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安门自焚真相|中南海上访纪实|4296迫害致死案例|1400例造假
海外用户可下载明慧广播手机应用

海外用户可在Podcasts收听明慧广播电台
大陆消息

新闻时事(2015.8.2)

发表日期: 2015年8月2日
节目长度:23分37秒 Get Windows Media Player
在线收听
下载
5,657 KB

22,144 KB
下载方法:按鼠标器右键,在弹出菜单中选择“目标文件保存为…”(Save Target As…)
听众朋友大家好!现在是新闻时事节目,今天的节目的主要内容有:

-法国大律师:世界性合作起诉江泽民法律上完全可行
-香港“七•二零”大游行侧记
-基层派出所警察的选择
-时事评论:审判江泽民 替天行道

法国大律师:世界性合作起诉江泽民法律上完全可行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七月三十一日】从2015年5月至7月23日,短短二个多月的时间,明慧网已收到10万3千名法轮功学员及其家属(其中包括因迫害导致流亡海外的24个国家和地区的1078名法轮功学员)真名实姓控告前中共头目江泽民的诉状副本,这一数字目前还在以每天超过2000人的速度增长。

法轮功学员迅猛的诉江大潮引发国际社会、包括律师界的高度关注。法国大律师威廉•布赫冬(William Bourdon)近日表示,国际社会合作在中国以外起诉江泽民是完全可行的;他本人十分愿意接手此类案件,并做好了与各国律师合作的准备。

William Bourdon是法国著名大律师,特别专长受理反人类罪案件。曾任著名人权组织“国际人权联盟(FIDH)”的秘书长。

12年前,2002年12月4日,Bourdon律师接受三国四位法轮功学员委托,与比利时资深大律师Georges-Henri Beauthier联手,向法国尼斯市法院递交诉状,以酷刑罪控告途径该市、时任中共政治局常委、第一副总理、“中央处理法轮功问题领导小组”第一任组长的李岚清。该小组是血债累累的“610办公室”在中央一级的直接上级单位。

这是法轮功学员在欧洲控告迫害主要责任人的第一案,也是在欧洲以此类罪行控告中共高官并得以立案的第一案。

2004年7月,审理此案件的法国预审准法官(Magistrat instructeur,Examining Magistrate)通过司法和外交两个通道,向中国对等当局签发国际调查委托书(CRI:Commission Rogatoire Internationale),要求中国有关当局配合,调查李岚清和时任中共文化部长的孙家正在迫害法轮功当中,对迫害政策的执行、“610办公室”的组织与运作的罪责。这是法国乃至欧洲司法史上第一次针对中共高官向中共当局发出国际调查。

就目前以在中国大陆的法轮功学员为主的迅猛的诉江大潮,Bourdon律师接受了采访。采访中他首先表示:“现在中国有大量的法轮功学员控告江泽民,这是一个全新的现象。

他充满信心地说:“很可能,会掀起一个多国参与的起诉江泽民的司法浪潮,并在司法程序方面得以不断扩大。”

Bourdon律师还谈到十年前法国法官发出的调查李岚清和孙家正的国际调查委托书。他说:“当初的国际调查委托书被(江泽民团伙把持的)中共当局粗暴地拒绝了,今后会怎样进展目前还不太清楚。但我们今天可以肯定的是,当今的中国当局不断确认他们对逐渐融入国际多边司法体系的意愿,这就涉及到对多边合作条款的实施。所以中国当局今天需要(向国际社会)显示其有能力和意愿进行相互对称的国际司法合作。”

Bourdon律师还表示:“我的团队完全做好了准备,参与国际性合作,无论是渥太华、蒙特利尔、伦敦等地的律师们。我们完全可以想见(起诉江泽民等迫害责任人)这样的世界性的合作。”

他重复道:“某种形式的国际性的协商、合作是完全可行的,我本人已做好了准备。各国律师大家可以一起分享资料、证据、论据、大家的研究成果等,以使工作更有效率,并增大、优化取得最终结果(将江泽民绳之以法)的可能性。”

他并确认说,退位的江泽民 不享有国家元首豁免权。

他最后表示,法轮功学员和中国民众遭受着不能容忍的迫害,全欧洲、全世界支持人权的人士都应该行动起来,捍卫中国民众的自由与人权。

采访中,Bourdon律师还提到了最近在中国发生的对维权律师团体的打压:“我看到中共最近对我的中国同行、中国律师的迫害,那是一些非常有勇气、非常英勇的律师。他们当中很多人捍卫法轮功学员的权益,捍卫记者的权益,捍卫不知名普通百姓的权益。”他希望:“欧美的大律师工会更广泛地动员起来,支持、援助这些中国律师。”


