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安门自焚真相|中南海上访纪实|4296迫害致死案例|1400例造假
海外用户可下载明慧广播手机应用

海外用户可在Podcasts收听明慧广播电台
大陆消息

大陆消息(2019.7.17)

发表日期: 2019年7月17日
节目长度:25分55秒 Get Windows Media Player
在线收听
下载
6,975 KB

24,293 KB
下载方法:按鼠标器右键,在弹出菜单中选择“目标文件保存为…”(Save Target As…)

这期节目的主要内容有:

中国大陆学员近期遭迫害案例
大陆综合消息


中国大陆学员近期遭迫害案例

- 山东省青岛市即墨区法轮功学员何立芳,二零一九年五月五日按照派出所的说法到北安派出所办理身份证,遭绑架关押。何立芳绝食抗议,六月二十五日在即墨区普东看守所被抬出来所谓“开庭”,七月二日或者三日被迫害致死,年仅四十五岁。

- 河南省信阳市法轮功学员赵瑜海,六月十四日被潢川县法院非法判刑十年,勒索罚金5万元。赵瑜海原是信阳市化工厂职工,二零一八年十月十九日被信阳市国保和潢川县国保大队警察非法抄家、绑架,关押到潢川县看守所。

- 黑龙江省巴彦县七十多岁的法轮功学员张洪珠、武桂芝、范淑芬,二零一八年七月十九日遭依兰法院非法庭审,现在得知,三人分别被非法判刑九年、八年、七年,已经被劫持到监狱。

- 黑龙江省佳木斯市法轮功学员孙丽彬五次遭绑架,二零零二年被非法判刑四年;二零一一年一月二十六日被非法判刑三年半,在黑龙江省女子监狱遭酷刑折磨,出现双肺空洞结核,在中共持续骚扰、经济截断迫害中,于二零一九年三月四日含冤离世,终年六十五岁。

- 吉林省长春市法轮功学员张援援,二零一九年七月一日被清和街派出所警察孟赛等人绑架到朝阳区法院。当日下午四点,张援援由儿子接回家,还没有说一句话,便摔在地上,再没能说一句话,七月三日含冤离世。这伙警察今年多次绑架张援援,非法抄家,送拘留所和第四看守所,均因张援援血压过高被拒收,但是仍然继续骚扰。


大陆综合消息

上海交通大学十九岁学生钟一鸣被强制失踪

钟一鸣,男,十九岁,家住辽宁省大连市金州开发区,二零一八年九月,入上海交通大学就读,是一年级的学生。

钟一鸣的父母几天前突然接到上海交通大学校方的电话,让家长马上到学校来。钟一鸣的父母立刻乘飞机七月三日到达上海交通大学,得知钟一鸣正在被校方非法控制调查。原因是钟一鸣在校期间,上明慧网,了解法轮大法在世界的洪传形势,知道法轮大法“真善忍”是世人的福音,想让更多的人来了解法轮大法好的真相。

钟一鸣在父母给的生活费里,省下有限的钱,买来一台打印机,打印法轮大法的真相资料,早上两、三点钟起来,默默的在学校散发真相,希望交通大学的师生们了解法轮大法好,被校方监控记录下来。

上海警察面对这样一位年轻善良的一年级学生,对钟一鸣以学业及各方面后果相威胁,威逼钟一鸣说出是跟谁学的法轮大法,强迫钟一鸣写“书面检讨”,并放弃对法轮大法的信仰等。钟一鸣清楚法轮大法是教人“真、善、忍”做好人,他坚决不写放弃大法修炼。

七月五日,上海交通大学不法人员把钟一鸣送往上海当地看守所继续迫害,但是不告诉家长具体非法关押在哪里。远道而来的钟一鸣的父母,心如刀割,在上海竭尽全力打听孩子的下落。


