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安门自焚真相|中南海上访纪实|4363迫害致死案例|1400例造假
海外用户可下载明慧广播手机应用

海外用户可在Podcasts收听明慧广播电台
真相广播稿

明慧评论(79):没有节日的孩子们; 荒唐的“庭审”

发表日期: 2010年8月30日
节目长度:6分34秒 Get Windows Media Player
在线收听
下载
3,149 KB

6,153 KB
下载方法:按鼠标器右键,在弹出菜单中选择“目标文件保存为…”(Save Target As…)
听众朋友,大家好。这次的明慧评论的题目是:没有节日的孩子们。

韦恩堡市是美国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城,艾米.汉格德恩是这座小城一个普通的残疾小女孩。每年的12月21日是韦恩堡市以艾米的名字命名的节日“艾米.汉格德恩日”。
节 日的由来充满关爱和友善。九岁的艾米因患大脑麻痹症行动不便而饱受同学的歧视,为赢得一个“不被嘲笑或者取笑的日子”,艾米在圣诞节前夕致信本市一家电 台。艾米的心愿赢得了来自全世界的支持。韦恩堡市市长在命名这一节日的活动中说:“每一个人都想要并且应该得到尊重、尊严和温暖。”
看罢这个故事笔者潸然泪下——为中国那些正在遭受痛苦、没有节日的孩子们。中共在对法轮功发动的持续11年的迫害中,无数孩子的遭遇更加悲惨,却不为人知。
河北沧州盐山法轮功学员李淑霞14岁的儿子小小年纪就饱受惊吓和酷刑。2002年10月,盐山公安翻墙而入,抓人,抄家。李淑霞14岁的儿子哭喊,嘴被他们 用擦车的脏布塞住后被铐在公安局的地下室里。恶警对孩子打骂、逼供,企图问出当地其他法轮功学员的情况。孩子绝食两天才被放了。他们威胁孩子的外公说:过 两天再把孩子送回公安局。孩子一听还要送回去,便离家出走,讨饭充饥。
沧州市任丘法轮功学员陈凤雷、柴秀梅夫妇,由于坚持信仰长期被非法监 禁。他们的两个年幼的孩子(一个十三岁,一个十岁)一直无人抚养。在缺吃少喝的情况下,两个孩子不得不把家里稍值钱的东西都卖了换吃的,常常上顿不接下 顿。因无父母照看,村里其他孩子就欺负他俩、打骂,晚上还常有坏人去家里偷东西。两个孩子身心受到极大的伤害,后相继失学,流浪街头。
甜甜,是个6岁小女孩。她是河北河间市法轮功学员赵雪影的女儿。自从雪影被绑架后,没有父亲又失去母爱的甜甜,常常在被窝里偷着哭。老师说:孩子经常在学校哭,赶快把她妈妈要回来吧。
刘 真,女,17岁,河北省吴桥县法轮功学员刘志刚与高丽华的女儿。2003年6月吴桥县恶警在景县恶警的配合下,为诱捕刘志刚夫妇,对初三毕业正准备高中升 学考试的刘真进行恐吓,在考试前非法勒令她停课长达十多天,使她的升学考试受到严重影响。吴桥县公安局还通知吴桥县高中不准录取刘真。2004年3月8日 刘真的母亲高丽华在长期迫害中含冤离世。
零四年,河北沧州市法轮功学员张松凤因讲真相被 非法判刑10年,关押在河北石家庄女子监狱迫害,家中撇下13岁的儿子李辉无人照顾(李辉的父亲在外打工,不能经常回家)。几年来孩子在失去母爱的痛苦中 煎熬着。孩子不会做饭,家中经济又困难,经常啃馒头、喝凉水,连顿可口的饭菜也吃不上,幼小的心灵受到创伤。接着,更大的灾难降临这个家庭——长期担惊受 怕、想妈妈,吃不上饭,孩子得了血癌!家里为给孩子治病花了十几万元,负债累累。三次化疗后孩子的病情仍未见好转,身体已极度虚弱,经不起化疗的折磨。医 生说李辉正处于高度危险期,稍不注意就有生命危险。孩子整天愣愣的,他是在想妈妈!一直念叨:“妈妈要是回来我就好了。”可是,就连孩子这点小小的心愿都 难以实现。
……
笔者所诉只是迫害案例中的沧海一粟。据不完全统计,自99年7.20以 来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超过3400人,其中不少人身后留下了未成年子女,孤苦伶仃。这些孩子们,有的是父母双双被害死;有的是父母一方被迫害致死而另 一方则长期被非法关押在牢狱中。孩子们不仅失去亲人、失去生活来源,有的甚至还被学校开除,有的无家可归,过着颠沛流离的生活。
说起孩子, 笔者不由得想到12岁的小女孩刘思影的悲惨遭遇。中共为了陷害法轮功,煽动国民对法轮功的仇恨,编造并导演了所谓的“天安门自焚”伪案,把这个与法轮功毫 无关系的孩子烧伤后再阴谋杀害。邪恶的中共不但杀害了刘思影,还把整个谎言制成电影、写进课本毒害全国无数的天真的孩童。
孩子常被誉为一个 民族、一个国家的未来与希望,然而在中共的独裁暴政下,孩子却屡屡成为独裁暴政的牺牲品。如同美国韦恩堡市市长所说:“每一个人都想要并且应该得到尊重、 尊严和温暖。”而在中国,又有多少孩子的尊严和家庭温暖被中共残酷的剥夺和吞噬,沦为中共暴政下永远没有节日的孩子!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8/24/228746.html

