极的外出讲真相发神韵光碟,并动脑筋打造自家的“讲真相舞台”。我家住集头,临公路,我就在院内院外栽了许多花,四季都有鲜花开。地面上的花颜色各异,树上的花染红空间,它们发挥着“舞台”的台景作用,吸引着过路人来讨花听真相。

我在门前的大路边摆放个水泥凳,供行路人休息赏花。我一见凳上坐了人就放下手中活儿到大路边上讲真相,并劝其進屋看神韵。有时汽车坏在门前了,我就搬凳子送开水给司机和修车人讲真相发神韵光碟。有个人的摩托车一只车带没气了,对面的修车铺他都不去专来我家借气筒。他一边打气一边听我讲真相,他打好了气,也听明白了真相。这样的神奇事遇到的多了。

零九年来了个讨饭的哑巴,衣服脏得发臭,我给他拿好吃的,又让他進屋看神韵,他看了十多分钟走出了我家的门,他竟然会说话了。我有时约朋友或找乡邻来家看神韵,他们有的走入了大法修炼,有的常背“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后疾病好了,有的还避过了大难。来我家看神韵的人几乎都能“三退”。

二零一零年春,邻村的一个老太太赶集在路边听我讲真相后,当天下午带着女儿来我家看神韵。正看得高兴时我突然发现派出所所长進院里了,我起身去关电视也来不及了。所长以前听我讲过真相,现在他听到神韵音乐扭头往回走。我关好影碟机和电视机时,所长陪着一位干部進了屋。

当年我去天安门前打横幅为大法说句公道话,多次遭邪党关押迫害,县公安警察多次来我家搜查过,县610把我作为重点人物监视。所长向我介绍说,这位是镇里新任政法委书记。我倒了两杯开水。新书记看着墙上贴的我写的修炼体会(诗歌)笑着和我唠了几句家常话就走了。

我想他俩若是只来一个我准会给他放神韵看的。等他俩走后,我和早来的母女继续看起神韵来。

二零一二年夏天,一位从市里来的修路老板在我家看了神韵光盘后非常激动,立即做了“三退”。我们做饭菜招待了他,他要求我写个条幅送给他留念。我给他写的是:“人在世间命在天,贫穷富贵有因缘。争强好胜损身体,修心养性乐无边;勤劳善良是美德,清茶粗饭能养颜,事事为着别人好,心中无私天地宽。”他拿着条幅连声道谢,说一定要把法轮功的真相告诉亲戚和朋友。临别时我送他一二年的神韵晚会光盘和一本真相册子。

多年来我要求自己:一思一念在法上,一言一行为救人。我的脑海里经常浮现着神韵演员的唱词、舞姿。每天早晨炼完五套功法、发了六点正念,在洗漱前我要剃胡子。无论外出讲真相还是在家讲真相,我都衣着整洁、精神抖擞,讲真相时正念强救人效果好。

农闲时,我经常骑自行车穿村庄讲真相、发神韵光碟,听者爱问:“你住哪里?”我笑着说:“住集头上,俺家院里院外开满了花,你若喜欢就去我家挖两棵。”他们立即猜出:“是不是以前教武场子那家?”我说:“对,你记性真好!”他们见我真诚,听真相也入心了。

每年过大年,从上年的三十放神韵一直放到新年的正月十五,神韵演员天天在我家电视上登场,“观众”来了一拨又一拨。新年那天全村妇女带着孩子来我家拜年,妻子给每人抓一把好糖块,她们看着神韵吃着糖高兴极了。

初二待客,亲戚带着孩子来的多,以前习武时的徒弟来的多。我们盛情招待,还给每个小孩发个红包,他们看着神韵品着美酒佳肴笑得开心。一直延续到正月十二不断来客,神韵的歌声、音乐声震撼四方。