河北唐山警察近日绑架多名法轮功学员

二零一九年七月三日,河北省唐山地区发生针对法轮功学员的绑架事件。据悉,这次行动由国保牵头,各地派出所配合行动。

七月三日早晨,唐山市法轮功学员杨晓明在住所被警察绑架,现被非法关押在第一看守所。警察抄走大量室内物品,包括打印机和资料。唐山市区内另一男性法轮功学员七月三日早晨在住所被警察围困。

唐山市越河乡法轮功学员田世圣、田淑兰七月三日早晨被闯入家中的警察绑架。

七月三日上午,唐山市开平区栗元镇沈庄村法轮功学员石卫东、陆翠君夫妇被绑架,被非法关押在唐山市第一看守所。警察非法抄走大量物品。据派出所警察称是河北省公安厅督办。

七月三日,唐山市丰润区法轮功学员刘秀华遭绑架。

七月五日下午,唐山市迁安市赵店子镇派出所四个警察闯入三港湾村法轮功学员彭树才家中,将彭树才绑架。随后迁安市国保大队和赵店子镇派出所警察又开了数辆警车到彭树才家中抄家,没有出示任何合法手续,抄走法轮功书籍、电脑主机一台,后将彭树才关到迁安市公安局。


二十年二十次被绑架

北京市密云区城关镇李各庄法轮功学员温继宗,一九九九年开始修炼法轮功,在这二十年中,他因坚持为法轮功说句公道话,遭受中共近二十次绑架,被关押到看守所,被非法劳教两次。

第一次非法劳教是二零零三年,劳教两年,加期三个月。第二次被非法劳教是二零零八年,劳教两年半,加期两个月。在这两次非法劳教期间,温继宗都遭到了残酷的迫害。

二零零四年,为了让他转化,温继宗在集训队里曾被绑床板四个月,并被打耳光,打得耳朵肿得象葫芦。大热天被关小黑屋,小黑屋空间非常小,只有一个小窗户,里面全用海绵包着,热得象桑拿似的。更甚的是,连续十几天不让睡觉,温继宗被折磨得多次无知觉的倒地。逼迫温继宗念诽谤大法的书,用高音喇叭放诋毁大法的言论。

历经魔难,温继宗没有任何妥协、没有动摇对大法的坚定信念,而且善意的对待迫害他的人。

二零一九年两会期间,温继宗被四个人非法监视,他们二人一组,白天晚上轮流跟着。当时天气还冷,每到晚上温继宗就让看着他的两人进屋里去睡。


沈阳市张秀芝被绑架 两位法轮功学员陪家属要人被劫持

沈阳市皇姑区法轮功学员张秀芝(65岁)被警察入室绑架、非法关押在沈阳第一看守所近两个月。7月3日,法轮功学员庆秀莹(66岁)、旷梅子(72岁)和张振刚,陪同张秀芝的女儿到沈阳市皇姑区辽河派出所要人。刚跟他们说几句话,辽河派出所就给皇姑区国保大队打电话。

不到10分钟,皇姑区国保大队副大队长傅得权赶来,进屋气势汹汹的问,你们是不是都是法轮功?让几个警察把关犯人的大铁门打开,连推带搡把4个人分别关进4个铁笼子,接着是审讯,照相,折腾了大半宿。

这期间,年近80岁的张振刚一直义正词严的给他们讲真相。开始傅得权很凶,渐渐不凶了,不知何时溜出去了。其他人也都低头静静的听。最后警察无言以对,把他关进铁笼子,张振刚仍然抓着铁栏杆对外边的警察讲真相。7月4日凌晨,张振刚被放回家,当天张秀芝的女儿也被放回家。庆秀莹和旷梅子被劫持到沈阳市(造化)第一看守所非法关押。


曝光河北省华北油田社保中心主任沈梅花的恶行

邪恶中共元凶江泽民迫害法轮功有三个阴险损招:经济上截断、精神上打垮、肉体上消灭。河北省华北油田社保中心主任沈梅花,一直紧紧追随中共、配合“610”在经济上扣押了华北油田几乎所有被绑架进洗脑班、拘留所、看守所、劳教所、监狱期间的法轮功学员们的工资,把善良的法轮功学员们在生活上推向窘迫之境。

