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安门自焚真相|中南海上访纪实|4363迫害致死案例|1400例造假
海外用户可下载明慧广播手机应用

海外用户可在Podcasts收听明慧广播电台
空中明慧周报

空中明慧周报(228)

发表日期: 2010年11月10日
节目长度:30分2秒 Get Windows Media Player
在线收听
下载
7,189 KB

28,161 KB
下载方法:按鼠标器右键,在弹出菜单中选择“目标文件保存为…”(Save Target As…)
==热点追踪==

(女声)“真善忍国际画展”受褒奖

二零一零年十月十日到十一月十九日,“真善忍国际画展”在美国科罗拉多州博尔德市那洛巴大学(Naropa)展出。博尔德市市长苏珊•奥兹本颁发褒奖,并宣布十一月为“真善忍画展月”。褒奖译文如下:

鉴于,世界闻名的真善忍画展将在博尔德市那洛巴大学的纳兰达校园画廊展出;
鉴于,该画展包括超过12位艺术家的作品;
鉴于,这些写实油画作品,或称为“新的文艺复兴”,是由于她们的叙事能力,声望和最重要的简单纯净;
鉴于,该画展包括四个主题:和谐、逆境、勇气及公正;
鉴于,展出的画作描述法轮功,一个中国传统自我提升的功法的故事;
鉴于,该画展的核心是法轮功代表的普世价值—真、善、忍;
鉴于,该画展主办单位中国神传文化协会(CDCA)的宗旨是“在传统中国历史、文化、操守及艺术方面”教育大众。
兹科罗拉多州博尔德市市长,苏珊•奥兹本褒奖二零一零年十一月为“真善忍画展月”。


==真相与人心==

(男声)中国的“法轮功路”和加国的“法轮功道”

明慧网上有这样一篇题为“这条路就叫法轮功路!”的报道,说的是在河南省周口市的一个村子里,唯一的一条出村路年久失修,路面被过往的车辆碾成了大坑,晴天行走就困难,若逢雨天就成了名符其实的“水泥路”,深处泥浆过膝。几个法轮功学员一商量,有车的出车有人的出人,不长时间一条平整的道路展现在人们眼前。

村民们感慨地说:共产党就是不如炼法轮功的,几年来路都不能走了无人过问,看看还是人家炼法轮功的啥也不图把路修好了,往后谁再迫害炼法轮功的我们可不答应。有的村民干脆说:往后这条路就叫“法轮功路”!一句话表达了乡亲们最纯朴的赞许。

今年十月二十二日明慧网也有一篇报道,标题是:温哥华民众提议命名“法轮功道”。是说今年十月五日,加拿大温哥华召开市议会,其中一个议程就是推广绿色环保开发计划,计划在市中心的号佰街上划出自行车道,鼓励民众使用自行车、步行或公交。温哥华一家公司的老板格瑞•麦凯纳先生在议会上提议,把这个自行车道命名为“法轮功道”。他说,这样做既推动了环保,也宣扬了自由、尊重信仰的价值观,给了这个自行车道更正面的意义。

麦凯纳先生说,人人应该彼此善待对方,尊重对方,自由民主是我们共同的理念,我们应该尊重信仰自由,是不是?迫害人权、信仰的,对别人施以酷刑,是绝对不能接受的,是不是?所以,“我建议自行车道命名为‘法轮功道’,表明我们对人权的支持。”他的提议得到了赞同,自行车协会成员对他说:你的提议太好了,既体现了环保,又支持了人权。

格瑞•麦凯纳是个外国人,本人并没修炼法轮功,他为什么这样提议呢?原来他对法轮功学员一直在中领馆前的和平抗议、反迫害印象很深,他敬佩法轮功学员的行为,也非常认同法轮功“真善忍”的理念。他说:“我们都不会是完美的,然而做一个好人的愿望是一种完美的追求,是需要我们努力争取做到的,是值得留在心灵深处的。”麦凯纳先生把对做好人的期望寄托在了法轮功修炼的理念上了。

中共对法轮功的残酷迫害已经持续十多年了,而且还在进行中。但是无论在中国,还是在世界上,了解法轮功的人们都由衷地对法轮功修炼者的行为表示认同。这说明什么?美好是不分国界的,“真善忍”经过法轮功修炼者的努力,已经成为普世的价值而呈现在世界人民的面前。世人对“真善忍”的认同就是对迫害的否定,就是对法轮大法的赞颂!

