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安门自焚真相|中南海上访纪实|4258迫害致死案例|1400例造假
海外用户可下载明慧广播手机应用

海外用户可在Podcasts收听明慧广播电台
空中明慧周报

空中明慧周报(232)

发表日期: 2010年12月9日
节目长度:30分1秒 Get Windows Media Player
在线收听
下载
7,184 KB

28,141 KB
下载方法:按鼠标器右键,在弹出菜单中选择“目标文件保存为…”(Save Target As…)
==热点追踪==

(女声)印度千人校长年会 天国乐团应邀演出

印度千所成绩优秀的学校校长年会,于二零一零年十一月二十四及二十五日二天在西南滨海经济大城孟买召开,由台湾、新加坡、马来西亚及日本等国的法轮功学员组成的亚太百人天国乐团应邀演出。

年会地点选在风景秀丽的湖边饭店。二十四日中午,身着蓝白古装的天国乐团精神抖擞登上会议厅舞台,先由印度法轮功学员介绍法轮大法,并向与会的校长说明法轮功在中国大陆受到的残酷迫害。随后,天国乐团以磅礴的气势奏出雄壮的乐章,博得来宾热烈掌声。

黄昏时刻,亚太天国乐团行进到了十字路口,登上庭园,当乐声响起,吸引大批民众驻足聆听,此时左侧天边出现美丽的彩虹。有一大卖场老板,请员工搬出饮料让团员们解渴,并诚挚地献上一束鲜花,并和天国乐团合影留念。

二十五日早上,天国乐团应邀到三所私立综合中学演奏并演示法轮功功法。晚间,当地高层官员及校长们举行联谊餐会,再次邀请天国乐团到场演奏。

法轮大法是中国古老的佛家上乘修炼大法,自一九九二年五月由李洪志先生从长春传出,至今已弘传世界一百多个国家和地区(包括台湾、香港、澳门),修者上亿。如今,法轮功获得各国褒奖上千项,法轮功书籍已翻译成三十多种语言文字,发行世界各地。


==真相与人心==

(男声)共产魔教与中华国难

近来,关于马克思的一些令人震惊的真实历史,正通过欧洲公开出版的大量史料源源不断地被华人学者们所挖掘出来,随着真相在网络上的广传,正引发了全球华人对共产主义本质及其真正起源的空前关注。

学者所发掘的资料中,最令人震惊的莫过于这样一个事实——马克思从青年时期就已经加入了欧洲臭名昭著的撒旦教,成为这个拜魔教的一名忠实信徒。撒旦是圣经所记载的恶魔,而人世间的撒旦教则是以这个恶魔为崇拜对象,以神为敌人,以破坏神的教诲、毁灭人性和人类为目的的一个邪教组织。

马克思早年本是一个基督徒,但由于不能坚守人类的道德理念,贪图享乐,放纵私欲,以致在欲望的深渊中越陷越深,无力自拔,最后彻底倒向魔教。马克思入魔教后,性情大变,写了很多侮蔑神和诅咒人类毁灭的诗句,其人性逐渐减弱,魔性越来越强,最后成为魔教的代言人。

马克思的诗中写到:“地狱之气升起并充满我的头脑,直到我发疯、我的心完全变化。”

“一层外壳脱落了,我的众圣之圣已被迫离开,新的灵必须来进驻。”

“一个真正的狂暴占有了我,我无法让这暴虐的鬼灵平静……”

“在诅咒和命运的刑具中,一个灵攫取了我的所有;整个世界已被抛诸脑后,我剩下的只有恨仇。”(《绝望者的魔咒》)

“因此,我已失去天堂,我确知此事。我这曾经信仰上帝的灵魂,现已注定要下地狱。”(《苍白少女》)

“我年轻的双臂已充满力量,将以暴烈之势,握住并抓碎你------人类。黑暗中,无底地狱的裂口对你我同时张开,你将堕入去,我将大笑着尾随,并在你耳边低语:‘下来陪我吧,朋友!’”(《Oulanem》)