听众朋友,大家好。这次的明慧评论的题目是
荒唐的“庭审”
过去 有个笑话,说是一个人请客,先来了两个。大家等了一会儿,主人就说:“该来的没来。”其中一个客人想:看来我是不该来的,就找个借口走了。主人一看又随口 说了一句:“不该走的走了。”剩下的这个客人就想:看来我是该走的,没打招呼也走了。
这个笑话是讽刺人不会说话。可是作为法官,要在审判时说出类似的话来,那能是笑话吗?这只是一个不会说话那么简单的问题吗?
二零一零年八月十日河北省迁安市法院对李艳奎、赵明华、李青松、张贺文四名法轮功学员非法开庭。这四位法轮功学员是二零零七年十月被非法抓捕的,四人已被非法庭审四次,后被唐山中级法院以“事实不清,证据不足”驳回。二零一零年八月十日迁安法院又进行了第五次非法开庭。
上 午九点开始,不穿制服而穿白衬衫的审判长王子良嘴里叼着烟卷,坐在写有书记员标志的位置上主持庭审。庭审一开始,王子良先讲了一个笑话:你们炼法轮功,我 没碍着你们,我家楼房上下全是法轮功传单、小册子,从唐山中院邮来的真相信都寄到我这儿了,我家邻居84岁老人见面对我说:“王子良你也太坏了。”引得全 庭人员大笑。
庭审中,王子良接打四次手机,两次离开庭审现场,多次用右手摸脑袋、理头发、拧鼻子,做出很不雅的动作。
李艳 奎、赵明华、李青松等三位法轮功学员都在法庭上揭露警察刑讯逼供的情况。为李艳奎辩护的律师全云革说:“根据法律条款,证人没有出庭,法院仅凭证言不能定 罪”。王子良蛮横地说:“哪条法律,我怎么不知道?”全律师就大声宣读了相关法律条款。王子良小声说:“我听明白了,该来的证人没来,没让来的倒来了。”
这话是什么意思呢?王子良明知“证人”不会出庭,可是他却分明看到了检察院呈递的起诉书中所涉及的另一个证人就在座位上坐着。这个人就是法轮功学员白雪霜。他当然知道起诉书上的证据是伪造的,到哪找证人?所以他才说:该来的证人没来,没让来的倒来了。
检察院的公诉科科长周文庆也未穿制服,穿的是黑、白、红条T恤衫。在庭审过程中,用右手捂揉肚子,多次把上衣下摆往上卷,露出肚皮。周文庆在指控白雪霜给李艳奎法轮功真相材料多少份时,白雪霜当庭站起来揭穿谎言说:“我就叫白雪霜,我没给他,我作证。”
法庭上当时的场面真是要多尴尬有多尴尬。这还怎么庭审?先是法轮功学员揭露刑讯逼供,后是你说的所谓证人不露面,最后是你编造的证据中所涉及的人当场出面揭穿谎言,这不明显的是栽赃陷害吗?王子良哪还管得了这些,慌忙指使法警把白雪霜带出法庭。
其它的咱就不说了,就单凭这一小小的插曲,您说这搞的是什么?给人定罪当然要有证据,这检察院提供的证据怎么就假到这种程度呢?凭这就能给人家定罪?凭这就关了人家三年?
看来84岁的邻居说王子良“太坏了”还不全面,他一个人再坏也达不到这种程度,这得有公安局、检察院和法院的相关人员的相互配合才能达来如此坏的地步。不过王子良的这句“该来的证人没来,没让来的倒来了”的心里话,却深刻的反映出迫害法轮功者狡诈、卑鄙和心虚的变态心理。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8/20/22855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