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安门自焚真相|中南海上访纪实|4296迫害致死案例|1400例造假
海外用户可下载明慧广播手机应用

海外用户可在Podcasts收听明慧广播电台
空中明慧周报

空中明慧周报(378)

发表日期: 2013年11月4日
节目长度:54分 Get Windows Media Player
在线收听
下载
6,464 KB

50,631 KB
下载方法:按鼠标器右键,在弹出菜单中选择“目标文件保存为…”(Save Target As…)
==热点追踪==

(女声)法轮功儿童受迫害情况在联合国引起关注

联合国儿童权利委员会在2013年9月26日和27日两天,对中国履行《世界儿童权利公约》的情况进行了审议,联合国专员向参加审议的中共代表团提出了广泛并具体的问题,如童工问题,六千万农民工留守儿童的权利、中小学的孩子受到当权者性虐待问题、以及最近曝光的儿童被拐卖问题等,其中,法轮功学员的孩子受迫害的情况引起高度关注。

中国于1997年签署了《世界儿童公约》,因此应该遵照公约的内容保护儿童权益,然而审查中发现条约中很多都未遵守。总部位于美国的法轮功人权组织向儿童权利委员会递交了一份长达42页的报告,详细描述了法轮功学员的孩子受中共系统性迫害的情况,包括法轮功修炼者的孩子被迫害失学、被绑架失踪,受到监禁被迫害致疯、受到毒打、以及被迫害致死的实例,还有很多法轮功修炼者父母双方被迫害致死,他们的孩子成为孤儿的情况。

报告中揭露,自2000年起,中共教育部在每年的高考条例中公然地写入歧视法轮功学员孩子的条例,即法轮功学员的孩子将不予录取。这份报告递交后受到联合国儿童权利委员会的高度关注。委员们质问中共代表团,不得对任何人的孩子歧视是《世界儿童公约》中规定的最关键的款项,以国家教育部文件的形式进行传达,公然歧视,你们良心何在?

中共代表团一如既往地百般抵赖这些现象的存在。联合国儿童权利委员会在结论发言中要求中国履行《世界儿童公约》中规定的义务,中共代表团却没有正面回答,只是表示“我们会努力”。

牛清清的父母从她不到两岁就多次被中共迫害、非法抓捕。她从出生到现在,和妈妈在一起的日子,还不到两年。父母被殴打、迫害以及警察的恐吓在她幼小的心灵里留下了深深的伤痕。牛清清随法轮功人权代表来到了联合国,她的出现让很多善良的人黯然落泪,她代表着中国千千万万那些不能够为自己申诉的孩子们。


==真相与人心==

(男声)法轮功参加韩国最大游行 华人高呼“法轮大法好”

被韩国文化体育观光部选定为优秀庆典的“水原华城文化祭”今年迎来第五十届,连续举行多天,二零一三年九月二十八日举行的“正祖大王陵行次演示”游行,将庆典气氛推向高潮。据悉,这是韩国规模最大的游行活动,也是“水原华城文化祭”的核心活动。法轮功天国乐团和法轮功功法演示队应邀参加了这次游行,他们整齐威武的阵形,雄壮的音乐合奏,以及法轮功学员舒缓优美的炼功动作,受到道路两旁观看的海内外游客的赞赏。

沿途的观众摩肩接踵,挤满了道路两边,天国乐团每到一处,立即吸引观众的视线,观众们拍手喝彩,甚至沿路在华人观众群中也数次传出“法轮大法好!”的高呼声。

天国乐团和炼功队伍过去之后,有不少观众紧随其后跟着学习炼功动作,很多观众纷纷接过法轮功学员派发的真相传单。

在三个多小时的活动中,法轮功学员沿途发出八千多张真相传单,使许多人明白了真相。

(女声)我被绑架后 被反复抽血的遭遇

2012年,我因修炼法轮功被绑架后,在上海第一人民医院“被体检”,被抽了满满一针管血;随后被非法关押在上海第三看守所,大约十来天吧,我又被抽血。整个过程很诡异:先是警察找我去办公室谈话,然后被带下楼,我问干啥,说去了就知道了。不知啥时候,边上跟着一个劳改犯。出了大楼,沿着南墙走,警察说不能踩黄线,否则岗楼会开枪。

