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安门自焚真相|中南海上访纪实|4296迫害致死案例|1400例造假
海外用户可下载明慧广播手机应用

海外用户可在Podcasts收听明慧广播电台
空中明慧周报

空中明慧周报(379)

发表日期: 2013年11月4日
节目长度:54分53秒 Get Windows Media Player
在线收听
下载
6,569 KB

51,455 KB
下载方法:按鼠标器右键,在弹出菜单中选择“目标文件保存为…”(Save Target As…)
==热点追踪==

(女声)印度世界精神组织嘉年华会 法轮功受欢迎

二零一三年十月四日至七日,在印度艾哈迈达巴德举办的世界精神组织的嘉年华会上,法轮功学员组成的天国乐团应邀表演,受到来宾们的欢迎,主办单位为法轮功学员颁发了象征最高荣誉的奖牌并献上哈达致谢。

艾哈迈达巴德是印度第七大城市,有着著名景点阿布山。此次盛会在阿布山下的大型庄园内举行,数千位来自印度与世界各地的博士、医生、公司总裁及大学教授和中小学教师参加。

嘉年华会在天国乐团演奏的“法轮大法好”、“佛恩圣乐”的壮美乐音中开幕,大会主席致词时说:“谢谢天国乐团,这些来自天国的使者们,带给了我们神圣的讯息。”

印度法轮功学员向来宾介绍了法轮大法:法轮大法是佛家上乘修炼大法,以宇宙最高特性“真善忍”为根本指导,有五套简单易学的功法。上亿人通过修炼达到了身心健康。他们并讲述了法轮功学员无辜遭受中共迫害甚至被活摘器官的真相。来宾们表示这种践踏人权的事情不可思议,纷纷签名表示反对活摘器官,支持法轮功学员反迫害。

在第二天的大会中,天国乐团成员上台展示了法轮功五套功法,祥和的气氛充满了整个会议厅。与会者对学炼法轮功表现出极大的兴趣,一位年长的博士急切地询问哪里可以找到《转法轮》等相关著作。闭幕式当天,大会秘书长特地向天国乐团成员致谢,并用英语说“法轮大法好”,他还说:“任何人都不应暴力迫害善良和平的好人,邪恶不久就会走到尽头。”


==真相与人心==

(男声)澳洲最大英文媒体揭大批患者去中国换器官

近日,墨尔本一位肾脏外科医生在接受澳洲传媒巨擘费尔法克斯媒体(Fairfax Media)记者采访中提到,他的病人成团大批去中国接受器官移植,其数量远远超过了中国的死刑犯人数,间接印证了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惊天暴行。

费尔法克斯媒体旗下的墨尔本《时代报》和《悉尼晨锋报》,二零一三年十月五日刊登了署名记者赛亚的文章,文章说全澳大约有一千六百名病人在等待器官捐赠者,但捐赠者的数量远远不够,在二零一零年,每一百万人口中只有13.8人捐献。

澳洲肾脏移植的平均等待时间是四年,当患者苦苦等待器官的时候,“在中国可以很快找到匹配器官”的说法在患者的圈子里流传着。

费尔法克斯媒体记者询问古德曼医生有关器官移植旅行的事,是否有过肾透析患者突然消失,两个星期后再次出现,躯干上多了一道疤痕?

“发生过很多次,”古德曼医生说,“大约五年前,他们集体去了中国,回来后带着移植好的新肾脏。据说,捐献者是即将被处决的犯人,而且血液和组织类型早已经匹配了。”“我强烈反对器官移植旅行,”古德曼医生说,“这对捐献者是一种侮辱。”

中共每年处死的犯人在两千到三千人,而中共公布的数据显示,二零零五年中国有两万个器官移植手术;二零零八年中国肾移植累计八万六千八百例,肝移植一万四千六百四十三例,远远超过死刑犯的数量。

澳洲《新闻周刊》二零一三年五月十一日登载了评论文章《中国可怕的器官盗窃:他们的罪行,我们的耻辱》。文章中指出:“没有一个人能活着离开那个‘屠宰店’,这就是为什么没有人谈论它。没有人知道有多少中国的法轮功学员遭受了‘被强制摘取器官’。”“中国所提供的移植服务,只有‘照订单屠杀’才能做到这样的供应。”

