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安门自焚真相|中南海上访纪实|4296迫害致死案例|1400例造假
海外用户可下载明慧广播手机应用

海外用户可在Podcasts收听明慧广播电台
空中明慧周报

空中明慧周报(229)

发表日期: 2010年11月17日
节目长度:30分2秒 Get Windows Media Player
在线收听
下载
7,186 KB

28,150 KB
下载方法:按鼠标器右键,在弹出菜单中选择“目标文件保存为…”(Save Target As…)
==热点追踪==

(女声)莫斯科儿童健康博览会 法轮功获奖

十一月三日到七日,莫斯科市政府举办的第二十三届“儿童健康博览会”在全俄展览中心举行,法轮功团体前来参加并获奖。

法轮功学员的展台上,摆放了很多彩色图片,记录了法轮大法在全世界一百多个国家传播,有上亿人修炼的情况。当地法轮功团体每年两次参加该展会,举办方表示,几年来看到法轮功的展位真是没有任何宗教、政治和商业的目的,确实是非常纯正高尚的功法,对儿童和家长都非常有益,令人感动。

博览会期间,法轮功学员们每天都在主展台上表演莲花舞、独唱和法轮功的功法展示。展位上大屏幕的电视机不断地播放教功录像。有不少人来学习五套功法,还有很多小朋友来学折叠纸莲花,这些活动都很受欢迎。

几天下来,法轮功的展位越扩越大,桌子和椅子越摆越多,简直象个大教室。很多妈妈和孩子们聚集在展台上,直到展会要关了,人们才依依不舍地离去。

在全俄展览中心的另一个馆内还有一个“健康世界”展览,法轮功学员们在那里传播“真善忍”的讯息,也受到人们的欢迎。

(男声)贾庆林波兰被起诉 媒体聚焦

日前,中共迫害法轮功的积极参与者之一贾庆林访问波兰,连续受到两次刑事控告,引起波兰主流媒体的关注和连日来的争相报导。

《波兰法律报》、《共和报》和波兰著名网站WP.PL都报导了此事。报导中说,“华沙地区检察官证实:波兰法轮大法协会已在检察院对贾庆林提起诉讼,贾犯有种族灭绝罪、酷刑罪。”

波兰第一大报《选举报》于二零一零年十一月三日,在标题为《犯有群体灭绝罪的波兰客人》的报导中说:一九九九年拥有几千万学员的法轮功在中国被禁止。从那时起他们遭受劳教和监禁。据说有几千人因遭受酷刑被活活打死。贾庆林推行、策划以及支持这种迫害。二零零七年西班牙受理了控告贾庆林犯有群体灭绝罪的起诉书。

中共十一年来对法轮功残酷迫害,贾庆林九九年至二零零二年担任北京市委书记时紧随江泽民参与迫害。


==真相与人心==

(女声)巴黎集会谴责中共迫害

二零一零年十一月四日下午,在中共党魁胡锦涛到达法国巴黎的当天,法国法轮功学员在巴黎人权与自由广场集会,揭露中共的迫害,呼吁停止迫害法轮功。当天,国际大赦法国分部主席和绿党领袖前来声援。

法国法轮大法学会主席唐汉龙说,法轮功是以“真、善、忍”为原则的修炼方法,一九九二年在中国传出以来,获得了很大的成功,到一九九九年,有近一亿人修炼。前中共党魁江泽民出于妒忌,于一九九九年七月发起了对法轮功的迫害。至今有三千四百多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唐汉龙呼吁严惩迫害法轮功的元凶:江泽民、罗干、刘京、周永康。

法国绿党亚洲部主席让__他说:“在中国对法轮功团体的迫害已经持续很久了,从江泽民在位时就开始了,是少见的对精神运动的迫害,使用酷刑、关押、残杀、摘取器官及所有的虐待和严重的判刑。”布鲁雷先生表示:“我们想对胡锦涛说,在中国人民的利益中,他应该关心的,在于找到一条和平之路,人权之路,这是普世的价值与和谐,从社会的、经济的和外交要务的角度,这对中国都是有必要的。”

布鲁雷先生认为,法轮功是一种有利于健康的打坐方式,以和平的方式存在,并没有威胁社会的稳定,相反是为社会奉献和平。所以中国当局应该善待所有的中国人,尤其是要停止对法轮功的迫害。“迫害法轮功是一个极大的错误,是中国政府决策上的错误。”

国际大赦组织分部主席珍妮维耶芙_加利戈丝女士也表示支持法轮功学员为言论和信仰自由的和平抗争。

(男声)中共重拍自焚伪案 强制洗脑

今年七、八月份,中共四川泸州专门迫害法轮功、凌驾法律之上的特务机构“六一零”组织又在纳溪、古蔺两地搞起洗脑班,把其早已被戳破的谎言,重新改编、制作一番,绑架法轮功学员到洗脑班强迫“学习”。