半路上,冒出个矮个警察,姓林,自称以前是301医院的,声称是炼法轮功的。问他什么时候炼的,说是2001年。问看什么书,说是小册子。

走到西侧围墙处,有一扇铁门紧关着,有块小牌子,好象写着卫生所之类的,但看上去更象车库。

等铁门缓缓拉开,一所正规的医院出现在眼前,各个门上挂着各科室牌子。那个劳改犯就在大方厅停住脚 。而我则被带到各屋被体检,被做了心电图,被透视胸部和肾部,那里的设备超过上海第一人民医院。但医生的眼神发木,在和透视室一大玻璃窗之隔的办公室看屏幕。

当时我还被抽了两针管血,其中一个针管很粗,都是满满的。中共用于活体摘取人体器官的庞大的的数据库里又多储存了一份信息。

那个劳改犯始终站在原地,也许他的信息早就被储存了。

(女声)河南梁云英被“老虎凳”折磨三十八次

“2011年1月17日到19日,警察连续三天用大皮带捆住我的腰,两只手也捆住,腿用皮带捆住,再用二寸宽三米长的布带子把腿再捆一遍,把我放在老虎凳上折磨,他们警察说这叫‘舒服椅’。房子门口写的几个字叫‘谈话室’,警察一个唱红脸,一个唱黑脸,电视里放一些乌七八糟的东西叫我看。我的两只手被他们打成黑色。”

以上是河南省南阳油田梁云英自述遭中共酷刑——坐“老虎凳”的一个片断。

梁云英,河南省南阳油田人,今年六十八岁,原来在农场当班长,连续多年被评为“先进生产者”。修炼法轮功后,她努力按照法轮大法师父说的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处处为他人着想,修炼真、善、忍,做一个好人中的好人。在短时间内,梁云英以往满身的多种疾病,全消失了。

因为自身收益匪浅,想为法轮功说句公道话,在过去14年里,梁云英老人9次被公安非法抓进看守所、监狱,9次被非法抄家。在监狱里,梁云英被强迫坐老虎凳38次,给死刑犯戴的脚镣手铐戴了3次,第1次10天,第2次12天,第3次15天,共37天,经常被警察和犯人毒打。

在这十四年中,梁云英受尽了羞辱,饱受精神和肉体的折磨,但是,梁云英仍然无怨无恨,慈悲待人,因为她知道这些参与迫害她的人只是被中共蒙骗后的被利用者,也是受害者。梁云英依然坚定地告诉人们:法轮大法好,迫害大法、迫害修炼真善忍的好人,会遭到上天的惩罚。

(男声)寓言故事《无知与偏见》的启示

有这么一个寓言故事:有对骆驼母子在炎热的沙漠中行走,在途中,它们感到十分干渴,就决定去找水。小骆驼正准备朝一个方向去找,但是骆驼妈妈那一侧眼睛瞎了,什么也看不见,它就认为那边一片漆黑,什么都没有。于是它告诉小骆驼:“不要去那个方向白费力气了,那边什么都没有。”小骆驼听了妈妈的话后,就朝另一个方向去找水,找呀找呀,找了半天也没有找到水,最后两个骆驼都被渴死了。其实小骆驼最开始准备去的方向就有水,而且离它们不远。故事的最后告诉读者:没有经验的小骆驼找不到水,是因为无知;经验丰富的老骆驼找不到水,则是因为偏见。可见偏见与无知能够把人置于很危险的境地之中。

这个故事,自然让人想到了今天中国大陆那些被中共欺世谎言蒙蔽而仇恨法轮功的人们。在1999年7月迫害之初,中共就全力收缴、焚毁法轮功书籍,非法拘捕、劳教敢于讲真话的法轮功学员,就是为了让民众失去直接了解法轮功,了解事实真相的机会,造成很多人对法轮功真相一无所知。与此同时,中共又操控全国舆论机器对法轮功进行铺天盖地的谎言抹黑宣传,蓄意煽动广大民众对法轮功的仇恨,致使他们对法轮功产生了错误的认识与偏见。