《国家掠夺器官》一书的作者之一、悉尼大学教授玛丽亚‧辛格说:“任何情况下,病人都不应接受这样的器官,因为这违反基本道德良知,是反人性的。”

(女声)无愧良心 才能活得坦然

今年九月之前,罗马尼亚八十八岁的前典狱长亚力山德鲁•维西内斯库还过着悠闲的日子,他享受着丰厚的养老金和政府配给的舒适公寓。

但他的好日子在九月初结束了。布加勒斯特的检察官宣布,他将因在共产党时期的暴政中所起的作用而受审判,他被指控犯有种族灭绝罪。这是罗马尼亚自一九八九年十二月推翻并处决了独裁者齐奥塞斯库之后,首次审理此类案件。

在他管控的监狱中勉强活下来的犯人们的记忆里,维西内斯库是一个残忍的施虐狂。前劳役营典狱长扬•菲乔也受到调查,并可能面临指控。

国际社会发出了一个强烈的信号:犯有种族灭绝罪、反人类罪的罪犯,终会被清算。

在中国,中共江泽民集团因为法轮功信仰的“真善忍”不同于中共信奉的假恶斗,而发动了残酷的迫害运动,中共甚至导演“天安门自焚”假案栽赃法轮功,煽动民众仇恨;同时犯了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惊天罪恶,被国际社会称为这个星球上从未有过的邪恶。如今,迫害元凶江泽民、周永康、薄熙来等已在世界三十个国家被以酷刑罪、反人类罪和群体灭绝罪控告。欠债必还,这是上天制定的法则。上天也以种种途径向世人昭示了“天要灭中共”的天意。

(女声)一位医务工作者的回忆

我是一个全国知名医院的医务工作者。中共在死刑犯身上活摘器官的做法其实很早就开始了,以下是我亲眼所见。

一九八六年的一天,科室领导派我去取一块人体组织,作为实验室切片用。我来到病房大楼一楼的房间,床上躺着一位约二十岁左右的男青年,从裸露的双下肢看,他身体非常健康、结实。我去时,见他的胸腹已被切开,肝、肾等器官已被取走,一位眼科医师正在取他的眼角膜。我向主刀医师要一块食道组织,当医师在他胸部切取时,我突然发现他的左小腿在抽动,这时我才惊讶地发现,这是活体摘取器官。我小心翼翼地将他们取下的食道组织放在纱布上,食道上有很多鲜血,软软的,还有一些温热。

这时外科医师抬起头来向周围的人嚷道:“还有没有要组织的,赶紧啊,我们要缝合伤口了……”我听旁边人说,男青年是个死刑犯。那场面、那架势,活像在屠宰场一样。

即便是犯人,也是活生生的人啊!

医师们拿着需要的器官陆续离开了,我第一次见到这样的场面,所以多留了一会儿。我看到死刑犯的胸腹部切口被缝上后,主刀医师和助手离去。一个穿着警察制服的人走上前来,双手捧起手术床上的鲜血,往死刑犯的脸上撒,做成犯人被处死时鲜血喷溅在脸上的假相,另一名警察赶快对着犯人面部拍照。一切完成后,警察将尸体用厚橡胶布裹严实,放在手术室的墙角,等待送火葬场。

后来听人说,许多医院都与法院套近乎、拉关系,就是为了开展这种私下交易,医院取得新鲜的器官用于移植、实验等,而法院也能从这样的交易中得到非常丰厚的“回报”。

这样的邪恶交易二十多年前就在中国大陆各大医院普遍发生着。每当回忆起当时的情景,我都很难过,行医者,以救死扶伤为己任,这种对生命极不尊重的行为,令人悲哀!我们真应该深深地反思,不再与邪恶的中共为伍,重拾生命的尊严,重拾医者的仁心。

==生命的绿洲==

(女声)炼法轮功一个月 尿毒症痊愈

二零一三年五月初的一天晚上,一位在云南打工,化名为刘重生的人,忽然被腰痛折腾得死去活来,翻来滚去一夜未合眼。第二天一大早他抱着“落叶归根”的想法,支撑着病体回到湖南澧县老家。妻子和儿子急忙把他送到县人民医院,检查结果:尿毒症,高血压(200/100mmHg),双肾肿大,肾功能丧失,排尿困难。医生让他立即住院做透析。

