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安门自焚真相|中南海上访纪实|4632迫害致死案例 |1400例造假
短波收听指南

订阅视频

海外用户可下载明慧广播手机应用
大陆消息

大陆消息(2020.9.22)

发表日期: 2020年9月22日
节目长度:22分24秒 Get Windows Media Player
在线收听
下载
6,031 KB

21,003 KB
下载方法:按鼠标器右键,在弹出菜单中选择“目标文件保存为…”(Save Target As…)

这期节目的主要内容有:

长春市法轮功学员姜全德被迫害含冤离世
北京五百余人迫害法轮功遭恶报事例
年迈父亲摔断的股骨完全长好了


中国大陆学员近期遭迫害案例

- 辽宁省丹东市凤城市红旗镇六十八岁的法轮功学员刘银凤于二零二零年八月十三日被凤城法院非法庭审,被非法判刑七年。刘银凤二零一八年五月三十日去黄旗赶集,回家途中被红旗派出所李国峰、范喜军等五、六个警察绑架、构陷。

- 江西省南城县法轮功学员罗建荣、姚爱英分别被非法判刑五年和三年三个月,现已经被非法关押在江西省女子监狱。在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中,两位善良女士都曾经遭冤狱迫害。

- 天津市河北区法轮功学员刘若寒二零一八年十二月三日被绑架。二零二零年八月二十七日,天津市河北区法院二审开庭,维持一审原判,枉判刘若寒五年。刘若寒现已被送往天津女子监狱。天津市宁河区法轮功学员王淑敏,被非法判刑四年、并勒索罚金一万元,已上诉。

- 山东省平度市56岁的法轮功学员展中香二零一九年九月二十四日与好友周玉香和周君一起到平度仁兆赶集,被仁兆派出所警察绑架、构陷,被非法关押至今。现展中香和周玉香分别被非法判四年,两人均已提起上诉。

- 山东省烟台市龙口法轮功学员袁玉芹、姚新人、付秋荣二零一九年七月三日被国保跟踪绑架,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一年多。二零二零年六月十八日,袁玉芹被非法判刑四年,付秋荣被非法判刑三年罚款三万。

- 四川省成都市大邑县原北街小学教师、法轮功学员余绍萍,被非法关押一年多,于九月十一日在大邑县法院被非法判刑四年,并勒索罚金5000元。

- 吉林省长春市农安县法轮功学员姜全德,遭一年半劳教迫害,十一年冤狱摧残。二零二零年七月十五日,与妻子孙秀英被古城派出所警察绑架,二零二零年八月二十六日含冤离世,终年六十六岁。妻子孙秀英仍然被非法关押在农安县看守所。


大陆综合消息

北京五百余人迫害法轮功遭恶报事例

在中共迫害法轮功的运动中,参与迫害者也被一种看不见的神秘力量监控着,那就是天理报应。

从明慧网搜索到从一九九九年七月至二零二零年八月,北京参与迫害法轮功的各类人群遭恶报的情况,据不完全统计,共有527人遭恶报,其中有50人殃及到82个家人。因为各种困难,更多的案例还没报导出来,还有待收集和整理。

现有的明慧网第一手数据中,我们根据参与者不同的工作分为五大类:政法委、“610”人员,公检法司人员、党政官员、企事业人员、基层人员。其中遭恶报人数最多的公检法司人员,共有163人,占总恶报人数的31%。

参与迫害法轮功的人员遭恶报的种类也很多,我们大致分为:伤残类、死亡类、重病类、遭查处判刑类、自杀类、精神折磨类、经济损失类,其中遭恶报人数最多的是死亡类,至少158人。

北京共有527人遭恶报,中央直属机关遭恶报人数最多为94人,依次为昌平56人,密云53人,市直机关49人,延庆45人,大兴39人,海淀37人,房山34人,平谷31人,顺义23人,朝阳22人等等。(节选)


坚持修炼法轮功 河南禹州市民警查卓琳被辞退

2020年8月,河南禹州市公安局工业园区派出所民警查卓琳(男,57岁)因坚持信仰法轮功“真善忍”,被禹州市公安局辞退。据说,这项决定是在禹州市某个常委会上传达的,许多局级领导参加了这次会议。

查卓琳曾在部队服役十多年,历任班长、连指导员、团级干事等职,因带兵有方、纪律严明多次荣立三等功;转业后被安排到禹州市公安局工作,曾在多个派出所任副所长等职,也因工作突出多次受到表彰。查卓琳为人忠厚善良,工作勤恳,办案认真负责,在群众中有良好的口碑。