华北油田法轮功学员李润会从劳教所出来,610密令单位让他去了工人岗,沈梅花立即配合610把李润会的干部岗位资料档案转到普通工人岗位档案,实行经济制裁,整个迫害过程中直到李润会被迫害死亡。他们非法扣押李润会的全部工资、奖金及其它费用,共计给李润会造成近三十万元人民币的损失。

在劳教所、监狱恶人把李润会迫害得奄奄一息,直到含冤离世期间的医疗费都从李润会的工资中全部扣除了,李润会的工资不够扣,他们就毫不讲理地扣他妻子的工资。一个健健康康的修炼人被迫害死了,沈梅花们还理直气壮地把李润会的“安葬费”都扣了。

沈梅花把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当成了理所当然,借邪恶中共之手疯狂掠夺法轮功学员的钱财归为己有。她送自己儿子英国留学四年,每年学费、生活费五十万,她在海南省就有六套商品房(琼海市五套,用自己家亲戚身份证办理的、三亚一套),在北京给儿子买房,在老家河北省张北有房,在河北省廊坊市非法占地盖房,在河北省任丘市富丽花园有住房。


严正声明

严正声明是在中共高压迫害下,曾经写过“不炼功保证”的法轮功学员,现在宣布从新修炼的声明。本周二百零一名大法学员严正声明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表示要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世人觉醒

本周一百四十名觉醒世人郑重声明,以前所写、所说、所做对大法、对师父不利的言行全部作废。相信法轮大法好,支持法轮大法,弥补过错。


派出所所长点头认可大法好

〖河北来稿〗今年六月中旬,同修的丈夫去派出所给孙女办点事,派出所里来来往往的人很多,当时所长看了同修的丈夫一会儿就问:“我看你很面熟啊?咱们是不是在哪见过?”同修的丈夫说:“当然面熟啊,因为炼法轮功,去年你们去我家,找孩子她奶奶。”所长:“哦,对,你也炼这个?”

同修的丈夫说:“我不炼,但我是亲身受益者,我们孩子她奶奶从一九九五年就开始炼,没炼之前,浑身是病,夏天最热的时候都得围着围巾,裹着被子,家务活都干不了。我每天上完班回来挺累的了,还得照顾她,那时候一天挣一百多块钱,都给她买了药。可自从炼了法轮功病全好了,到现在一粒药都没吃过,身体健康,把家里老人孩子都照料的特别好,我可以放心的出去上班了,你说这法轮功好不好?”

所长点点头,说:“嗯。”同修的丈夫本想再多说点,可当时办事的人太多,所长太忙,没有时间说太多。


明白真相者的善举

文: 大陆大法弟子 慈缘

一、派出所所长亲自帮我落户

一九九九年中共迫害法轮功后,二零零零年我去北京为法轮功说句公道话,结果被送回当地劳教,并注销了户口。我劳教期满回家后到派出所落户,被告知要本人申请、单位盖章、派出所照像。我到派出所找到送我去劳教的警察,我说:“你们注销我的户口,必须由你们去落户……”警察央求我说:“需要什么证明和手续我们尽力给你办,请你自己去落户。”我想我是法轮功修炼者,警察也是被层层施压,我也就不为难他们了。

我到单位,领导和同事们都很热情,也很关心我。我把申请交给办事员,请他盖章。申请上是这么写的:“我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信仰真善忍,修炼法轮功,祛病健身、做好人被劳教,现劳教期满释放回家,要吃饭,要生活,要求落户。”办事员一看说:“你这样写肯定落不了。”我说:“能落!”他不放心,还是给写了个备用的。之后我又在露天照相点花了四元钱照了像(派出所要十元钱)。

我拿着自己写的申请和照片到派出所交给落户的两个小女警,一个生气的说我为什么不来派出所照像,这是所里的规定。我说:“我修炼法轮功,信仰真善忍而被劳教,不发工资,现在吃饭都成问题……”她听了之后说让我去找所长。