澳洲资深大律师:中国控江大潮可喜可贺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七月三十一日】(明慧记者华清悉尼报道)澳洲资深大律师罗伯特•杜博乐(Robert Dubler SC)大律师曾先后在纽省高等法院和澳洲最高法院的“周永康案件”和“诉江案”中为法轮功学员担任出庭辩护律师。他表示: 中国人民就是应该在自己的国家控告江泽民,任何人不可凌驾于法律之上。目前正在发生和掀起的控江大潮都是正常的反应,真是难能可贵。这是非常可喜的一步。“这(控江大潮)令我非常振奋,我觉得这是非常鼓舞人心的发展趋势。”

杜博乐大律师特别强调:法律面前,人人平等!每个人都不可逾越国际刑事法之上。他说:毫无疑问,这些诉状非常令人鼓舞。目前日益剧增的诉状明显表明:无论你是前国家领导人,或者曾经拥有多大的权力,这并不代表你可以凌驾于法律之上。他用西班牙法官对元首的判决为例来佐证其对世界具有实质意义和影响时说:按法律体制讲,西班牙堪称捍卫人权的先锋,他的逮捕令会被实施:如严重侵犯人权的前智利总统皮诺切(Pinochet),在西班牙法庭对他发出国际逮捕令之后,他在英国出现时被执法逮捕。

杜博乐大律师还表示:中国人民用他们自己表决通过的法律来控告迫害元凶江泽民就是应该被受理的。目前我们期待的重点是,希望看到中国法制系统如何能运用适当的法律程序来处理这些案件,这应该引起关注。他还鼓励法轮功学员:希望他们坚定不移的践行控江法律程序,更希望中国的控江大潮向更好的趋势发展并取得成功!

杜博乐大律师还劝告中共政府,如果想中国在国际舞台有一席之地,就必须与国际法制接轨;必须和世界发达国家合拍。这些发达国家是允许律师为人权自由辩护;是允许任何人对国家元首提出诉状;并且诉讼可以在法庭上公开听审。对此,如果更多的中国人能给政府施压,最终中国民众会像其它国家民众一样享受基本人权。

资深大律师杜博乐先生对国际人权法和国际刑法有扎实的研究与丰富的经验,多次为国际人权案件无偿辩护。目前他正在撰写有关反人类罪的法律书籍。他明确指出:(保障民众)免予酷刑是所有政府和各国元首的国际职责。(中国)作为反酷刑公约(Convention against Torture)及国际公民政治权利公约(International civil political rights convention)的签署国,在这方面中国必须兑现自己的承诺。

杜博乐大律师对目前全世界二十多个国家民众同时在各地控告江泽民现象也表达了他的看法,他说:我觉得这显然是非常好的现象。来自世界不同地区的很多压力会很有用。这会让他明白:对他们这种人来说世界不留存罪犯避风港!


石家庄地区参与迫害法轮功者至少446人遭恶报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七月三十一日】(明慧网通讯员河北报道)自一九九九年“七二零”至今,据明慧网不完全统计,石家庄地区因迫害法轮功而遭恶报的人数已有至少446人。其中当事人遭恶报的有346人,牵连到家属遭恶报的有100人。具体恶报涉及到石家庄地区十八个县市的公检法司部门、各级政府官员、企事业单位及个人。

由于多年来中共对信息的封锁,许多地方还有大量恶报还没有被及时、完整的整理或曝光出来。本文汇总的大都是这十六年时间里,石家庄地区发生的,而且已被明慧网曝光出来的部分恶报案例。随着时间的推移,可能一些恶报后来的情况会有一些变化或发展,限于当前环境暂时无法详细调查,敬请见谅!

关于恶报的各种汇总分析如下:

恶报较多的地区依次为:石家庄市148人、辛集市65人、平山县59人、正定县31人、井陉县22人、鹿泉市19人、深泽县15人、藁城市14人。

这十六年间,据明慧网报道的迫害法轮功的恶报主要表现为:车祸、大病、双规逮捕等刑事行政处罚。有些人把恶报归为意外或人为因素,其实,自然是不存在的,而必然是有原因的。国有国法,天有天规,朗朗乾坤,自有他的运行规律!

从这十六年明慧网报道的迫害法轮功的恶报程度看来,除死亡外,重病、重伤、及其它程度恶报共287人,占恶报总人数的64%。其实,这是上天给一些迫害者先来了一个较轻的警告,目的是留下一个明辨善恶、将功补过的机会,但如何抓住这个得救的机会,就看众生自己。机缘一瞬即逝!