(女声)人权律师在澳洲揭中共活摘器官暴行

二零一零年诺贝尔和平奖提名、加拿大国际人权律师、加拿大国家勋章得主大卫•麦塔斯先生于二零一零年十月三十日上午,应邀出席在澳洲昆士兰举办的
“非法杀人盗卖活体器官”讲座,吸引了当地各界人士和多家媒体。中共迫害法轮功的罪行再次引起澳洲民众的关注。

麦塔斯先生说,“当我和乔高开始调查时,我们并没有任何先见,我们只是想知道这项指控是否存在,当时我个人希望指控是不存在的,因为比较合乎人性,而不希望听到人类的器官被窃取并贩卖,但经过调查所有的证据后,我们所得出的结论是指控是真实的,法轮功学员的器官确实遭到活摘后贩卖。”

自活摘器官调查报告公诸于世后,中共便开始消灭证据,否认指控,甚至多次采取行动干扰、阻止麦塔斯和乔高的演讲。麦塔斯这次的澳洲之行也不例外。就在麦塔斯抵达布里斯本前夕,讲座的主办单位昆士兰《大纪元时报》的办公室玻璃,突遭华人面孔的不明人士用气枪攻击。麦塔斯表示,他们遇到过干扰,甚至死亡威胁,但这些举动并不会使他退缩。

(女声)家属正义申诉 马三家“专管队”解体

沈阳马三家劳动教养院是中国大陆迫害法轮功最为臭名昭著的黑窝,那里曾经发生多起惨绝人寰的迫害事件,甚至发生过把18名不肯妥协的女法轮功学员剥光衣服强行投入男号任人凌辱的罪恶;该院动用的酷刑超出人的想象极限,海外媒体多有揭露报道。这个黑窝却由此得到中共的多次嘉奖,被树为“典范”,号令各地学习效仿;迫害急先锋苏境、高洪昌等犯罪有功,因其不择手段的使用暴力而得以升官发财。

西安法轮功学员孙毅在马三家教养院遭受迫害期间,连续两年多时间家属得不到探视的基本权利。2010年初突破封锁传出了消息,孙毅在马三家遭受酷刑毒打,迫害性灌食、用开口器撑嘴,连续长时间遭受抻刑,连续几个月“上大挂”等酷刑,以及超长时间奴役劳动。为了威逼孙毅放弃信仰,三所管教于江凶相毕露地叫嚣:“之前来的法轮功学员已全部转化,谁还看不清形势,一条道走到黑,我们有的是办法,有的是时间收拾你,让你知道知道什么叫生不如死,让你知道无产阶级专政的厉害。我不妨给你们透个底,为了成立这个专管大队,政法委(司法局省厅)给我们特批了两个死亡名额,死一个边上摆着,死两个一边摞着,你还别想多占我劳教所的地方。”

2010年4月9日,家属与律师到马三家一所三大队,要求就孙毅长期遭严酷迫害一事立即依法调查取证。马三家劳教所院部警察撕下伪装,当律师与家属走进院部大厅时,五、六名便衣警察忽然冲上来,不由分说,喊叫着对家属和律师进行粗暴推搡与驱赶,竟然把律师从高高的台阶上猛力下推,致使律师几乎摔倒在石阶之下。孙毅的妹妹跟他们讲道理,警察们竟嚣张地喊着拿手铐把她铐起来……

但是,孙毅的家人没有被嚣张气焰吓倒,他们为了家人的安危,毫不动摇地奔走于省劳教局、省检察院、省人大、省司法厅,克服一切阻力多方申诉、寻访,呼吁一切可以声援、支持的正义力量帮助制止邪恶迫害,他们的不懈努力,最终为孙毅赢得了停止酷刑折磨,能够正常接见的起码权利,也使得马三家三大队不得不接受检察院等机构的调查。广泛的曝光,使得马三家教养院受到国内外的一致谴责,其上级机构也感到颜面扫地,据悉,迫害最凶恶的马前卒于江曾被停止职务,他办公室里公然摆放的刑具床和刑具悄然撤走,三大队也对外宣称,专管迫害法轮功的“专管队”改为普教大队,基本不再接收新的法轮功学员。


==生命的绿洲==

(女声)“鬼脸”变人脸

我是山东省威海市人,2008年4月,我在塑料厂做工时不小心中了硫酸蒸汽的毒,不长时间两只眼睛变得像大熊猫一样,鼻子嘴巴周围通红的,成了一张“鬼脸”。为了治好这张“鬼脸”,我跑遍了附近的医院,中药西药全试过了,结果钱花了不少,病却没好,这让我以后如何见人哪!