“毁灭,毁灭。我的时候已到。时钟停止了,那微小的建筑倒塌了。很快我将紧抱永恒,并伴随着一声狂野的嘶吼,说出对全人类的诅咒。”(《Oulanem》)

马克思喜欢复述哥德的《浮士德》中恶魔Mephistopheles的话:“一切存在都应该被毁灭。”一切——包括工人和那些为共产主义而战的人。马克思喜欢引用这话,而斯大林则忠实执行之,甚至连他自己的家庭都毁掉了。

带着对神的仇恨和对全人类的诅咒,马克思写出了《共产党宣言》,这本被他自己所称为是“粪、污秽之书”的撒旦教魔经,使“共产主义的幽灵”(实质就是撒旦的幽灵)得以借着这个载体传遍全球,在过去的一个半世纪以来它给人类带来了深重的灾难。

综观马克思的真实生平,马克思从来就不是一个无神论者,而是一个真正的有神论者,(撒旦教的成员并非唯物主义者,他们相信死后的生命,认为死后的生命充满了最高的仇恨)。他的一生中贯穿了从信神转向信魔、从敬神转向恨神、从拯救人类转向毁灭人类,这样一条鲜明的线索。现在看来,他所创立的无神论、唯物论从来就不是为了什么人类的解放、建立所谓的人间天堂,而是撒旦魔通过其人间的代理人毁灭神的子民——人类的一个精心构造的骗局和陷阱,无神论邪说只是为了帮助撒旦魔与神作对,使人类不信神,致使道德迅速堕落,最终毁坏自身生存法则和生存环境,在社会系统的崩溃以及天谴中被宇宙规律所淘汰。

由此不难理解,凡是共产魔教统治下的社会,为什么总是伴随着最深重的社会灾难和天灾人祸,因为邪灵附体的人必然道德败坏,不敬上天,反天、反地、反人类,与天地自然和人类社会无法协调共存。魔教泯灭人性,使人情冷漠,内部成员自相残杀,政治运动不断,战乱不已,因此魔教国家总是生灵涂炭,民不聊生,更由于其狂妄无知、战天斗地、破坏生态环境,也会引发严重的天灾。

今天,全球主要前共产国家都已经摆脱魔教的束缚,开始走向了民族的觉醒和复兴,而只有中国这样一个传承了古老文明的主要大国,还处在共产魔教的掌控之下,受其摧残。中国人民从小到大一直被强迫学习共产主义魔教理论,被威逼利诱加入共产主义魔教组织,共产党员宣誓要为党做牺牲,声称死后要去见马克思,把死亡称为牺牲,而“牺牲”在中国文化中就是祭祀用的牲畜,实质正是把自己的生命像待宰的猪羊一样献给了魔鬼撒旦做祭品;共产党员要为共产主义奋斗终生,也就是最终要跟着马克思一起下地狱给撒旦魔陪葬。

马克思实为魔教代言人之本质的全面揭露,真相固然是令人震惊的。但是震惊之余,它也是中国人借此反思历史,认清共产党本质,从而摆脱共产幽灵,重建自己传统文化和国家体系的一次重大的历史机缘。


==生命的绿洲==

(女声)生死关头忘掉了害怕

今年十一月二十三日,是老陈重获新生一周年的纪念日,老陈感激地对周围的人说:“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给我第二次生命,要不然我做阴鬼已经一年了。”

老陈家住甘肃庆阳市某镇,今年七十二岁了。过去由于家庭成份高,历次运动中遭到中共的残酷迫害,有一兄一弟在文革中被活活打死,老陈吓怕了,对中共不敢说半个不字。修炼法轮功的外甥多次给他讲真相,他不敢听,传单也不敢接,即使接了,也不敢看,随后就烧了。老陈的儿子、儿媳很爱看法轮功的真相资料,但只能背着他,否则会被大骂一通。

去年十一月二十日中午,老陈去镇子上买东西,对面疾驶而来的一辆三轮车一下子把老陈撞倒,头部重重地摔在马路上,鲜血直流,人快不行了。司机和行人赶紧把老陈抬上车送往医院抢救。儿子、儿媳随后赶到医院,看到老陈昏迷不醒,医生说颅内出血,还很危险。