下面请听大陆大法弟子的文章:挨家挨户堂堂正正讲真相

我们是东北的大法弟子,冬天到了,老百姓就没有多少农活了,关起门在家过冬了。今年的台历出的特别早,有的同修就悟到应该挨家挨户送年历,借机讲真相。

有几位同修常年在大街上讲真相,老百姓很多都认识她们。开始三个人挨家挨户去讲,觉的有点浪费人力,就又找了一个人,两人一组出去讲,可还是進展很慢,就和协调人谈了。协调人把大家召集一起,问谁愿意挨家挨户去送台历讲真相。就这样,好几位同修愿意去。

其实,挨家挨户出去讲也不容易,首先你要突破自己的怕心,因为你不是半夜去发完就走。你要走進百姓的家,要和她们讲真相、劝三退。那真象师父讲的云游似的,遇到各种人,说什么的都有。但是有一样,无论开始多么“凶”的人,只要他三退,瞬间他的态度就会变的温和了。这更加让我们感到世人三退的重要。

其实,十六年的和平、理性的发真相资料、讲真相起到了铺垫的作用,才能三言两语的给世人三退。当然也有的人不听,不让讲。只要你走進了他的家,就有机会告诉他们真相,只要心存正念,慈悲的去讲,他就有得救的机会。

做到挨家挨户讲以后,大家认为,碰到问题小组的两个人一定要及时向内找,找到哪有漏,互相圆容,做到不怨、不恨、不等、不靠。还有关于“法轮功不是邪教”的话尽量不说,因为老百姓容易听错弄混了。因为世人看见你无所畏惧的出现在他面前,大讲“法轮功”,他也是很激动的。我们说是修“真、善、忍”的,修“法轮大法”的。

过了元旦后,我们开始送“福”字了,把我们的开场白送给众生,“新年到了,送您个‘福’字,愿您新的一年吉祥、平安”。我们镇送“福”字讲真相已经做完了,又要到离近的乡镇去做了。也有那里的同修参与進来了。

同修们,走出来吧!让我们兑现自己的誓约。

各位同修,本次節目的最後和大家分享几则【修炼交流摘录】◇

◇我静下心来找自己,为什么自己会和同修之间存在那么大的差距呢?是什么因素让我懈怠、麻木?没有“修炼如初”的状态了呢?到底自身的哪些变异的因素导致自己在证实大法的路上一再因为做事心、显示心被邪恶钻空子呢?当面对自己的内心时,我看到了症结就是“私”。证实大法所做的一切事情都有“为了自己圆满而做”的心,这个为私的心又派生出很多东西,比如:证实自我。为私的心在人间体现的就更庞杂了:显示心、妒嫉心、掩盖心、自卑、不愿意让别人说的心等等。我开始在修炼的方方面面严格要求自己。修炼不是大帮哄,混混事就可以过关了,修炼是最严肃的。我开始每天静下心来背法,从每天背一个自然段、一页、几页、到现在的十几页,平时遇到问题,不管是否发生在自己身上,只要自己看到了、听到了,都向内找,有时也会向外看,马上师父就会借同修的嘴说我一通。

渐渐的,我每天三退的人数也达到十几人,后来是三十几人,如果哪天退了十几人,那天我在修炼上一定出现了什么问题,我马上就向内找自己。后来,我把每天睡午觉的习惯也改了,因为时间真是太紧迫了,哪有白天睡觉的时间啊,我把一切时间挤出来炼功或者背法,晚上十二点以后睡觉,早上起来炼功。现在,我每天三退的人数达到三十几人,有时是四、五十人。