于是,只要一提起法轮功,他们马上就会在脑海中浮现出央视“焦点谎谈”中那血淋淋、疯癫癫的画面。其实这些人对法轮功的这些错误印象全是来自于中共舆论喉舌铺天盖地的欺骗宣传。

从这个寓言故事人们看到,两个骆驼因为无知与偏见,走错了方向,最后渴死在沙漠里。今天,在中共长期欺世谎言的迷障中对法轮功带有错误偏见的人,他们有很多人并不了解真相,甚至还拒绝了解真相。这使他们很难在理性中思考,明辨是非善恶,其实这些人才是真正的受害者,最可怜、可悲。


==生命的绿洲==

(女声)塞尔维亚企业家找到了坚实的路

德扬(Dejan)是位来自塞尔维亚的企业家,修炼法轮功八年了。在塞尔维亚国内局势动荡时期他曾经去捷克办企业,虽然企业没有办成,但与法轮大法结缘。

德扬回忆说:“那是2002年,也可能是2003年的一天,天气非常冷,我在捷克大街上走,第一次看到了法轮功。我看到了一位正在打坐的法轮功学员,他专注祥和的面容立即吸引了我,我的眼睛甚至不愿从他的脸上离开。这时,有位法轮功学员递给我一份法轮功传单,我接了过来,而我这个人平时是从不接传单的。我把传单带回了塞尔维亚的家。”

“两年后,就是2005年,我妻子担心自己的健康出了问题,我也开始为她担忧。这时,我发现了抽屉里的法轮功传单,于是,我做了一个决定,我对妻子说:我们一起试试炼法轮功吧,看看效果如何,他们介绍说会有奇效。那时塞尔维亚还没有法轮功学员,我们就到网上找到法轮功网站并照着开始学。结果一个月后,我妻子惊讶地发现她的身体变好了。”

“就这样,为了妻子的身体健康,我走上了法轮大法修炼之路。六个月后,我开始坚定地修炼,开始每天读师父的讲法,又过了半年左右,我开始参加讲真相反迫害的项目和活动。刚开始比较难,但我知道我必须去做。”

说到修炼法轮功带给他的变化,与其他法轮功学员一样,德扬对法轮大法和李洪志师父充满感恩,他说:“法轮功意味着一切,是生命的意义,我从一开始学习法轮大法时就有了这样的认识,他是我一直要找的。我不记得我的前世,在这一生中,我一直在寻找。我的此生中有父母、有学校老师,但我知道真正教给我真理的老师只有李洪志师父一人。这种认识来自我的心灵深处。我曾经是个在人类社会中从不循规蹈矩的人,但我愿意遵循真善忍宇宙真理。回想自己走上法轮大法修炼之前的人生挣扎和心灵苦闷,让我更能坚定自己的修炼决心、更精进地修炼。”

“没修炼之前,一个人就象在森林里迷了路一样,找不到出路,不知道往哪走,没有光亮,非常艰难。而修炼大法以后,你就走在坚实的路上,虽然你看不到路的尽头,但前面有光。师父在慈悲地看护着我们。”


==风雨沧桑==

(男声)丁文斌怀疑被洗脑班药物毒害致死

四川射洪县法轮功学员丁文斌,在被遂宁县洗脑班迫害30天后,突然被洗脑班人员主动送回家。然而看上去似乎无恙的丁文斌,在接下来的104天内,身体迅速恶化,最后于2013年9月16日晚离世。亲朋好友们在悲痛之余,怀疑丁文斌在遂宁洗脑班遭到了中共恶徒的药物毒害。

在中共江泽民集团对法轮功学员的灭绝政策下,对法轮功学员进行药物迫害,是一个有计划的、自上而下系统实施的迫害政策,在其人手一册的所谓《反邪教内部参考资料》有关“转化”的实施方法中,就毫不掩饰地说:“必要时可用药物介入,采用医药方式和临床实验方针达到科学转化之目的。”

所以,完全有理由怀疑遂宁洗脑班人员,因为丁文斌坚决不“转化”、不放弃信仰,很可能就对他进行秘密“药物介入”。

丁文斌,61岁,原射洪县青堤乡农民,1996年入住县城,一直以踩三轮车为业,他于2006年开始修炼法轮功。凡是了解丁文斌的人都知道,他是个开朗豁达、真诚善良且乐于助人的人,是大家公认的好人。


==心灵阳光==

(女声) “神仙村”里发生的故事

中国的边远地区有一个小村庄,村里有很多法轮大法修炼者,这个村真的做到了夜不闭户,路不拾遗,管辖的警察每天喝茶看报无事可做,警察自己说“我真碰到神仙村了”。

那么,法轮大法修炼人是怎么通过实修而道德回升的呢?