后来有一天晚上,我梦见天上下来一个大吊车,上面有一些人,我问:“你们去干什么?”他们说:“我们要上天堂。”我说:“我也去,你们领着我。”我就边往上走边对后面的人说:“俺要到天堂去落户,再也不回来了!”白天和同事说起这个梦,我问:“什么人上天堂?”有个同事说:“学法轮功的人上天堂。”

三、四天后我遇见一个法轮功学员,我问:“我皮肤中毒了,我想跟你学功,能不能好?”她说:“试试吧,大法是修心,心性多高功多高。”我想,我这个人脾气很不好,很暴躁,人家炼法轮功的人脾气多好,我得跟他们学学,改改我的脾气,修修我的心性,于是我开始学法轮功。

我学功的第四天,炼静功时吐出了一堆脏东西,后来又吐了三、四回,再后来胃里又往外排气,不久,折磨我多年的老胃病全好了。

每次炼功时就觉得脸上有东西在跑,过了几天我那张“鬼脸”竟全好了。不但如此,腿上的风湿性关节炎也好了,卵巢上10多年的水瘤也好了,恶心的鼻窦炎也好了。过去只是听说过法轮功如何好,现在我亲身体验到了法轮功的神奇!

如今的我“鬼脸”变成了人脸,不仅仅得到了身体的健康,更重要的是从法轮大法中明白了许多道理,看到了以前自己的不足,并努力按照“真、善、忍”的要求修正自己。法轮大法太美好了。我是因祸得福啊!我多么希望更多的有缘人能够了解法轮功的真相,不再相信中共的谎言,善待法轮大法,也给自己和家人选择一个美好的未来!


==风雨沧桑==

(女声)吉林九台市史文卓遭刑讯逼供

二零零二年十一月二十七日下午三点多钟,吉林九台市公安局政保科陈姓副科长、董萍等七、八人闯进女法轮功学员史文卓家,强行把她绑架到公安局刑讯逼供。

在九台公安局一楼收发室里,政保科曲春森、长春市公安局一处魏某等三人给史文卓头上套上塑料袋,固定在铁椅子上,用手铐铐上两手,胸前有三根铁棍用绳子挂在两手中间,在手铐前后绕绳,椅子两边一边站一警察绕绳,就像五马分尸,前后大回环的绕绳,等绕到头前两边的人使劲拽绳子,曲春森给史文卓灌酒,其他警察用胶皮棒打史文卓的头,一边绕绳子,一边打脑袋,史文卓一会儿就窒息了,然后警察把塑料袋放开;接着再重复折磨……魏某、曲春森叫嚣:弄死你就说是心脏病突发,你身上没伤、胳膊浮肿能消,你家什么办法也没有。政保科陈某、王浩红等五、六个人在旁起哄吆喝。

二十七日晚上,魏某、曲春森再次对史文卓进行刑讯逼供,给她灌酒,逼她骂法轮功师父、威胁要把她关入长春监狱,那里的刑具比九台不知厉害多少倍。那晚史文卓被折磨近十个小时,期间公安局局长刘国顺进去看了四、五次,逼史文卓口供。

第二天上午,史文卓的头象木头一样,精神到了崩溃的边缘。曲春森等三人再次审问她,强迫她摁手印。在看守所非法关押期间,史文卓二十多天胳膊、手失去知觉,二个多月后才能拿东西。


==心灵阳光==

(女声)五百元钱的故事

八月下旬,正值农忙,秀秀每天天蒙蒙亮就起床下地干活儿。一天早晨她走在街里,朦胧中看到地上有一张象钱一样的纸,弯腰拾起一看,还真是百元大钞,而且是五张,五百元。秀秀想,这么早,这钱应该是本村人丢的,丢钱的人一定会很着急,自己先不张扬,免得有人浑水摸鱼。可等了三天过去了,一直没听谁说丢了钱。秀秀心里有点急,嘀咕着:难道我判断错了?是外村人丢的吗?她和丈夫说这事,丈夫也没听说谁家丢了钱,说:“看看把你急的,咱们多留意一下,听到谁丢了,咱送给他不就行了。”

两天后,秀秀在村边地里干活儿,听到同村妇女玉萍和秀秀丈夫说话:“这一阵子我家时运真背,什么都不顺,前几天刚刚丢了五百块钱。这不,该给你的钱也没有了。”秀秀听到这儿,放下手中的活儿,赶紧跑过去问:“你家丢了多少钱?”玉萍说:“五百。”秀秀问明情况后开玩笑地说:“你请我吃顿饭,我给你五百块钱。”玉萍睁大眼睛好奇地说:“你这人真逗,我请你吃饭,你就能给我五百块钱?那行,我就请你吃顿儿饭。”然后,秀秀就把来龙去脉说了一遍,完了告诉她说:“我今天是学了法轮功,按我师父的教导才给你的。要不是学了法轮功,我也不会这样做。”玉萍感慨地说:“是啊,我以为这钱丢了也就算了,怨自己时运背。现在这个世道,人们紧往自己兜里扒拉还来不及哩,再说那钱上也没有写我名字,谁拾了也不会给我的,所以我也从来没对别人说过丢钱的事。今天看到你丈夫,也是实在还不了他钱,才随口这么一说,真想不到碰到你们这么好的人了,你们法轮功就是好。”