老陈的儿子对妻子说,资料上讲遇到危难诚念“法轮大法好”就能救命,咱们试试吧。于是就在老陈的耳旁念,念第五遍时,老陈右手动了一下,念第十遍时,奇迹出现了,老陈慢慢地睁开了眼睛。医生闻讯赶来,看着他,都说:“老人家真是命大,这样的危重病人,少的昏迷几十天,多的几个月,活着出去的就更少了。”

三天后,老陈清醒了,还能说一些简单的话,儿子、儿媳就教老陈一字一句地念“法轮大法好”。求生的本能使老陈忘掉了害怕,诚心诚意地跟着念,越念越有精神。以后自己能念了,只要醒着就不停地念。二十多天后,老陈一切恢复正常,带了一些药就出院了。

老陈在生死面前,终于战胜了对中共的恐惧,获得新生。


==心灵阳光==

(女声)台湾法会 莲花映衬真善忍

二零一零年十一月二十七日,五千多名法轮功学员于台湾法轮大法修炼心得交流会召开前夕,齐聚于中正纪念堂广场,举行大型排字活动,排出了优美的莲花座与“真善忍”。参加者除了五千多名台湾当地学员之外,还有来自斯里兰卡、澳门、印尼、越南等东南亚地区的学员共襄盛举。

这天台北艳阳高照,碧空如洗,一扫数日的阴霾。音乐厅金黄色的琉璃瓦在阳光下熠熠闪光,与金光灿烂的排字图形交相辉映,显得庄严神圣。数千名台湾法轮功学员,从五岁到七十几岁都有,在太阳底下静静的坐着,无一丝喧哗。修炼人祥和的氛围,感染着周边的人潮与游客。每位经过的民众收下资料后也不禁停下脚步睁大眼睛看着,很多大陆游客更是拿着相机与录像机不停拍着。

一九九八年之前,中国大陆法轮功学员用排字展现出法轮大法的美好与殊胜感动了许多人。台湾首次以炼功排字作为弘扬法轮大法活动,始于二零零零年召开国际法会时,在台北中正纪念堂排出“真善忍”及“Falun Dafa”,去年则排出巨型《转法轮》书的图形。

十一年来负责设计规划图形的吴清祥是位建筑师,正好学以致用。他介绍说:“修炼真善忍,是我们法轮功的内涵,所以是这次排字的主体;而莲花代表高尚圣洁的境界,用金灿灿的莲花来衬托出我们在真善忍中的真修境界;现在法轮大法已经弘传至世界一百多个国家,有上亿人修炼受益,所以用三十六道光芒来表示大法的弘传与光耀,整幅图形把大法的殊胜和美好展现出来。”

台湾大学经济系教授叶淑贞女士也置身在排字队伍中,她脸上洋溢着幸福,分享她何其有幸在一九九七年参加李洪志师尊在台北三兴国小和台中雾峰农工举办的两场讲法。就这么一路走过十几年的岁月,她的身心获得巨大的改变与受益。叶教授现年五十五岁,以前终年都是手脚冰凉,学炼法轮功之后这些症状都不翼而飞,在寒冷的冬天她也只是盖一条薄薄的被套入睡。已过了更年期的叶女士,前阵子还来例假。叶女士表示,这点更是印证了书中所讲,法轮大法是性命双修的功法。

退休的公务员陈三龄表示,每年都参加大型集体炼功活动,今天在炼功的场中感到非常美妙,难以言述,盘坐的时候,思想没有任何的杂念,身体就象坐在鸡蛋里,完全都是无为的,没有任何的不适和难忍,真是太棒了。

她们表示,修炼中美妙的感受非得亲身体会,很难用语言来形容其中的奥妙,真的很欢迎人们加入其中,亲自来感受。

台湾法轮大法学会理事长张清溪表示:“在早期大陆还没被迫害之前,不管是排字还是集体弘法炼功,都有非常多壮观的炼功场面。现在在台湾的学员人数多了,所以台湾学员也有比较多的条件可以重现当年大陆的盛况。这些字形排出来对一些大陆同修也是很有激励的,知道海外有这么多的同修在支持他们。”