我到了所长办公室说明情况。所长是个年轻人,他热情的给我端茶倒水,我就给他讲法轮大法的美好、超常,治病效果神奇,讲了我自己是如何从一个快死的人通过修炼大法无病一身轻,又讲了“天安门自焚”伪案,讲了善待大法得福报和迫害大法遭恶报的例子等等。我平时嘴很笨,别人多问几个为什么我就不知道怎么回答了,但是当时我的智慧就像泉水一样源源不断。

最后那个所长说:“大妈,您罪也受了,亏也吃了,好就继续炼吧!”说完他亲自下楼给我办理落户,我看到别人交了两元五角钱,他只收了我五角钱成本费。那两个小女警看到所长尊重和善待我,她俩也客气起来了,我又把法轮大法的真相讲给了她们。我走时,她们说:“大妈保重!”

二、女工主任帮我要回工资

我被非法劳教时,牢记师父在《精進要旨二》〈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中讲的:“无论在任何环境都不要配合邪恶的要求、命令和指使。大家都这样做,环境就不是这样了。”

我在心里求师父:师父啊,劳教所不是弟子呆的地方,还有多少被谎言蒙蔽的世人等着听真相呢,请师父加持弟子。结果体检结果是:有生命危险,劳教所不敢管。送我去的610头目和国保队长仍不死心,找来所长。所长说:“对不起,我们负不了责,只能按规定办事。”转过身又对我说:“你的病情很严重,我们不能管你,你回家炼吧!我是所长,你看我的警号。”610头目和国保队长没法,只有把我拉回公安局,改为所外执行,不发我工资。

我以要工资为契机找各部门给予解决,有的推诿说不归他管,有的说上报了,有的说我仍是被劳教无法解决,有的说共产党不给就不给。家人和亲戚都劝我说不要白费精神了,家里人不会让我饿着。我不为所动,找工会、找女工,女工主任听完我信仰真善忍所遭到的不公对待,她说:“某师傅,你为厂里辛苦了一辈子,你的事情我一定要管,请把电话给我,我一个星期后回你电话。”

一个星期后她来电话说:“我同社保交涉后,同意发你工资,请你耐心等待,保重身体。半年后所扣工资一同补发。”当我拿到工资后,家人和亲戚都觉的不可思议。我知道这是大法的威德,使明白真相后的人们有此善举。

有一次我去公安局,门卫问我干什么,我说我是修炼法轮功的,我找国保队长。他真诚的向我敬了个礼,我当时非常感动。


人心与因果

一对年轻夫妻“破镜重圆”的故事

〖河南来稿〗我老家在豫东的一个小村庄,我曾在本地行政村当会计。同村有个年轻人叫“顺子”,二十年前,他和媳妇破镜重圆的故事,为村民们所津津乐道。

一九九八年岁尾,顺子二十二岁,结婚才一年多,有个三个月的小女儿,挺可爱。

有道是人生无常。黄历腊月初,顺子感到身体特别不适,到市医院检查,得的是尿毒症。治这种病很费钱,家里没钱,央求村干部出面,贷款两万。拿到医院里,没几天就所剩无几。而顺子的病情急剧恶化。医生告诉家人:“他这病治不好,回去准备后事吧。”然后又说:“有个办法,我听几个同事说,学法轮功很神奇,不妨让他试一试。”

回家后,顺子卧床不起,浑身水肿,不能动,不吃不喝,一直昏睡,就还剩一口气没咽。

顺子爹对媳妇说:“人是不中了,看光景就是十天半月的事。你不用在这陪着了,给娘家捎个信,把嫁妆拉回去。趁年轻,遇上合适的,再成个家吧。”媳妇抱着女儿坐车走了。临走时,一步一回头,哭得象个泪人。