有一年的秋天,我们这一带下了场大雨,大片大片的庄稼都泡在水里。为了不淹死庄稼,人们都用水泵从地里往外排水。为了省时省力,人们就随便地把田里的水排到地头的路上。因为水量很大,抽出来的水就顺着路哗哗地往村子里淌。刚下过雨,村里本来就有积水,怎经得起这么多地里的水再往这排?村里人没有不抱怨、不骂的。

我家的田里也同样被水泡着。夜里三点多,我和妻子拉着水泵去排水。到了田里,心想:我们也把水往路上抽吧,这多省事啊,一点不费力气,反正天黑,又没人看见,抽一两个小时,谁也不知道。何况大家都是这么做的。又一想,往路上抽水,这些水不但会流进村子,还会流进别人的田里,那对人家多不利啊。真是于心不忍,再说自己是法轮功修炼者,是修“真、善、忍”的,怎么能干这种不真、不善,损人利己的事。

如果我们不把田里的水往路上抽,就得接上二百米长的水龙带往河里抽。现在路上到处是积水,回去取水龙带,要步行绕过两公里多的路,还要推着三轮车,地上又粘又滑的,需要多花很多的时间和多费很大的力气。通过一番内心的斗争,我们终于下了决心,费了很大的劲,深一脚、浅一脚地从家中拉来了水龙带,又踏着积水和泥泞,把水龙带接到小河里,把田里的水全抽到小河里了。

村里很多人都知道了此事,无不赞叹。这么多年我们在为人处世上都遵照“真、善、忍”的原则去做。天长日久,大家对我们都非常地信任和敬重,都在私下里议论我:就他是个好人!有些妇女对我妻子说:别看我们不吱声,私下里都跟你们学着呢。有人因此变得与人为善,也愿意做好事,帮助别人了。

(女声)点亮心灯

英国著名哲学家Edmund Burke有一句名言:“邪恶胜利的唯一条件就是好人无所作为”

由于地势落差的关系,从我家5楼的卧室望出去不到20米,就是对面山坡上的地势低的平房区。

一天凌晨3点,对面的平房内突然传来一阵年轻女子凄厉的救命声,把我从梦中惊醒。正准备开灯,妻子惊恐地拉住我说,别开灯,先看看是什么情况,免得以后遭人报复。于是我和妻子战战兢兢地站在窗旁,小心地撩起窗帘向外望去。原来几个歹徒已经翻进对面的院落,正准备撬门。几个身影晃动了一会儿,见周围没有更多的反应,就更是肆无忌惮地砸起门来。可让人失望的是,除了那女子越来越恐惧的叫喊外,四周没有发出一丝声响,这些沉默的人中就包括我。

眼看那些歹徒就要破门而入,这时对面一间平房内突然亮起了灯,还传出一位老年妇女佯装咳嗽的声音,这一点光亮就让那几个歹徒的动作戛然而止,接着,我楼上的邻居也勇敢地把灯点亮,我索性把屋里所有的电灯打开,还把音响扭到最大音量,雄伟的音乐声赶走了寂静。

慢慢地,一家接一家地,四周的居民房里,灯光全亮了起来,还偶尔传出呵斥声,那几个歹徒如过街的老鼠仓皇逃离。

以后的日子里,我时常会回忆起那惊悸和振奋的一幕,我在想,仅仅是几盏灯光,就能击退歹徒,如果遇到不公正的事情,我们都能挺身而出,勇敢地为别人点亮一盏灯,那邪恶将不复存在。把灯点亮,不仅帮助了别人,也点亮了我们的心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