刘重生陷入两难境地:俩口子靠打工挣钱,透析得花多少钱啊!签字住院吧,没钱;不签吧,人家不给治,怎么办呢?想到炼法轮功身体健康的妻子,他挣扎着爬起来颤颤巍巍地走进医生办公室对妻子说:“咱回家吧,你带我炼法轮功。”

医生把他妻子拉到一旁说:“放弃治疗等于是等死,你一定要考虑清楚。”妻子把医生的话告诉了丈夫,刘重生拔掉手上消炎的针头说:“走,咱回家。”

回到家,妻子安顿他躺下,放李洪志师父的广州讲法录音给他听。听着听着刘重生睡着了。第二天醒来,他认真地跟着妻子学炼功法动作。刚开始,只能傍着床沿比划;第二天能站直身子炼了;第三天腰不那么痛了,也能吃东西了;到第十天左右,能正常排尿了;不到一个月,体重从入院时的一百二十斤增到一百五十多斤。

夫妻俩到医院去复查,检查结果:血压由入院时的200/100mmHg降到140/80mmHg,肾功能指标一切正常。

手捧报告书,刘重生兴奋地喊“法轮大法好”,在场的医生、护士都啧啧称奇,说:“炼法轮功一个月,尿毒症不治自愈。法轮功真神了!”


==风雨沧桑==

(男声)李百顺一家五口被迫害的背后隐藏着什么?

近日来,中国网民普遍关注辽宁商贩夏俊峰案,很多人怀疑被执行死刑的夏俊峰被活摘器官了,他的妻儿收到的是夏俊峰的骨灰和行刑当天妻子见他最后一面时他所穿的衣服。这使我想到了辽宁锦州市法轮功学员李百顺的遭遇。

明慧网在二零一三年八月一日发表了《锦州恶警害死李百顺 杀害其养女 诬判其妻儿》的报道。二零一一年十一月二十日左右,锦州市法轮功学员李百顺在向民众发放法轮大法真相资料时,被正大派出所所长刘晓东等绑架,几天内就被害死。随后,李百顺的十三岁养女被毒死,妻子与两个儿子被诬判重刑。李百顺一家的户口就这样消失了,李百顺的两个儿子下落不明。

如果李百顺真的是警察所说的“自杀”,那么警察刘晓东等人可以不必理会李百顺的妻儿;如果李百顺是被打死的,在中共来看也只不过是一个恶警的责任,完全不必如此大动干戈——政法委与公检法司联合起来迫害李百顺全家。那么只有在更大的迫害事实,例如:活摘器官,需要掩盖的情况下,才对李百顺的妻儿进行如此歹毒的迫害:李百顺的两个儿子分别被非法判刑八年和七年半,李百顺的妻子李艳秋被非法判刑三年零十一个月之后,被投入辽宁省女子监狱,养女被活活害死。

恶警又急切地来到监狱中,逼迫李艳秋签字火化李百顺的遗体。但是,李百顺的遗体在哪里?锦州殡仪馆没有,李艳秋也没见过。

而他们的养女李美娇的遗体却在锦州殡仪馆,李百顺的遗体为什么不在?外界猜测是不是李百顺被活摘后,遗体早已被火化?恶警刘晓东等人急于先把李百顺的家人迫害进监狱,再逼迫李艳秋在火化文件上签字,因为狱中的人是被限制人身自由的,这样既不让她见到李百顺的遗体,也不能让她到火葬场看遗体火化过程,那样的话,李百顺家人收到的只是骨灰而已。

李百顺的妻儿被诬判后,其卷宗也成了“绝密”。李百顺全家被迫害一事,是锦州市政法委与公检法司联手操作的。李艳秋被投入监狱后,锦州恶警又勾结狱警联手向李艳秋施压,逼她签字答应火化李百顺和养女的遗体,八监区狱警崔杰恫吓她:“你家的事不许向别人及其他犯人说。”

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罪恶在国际上被曝光后,中共为掩盖罪行,器官移植数量明显减少,但活摘的罪恶并没有停止。中共对中国民众犯下的滔天罪恶,已到了人不治天治的地步。

(女声)芥末油抹脸 善良出租车司机被迫害失明

辽宁抚顺法轮功学员黄培东于二零零九年十月一日之前被当地恶警绑架,在望花区公安分局遭刑讯逼供,被恶警用芥末油抹脸,之后被非法判刑四年。目前黄培东已被迫害失明。以下是他的自述。