媳妇走后,顺子爹才忽然想起医生“让他试一试”的话。他知道我修大法,就来我家找我。我随他一起去看顺子,他那脸色跟死人一样,脸肿的吓人。听到我的声音,睁眼了。我安慰他:“顺子,没事儿,别害怕,大法能救你。只要你放下心,好好学法,一定会逢凶化吉。”他说:“好。”

我递给他一本《转法轮》,告诉他,这本书不是一般的书,是天书。看了以后,师父给你净化身体,可能会呕吐、拉肚子,那都是好事,说明师父已经管你了。

我走后,顺子开始躺着看书,一看就被吸引住了。看哪,看哪,看到第四天,呕吐了一阵子黑血。顺子娘对老伴说:“咱哥(指我)说的一点不错,看这书真灵。”顺子吐完以后,迷迷瞪瞪的坐了起来,说了一声 “我饿”。娘给他盛了一大碗面条,他全吃了。

一个星期以后,顺子的水肿消去,能正常吃饭了,身上也有气力了。在床上躺不住了,到街上去遛弯。

再说顺子媳妇,在娘家愁眉苦脸的,年也没过好。晚上睡不着,想的都是顺子和公婆的好处。再走一家,那一步也不是好迈的。正月初的一天,她在家闷得慌,出去走走,迎面碰见一个妇女,是婆家那个村的,和娘家这村有亲戚,来拜年的。那妇女对她说:“顺子好了,前天,我看见他在街上玩。”

顺子媳妇喜出望外,抱着女儿回来了。随后,嫁妆也拉回来了,破碎的小家庭完满恢复。一家人都感激师父,对人说:“没有大法的救度就没俺这一家”。

后来,顺子爹也走上了修炼的路。再后来,顺子家又添了一儿一女,家境逐渐好转,一家人健康快乐。


牡丹江市公交分局局长王宪斌遭恶报被审查

据悉,二零一九年七月七日,黑龙江省牡丹江市公安局公交分局原局长王宪斌,涉嫌严重违纪违法并为黑社会性质组织和恶势力充当保护伞,正在接受审查。

王宪斌,男,一九六四年六月生。一九九八年一月,任黑龙江省海林市公安局局长助理兼刑警大队大队长。二零零零年四月,任黑龙江省海林市公安局副局长。二零零八年十一月,任黑龙江省牡丹江市公安局监所管理支队政委。二零一二年十一月,任黑龙江省牡丹江市公安局公交分局局长。二零一七年四月,任牡丹江市公安局公交分局副处级侦查员。

牡丹江市公安局新组建一支便衣刑侦队伍,叫便衣警察支队,也叫公交公安分局,虽然叫分局,可却是牡丹江市公安局一班人马两块牌子。牡丹江市被绑架的法轮功学员都由这支便衣刑侦队直接插手,王宪斌直接操控。王宪斌自称:善于使用隐蔽蹲守,卧底侦查,暗中巡视,跟踪盯梢,密拍密录等技术含量高的侦察手段对付迫害法轮功学员。

二零一六年四月十九日晚,家住牡丹江水务局小区,曾任某大酒店经理的法轮功学员高一喜被公安绑架、抄家,此后警方一直不让家属看望。十天后,高一喜便离奇死亡。自七月二十一日牡丹江市公安局、国保大队、看守所、驻检等多人到高一喜家向家属宣读七天强行火化高一喜遗体。

仅在二零一六年上半年,牡丹江市被迫害的法轮功学员就达35人,被迫害致死1人,被非法判刑3人。

王宪斌任职的海林市公安局私设刑堂。二零零二年六月九日晚上,法轮功学员刘利华,女,37岁,因做揭露媒体诬陷法轮功的光盘,被黑龙江省海林市公安局绑架。刘利华被五、六个恶警用酷刑迫害了七天七夜。一次一次的上绳迫害,七天七夜不让睡觉反复用刑,刘利华的头和脸被打得变形八十多天后才能辨认出来,最后,被非法判刑七年。

这一桩桩对法律、人权,信仰自由的践踏事件,令人惊骇。如今,被中共利用迫害法轮功的打手王宪斌,成了中共的阶下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