如:漏洞百出的“天安门自焚”伪案,原来,在全国播放的电视上,可怜的小女孩刘思影大面积重度烧伤后,全身从头到脚裹得严严实实。这一违反医学常识的破绽被揭穿后,新版本的刘思影露出小脸,隐藏了象打了石膏一样的身体;王进东全身烧伤,夹在两腿间盛汽油的塑料瓶在高温烈焰下完好无损,新版中的王进东再次经历玩火的死亡游戏,重拍后,没有了绿色塑料瓶的镜头。

洗脑班逼迫法轮功学员每天重复看、听这些血腥的谎言,对头脑清醒、抵制洗脑、拒绝写“转化书”的,中共洗脑班人员就露出狰狞面孔,用威胁、恐吓手段,说什么:你不写,没你好下场;弄你到其他地方去,弄你去劳教、劳改,有你好日子过等;还有的法轮功学员被洗脑班酷刑折磨、逼疯、致残、致死。


==生命的绿洲==

(女声)先天性脑瘫痊愈 大法改变我全家

我出生在一个平民家庭,和弟弟是双胞胎,本来我们姐弟可以给这个家带来无尽的欢乐,但是在一岁的时候,我们的腰部还很软,根本就坐不起来,父母开始带着我和弟弟到医院检查,结果却被告知是先天性脑瘫。

从此父母停止了工作,开始带着我们四处求医。每天我都在医院里打针、吃药,打吊瓶,弄得我只要听见医生喊我的名字,就吓得哇哇大哭。经过治疗还是没有明显效果,但是却花光了父母所有的积蓄。父亲还是不肯放弃,他坚信我能好,只要有一线希望,他就是倾家荡产也要为我们治病,只要能把我们的病治好,他愿意付出所有!

但是经过几年的治疗,不但病没有治好,还让原本就不富裕的家庭负债累累。父亲看到我没有一点好转,彻底绝望了!他不忍心看我在医院里受苦,等我做完手术,他就准备带我回家。还记得我做完手术被推进病房,当麻药退去我醒过来的时候,看到父亲在我身旁哭泣。这是我第一次看到父亲哭,这一幕真的很难忘!

就在我们看不到任何希望的时候,一九九八年,母亲的好朋友告诉说:“听说炼法轮功很好,说不定你女儿能好起来,你带她去试试吧!”可是当时母亲不信,我却哭着喊着要去,母亲无奈只好带我去了。走进这个地方,给我的第一感觉就是这里很祥和,当他们炼功的时候,我就坐在一旁盘腿。那时盘腿真的很舒服,一点也不痛。

以前我的病情比弟弟严重,可是神奇的是自从我修炼了法轮大法以后,不但可以坐起来了,而且也能直立行走了。父亲看到我的变化,脸上露出了久违的笑容。

以前我的家是父母整天为我的疾病吵架,整天以泪洗面,只要父母走出家门听到别人说话,就以为是说我们的,泪水一下子夺眶而出,而且还整夜失眠。

自从母亲修炼了法轮功,整个人彻底地改变了,她开始走出家门与外界接触,俩人也很少吵架了,整个家庭祥和了很多,现在我的家庭很和谐。很值得一说的是我的父亲,现在他也按照真、善、忍的标准来要求自己,时时刻刻为他人着想,当他与别人发生冲突的时候,他学会了忍让。有时朋友向他诉说和谁吵架,气得不行了,他会用真、善、忍的法理开导对方,让对方别再生气了。

大法改变了我全家。真的要感谢慈悲、伟大的师尊,让我获得这么宝贵的大法!


==风雨沧桑==

(女声)白血病患者绝处逢生 屡被绑架骚扰

二零一零年十月二十日,大连市曾经绝处逢生得过白血病的孙桂玲再次被当地派出所绑架,并被劫持到所谓“法制学校”关押、强制洗脑迫害,没有通知家属。十月二十七日,家属赶到抚顺洗脑班,要回孙桂玲。下面是这位普通农村妇女的不平凡故事。

在大连市有一个苏家村,这里有一个很大的韩国鞋厂,员工有很多人。苏家村有一个媳妇叫孙桂玲,为了增加家庭的收入,在二零零四年也来到这家鞋厂工作。

由于每天接触化学毒素,孙桂玲零五年得了白血病,就医大连二院,当时抽血化验,已抽不出血了,医生建议孙桂玲化疗三到五年。孙桂玲是一名农民工,根本无法承担这么昂贵的医疗费。为了不拖累家人,她放弃了化疗。那时她的血小板只有一点八万,正常人是十八万至三十二万。医生让家属准备后事,家人得知消息后哭成一团。