    ——《每天三退人数从几个到几十》

◇表哥夫妻俩家里比较困难,工作很辛苦,所以我们一直想从经济上帮他们。当他们来借钱时,其实给我们叙述了他们接铺子的过程:本来这铺子他们是接不到的,是他们硬“抢”过来的。因为他们打电话给商铺老板时,老板说铺子刚刚答应转给其他人了,别人还给了订金。表哥夫妻好说歹说,最后把老板说动了,老板硬着头皮将别人的订金退了,还挨了一顿骂。虽然我们明知道表哥他们这样做不对,可出于对亲情的执着,还是把钱借给了他们。可是,常人有常人的理,我们是修炼人,应该按修炼人的标准来衡量。师父说:“想过好日子,可能就要损害别人的利益,可能就助长人的自私心理,可能就占有别人的利益,欺负别人,伤害别人。为了个人的利益,就在常人中去争去斗,这不和宇宙的特性相反了吗?”“本来你生命中没有这个东西,可是在社会中本来属于别人的东西你得到了,你就欠了人家的。”(《转法轮》)表面上我们是帮了亲戚,实质上我们不是在害他们吗?让他们去失德,自己也跟着失德。我们的钱都是大法资源,应该用在救人项目上,怎么能随便借给常人做常人的事呢?这是多严肃的问题呀?!悟到这些,我们放下亲情和面子心,找到表哥表嫂,告诉他们这事我们如何没做对,让他们尽快将钱还给我们。好在他们已经明白真相,对大法很认同,大约一年,就把钱还给了我们。

    ——《在利益中走正》

◇我有一个朋友,是中学教师,但为人正直,也很仗义。但我多次给她讲法轮功真相、劝她三退(退党、退团、退队),她都不表态。有一次,我问她:你是不是觉得共产党今天迫害法轮功与你没关系?她沉默。我说:你和你的家人今天没炼法轮功,那你家里(或亲朋好友)有过土地吗?“土改”斗地主,让地主在村里扫大街、倒尿盆(我小的时候在老家见过);你家里有过学生吗?“六四”镇压学生血溅天安门;你家里有过知识份子吗?“反右”时的“臭老九”是不是挨过整?你家里有过经商的吗?“割资本主义尾巴”时有没有受牵连?你家里有过干部吗?“文化大革命”害死了多少人?算起来至少一半以上的中国人都受到过共产党的迫害。今后还不知道要迫害谁呢!法轮功反迫害,揭露共产党的邪恶,是不是在为所有的中国人争取权利啊?我说的时候,她很认真的听。不停的自语:“对啊”、“是啊”。我又说,共产党搞了这么多运动,每次运动都死人吧?人命关天,杀人偿命,天要灭它。我只是不想让你成为陪葬品,咱俩这么要好,我不是在和你谈什么政治、迷信,只想让你平安。这么大的事不告诉你,真觉得对不起你,你要实在不信我也没办法。我又给她讲了《红眼石狮的故事》。她突然说:“退,坚决退”。“给你起个名字”?我问。她说:“起什么名字!既然决定退了,就用真名”。我又告诉她:孩子在学校里也别让她入党(她孩子正在上大学)。她说:“老子不小心上了贼船,怎么还会让孩子再上呢”?

    ——《“既然决定退,就用真名”》

◇刚修炼不久,有一次亲戚找我吃饭,因为我不喝酒,也不吃肉,就没有去。在家吃完饭后,一想不对劲呀,找吃饭也不是偶然的,得讲真相啊,我就去了,他们让我坐那,给我倒茶水喝,知道我不喝酒,这时我大姐夫说:“你们炼法轮功的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对吗?”我说:“我那些同修都能做到,我刚炼”。他又问:真能做到“真善忍”?我说:“能。”由于他们受电视给大法造谣的蒙蔽,对大法没有好印象,竟然耍戏我,他突然“啪”给我一个嘴巴子,打的真响。我修炼前是一个脾气很不好的人,从没受过这样的侮辱,可现在修大法了,我是炼功人我要证实法不能还手,我当时很冷静,想起师父说:“将来说不定就在你最怕丢面子的人面前,叫人给你两个嘴巴子,让你丢了丑了,你怎么去对待这个问题,看你能不能忍。你能忍的住,但心里放不下,这也不行。”(《转法轮》)我想,我就想证实法,于是我笑着说:“这边呢还打不打啊?”这回他没有使劲又来一下,打完我跟他说:“你回家慢点开车,因为你喝酒了。”他马上就说:“炼法轮功人真厉害,真能做到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真的是好人,真善忍好。”我又跟那几人说:“我是炼法轮功的,师父教我们按‘真善忍’修炼,在哪都得做个好人,所以我不能和他一样的。”接着我给他们讲三退保平安和藏字石。他们原来还担心我会和姐夫打起来,现在看到我是真心为他们好,真能做到“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好人,纷纷指责姐夫打人不对,太过分了。并且认真的和我说你帮我们都退了吧,连我叔丈人一家八口都退了党团队。我告诉他们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他们从内心佩服炼功人。我回家后,心中没有恨打我的人,因为修心性证实法救人,这是正法时期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不一会儿打我的人来电话了,说他不应该打人的,说着就哭了,请我原谅他。我说我是炼法轮功的,请你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就行了,他说好。(有删改)

