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安门自焚真相|中南海上访纪实|4639迫害致死案例 |1400例造假
短波收听指南

订阅视频

海外用户可下载明慧广播手机应用
大陆消息

大陆消息(2020.9.8)

发表日期: 2020年9月8日
节目长度:25分1秒 Get Windows Media Player
在线收听
下载
6,735 KB

23,453 KB
下载方法:按鼠标器右键,在弹出菜单中选择“目标文件保存为…”(Save Target As…)


这期节目的主要内容有:

警察非法搜查、制造伪证 律师要求立案查处
参与迫害法轮功 辽宁超过两千人遭恶报
十年一句话 十年未变老


中国大陆学员近期遭迫害案例

- 居住在吉林省白城市的法轮功学员臧中美女士,二零二零年六月被秘密判刑五年,已被劫入吉林省女子监狱十三大队迫害。臧中美,四十七岁,原吉林省梨树农场一名小学教师,被迫害流离失所后来到白城市,二零二零年二月十六日骑电瓶车讲真相,被白城市洮北区国保大队恶警绑架。

- 黑龙江省鹤岗市法轮功学员施成杰女士,二零二零年八月七日被鹤岗市向阳区法院秘密非法判刑五年,八月十八日被劫持到罗北县看宁所关押迫害。据说,这是二零一二年被构陷的案子,当时取保出来的,现在八年后被非法判刑。

- 湖南省岳阳市法轮功学员卢永良,被非法关押一年多后,二零二零年七月二十日被湖南省平江县法院非法判处有期徒刑四年,并勒索罚金五千元,没收电脑、打印机、刻录机、装订机等。

- 河南省驻马店市驿城区法轮功学员康富春先生,被非法判刑三年半,被劫入郑州监狱迫害。这是他第二次被劫入郑州监狱迫害。康富春,五十九岁,在驻马店市城建监察支队工作,因坚持信仰真、善、忍,被中共邪党非法关押、非法判刑,累计非法刑期六年半。


大陆综合消息

警察偷拍、公诉人呼叫 河南商丘市法院再次延期

几次延期后,河南商丘市梁园区法院于2020年8月25日对法轮功学员巴伟、奚冬松以及范媛媛非法开庭。8月25日上午,法轮功学员家属和亲友刚到法院,发现门口一直都有人偷拍,还带着微型摄像机。

一上午,法庭里面外面都安排人在偷拍,中午吃饭还跑出很远偷偷跟拍。最后亲友给他们送去饮料,请他们到酒店里休息一会,把他们给吓跑了。八点多,亲友陆陆续续進入法院,发现派出所的至少4人也進去了。期间还抓到一个警察偷拍,要求那个警察把照片删掉。

法院本来通知是9点开庭,一直等到快中午吃饭才开庭。开庭的时候,派出所的人進去很多,法官就问法轮功学员谁是家属,他说一个当事人只能留两个家属,其他人出去。亲友都不出去,和他们据理力争,指出他们违规执法,非法剥夺公民依法庭审的权利,最后在四位律师的力争下才同意亲友参加听审。

律师告诉家属们把口罩都带好了。但是来一帮警察(平原分局警察)要把口罩摘下非法拍照,派出所的警察围过来让摘掉口罩。律师说:法院有法警,你们这是干什么?用得着你们派出所的警察来拍照吗?侦查阶段早就过去了,你们在这里干什么?亲友们也不配合拍照,当时场面已经混乱起来了。四个律师都挺身而出,和他们当庭据理力争,要法警干什么,让法官主场。

刚开始法官配合警察,要旁听者拍照,后来旁听者告知拍照是不合法行为,法官(庭长周献中)就不再支持警察违法,喝令让警察出去。公诉人徐亚萍就气急败坏地在法庭大喊大叫:不开了不开了,开什么!

后来有几个人和法官交头接耳讲了几句话,法官就说今天开不成了,网络不好、电脑死机了。有人听到法官和谁打电话说:今天来了很多法轮功学员,不开了。

巴伟、奚冬松及范媛媛三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得身体瘦弱,不知遭受过什么样的残酷迫害。


警察非法搜查、制造伪证 律师要求立案查处

七月十二日,福州市法轮功学员林闺臣被晋安区茶园派出所警察绑架。上午警察到她家里抄家,抄走了一些法轮功书籍及期刊;当天下午,警察带着几箱书等,到林闺臣家里补拍搜查照片。第二天,警察张权贵误导林闺臣的家人,让其以为签字后林闺臣就可以回家,诱骗家人在搜查证和搜查清单上签了字。八月十四日,林闺臣被非法批捕。

