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安门自焚真相|中南海上访纪实|4639迫害致死案例 |1400例造假
短波收听指南

订阅视频

海外用户可下载明慧广播手机应用
真相广播稿

时事评论(2020.11.29)

发表日期: 2020年11月29日
节目长度:20分17秒 Get Windows Media Player
在线收听
下载
5,463 KB

19,015 KB
下载方法:按鼠标器右键,在弹出菜单中选择“目标文件保存为…”(Save Target As…)

本节目是面向民众播放的时事评论。


1. 中共是危害全球的病毒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0/11/28/中共是危害全球的病毒-415569.html

文章发表于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十一月二十八日。

据媒体报导,总部设在加拿大的“哈利法克斯国际安全论坛”近日发布的最新报告称,二零二零年不仅会因武汉肺炎疫情被载入史册,更会因为自由民主国家在这一年彻底转变了对中共的态度而被世人铭记;过去西方社会认为:经济繁荣的中国最终会为其民众带来更多的自由,但直到这场全球疫情才让世界真正清醒了。自由民主国家达成了新的共识,“中共才是危害全球的病毒”。

这份报告汇集了全球各地250多位专家的观点,报告的题目是“中(共)国与民主国家——世纪最大博弈”。这份报告从中共在国内的统治、它的技术专制主义、对民主国家虎视眈眈、中共的战略谋划等几个方面,运用详实的证据,凸显了中共对自由民主国家构成的威胁。

今年,在其它国家忙于应对疫情之际,中共在台湾、香港、南中国海与印度边境咄咄逼人,其做法令西方世界感到不安和警惕,以致越来越多的国家宣布将“华为”5G排除在电信系统建设之外。美国、加拿大与欧盟一致认为,中共是世界自由价值观的主要挑战者。

报告指出,中共的本质是专制和极权,它的野心不仅局限于亚太地区,也针对全球的民主国家,包括美国、加拿大、英国、德国、日本、印度和澳大利亚等早就沦为中共攻击的靶子。中共利用各种“权力工具”,包括经济与技术间谍活动、孔子学院的统战机构,甚至“劫持人质”来迫使全世界对它的红色意识形态“顺从”和“就范”。此外,中共积极加入国际组织,破坏民主秩序,支持专制政府,使世界按照中共的利益来塑造国际秩序。

报告称,民主国家必须深思熟虑,并强烈反击以应对中共的威胁。目前世界民主国家面临的挑战,不再是如何尝试与专制独裁的中共合作,而是各个民主国家如何有效相互合作。报告认为,正是因为民主国家的软弱不振与优柔寡断,才让中共如此为所欲为。报告的最后提出了民主国家今后与中共打交道的原则,并以此捍卫自身的价值观与生活方式,以免受中共侵害。

今年六月二十四日,美国国家安全顾问罗伯特﹒奥布莱恩(Robert O'Brien)在演讲中表示:美国已经醒来,看清自身过去对中共的错误认识,看清了中共是对美国及盟国的最大威胁。他说:“二零零一年我们以巨大的让步和优惠贸易条件欢迎中共加入世界贸易组织;我们淡化中共的人权迫害,包括天安门事件;我们对中共广泛的技术偷窃视而不见,造成美国的整体经济被肢解。在中共变得富足和强大的同时,我们却相信中共会自由化、会满足让中国人民享有民主的愿望”。

奥布莱恩感慨地说,“这是大胆的、典型的美国思想。它源自于我们天生的乐观和成功战胜苏共的经验,但不幸的是,结果证明这种想法很幼稚,这种错误判断是一九三零年以来美国对华政策的最大失败。我们是怎么犯的这个错误?我们为什么会没有理解到中共的本质?原因很简单,因为我们没有注意到中共的意识形态。”

时至今日,越来越多的世人认识到:中共不是一般正常的政党或政权,它是共产邪灵在人间的代表。这个红色魔鬼统治世界的步骤,是在西方国家中摧毁传统价值、瓦解伦理道德。中共意图改变国际秩序,专钻自由社会的漏洞,假借言论自由以散播“无神论”的邪说,隐晦的从自由世界中汲取养分。尽管中共百般矫饰,但它历经数十年的蛰伏沉潜,终难掩盖它赤化全球、毁灭人类的真面目。

十月一日,美国联邦众议院提案立法,要求美国政府将中共认定为“跨国犯罪集团”,放入“国际主要犯罪组织目标(TICOT)”的名单中,并对它进行起诉、惩罚与铲除(eliminate)。无独有偶,十一月十日美国“应对中共当前危险委员会”(Committee on the Present Danger:China)举办研讨会,专家们表示,中共利用使领馆、亲共团体与“大外宣”等途径,干预美国总统大选,试图颠覆美国,应将中共定为“跨国犯罪组织”。