自一九九九年开始,中共在大陆残酷迫害法轮功学员,迄今已造成至少三千四百多名学员死亡,成千上万的学员被非法劳教、关押,被迫害致伤致残、失学、失业、流离失所、家破人亡。而在海峡对岸同样承传华夏文化的台湾,法轮功却呈现蓬勃发展的景象,一千多个炼功点遍及全台湾三百多个乡镇,连外岛的澎湖、金门、马祖都有十几个炼功点。不仅在清晨的公园里可以看到法轮功学员的身影,许多政府机关、大学校园也常见法轮功学员的炼功场面。


==神传文化==

(女声)隽永的诗文 超然的襟怀

张三丰,名全一,又名君宝,号三丰,元、明著名道士,辽东人,是一个类似「济公」的传奇人物。《明史》记载其「颀而伟,龟形鹤背,大耳圆目,须髯如戟,寒暑惟一衲一蓑」、「书经目不忘,凡吐词发语,专以道德、仁义、忠孝为本。游处无恒,或云能一日千里」,是以「人皆异之,咸以为神仙中人」。由此可见,他是一位修炼有成,功夫出神入化,经常济民于水火之中的神仙、真人。

张三丰著述丰富,如《大道歌》等,创造了奇妙通玄的太极拳法,不仅武功盖世,而且擅诗书,文才出众。他在《正教篇》中写道:「孔之仁民,老之济世,牟尼之救苦,皆利人也,修己利人,其趋一也」,儒、道、释三教的社会功用都是「行道济世」,都遵循天道而行,只是修炼的路径不同而已。做人要注重修德、修身,返本归真才是做人真谛。他一生走遍天下,从他写的众多的云游诗中可以看到他修道、得道、弘道、随缘度众的过程。这些诗虽是其自勉修道证真,但亦何尝不是提醒世人认识尘世的苦短与空幻,勉励世人踏上修道、向善之正途呢。

张三丰曾自叙曰:「幼年慕道,长岁求玄,识至人之奥旨,悟义理之深玄。识取梦中之梦,钩探玄上之玄」,又写诗云:「少年立志道心坚,跳出樊笼出水莲。散尽锦云空似洗,一轮明月挂长天」,可见其修道之志。

他云游四海,访真修道,「生平好善访仙翁」,其诗《中州纪行》云:「中州南北遍寻真,到处高歌吊古文」;《河东诗》云:「三年步履遍河东,戴月披星两袖风」;《关中旅寺有怀》云:「抛别家山处处游,塞去关月几经秋」;《吴月吟》云:「大江南北任浮沉,遍游苏杭道倚深」,由上举各句来看,大江南北,西蜀吴越,都留下了他的足迹。

张三丰不慕荣利,不趋炎附势。从明初起,他便受到明朝诸帝的钦重。明太祖曾三次下诏访求他,而终不得遇;明成祖亦遣使屡访,「遍历荒缴,积数年不遇」;朝廷多次征召,张三丰终不应召。他隐迹山林,称其生平所钦慕者有汉代的严光、法真,晋代的陶渊明、戴逵,唐代的卢鸿、轩辕集,宋代的陈抟、林逋等,表现出一种不慕世荣的隐仙精神。他写下了《却聘吟》:「行云流水不自收,朝廷何必苦征求。从今更要藏名姓,山南山北任我游」。

