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安门自焚真相|中南海上访纪实|4639迫害致死案例 |1400例造假
短波收听指南

订阅视频

海外用户可下载明慧广播手机应用
真相广播稿

时事评论(2021.01.31)

发表日期: 2021年1月31日
节目长度:13分49秒 Get Windows Media Player
在线收听
下载
3,722 KB

12,952 KB
下载方法:按鼠标器右键,在弹出菜单中选择“目标文件保存为…”(Save Target As…)

本节目是面向民众播放的时事评论。


“自焚”与插播之火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1/1/29/“自焚”与插播之火-419226.html

文章发表于明慧网二零二一年一月二十九日。

在一九三八年十二月的德国,对犹太人的公开迫害已司空见惯,面对残酷的现实,多数人沉默而感到害怕。当时的宣传部长约瑟夫·戈培尔,一直严格的控制着德国一切媒体。此时,假如有犹太人将信号接进了纳粹的广播中心,这个信息就会揭穿对犹太人的谎言和诽谤,暴露正在对犹太人进行的迫害,唤醒被黑暗吞噬着的人们。那么如果有犹太人在当时这样做的话,他们是罪犯还是英雄呢?

如今,当我们舒适的坐在电脑屏幕前,挑选和浏览着互联网上爆炸般的大量信息时,这个地球上的某一个地方有着十四亿人,正象当年纳粹德国的市民们一样,只能得到政府精心设计过的、政府允许他们听到的信息。他们中的很多人也知道这个事实,但没有去反抗。他们习惯了,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能让喘气允许活着、能过日子就好。这个地方就是有着五千年文化的中国。

二十年前,也就是二零零一年的一月二十三日,正值大年三十,中共媒体突然声称北京天安门广场有五人正在点火自焚,并一口咬定“自焚者”是法轮功学员。这突如其来的爆炸新闻,使原本同情法轮功的人开始仇恨起来了;而那些原本支持家人修炼法轮功的亲属则突然急于反对了。紧接着就是中共铺天盖地的媒体宣传,全国范围组织的签名和揭批,以致很多人忘记了自己曾经因为上当听信了中共媒体宣传而憎恨过地主富农、资本家,憎恨过“走资派”和所谓的“天安门暴徒”。但是此时很多人又全然没了主意,再次听信了中共的宣传,莫名的憎恨起了法轮功。

当我们回头仔细审视“天安门自焚事件”时,便会看出很多破绽,恍然大悟原来这场“自焚”事件完全是一场骗局:

从慢镜头可以看到自焚者刘春玲是被军警用重物击打头部后而倒下的,而且《华盛顿邮报》邮报记者亲自到自焚身亡的刘春玲的家乡开封实地调查,邻居们说从来没有人看见过刘春玲练法轮功;天安门巡逻的警察,两分钟内拿出二十多个灭火器和灭火毯,应付这起所谓的“突发自焚”事件;再看看被大面积烧伤的小女孩刘思影,气管被切开后四天就能接受采访并唱歌;还有自焚的主角“王进东”,衣服已经被烧焦,脸被烧黑,但是头发安然无恙,他两腿间的盛汽油的塑料雪碧瓶却完好无损;而且北京积水潭医院完全违反医学常识,把大面积烧伤者紧紧的用纱布包裹,不作任何防护就允许记者近距离采访。

二零零一年八月十四日,在联合国倡导和保护人权附属委员会第53届会议上,国际教育发展组织(IED)发言说:“我们的调查表明,真正残害生命的恰恰是中共当局……我们得到了一份该事件(天安门自焚案)的录像片,并从中得出结论,该事件是由这个政府一手导演的。”面对确凿证据,中共代表团哑口无言,没有辩辞。

在自焚事件的第二年,当年中央电视台《焦点访谈》参与造假播报的女记者李玉强在“河北省会法制教育培训中心”采访时,有法轮功学员当面提出并分析了“自焚”镜头的种种疑点和漏洞,李玉强不得不承认:广场上的“王进东”腿中间的雪碧瓶子是他们放进去的,这个镜头是他们“补拍”的。她还自作聪明说是为了让人相信是法轮功在自焚,早知道会被识破就不拍了。

有人说,“人类最大的历史教训就是人类从不接受任何历史教训。”这次又不幸而言中。的确,这一次,太多人再次选择了紧跟央视宣传,从此谈法轮功色变!

中共不仅在媒体上大肆渲染这个虚假的自焚伪案,而且更为恶毒的是,它们还把这一骗局编進了孩子的教科书。历时二十年,教材中肆意编造的谎言故事再配上刘思影的痛苦的图片,挑起了一批又一批孩子们的愤怒,内心被刻上了对法轮功的恐惧和仇恨。而这仇恨的意识一直伴随着他们走出校门,走進社会。

尽管“自焚”伪案漏洞百出,但当时很多人并不会认真去思考,因为人们压根儿没有想到,一个政府会如此的耍流氓欺骗百姓,自己制造这样一个恶毒的案件来嫁祸自己善良的国民。在中共极权统治下,全中国是一个消息封锁的社会,人们被灌输了对法轮功的仇恨,长此下去,从浅了说,如果心中带有仇恨,人们也不会快乐;从深层次说,民众对法轮大法的仇恨,会不会像当年古罗马民众对基督徒的仇恨那样,给他们自己带来不幸,甚至带来生命危险?怎么样能把自由、正确的讯息和真相传递给可贵的中国人呢?