后来,一个老年人告诉她,诚心敬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会有转机。可是因受国内媒体宣传的影响,她不敢相信,也不太相信,眼看就要走到生命尽头,想到五岁的孩子、丈夫和年迈的母亲,她心如刀割,在绝望中,她诚心诚意地念起“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念到第二天,奇迹发生了,血小板上升至八万,医生都觉得奇怪。一个老教授说:“接触白血病这么多年,没有一例如此乐观,在当今世界白血病仍然是无法攻克的难关。”

孙桂玲见证了大法的神奇,从此走上了修炼的路,从二零零六年到现在没吃一片药,身体康复。

二零零九年十一月三十日中午孙桂玲来到金州区马家村,告诉老百姓真相:我的命是法轮大法救的,却遭到恶意告发和抓捕。派出所警察背着孙桂玲从她丈夫手中勒索人民币三千元,八个小时后放人。后来,站前派出所将此事上报了市公安局,市局下来人调查,一听孙桂玲的命是大法救的,这事也就不了了之。一个月后,家属去站前派出所要回了押金。

从此以后,孙桂玲成了当地派出所的挂名人物。

二零一零年五月十日和十月二十日,大连湾派出所又先后两次绑架孙桂玲。最后不通知家属,把她关进抚顺罗台山庄洗脑班。

家属这边一直质问大连湾派出所把人弄到哪去了,派出所谎称送去学校培训。十月二十七日,孙桂玲家属赶到抚顺洗脑班,找到负责人吴伟,人们叫他吴处长。家属质问:你们是在和派出所一同犯罪,你们代表不了国家,这样国家都被你们搞乱了。社会上为什么出现杀警察的事情,就是你们不得人心。吴伟打官腔叫家属先回去,要先与办案单位联系。家属说:你写个条子,孙桂玲在这,签上字,我们好找别的说理的地方。家属留了一个手机号。五分钟后,吴伟来电话说放人。家属终于接回了孙桂玲。


==心灵阳光==

(女声)我的牛奶有多少也不够卖

我今年六十六岁了,家里养了几头奶牛,我每天出去给人送牛奶。以前卖出的牛奶要掺水,一九九六年我和老伴一起学法轮大法后,牛奶一点水也不掺了。身体的变化也很明显,走路好像在飘,每天骑车子带二百斤牛奶,好像有人在后面推一样。刚得法的时候就感到这个大法太好了。

有一次,我看见老伴挤牛奶,牛奶太稠,挂在桶上倒不净,她就少倒了一点水,涮涮再倒进牛奶里,我就和她说,你不能加一点水,你加一点水,心就不纯了,就不符合“真善忍”的标准了。以后无论挤出来的牛奶或稀或稠,我们再也没给牛奶掺过水。

我送牛奶给顾客,以前是自己记账,到月底再和他们收费。后来,我认识到修炼的法理后,把利益心放下了,干脆让他们自己记账,我月底找他们结账,这样反而很少有记错的。

一九九九年中共开始迫害法轮功,世人被媒体谎言欺骗。我送牛奶时,在街上听到谁说法轮功不好,我都会停下车子,告诉他们真相,免得人们在被蒙骗中敌视真善忍,给自己的生命造成恶果。我说,我不炼法轮功前卖给你们的牛奶掺水,一斤奶掺一两,每天掺二十斤水,一个月下来就是六百元,我炼了法轮功后一点水也不掺,卖的是纯牛奶,你们说法轮功好不好?他们听了都很认可。打奶的人都认识我,他们说,买法轮功学员卖的牛奶,不掺水。常常是别人的牛奶卖不了,我的牛奶有多少也不够卖。


==神传文化==

(女声)修炼意不坚,必被凡尘毁

裴谌、王敬伯、梁芳三个人结为超脱世俗的好友。隋炀帝大业年间,这三个朋友一齐进白鹿山学道。然而,他们经过十几年的修炼内功,采集仙药,历尽了辛苦艰难,却仍然什么也没得到。

后来梁芳死了,王敬伯对裴谌说:“咱们背井离乡,抛弃了世间荣华富贵的生活进了这深山老林,听不见美妙的音乐,吃不到美味的佳肴,看不到美丽的女色。离开华美的府第住进茅屋,以享乐为耻,自甘寂寞过着如此清苦的生活,这一切都是为了能得道成仙,有朝一日能骑鹤驾云到蓬莱仙宫去过神仙的日子。就算成不了仙,也希望能长生不老与天地同寿。然而如今仙境渺渺不知在哪儿,长生也没什么指望,我们如果继续在这里苦熬,只能死在山中了。我打算立刻出山去重新过豪华的生活,乘肥马穿轻裘,欣赏音乐亲近美女。游遍京城胜地,玩够了再去追求功名爵位,以求在世间显身扬名。纵然不能饮宴于天宫瑶池,不能乘天马神龙听凤歌看鸾舞,不能日日与神仙为伴,但是在人世间身居高官,身穿紫袍腰系金带,每天和高官显贵在一起,还能使自己的图像挂在天子为功臣特建的 ̄凌烟阁∨上,该多么荣耀啊。咱们为什么不回去呢?何必白白死在这空山里!”