张三丰行至宝鸡金台观时,见此地山泽清幽,松涛苍润,又有三尖山,三峰挺秀,实为仙境之地,他便在此住下,也因此他自号三丰。后又踄山涉水南行到武当山,结茅舍而居,修炼了九载。他告诉别人说:「此山,异日必大兴。」后来果应其言。他游武当诸岩,在《两湖吟》中写道:「化着渔翁荡小舟,湖南湖北任遨游。酒干直欲吞云梦,吟罢高飞过鄂州;万里遥看吴地月,一声长啸楚天秋」,使人感到诗人是没有任何世俗束缚和羁绊的得道仙人,轻举高飞,任意遨游;远隔万里,看过吴月之后,在楚天清秋中一声长啸,整首诗气势阔大宏伟。
张三丰后来走遍天下,其诗《三十岁北游》云:「幽冀重来感慨忘,乌纱改作道人装。明朝佩剑携琴去,却上西山望太行」;《西游》云:「胸中五岳待全探,泰岱恒嵩已过三。今日更登西华去,白云开处望终南」;《东游》云:「此身长放水云间,齐鲁遨游兴自闲。欲访方壶圆侨客,神仙万古住三山」。

张三丰一身仙风道骨,要求自我心灵时刻保持和道相通的状态,也即保持着内心世界的空明,「所以心与神通、神与道一,事事皆有先见之理也」。他在《嵩岳》诗中云:「石上弹琴思缥缈,云中飞鹤舞翩翩」,使人感受到他在一片淡泊、清憩的环境氛围中,独抱素琴、拨弄清音的那种超凡脱俗的心境和与天地精神往来的思绪;他在《登岳阳楼用杜韵》中云:「欲上君山顶,飞吟到北楼。一湖南北限,千里水云浮。沙外几行雁,天边数点舟。江河渟蓄处,广大不奔流」,描述了他在岳阳楼纵目极望,千里水光云影尽收眼底的情景;他在《闲眺》中云:「山借云霞藏峻骨,水将舟舫送行人。乾坤一览饶吟兴,造物原来各有因」,写出了探究万物之成理之奥妙;他在《上曲》中云:「芒鞋独上尧峰顶,西望常山只白云」,登上峰顶,放眼西望,只见悠悠白云,多么澄静旷荡的意境和玄远超拔的精神境界!

张三丰崇道、弘道,规劝世人要超脱名利,不为物欲所牵累,及时修炼,追求永恒。指出人生贪恋荣华富贵,犹如在苦海里漂泊,时常处在危险之中,说「古今名利总尘埃」,其诗《晚步咸阳》云:「天边飞雁排云表,我亦长吟咸阳道。咸阳古道草迷离,百代王侯尽枯槁。西行万里多感怀,人生岂若神仙好!任他沧海变桑田,鹤貌松姿长不老」,他来到咸阳古道时,感怀往事如云烟,人生苦短,启示人们神仙世界才是真正美好的,纵使人世间沧海变桑田,而神界的一切却是永恒的。唤醒迷中人,修身证道。他在《日观早起观日》中云:「天鸡一唱海门开,日涌波涛出海来。万里眼光红不断,三山头脑绿成堆。遥闻笙鹤从空降,只见云龙带雨回。别有飞仙挥鹿麈,令人企首望蓬莱」,日出的场景在张三丰描绘中很美,笙鹤与云龙这两种祥瑞之物交替出现,飞仙挥动着手中的鹿麈,招引着得道之人踏上成仙之路。他在《福泉山礼斗亭》中云:「此山云水尽澄清,夜夜焚香表恪成。首戴莲花朝北斗,星君为我着长生」,使人充满对神仙世界的崇仰;他在《琼花诗》中云:「琼枝玉树属仙家,未识人间有此花。清致不沾凡雨露,高标长带古烟霞」,通过描写仙葩琼花的洁白无瑕,香远益清,令人为之神往,体悟到做人要一身正气,不染纤尘,追求高洁的境界。

古语说「诗言志」,诗是人心灵世界的映现,人们可以从张三丰的诗歌中感受到他内心的平静怡然和对「道」的崇尚。他游遍天下,济世救人,化解危难,有许多神奇之事。有人说他精通预言,能「一日千里」,早上还在辽东,中午又有人在陕西宝鸡看到他,这可能就是神仙说的「朝游北海暮苍梧」吧。他所倡导的修道人应具有的慈悲、仁心和化育众生的襟怀,展示了道家文化的真精神,体现出其高标立世、独立不阿的风骨和以天下苍生为己任的觉者风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