八月二十一日,律师向晋安区检察院提交《逮捕合法性审查法律意见书》,律师说:“我国目前没有正式的规范性法律文件将‘法轮功’定性为×教组织;国家新闻出版总署早在2011年就已经解除了对‘法轮功’出版物的出版发行禁令。”律师要求检察院依法撤销批准逮捕决定并做好善后工作;同时,对茶园派出所非法搜查、编造证据和制作伪证的违法甚至犯罪嫌疑问题立案查处。


近期宁夏银川市多名法轮功学员被骚扰

七月中旬至今,宁夏银川市多名法轮功学员遭辖区派出所、居委会、单位人员的骚扰,骚扰的方式有拍照、问话、上门登记核查、逼迫签“三书”、逼迫签字、按手印等。有的法轮功学员已退休二十多年未交党费,单位退休人员管理部门、党支部人员、单位领导找到家中,说是宁夏自治区党委下的通知,要求将退休人员所谓的“组织关系”转到社区,强迫放弃信仰、补交党费,并威胁:不交党费就停发养老金。

被骚扰的法轮功学员,有的慈悲讲真相、有的严词制止拍照、有的拒不配合。

目前已知参与骚扰的单位有:前進街派出所、新华街派出所、长城路派出所、德胜工业园区派出所、玉皇阁北街派出所、银川市邮政局。


河北省南柏舍派出所警察骚扰大法弟子

二零二零年八月二十八日上午,河北省赵县南柏舍派出所警察到俞家岗村女法轮功修炼者、七十五岁的李瑞贞家骚扰。当时她正在看大法书,突然進来一个彪形大汉,上前问李瑞贞看什么书。李瑞贞说《转法轮》,他夺过去说,他看看。李瑞贞义正词严的说:“这书谁都能看,这是叫人做好人的。你不能拿走,你把书还给我,这书是我的命。”那人被李瑞贞的正念镇住,马上把书给了她。

李瑞贞的老伴不急不怕,给他们讲大法真相:我们做好人不犯法,你们来找事,才是犯法。

共来了四个人,一个说,不要去发资料了,其中一个在录像。

李瑞贞和老伴正念都很强,这样的上门骚扰,自从九九年七·二零以来,数不清多少次了。听说其它村也遭到这些人打电话或上门骚扰。其它许多地区出现骚扰绑架。


严正声明

严正声明是在中共高压迫害下,曾经写过“不炼功保证”的法轮功学员,现在宣布从新修炼的声明。本周二百五十六名大法学员严正声明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表示要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世人觉醒

本周一百三十九名觉醒世人郑重声明,以前所写、所说、所做对大法、对师父不利的言行全部作废。相信法轮大法好,支持法轮大法,弥补过错。


当众生明白真相的那一刻

〖河北来稿〗两年前的一天晚上,我出去拨打真相电话。我拨通了一个号码,是一位男士接的。当我劝他三退的时候,他说他什么都没有入过,又说共产党没那么坏吧!我向他讲八九年六四的情况,他嘲笑我:“八九年你才多大?你又没有亲临现场,你怎么会相信这些道听途说的东西呢?!”我告诉他我六八年出生,一九八九年我正在上高中。他很惊讶,他说听声音我很年轻,他说他也是六八年出生的。

相同的年龄似乎拉近了我们的距离。我告诉他,虽然我没有亲临现场,但是我们当地就有一个大学生死在那里,这么多年共产党对那个孩子的家人一直封口,孩子的妈妈承受不住这巨大的打击,精神崩溃了。听完这些他无语了。

当我揭露共产邪党对法轮功学员活摘器官的时候,他根本就不相信,马上反驳我并连说两遍:“不可能。”我说:“听你的声音你很善良,你不相信活摘器官这件事情这很正常,因为任何一个有良知有善念的人都不会相信有这样残酷的事情发生,这种做法已经超出了做人的道德底线。但是这件事情不仅存在,而且是正在大规模的发生着。是军队、监狱、武警、医院等多个系统联合起来共同犯罪。我们大法弟子被非法关押的时候,首先被编号、验血型、检查身体各个器官,你想想这是为什么?”他“哦”了一声,似乎如梦方醒。

我又向他介绍贵州“藏字石”,他不相信,嘲笑我没文化。我告诉他:“我是大学学历,职业是教师,我不会轻易相信什么的。我们从小就生活在一个无神论的环境里,所以这样的事情让你一下子就相信有些困难。但是这块“藏字石”是真实存在的。当时在二零零二年发现这块石头的时候,(中共)多家媒体都报道了这件事情,只不过抹去了最后一个“亡”字。只说石头上天然形成“中国共产党”几个字。你可以上网去查,也可以亲自去看。”