近一年以来,“武汉肺炎”肆虐全球,中共以宣传与造假掩盖真相,频频借着军事演习以扩张势力,它借助瘟疫谋取霸权的野心暴露无遗,各国政要皆严厉抨击中共给全世界带来了严重威胁。美国联邦众议院的提案,与“应对中共当前危险委员会”建议将中共定为跨国犯罪组织,正呼应了美国国务卿蓬佩奥(Mike Pompeo)近期的两次重大宣示。

七月二十三日,国务卿蓬佩奥呼吁全世界联合抗共,并揭穿了中共声称它代表十四亿人民这一谎言。他承诺,美国不会再任由中共政权绑架中国人民;美国将带领自由世界,坚定的与中国人民站在一起,共同击溃中共的独裁暴政。九月二十七日,蓬佩奥受访时提及中共的好战,阐述了美国已结束过去的“安抚”政策、正在建立全球联盟反击中共的霸权扩张。

当今自由世界对中共的策略,已经转向为“全面击溃”,消灭中共已成为全人类彰显正义的需要。以美国为首的国际自由联盟,已经高举声讨中共的正义旗帜。举世各国的民众都应该坚守信神的理念、捍卫传统价值。只有自由世界同心协力,尽早扫除共产邪灵,才能确保下个世代没有中共这一祸源,人类将永远走出共产党的红色阴影。


2. 从美国大选看共产主义炒作的“平等”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0/11/27/从美国大选看共产主义炒作的“平等”-415654.html

文章发表于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十一月二十七日。

这次美国大选,很多投票给拜登的选民就是冲着一个所谓“平等”去的,什么种族平等、性别平等、收入平等、教育平等,等等。一些华人朋友中也有这样的人,以为投票给左派就能不被人歧视。我们就来说说左派或者共产主义炒作的所谓“平等”到底是怎么回事。

“平等”,在各个民族的语言里,应该说都是一个褒义词。法国人最浪漫的三字诀“自由、平等、博爱”中就包含这个“平等”。美国第三任总统托马斯·杰弗逊撰写的《独立宣言》中有一句不朽的名言,就是“人人生而平等”,这句话更是给“平等”赋予了一种神圣的色彩。

“平等”的确是个好东西,所以,坏人也一定会用“平等”来包装自己。马克思的共产主义理论核心是“消灭私有制,建立公有制”,这个核心背后的所谓道德基础就离不开“平等”。可以说“平等”是共产主义价值观里最有诱惑力的词汇之一,所以才能够蒙蔽一代又一代人。

但是,此平等非彼平等。杰弗逊说的是天赋人权的平等,你有自由,我也有自由,你和我享有自由的权利是平等的。而马克思说的“平等”,不一样在哪里呢?在前苏联和中共这样的共产主义国家,人们已经见证了他们所谓的“平等”是什么?那就是只能在媒体上听到一个声音,只能信仰一个共产邪教,也就是说,你没有言论信仰自由,我也没有言论信仰自由,你和我都不享有自由的待遇,在这一点上是平等的,这就是共产主义的所谓“平等”。

马克思的共产主义的“平等”为什么与杰弗逊的自由社会的“平等”截然相反呢?深挖根本的原因,区别就在于信神还是不信神。杰弗逊信神,相信人权是天赋的,人的自由是神圣不可侵犯的,这种前提下的“平等”注定是大家都有自由的“平等”;马克思和共产主义者不信神,相信人权是由特权阶层来经营的,他们嘴里的“平等”是由这个特权阶层来决定的。特权阶层为了维护自身的利益,就必然要限制人民的自由,最后一定是大家都没有自由的那种“平等”。

大选之后美国几大主流媒体选择性失明的报道,可谓是共产主义炒作的“平等”在美国的一次预演,大家都只能听到一个声音,在言论自由上实现了共产主义的“平等”了。针对这次美国大选,美国主流媒体一切报道都是统一口径,一致性地选择了站在左派或者共产主义一边,一边倒地对拜登的所谓“当选”大肆渲染,一边倒地全力封杀和诋毁川普团队提出的大选舞弊指控。

看看那些左派媒体的标题,诸如:“汹涌的谎言”、“毫无根据的选民欺诈指控”、“选民欺诈投诉是垃圾”等等,对作弊指控视而不见,盲目地加以否认。拿《纽约时报》举个例子。在11月11日的头版头条,大标题写着“全国各地负责选举的官员们称没有欺诈”,然后就是罗列了几个地方官员说不存在欺诈的言论。这太让人想起了中共抹黑法轮功的时候,搞一个什么“愤怒揭批”,然后找几个人来声讨一番的宣传模式了。几大社交媒体巨头更是明目张胆地过滤封锁有关舞弊的内容。在脸书上有一个名为“停止盗窃选举”(Stop the Steal)的群组,群里有30万个成员,这个群被脸书以可能“煽动暴力”为由直接封锁;推特更是直接对内容进行审查,只要内容中有提出关于选举欺诈的各种现象时,就会被贴上诋毁性的标签。