我叫黄培东,修炼法轮功后我身体无病一身轻。我靠开出租车为生,我修炼法轮大法做好人,从来不多收客人钱,力所能及地帮助乘客排忧解难,每天早出晚归挣良心钱。

二零零九年十一前,江泽民、周永康、薄熙来等把中国搞得血雨腥风,辽宁是重灾区。据警察说,他们给各个公安局、派出所下了抓捕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任务,二零零九年九月十八日早七点左右,辽宁省抚顺市和平派出所恶警王维国等六个不法人员闯入我家,强行绑架我和妻子并非法抄家。我的家空了。

我被他们野蛮绑架到望花区公安分局,审讯在酷刑中进行。把我上了老虎凳捆绑,然后往我脸上,眼睛、鼻子、嘴里灌“芥末油”,用脏手巾捂上用力搓、压,让人死不了却也承受到极限了。

我痛苦至极,喊,喊不出来,挣扎,动不了……我的眼睛昏暗了,越来越看不见。就这样他们连续折磨了我整整两天一夜!真的是生不如死。

两天后我被送到看守所。在看守所,市公安一处的警察去过几次,也是凶残逼供……现在我的眼睛失明。我的经历,只是千千万万被迫害的法轮功学员的冰山一角。


==心灵阳光==

(女声)走出怨恨 迎来崭新人生

刚结婚的时候,婆婆就告诉我,要煮三餐,要伺候婆婆、小姑、小叔,她的要求我照单全收,但是不管我怎么做,都无法让婆婆满意。

一天,丈夫的堂嫂来访,婆婆听到堂嫂的叫门声就冲进厨房,我正在洗碗,她一下把我推开,自己洗起碗来,等堂嫂走进厨房,婆婆就跟她说:“你看,我娶这个媳妇,饭也是我在煮、碗也得我来洗,她什么都不做!”

怀孕期间,我孕吐得很严重,什么东西都吃不下,全身无力,无法正常做家事,婆婆却对我大吼:“骗人没生过孩子啊!不要装了,赶快去煮饭!”

我不明白为什么婆婆总是这么对待我,对她的怨恨与日俱增。婆婆是个烧香拜佛的人,对人却如此不善,我从心里反抗着她。

我母亲经营中药行,我对中药也很感兴趣。一九八九年,我有机会前往大陆学习中医学,此后十年的时光,我两地奔波,于一九九九年研究生毕业。

此后,我也跟母亲一样开店经营中药材。一天,顾客王小姐很热心地送给我一本书,书名是《转法轮》,我不好意思拒绝,就把书收下,但一直没有看。

直到有一天,我拿起《转法轮》阅读,这一看感到非常震惊,书中讲述的做好人的道理深奥又简明易懂,是我从来没有听过的,正是我人生疑问的答案!我激动地打电话给王小姐,感叹世上竟然有这样一本书!

法轮功改变了我的人生,最大的改变是由怨恨婆婆转而感谢她。做到这一点很难,我能做到,凭借的是法轮大法的力量。

我读到李洪志老师在《澳大利亚法会讲法》中讲的:“你要不能爱你的敌人,你就圆满不了。”这时我对自己十分懊恼,因为婆婆还算不上是什么敌人,我竟然无法爱她,这怎么能行?

我试着去理解婆婆,看到她的一生确实受了很多苦,我开始怜惜她,从对她的善意理解中又生出了更多的宽容。另一方面,我开始感谢婆婆,当初正是因为她,我才在逆境中被激发出超常的毅力,在漫长的岁月里完成了医学教育,学得一技之长。

最后我发现,我已经原谅了婆婆,也解脱了自己。

如果没有大法,我还浸泡在怨恨里,自己都快成了跟婆婆一样的病态者,思维被气恨的情绪牵动着,十分痛苦。法轮大法要求修炼者做到“先他后我”、“先为别人着想”,这种全新的思维方式让我变得理智、包容。而我发现,所有对他人的善心善行,最终都会回报到自己身上。

遵循“真善忍”去修炼,我的智慧也不断被开启,对各种专业知识,包括医书里没有的、教授没教过的、临床没学到的,都有所领悟。法轮大法让我迎来了崭新的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