公检法司“610”系统恶报140人,占总恶报人数的32%,行政官员有131人恶报,占总恶报人数的29%,村民居民恶报94人,占总恶报人数的21%,教育、医疗、企事业单位恶报68人,占恶报总人数的15%,特务及其它遭恶报13人,占恶报总人数的3%。这说明中共利用整部国家机器迫害法轮功,其中,直接负责推动和参与迫害的公检法司、“610”人员及政府官员遭恶报比例较大,将近61%;受谎言欺骗、落井下石的一些基层领导及普通民众也遭到了不同程度的恶报。


奥地利外交部关注中共迫害法轮功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七月三十一日】二零一五年七月二十日,奥地利外交部人权专员Gerhard Doujak博士在奥地利外交部约见了奥地利国际人权组织“为受威胁人民协会”(GFBV)、法轮大法学会、和国际组织“医生反对强摘器官”(DAFOH)的代表,跟三位代表探讨了关于中共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细节和最新情况。Doujak博士表示,非常关注中共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

在此次会谈中,奥地利法轮大法学会主席王泳先生向Doujak博士介绍了当前的诉江大潮。而GFBV、DAFOH和法轮大法学会的三位代表,还将由奥地利为受威胁人民协会(GFBV)和医生反对强摘器官”(DAFOH)组织共同发起的、为期一年的“制止强摘法轮功学员器官”征签活动、所征集到的两百多万签名的副本,交到Doujak博士手中。同时呼吁奥地利政府进一步采取措施,帮助制止持续了十六年的、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和诉江大潮。

Gerhard Doujak博士表示,尽可能用不同的外交途径帮助制止迫害。


这些案例说明什么?

文: 他山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七月八日】七月二日,明慧网有这样的一篇报道《大连市中山区法院非法开庭宣告失败》。报道说的是,六月二十五日上午九时,辽宁省大连市中山区法院审判庭一庭对法轮功学员王秀香非法开庭。开庭的阵容倒是蛮大的,法官的位置上坐着四个法官,参加审判的中共人员共有八人,可这些人都着便装。王秀香严正告诉在座的人:法轮功不是邪教!师父叫我们按照真善忍做好人,你们说哪里邪?……法轮大法是宇宙的大法,大法师父是在救度众生。法院要求在非法判决书上签字时,老人写了:作废。一个女法官说;走吧,走吧,快走吧!你老伴儿早在大厅里等着你呢,赶快回家吧!

要在以往,那些法官开了庭就得判。可现在,法官开庭着便装,这和中共的要求完全相反。他们用自己的着装告诉世人,他们虽然坐在法庭上审判法轮功学员,其实他们也是被迫的。对法轮功学员的审判本来就是非法的,他们穿便服而不着法官袍的用意就在于此。为什么要坐四个法官呢?明摆着是大家都不愿接法轮功的案子,可案子压下来了,还必须得走这么一个形式,干脆是功是过大家分摊,上头追究责任谁也跑不掉,以后法轮功得到公正对待时,今天的功劳每人也都有一份。

当然,不同的法庭判决的结果尽管相同,可采取的方式却不可能一样。例如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五月三十一日有这样一篇报道《河南淮阳县法轮功学员王宪淮二审后回家》,说的是五月二十五日河南淮阳县法院对法轮功学员王宪淮二审开庭,十多分钟就结束了,开完庭王宪淮在上车时还高喊:“法轮大法好!”体检时,王宪淮血压一百八十,还有几样病,看守所不收。一审的审判长马骏说:是送你回家还是叫你家里来人接你?王宪淮说:我自己打车回家。最后家里来人把他接了回去。

要知道,王宪淮一审已经被判了三年,可一上诉竟然就让回家了。对于一般的刑事案件,也确实有上诉后改判,或被无罪释放的,而对法轮功学员的上诉案,“610”从来坚持的就是维持原判。可如今王宪淮竟然在上诉后什么也没说就让他回家了,这样的变化不可谓不大。

还有一个案件。今年四月八日上午九点,辽宁省营口市法轮功学员吴瑞庭、朱瑞敏在营口市西市区法院被非法开庭。朱瑞敏在法庭上念自己精心写的辩护词:炼法轮功无论从中共的宪法和其它法律来讲都合法,我没有错。由于公诉人不能从法律角度上反驳当事人,非法庭审进行一小时左右,法官宣布本法庭不能当场做决定,由合议庭研究决定,随后草草收场。吴瑞庭坐着检察院的车,朱瑞敏坐着公安局的车,回到营口市看守所。到那里,看守所的医生给他们体检,说:身体不合格,等病情稳定再收。这时,公安局的人对检察院的人说,你还把他送回去。检察院的人说,人我不能拉,拉回去往哪放?领导就叫我把材料拿回去。公安局的人说,你们检察院要判人家刑,你不拉谁拉?双方互相推诿着,都抢先扬长而去。一看这情形,看守所的人也躲了。结果谁也不管两位老人了,吴瑞庭、朱瑞敏夫妇就自己找车回家了。