终于,“自焚”之火点燃了“电视插播”的想法。

2002年3月5日,18名长春地区的法轮功学员率先挺身而出,利用插播切割技术,打破了中共黑幕的层层封锁,使长春有线电视网络八个频道同时播出了真相电视片《是自焚还是骗局》、《法轮大法洪传世界》,时间长达四、五十分钟,长春市近十万观众直接收看了真相电视片,一时间全城沸腾。

美国《标准周刊》针对“长春插播”事件发表了重磅长篇报导,记录了当时的长春:法轮功的节目在八个频道播放了50分钟,积聚了超过10万的观众。随着消息的传开,观众越来越多,人们互相打电话,说他们会马上打开电视。……在文化广场附近,人们走到街上庆祝:禁令结束了!法轮功平反了!几个修炼者从工厂和藏身之处走出来,公开发资料。邻居、孩子、陌生人,甚至戴着红袖标的老太太都接近他们。每个人都在说话,跑过去,笑着拍着他们,祝贺他们……

然而,为了让这些可贵的人们明白真相,插播真相的多名法轮功学员却付出了生命的代价。

中共面对插播之举的参与者们,使出了它们最邪恶最残暴的手段,江泽民直接下令“杀无赦”,“宁错抓一千也不放过一个!”于是铺天盖地的大搜捕,酷刑,重判,打死算白死。据明慧网报道,针对插播这一系列事件,多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他们都是被往死里打,活活被酷刑整死的。比如,为长春插播参与者提供住所的长春市绿园区医院CT室医生、34岁的刘海波,当时就被打断了十几根肋骨,警察将电棍插入了他的肛门里电击,刘海波被活活虐杀。重判更是家常便饭,最少年限都是诬判七年,最高达二十年。

自焚伪案发生后,迫害虽然不断升级,但千百万个法轮功学员并没有因为惧怕而停下传播真相的脚步。

继长春插播真相后,全国各地大大小小的真相插播此起彼伏,比如黑龙江鹤岗市,贵州省三次插播,北京多次插播,河北衡水、沧州、保定的涞水、易县、涿州、高碑店等地,青海,甘肃,安徽;内蒙古;四川,重庆;黑龙江省哈尔滨、大庆、双城、齐齐哈尔、牡丹江、佳木斯、鹤岗、双鸭山、鸡西等地统一插播。使无以数计的民众了解到了真相。

《九评共产党》一书于二零零四年底问世后,在二零零五年和零六年间在中国大陆又出现了多起插播事件,插播内容除了法轮功真相内容以外还有《九评共产党》的视频版。他们有云南滇缅边界一带、山东济南和冠县、河北临西县、山西清徐县、晋城市、阳城县等地区、江苏扬州。

随后的广播插播也广为盛行,中国大陆的法轮功学员还利用广播电台、mp5、真相喇叭等形式,揭露谎言、传播真相。如大连、哈尔滨等地,就曾成功的在当地广播电台插播了法轮功受迫害的真相、自焚真相等事实。

在法轮功学员二十年如一日的坚持下,越来越多的中国人了解了真相,看清了中共的邪恶与残暴,明白真相后的人们用实际行动表达他们对法轮功学员的认同和赞赏。

下面这个故事是发生在北京的一个真实例子:

二零零二年九月,在北京地铁从天安门到万寿路这段路上,地铁里有两个人不知为何争吵了起来,吵得不可开交,眼看就要打起来了。一个人在旁边劝道,天这么热,省点力气吧。大家都不容易,干嘛自己跟自己过不去?

吵架的两人不吵了。车厢里有人问那个劝架的说,你是谁呀,这么好心?劝架的说,我是修真善忍的。车厢里立刻就有人喊道:“真善忍万岁!”“真善忍好!”后来满满一车厢的人都齐声高喊:“真!善!忍!高!高!高!”

传闻说这件事很快就上了中央的《新闻简报》,成了罗干“工作不力”的证据之一。后来北京从天安门到万寿路这一段的地铁上安插了很多便衣。可是乘车的群众认出了他们,看见他们就嘲讽说:“天这么热,在这儿瞎起什么劲儿?有本事抓贪官污吏去!”

“公道难以灭绝,善恶在我心间。”每个人心底的善念,只要自己殷勤守护,岂是他人能够夺走的?

在中国,受过传统教育的人们普遍认为,瘟疫是由瘟神带来的,是对坏人的清理和惩罚。在西方,《圣经》告诉人们,瘟疫是神对“人背叛神”的惩罚。可以看出来,中西方传统文化都认为瘟疫流行是因为道德沦丧、亵渎神灵而招致的。共产党鼓吹的无神论,至今只是一个假设,无人能验证。而神的痕迹,千百年来无法抹去。

法轮功学员把真相传递给民众,使明白真相的中国人远离中共无神论的毒害,选择道德良知,在瘟疫肆虐的当下,就会躲过灾难,为自己和家人选择一个美好的未来。(节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