我稍微停顿了一下然后问他:“你在家里吗?”他说是的。我说:“我现在正站在寒风中,给你打这个电话,我是有一定的风险的。为了我自身的安全,我不能在家里。因为手机有可能被监控、被定位。”我又说:“不是每个中国人都有机会接到这样的电话的。我不知道你是哪里人,这个号我是随机拨打的。你能听闻这样的真相电话,你是多么的幸运,而且又不花一分钱。”

也许是我的真诚和善良打动了他,他很感动,语气变的非常和善,他说他是湖北武汉人。我说我是北方某市人,我告诉他法轮大法是佛家上乘大法、已洪传全世界。他非常认同,当我劝他三退的时候,他说他入过团队,我给他取了个化名,他非常爽快的答应了,并发自内心的连说两遍“谢谢!”我很高兴。

当我和他说“再见”的时候,他说:“回家吧,外面很冷!”我一愣,我完全没有想到他会说出这样的话。瞬间,一股热流通透我的全身,寒冷、孤单和疲倦一扫而光。

内心的感动、幸福和美妙无以言表!这是众生明白真相的那一刻对大法弟子的最好的回报!同时我也深深的感到这是师父借他的嘴在鼓励我、在奖赏我。


人心与因果

家人、亲戚相继走入大法修炼

〖黑龙江大法弟子来稿〗自从我坚持修炼法轮功、几次被中共非法关押以后,家人也都受到中共不同程度的精神压力与伤害,再和他们讲真相,不听了。姐妹们竟然还说:“你身体好,不是炼功炼的,就是你没病。”只要她们来我家,她们不看、不听真相,我也讲。

二零一七年,我三妹妹有病了,得了抑郁症、高血压反流性食管炎、肾炎,花了两、三万元钱,不但没治好病,反而又得上了多发性脑血管堵塞。我妹夫找大医院想把血管通开,大夫告诉说,病已经到了一定程度了,已经通不了了。

我妹妹给我打电话说:“大姐,我完了,我没路可走了,罪也遭了,钱也花了,病不但没治好,还添了新病,现在,觉也睡不着了,饭也吃不下去了,又得了心脏病了,现在路也走不动了,我不能好了。”

我就在电话里告诉她:“在心里诚心默念‘法轮大法好 真、善、忍好’,你就能睡着觉了。” 第二天,我三妹说:“姐,我一想上你家,就看见通向你家的道上金光闪闪的,可亮了。”

第三天,我三妹妹带着两大包药来到了我家,和我一起学法、炼功。来我家之后,三妹妹一顿能吃一个馒头。她问我说:“吃的多,能行不?”我说:“能吃多少就吃吧。”

我们家谁也不惹她,抑郁症发作了,我天天还得带她出去走,要不她就闹心。我也不动心,我就善心的对待她。就这样,一天比一天好。我就陪她学法炼功,半个月,她把吃了十五年的降压药扔了。三个月的时间,所有病症全部消失,无病一身轻。谢谢师父救了我三妹妹,从此,她走在了返本归真的修炼路上。

一分钱没花,一针没打,炼法轮功三个月,三妹妹就好了,所有的病都好了。这下在我家亲属们可传开了。我二妹妹来到我家,她也一身病,到屋里就躺炕上了。我三妹妹就说:“二姐,看你难受那样,你有病,钱也没少花,罪也没少遭,你也和大姐炼法轮功吧!你看我,在医院都等于是判了死刑的人,炼了法轮功就奇迹般的好了,大法太好了,你炼吧。”就这样我二妹妹也走進了大法,请了《转法轮》,得法修炼。

我小妹妹平时为人处世特别实在,一听说二姐和三姐的病炼功都好了,也来到我家,找我要学法炼功,原因是她脖子上长了个包,没少花钱,天天得抹药,也没治好。我二妹和三妹就教她炼功,然后我们一起学法,我小妹妹也好了。

我外甥女一看她妈妈炼功学法,脖子上的包就没了,也走入了大法修炼。我外甥女说:“大姨,这法轮功不是谁都能学的,学了才知道原来这么好啊!”

我的大哥在广州住,今年六十九岁了,有肝病、肾病,而且做肾手术已经摘除一个了,还有其它病,已经花了四、五十万了,还没治好,一年得去北京买两次药,买一次药,就得一万多元。大哥从广州专程来到我家,看见我们四姐妹,非常高兴,我们原来都是病病怏怏的,而现在都精神头十足,都无病一身轻。他说:“这功果然这么神奇,你们教我学法炼功吧,我也学,只要我认准了的,我就会坚定的学好。”大哥学会了炼功动作,只待了五天就走了,自己回家学法炼功去了。

今年,我去南方参加婚礼,顺便去看大哥,他的身体特别好,还能给儿子带孩子了。他说:“我现在啥毛病也没有了,我这一天活的可充实了,干啥我都不忘了我的修炼,一天背法,背《洪吟二》和《论语》,我感谢师父救命之恩!”(节选)