要知道本次选举超过七千多万人投票给了川普,现在这些人在主流媒体中好像都不存在了,他们的声音在主流媒体上听不到了。这一切做法象极了中共的宣传部和臭名昭著的长城防火墙。美国主流媒体在报道大选上竟然沦落到与中共喉舌极其相似的地步了。

媒体记者本来就是有做调查报道的责任。二零二零年,左派以“中共病毒”大流行为借口,大力强制推行邮寄选票,而邮寄选票过去一直被认为是最容易产生欺诈的投票方式;还有很多投票观察员也出面写下宣誓书,声称他们在投票场所受到不公正对待,无法监督投票过程;有关投票机软件系统舞弊带来的争议更是动摇着美国的民主基石。所以,这一切都表明大选舞弊绝对是值得记者们去调查探究的事情。可是呢,却发生了只有在中共那样的极权统治下才可能发生的事情。媒体变成了左派的喉舌,记者不去调查舞弊现象,也不报道相关内容,屏蔽一切反对的声音和相关证据,美国的媒体也几乎成了“一言堂”了。

可以预见的是:左派今天可以封杀川普,明天就可以封杀任何一个反对他们的人。这就是左派宣传的“平等”,大家的自由都会被封杀的“平等”。中国大陆的民众经历了这个惨痛的过程。农民帮共产党斗倒了地主,后来农民自己被合作化了;工人帮共产党赶走了资本家,最后工人自己也一无所有了;知识分子为共产党摇旗呐喊,最后知识分子被打成右派臭老九了。哪里来的“平等”?就是各个群体轮换地遭受共产党迫害的机会的“平等”。

当你没有自由,我也没有自由,大伙“平等”了,要真是这样,那也算是一个所谓的“和谐社会”,反正大家都一样。不过,事情并没有到此为止,这还只是共产主义“平等”的一部分,共产主义的核心还有一个“阶级斗争”,都“平等”了,如何“斗争”呢?众所周知:中共每隔一阵就搞个运动,煽动95%的人去斗争另外5%的人,下次再轮到另一波5%的人,永远斗争下去。美国的左派也是这样,热衷的其实并非“平等”,而是要营造一个永远在“争取平等”的局面,这个“争取”的过程,就是不断煽动一部分民众跟另一部分民众斗争的过程。这个斗争的过程,就是特权阶层奴役百姓的过程,就是把人的道德带向败坏的过程,把社会拖入深渊的过程。

拿种族问题来说,黑人社区最大的问题之一就是单亲母亲,黑人社区有75%的孩子是单亲妈妈;相比之下,白人社区单亲妈妈的比率只有25%。黑人孩子在不良环境中成长,日后必然造成一系列的问题,包括吸毒、暴力、犯罪、非婚生子等等,每年黑人因凶杀案死亡的人90%以上发生在黑人与黑人之间。可是,长期以来,左派眼里故意看不到黑人社区的这些问题,也故意不想要解决这些问题,甚至可以说黑人社区的这些问题本来就是左派故意造成的。左派满眼看到的都是肤色,肤色就是他们赚取选票的本钱,制造种族之间的矛盾对立就是他们的事业,那些投票给左派一厢情愿指望肤色平等的人们,包括某些华人们,他们是指望错人了。

那些大选中投票给左派的人,很多还沉浸在一种“斗争胜利”的亢奋中,在社交媒体上对于揭露舞弊的行为也横加指责,谩骂发泄,跟共产国家的“一言堂”宣传几乎是一个模式,他们还没意识到,这正是共产主义幽灵在利用他们去跟自己的同胞做“斗争”,更没有看到共产主义幽灵最后要夺走的也包括他们自己的自由。

为什么在前苏联和中国上演过的共产党统治的悲剧还会在西方社会重演呢?就是因为许多本性善良的人,被共产主义思潮所蒙蔽,被鼓吹“平等”的花言巧语所迷惑,跟着推波助澜,成为了列宁嘴里的“有用的白痴”(Useful Idiot)。这次大选中,美国所谓主流媒体变成左派喉舌的表现,应该给美国人民敲响警钟。民众的觉醒,才是对付共产主义的最佳良药。

川普总统所代表的美国人,就是在向共产主义说不,这不但是为了那些投票给川普的人民,也是为了那些被左派欺骗了的人们,因为人们都想拥有的是真正天赋人权的平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