    ——《生命的转折点》

◇通过学法,也认识到现在自己都不会修了,遇到问题不是向内找自己,而是老往外推,找别人的不足,和丈夫同修的心性关这些年始终没过来。我总是怨恨他冷漠。我消业爬不起床来,让他给煮碗面条,他说:想吃自己做去。当时我的眼泪就流出来了。因为脚麻,脚下没根,摔了跤,他理也不理,问也不问。别人还帮忙扶一把,他根本不管。有一次摔在厕所里,幸好女儿在家,把我扶起来。他在里屋探头看了看,又回头看自己的书,连问也不问。我眼看不清,盛菜掉在外面,他嚷我一通:这也看不见呀?我心里难受极了,心想:我就是看不清,要能看清还这样啊?你不但不帮一把,还嚷我。把遇到的矛盾都推出去,认为别人不好,总觉的自己委屈,而忘了自己是个修炼人,遇到问题要修自己。师父说:“所以在今后炼功中,你会遇到各种各样的魔难。没有这些魔难你怎么修啊?大家都是你好我也好,没有利益上的冲突,没有人心的干扰,你坐在那儿心性就提高上来了?那是不行的。人得在实践中真正的去魔炼自己才能够提高上来。”“都是常人中的状态,谁今天惹你了,谁惹你生气了,谁对你不好了,突然间对你出言不逊了,就看你怎么对待这些问题。”(《转法轮》)我就是因为这些年不修自己,不会修,才造成今天这严重后果。好在现在终于明白过来了。不能当个门外汉,在门外张望,要真正走進大法中来,踏踏实实的修。通过学法,观念的转变,认识的改变,心性的提高和执着心的放下,短短几天,身体上的不正确状态发生根本的转变。(有删减)

    ——《别拿修炼当儿戏》》

◇在学法上有所突破之后,我认清了学好法、向内找、与被迫害三者之间的关系。我个人理解:学好法是向内找的根本保障,以法的标准来衡量找自己,哪些是人的执着,哪些是人的观念。当法对自己有更高的标准要求时,就应该用更高的标准要求衡量自己向内找,这就是在法上修。只要我们将向内找溶入到生活中,就能将迫害化于无形,不仅如此,向内找也是我们修炼提高的最有效方式。“修炼人嘛,向内找这是一个法宝。”(《各地讲法九》〈二零零九年华盛顿DC国际法会讲法〉)真是惭愧,以前我只是在危难之时,才想起向内找。现在我真的认识到它就是一个法宝,真的是一个法宝。既是法宝就应该随身带,时时用。我尝试着将向内找溶入到生活之中,用法的标准来衡量自己的一言一行、一思一念,找出自己的人心、执着和观念;抓住修炼中每一次提高心性的机会;放下自我,无条件找自己;谁对谁错不重要,提高心性是目地。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难就难在保持住修炼人的状态;时时处处找自己。初期,坚持时间不长,就忘记自己是修炼人,再坚持又忘记了,再坚持……为什么会这样呢?我觉得是精進的意志力不坚定所致。但慢慢的习惯也会成为自然,坚持一段时间,不知不觉中你就会发现,找到执着心的时间会大大缩短,有时话一出口,就找到了是什么执着。再到后来,话还没有出口,还在思考中,就知道了是什么人心。作为一个修炼人肯定会抑制它,把话咽回去。“你坚定正念的时候,你能够排斥它的时候,我就在一点一点的给你拿;你能够做多少,我给你拿多少、就给你消下去多少。”(《各地讲法四》〈二零零四年芝加哥法会讲法〉)真正的物质是师父拿掉的,我们只是坚定的去找,哪是人心,哪是观念。“修在自己,功在师父。”“你付出多少,得到多少,就是这个道理。”(《转法轮》)当我们逐渐逐渐的做到这一步的时候,就已经在斩断旧势力对大法弟子的所谓“考验”,就已经跳出了“被迫害”的漩涡,就已经远离了迫害;就已经在走师父安排的路。这正是师父所要的,也是众生所期盼的。记的有一位同修在交流文章中谈到:“在法上修去执着简直太容易了。”当初我还不太明白,也不太相信,我现在才感受到那是真的。当我们把住这部法去修,持之以恒,勇猛精進的时候,师父就会帮我们拿掉所有的执着和观念,当我们执着心全无之时,那就是神在人间。在神的眼里,没有迫害,因为他已经超越了迫害。(有删减)