十年一句话 十年未变老

〖河北大法弟子来稿〗从我所在的县城一直往南走,走出二十多里,有一个小村庄,那里五天会有一个集。那天正好是那里的集市,早饭后,我带着真相资料,骑电动车直奔那里。

集市设在一条东西方向的乡村小路上。大约一小时后,真相资料发完我骑车往回走。走到南北的路上,眼睛的余光让我看到了路西房檐下一位老人的身影,我没有停下来,又骑出五米左右,心想:万一老人还不知道真相呢?就返回去直奔老人。

“大姨,您知道法轮功真相不?”大姨干脆的说:“我知道,可知道了,十年前我就知道了!”大姨拉开了话匣子:“我今年九十岁了,你看我多精神,就是因为信这个!”

我吃一惊,哪象九十岁呀,我以为也就七十多岁呢,看上去那么硬朗。

大姨说:“十年前就有人告诉我说‘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说常念身体好。从那时起我就开始念这句话,天天念。我不爱串门,没事儿的时候我就念。”

大姨兴奋的说:“可神奇了!我去拾柴火,拾完柴捆好后,每次我都是在心里念‘法轮大法好’一下子就背着那捆柴火站起来了,一点也不费劲,就象有人从后边帮我往上拽了一下一样。”

老人接着说:“信啥的都有,咱们信的可是这个!”老人竖起了大拇指,还怕我不懂,问了一句:“你懂我的意思不?”我说:“姨,我懂。”老人又补充说:“咱们信的这个可是最好的!”

老人说,都到她家门口了,一定让我到屋里坐坐。门口放了个小凳子的就是大姨家。盛情难却,我跟着老人進了院子。

五间平房,一字排开,都镶着外墙瓷砖,很气派,东边三间儿子住,西边两间老人住。老人的房子完全是独立的,与儿子家有墙隔着,有独立的北门,只是前院和儿子是同一个院子。我问:“大姨,你是自己做饭还是和儿子一起吃?”大姨说自己做饭,不和他们一起,这么多年一直这样。

老人的被叠的很整齐,有棱有角。做饭就在外屋,也是井井有条,一点不杂乱。

大姨送我出来的时候,让我看房北栽的葱,说:“你看这葱,长的多好,都是我儿子挖的沟,我自己栽的。你家里有葱不?拔点。”我说:“大姨,我家里有。”

初次相识的大姨,完全把我当成了自己人,那是因为我是一名法轮大法修炼者,而大姨是大法的支持者,受益者。

大姨嘱咐我,啥时候上大姨这儿来都行,赶集要是遇上下雨啥的,一定要到大姨这儿来躲躲。

骑上车,一路我都在感叹:多么幸运的老人!多么希望更多的世人知道大法的福音。


参与迫害法轮功 辽宁超过两千人遭恶报

辽宁省是追随江泽民迫害法轮功最严重的地区之一,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首度被曝光的沈阳苏家屯法轮功集中营、把女法轮功学员投入男牢房肆意侮辱的马三家教养院和大连的尸体加工厂,都是发生在这个世界上臭名昭著的最邪恶的魔窟里。

然而,这个世界并不是中共的天下,谁在这里为所欲为、无法无天作恶,都在神的监控之下,一笔一笔的债都有详细的记载,到了该偿还的时候就要偿还,这就叫善恶有报。

本文从明慧网中搜集了从一九九九年七月到二零二零年八月,二十一年辽宁省各地各类人员因参与迫害法轮功遭恶报的实例,据不完全统计,全省共有2265人遭恶报,其中312人遭恶报殃及到429个家人。

在辽宁省的十四个城市中,遭恶报人数最多的是锦州市,至少有334人遭到不同程度的恶报。我们知道报应是如影随形的,恶报是伴随着迫害而来,迫害好人越严重的地区,遭到神的惩罚也就越严重。具体到一个人来说,谁参与迫害越积极、越邪恶,遭恶报越惨烈。

迫害初期,在辽宁省一手遮天的薄熙来,不已成狱中囚犯了吗?以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而获所谓科技奖项的王立军,不早已遭恶报了吗?以及后来的省委书记王珉、政法委书记苏宏章等也遭到了应有的报应。

在大量遭恶报的人群中,我们根据其工作性质的不同分为政法委、“610”人员,公检法司人员、党政官员、企事业单位人员、基层人员五大类,其中遭恶报人数最多的公检法司人员,共有908人,占总恶报人数的40%。

遭恶报人数最多的是锦州市334人,其它依次是沈阳315人,大连307人,抚顺242人,朝阳、丹东各191人,葫芦岛190人,鞍山115人,本溪90人,盘锦69人,铁岭68人,营口51,辽阳47人,省属官员24人,阜新16人,不明地区15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