==神传文化==

(女声)
古训说:“积善余庆,积恶余殃”、“作善降祥,作不善降殃”,古人深信因果,对于天地 神明都是心存敬畏,认为行善去恶是本份内的事。然而有的人却说,那个人行善却没见到好的际遇,那个人做恶却也没见其得祸,因此心生疑义,怀疑善恶报应。这 是因为他们不知道,报应有早有迟,是必然的,一般说来,早报较轻,迟报从重,一切都在天理的安排之中。人如果能明了因果事理,把报应二字反复思考,择善而 从,自然就会避免恶报,得到善报。下面是古籍中记载的几个故事。

据《太上感应篇例证》记载:明代的李登十八岁时就考中了解元,后来五十岁了还不及第,就拜见叶靖法师询问原因。叶靖法师祈祷专管科举的文昌帝君指示,帝君命 令官吏拿籍簿出示说:“李登初生之时,玉帝赐玉印,让他十八岁中解元,十九岁作状元,五十二岁时出任右丞相。而他中解元后,私下调戏邻家女儿,事情虽未得手,他反而将邻女之父告下狱,因为这个原因功名推迟十年,并降二甲。后来又因侵占他哥哥的宅基打官司,因此功名又推迟十年,降三甲。后来又在长安旅店中,奸淫一位良家妇女,又推迟十年。而今又为恶多端,不知改悔,官禄全被削去,死期将至。”叶靖法师将上述情况告知李登,李登听了羞愧悔恨至极,不久便死了。李登可谓是个反复为自己制造枷锁的人,假使他早生悔恨心,之后不再做恶,修德赎罪,那么还可以弥补,福寿也不至于被削尽消光。实在是执迷不悟,深深辜负了天地的恩泽啊!

明末清初著名理学家、教育家朱柏庐,一生好道扬善,立品端方,生平不欺一人,不诳一语,《黎明即起》这篇家训,就是他做的。人们都很钦佩敬仰他的人品,神明念他为人正直,有几次被阴司命去审事。

一次,朱柏庐朦胧睡去,见有很多人来迎接他,来到了一个大的衙门,回顾自身,冠履袍服,便即升座。这时看到一个被勾到的人的神识,却是原来认识的一位老乡,知他原来曾敬奉神佛,礼诵过经文,然而后来弃善从恶,造业很多,又无善事可补,按冥律注定转世投入狗胎,变为畜类。朱柏庐见了,心中不忍。便问道:“汝向 习经典,还记得么?”只要他记得,便是本心不昧,或可挽回。那人答道:“全不记得。”又手写一“佛”字与他看,说:“汝还认得此字么?”答曰:“不识得。” 又道:“你持诵的经典,难道也忘记了?”答道:“不知。”只得叫左右把张狗皮披在他身上,只见那人向地一滚,已变了狗形,摇头摆尾而去。醒来心下戚然。到了天明,即叫人到那家去打听,回说:“其人已于半夜急病而死。”为之叹息不已。

又有一天早晨,朱柏庐醒来连呼某人可怜,也是原来认识的人。他的学生问道:“这人现在某处做官,听说他那边遭遇荒年,因赈饥安边赚了很多钱,正得意呢,您为何说他可怜?”朱柏庐道:“正为这件事儿,不久就有灭门之祸了。”学生问道:“何至于此?”朱柏庐说:“你想,百姓遭了凶荒,流离困苦。朝廷令发米赈济, 那地方官实心奉行,一家数口多领一斗二斗的米,就多延了三日五日的命,便可不至饿死。今乃瞒心昧己,只顾自身,该给两口米的,克扣了一口;该给一石粟的,克落他五斗;设厂施粥,逼迫大户捐米捐银,开消公用;粥中和入冷水石灰,又限定一人一碗;还有到迟了吃不着的,白白的赶来忍饿,倒弄得死者无数。官府漠不关心,只愿死者多,食者少,便可多落几担米,多赚几万银。这罪孽哪得不重?昨梦呈到一宗案卷,冥官叫我判定画押,上奏天曹。我细阅卷宗,乃是侵盗赈米的官 吏罪案。罪之轻重,照他侵盗多寡为定。轻者暴死,重者灭门,贬入地狱中,转世为牛马,为猪狗。今某之罪,正犯极重一条。亲友帮办分着的,罪亦不免。不久就要勾到,故我深为叹息。地府有幅对联,上联云‘阳间三世,伤天害理皆由你’,下联云‘阴曹地府,古往今来放过谁’,横批是‘你可来了’。我恐某人的一家,就有凶信到了。”果然隔了月余,传得信来,说某人合家染了时疫,父子四五口,不上数日,相继而亡。学生始叹朱柏庐的话果然一毫不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