    ——《跳出“被迫害”的漩涡》

◇前些天,派出所的一个警察突然来到我的库房,当时我很惊讶,因为我的库房是存货的,很偏僻,一般人不知道,只是附近的居民和少数拿货的人知道,他怎么突然来了呢?由于是认识,说话也就随便些。我问:“有事?”他说:“没事,就是随便看看。”我说:“你怎么走到这儿来了?”他说:“路过这儿。”正在这时,我手机来个电话,是个推销产品的。我挺纳闷:“这些人怎么会知道我的手机号码?”这时,一旁的警察说了一番话,使我惊讶:“现在搞网络推销的,专门有一拨人搞手机分析,看你每天常来往哪些路线?常去的方位都哪些?观察几次之后,就知道哪里是你的家?哪里是你的办公室?你是老板?还是打工的?哪里是库房?你常去的地方待多长时间?甚至,你是做什么生意的都能分析出来。”我说:“这不可能呀?”警察说:“怎么不可能呢?一问,保准八九不离十,干这行的,自有它的说道,只是外行人不知。”如果是这样的话,邪恶要想监控和定位大法弟子,那是很容易的。只要你带着手机,什么事都暴露了:你经常去哪?和谁接触?说了些什么话?资料点尽管很偏僻,这个人为什么常去那?哪些人很有规律的常去这些地方?而且,定位很准。写出这件事,意在提醒同修注意手机安全。

    ——《再谈手机定位与监控》

◇我求师尊加持,帮我铲除寂寞,戒掉网瘾。跟同修交流。同修说:“你怎么能天天往身体里灌那些坏东西呀?”是啊,师父不白给我清理身体了吗?不白把我洗净了吗?我决心把网瘾当一个执著去一去。十八日進屋又想上网,各种借口。我明白,“做到是修”<<洪吟>>,就问自己:“就扳住这一天行不行?”于是学法、炼功、发正念,强忍一天。十九日突然柳暗花明,我对上网一点兴趣也没有了。谢谢师尊!这些天感觉太自在了。没有了闹心、自责的焦虑,有了更多时间、精力做三件事,学法炼功发正念,杂念少多了,视力也大为改善。二十二日我没戴花镜能读《转法轮》了,写这篇文章也没戴花镜,这以前几乎是不可能的。当然,我不是说我再也不上网了。是说除了工作、生活、尤其是证实大法、讲真相需要之外,我不会为排解人的闲愁而上网了;上网我说了算,不再被心魔左右。我知道也有同修被寂寞所困所苦,冲破它吧!只要大法弟子不愿意,什么能困住我们呢?因为有师有法。

    ——师父帮我戒网瘾

各位听众,这期的空中明慧周刊就播送到这。谢谢您的收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