这些案例说明什么?一是说明迫害法轮功确实不得人心;二是说明明白真相的公检法人员越来越多;三是说明江泽民迫害法轮功的非法政策正在被抛弃。“610”人员不是强制公检法的人员必须枉判法轮功学员吗?可是如今这些法官、检察官坚持了正义、坚持了良知,不判又能怎么着?

那么这样的局面谁最不愿意看到,当然是迫害法轮功的江泽民政治流氓集团里的那些人了。就包括已经被逮捕或判了刑的周永康、薄熙来、苏荣、李东生们,他们要是得知这样的消息,必定会被惊呆的。迫害的元凶江泽民就更不用说了,自己立下的政治遗嘱不让为法轮功平反,怎么在自己还没死时镇压就推行不下去了,这不明摆着是让法轮功学员控告自己、清算自己的罪恶吗?惊醒的是哪些人呢,是那些偏听偏信了中共的谎言,一味迷信中共的愚顽之人。现在时事已到了这一步,还不听法轮功学员的良言相劝,难道非要等着和中共一起下地狱吗?希望被惊醒的中国人,认清形势,分清是非,站在正义的一边,为自己选择美好的未来!不要为一时的糊涂错失了千载难逢的机缘!


残疾男婴的新生

文: 天津法轮功学员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五月二十四日】新新是我们村里的小男孩,天生残疾,有先天性心脏病,腿没有膝盖骨,左右脚向里侧弯曲,还有癫痫。家里有人说:把孩子扔了,养不活。可孩子的爸爸妈妈舍不得,说孩子生下来就有他存在的意义,能活多久活多久,随其自然吧。

随着新新慢慢长大,家人发现他的眼睛不会追东西看,六、七个月大了眼睛还都是直视。新新还有个毛病,就是经常翻白眼儿,整个眼球往上翻,一点黑眼球也看不见,都是白眼球,让人看着慎得慌。

当时新新的妈妈在送大儿子上下学之间,总要把新新放我家让我照看。我就把师父讲法装到mp3里把耳机塞到新新耳朵里给他听,他不哭不闹,很乖。当孩子犯翻白眼儿的毛病时,我就照着他后背用力拍打几下,告诉他:“练什么功都不能练翻白眼的功,长大一定要炼法轮功,千万要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就这样不知不觉中,新新翻白眼的毛病好了。

新新长到七个多月大的时候,有一次不吃不喝,四、五天眉眼不睁,只有一口气,他爸爸妈妈带他到县医院、妇幼医院去检查,两个医院检查结果都一样:肺叶长满水泡、肋骨有块骨头都黑了、血液染上病毒了,让把孩子送往大医院。医生又说,这是先天性心脏病,孩子又小,大医院也不敢给孩子打针输液,怕有什么不好的后果担责任,只有等后事了。他们回来跟我说此事该怎么办,孩子就快没命了。

我告诉他们:我师父是救度一切众生的,只要你相信法轮大法好,师父就会管你们。我让孩子的爸爸妈妈为自己、为孩子真心念动“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求师父救孩子的命。

当天晚上,孩子爸爸念到十一点半,妈妈念到十二点半。第二天小新新就醒了,也会吃奶了。由于心脏不好,出气困难,憋的孩子大哭,嘴唇憋得发紫。他妈妈赶紧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求师父救孩子命。不一会,孩子就平静下来渐渐入睡了。

第三天我去看孩子,一进门见孩子在床上坐着呢,倍儿精神,串门的邻居说没想到这孩子还能活过来。新新妈妈告诉我,孩子几天没吃没喝,没用任何药物,解的大便全是黑黑的,黏黏的,像铺马路的沥青一样。她问我是不是把业力都排出来了?我告诉她孩子有时听师父讲法和大法弟子的歌曲,孩子小,没有复杂的思想,纯净,把师父讲法听进去了,再加上你们诚心敬意的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师父给孩子净化了身体,把不好的物质排出去了。

全村的人和家族的人都没有想到新新会走路了,还跑得挺快。现在小新新已经四岁了,越来越聪明,越来越健康,相信大法好,在大法中得了福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