裴谌说:“我早已看破,人间的荣华富贵如过眼烟云。大梦初醒的人怎么可能再回到梦境中去呢?”

于是,王敬伯任凭裴谌怎样挽留也不听,一个人出了山。

当时已是唐太宗贞观初年,王敬伯不但恢复了原任的官职,而且被新任为左武卫骑曹参军。大将军赵□将自己的女儿嫁给他,不到几年他就升任为大理寺的廷评,穿上了红袍。

有一次他奉命出使淮南,坐船走到高邮。当时他的船队仪仗森严,威风十足,江上的民船都躲着不敢走。这时天下着小雨,忽然有一只小渔舟出现在官家船队前面,船上是一位头戴斗笠身披蓑衣的渔夫,划着桨很快地驶过船队,像一阵疾风。仔细一看,那渔夫竟是当年和他一起在山中修道的裴谌。

于是赶快派船追上去,追到后,王敬伯命手下人把裴谌的渔船连在自己大船的后面,请裴谌上了大船。进舱坐下,握着裴谌的手说:“老兄当初坚持不和我一起出山,抛开世上的功名利禄,一意修道,但到如今你又得到了什么呢?不还是个江上的渔夫吗?所以我看修道的事如同捕风捉影。古人尚懂得人生苦短抓紧享乐,甚至点着灯烛不让夜晚虚度,何况青春年少,白白扔掉岁月呢?我出山后才几年就做到了廷尉评事,由于我办案公正受到朝廷赞赏,天子特赐我穿红袍系金腰带。最近淮南有一件疑案一直定不了案,案情上报到大理寺,皇上命一个干练的官员到淮南复审疑案,我被选中,所以才有这次淮南之行。我现在虽然还算不上飞黄腾达,但比起山中的老翁还是要强得多吧。裴兄你却仍像从前那样甘心在山中埋没了自己,我真是不能理解啊!不知裴兄需要什么东西,我一定满足你的要求。”

裴谌说:“我虽是个山中平民,但早把心寄托于流云仙鹤,我像鱼一样在江里游,你像鸟一样在天上飞,各有各的乐趣,你何必向我炫耀你那些浮名微利呢?人世间需要的东西我都非常充足,你能送我什么呢?我和山里的朋友一同到广陵卖药,也有个歇脚的地方。在青园楼的东边,有一个几里宽的樱桃园,园北有个行车的门,那就是我家。你公余之后如果有空,可以到那里找我。”裴谌说完,就潇洒地离去了。

王敬伯到广陵十几天后,想起了裴谌的话。就去找裴谌,找到了樱桃园,果然有个车门,一打听,果然是裴家。门上领王敬伯往里去。起初周围挺荒凉,越走景色越好。走了几百步后,又进了一个大门,门内楼阁重重,花草繁茂,好像不是凡人住的地方。雾气笼罩,景色无比秀丽,无法形容,阵阵香风袭人,令人神清气爽,飘飘然好像身在云中。

王敬伯在这里逗留了一夜,欣赏到的却是在凡间没有的一切,天亮时,裴谌安慰王敬伯说:“你是我山中的朋友,由于修道的意志不坚,长期在人间做官,心中尽是贪欲私心,像背着一个沉重的包袱使你步履艰难哪。为世上的荣华迷了心窍,自己甘心赴汤蹈火,聪明反被聪明误,工于心计反害了自己,从此将在生生死死的苦海中沉浮,看不到彼岸,所以才故意请你到这里来,想使你醒悟。你身有公务却在这里住了一宿,你的下属和郡里的官员会因找不到你而惊惶的,你就先回你的驿馆吧。在你没有回京复命前,还可以再来看我,尘世上的路漫长遥远。人在世上常常会有千愁万虑,望你多多珍重吧。”

王敬伯拜谢辞别了裴谌,五天后,王敬伯公务完毕要回京了,就去找裴谌,想向他辞行。但到了樱桃园,车门内再也没有裴谌的华贵府邸,只是一块长满野草的荒地,他十分惆怅的回去了,这时他才知道,自己修炼的意志不坚定,已落入红尘之中了。

可见,修炼是很严肃的,只有坚定修道的意志,不为名利情所动,才能最终修成正果,否则,必被其毁之,醒悟之时,后悔晚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