2013左右,由于身体健康原因,查卓琳接触了法轮功,抱着试试看的态度开始炼法轮功,没想到困扰他多年的鼻炎、高血压、肩周炎、椎间盘突出、痛风等多种顽固性疾病都不翼而飞,这让查卓琳深受震动,他感识到了法轮大法的超常,从此走入修炼。

2015年,查卓琳也和众多法轮功学员一样在政府公布“有诉必理,有案必立”后,向国家最高检邮寄信件,控告江泽民迫害法轮功的行径。据说,2016年禹州市“610”主任吴庆旭拿着查卓琳的诉江信找到公安局领导,要求处理查卓琳。查卓琳受到行政处分并扣发两年绩效工资。两年后,查卓琳找到相关领导要求撤销处分,却受到相关领导的刁难,要求他必须写不再修炼法轮功的保证书,遭到查卓琳的拒绝。这样,查卓琳的处分一直没有撤销,也一直扣发绩效工资(每月几千元)。这期间,国保大队的王晓伟还和公安局相关领导找查卓琳谈话。

在受到不公正对待的同时,查卓琳一直默默承受,该干啥还干啥,兢兢业业的工作。即使这样,相关人员还是不能容忍,竟于2020年8月份做出了将查卓琳辞退的决定。


杨建录被非法庭审 律师辩护无罪 公诉人中途走掉

九月四日九点,河北张家口市宣化区法院十一庭对法轮功学员杨建录非法开庭。家属四人旁听,其余人员一律被挡在门外。公诉人念了对法轮功学员杨建录的构陷材料。杨建录做了自我辩护,他要求播放非法抄家的录像光盘等,他表示自己持有的任何东西都没有违反国家的任何法律。

杨建录的女儿为父亲辩护,她说,亲眼看见父亲修炼法轮功给家庭带来的美好,在世俗的道德下滑中,父亲教育我们做好人。

杨建录的律师有理有据、声音洪亮的从法律、道德、良知多方面,论述了修炼法轮功无罪,指出公安搜家没有任何手续,也没有证人,检察院又做证人又做见证人,其程序违法。

律师宣读了杨建录居住的村的415名村民集体签字按手印的书面内容:“我们是半坡街村民,听说杨建录被抓了,感到很震惊,我们三里五村的人都知道他炼功做好人,谁家有事用的着他,他都会去帮忙,我们老百姓不懂什么大道理,就知道做好人没错,(杨建录)都(被)关了快八个月了,放了他吧,叫他们一家人团圆。”

开庭近四个小时,将近一点半第二次休庭,公诉人走掉,造成非法庭审开不下去,不了了之。


七旬老人雷正夏被西安市警察殴打

陕西省西安市经开区开元路派出所的六个警察,九月四日用手铐背铐将雷正夏夫妇从租住的地方劫持到派出所进行所谓“审讯”,期间一个叫王国庆的恶警对雷正夏进行了殴打,用拳头击打胸部、用膝盖猛撞大腿、用手掌砍击颈部。70岁的老人就这样被殴打了二十几分钟。

后来,恶警审讯无果就要把雷正夏送到西安高陵区看守所,但是看守所进行了身体检查后由于身体的原因拒绝收押,目前,雷正夏被强行取保候审,监视居住在家中。


湖北省咸宁市温泉区多名法轮功学员遭骚扰

二零二零年八月下旬到九月上旬,湖北咸宁市温泉区岔路口社区、希望桥社区、花坛社区、温泉社区、泉塘社区、岔路口派出所、一号桥派出所及单位保安人员三三俩俩骚扰法轮功学员,搞什么所谓的“清零行动”。目前被骚扰的法轮功学员有郝玉芳等十三人,有的被闯入家中骚扰,有的被打电话骚扰,问“还炼不炼法轮功?”有的被威胁、恐吓。法轮功学员都慈悲的给那些人讲真相、劝善。参与骚扰的邪党基层人员也没有以前那么嚣张。


严正声明

严正声明是在中共高压迫害下,曾经写过“不炼功保证”的法轮功学员,现在宣布从新修炼的声明。

本周二百四十八名大法学员严正声明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表示要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世人觉醒

本周一百三十二名觉醒世人郑重声明,以前所写、所说、所做对大法、对师父不利的言行全部作废。相信法轮大法好,支持法轮大法,弥补过错。


给警察讲完真相我就回家了

〖大陆来稿〗二零二零年七月十五日上午十点多,我在发救人的真相小册子时被不明真相的人举报,随后被警察绑架到派出所。

警察把我包里的东西全倒了出来,有U盘和扫码卡片,《疫情特刊》,还有一些不干胶。警察问我:“你不知道发这些东西是犯法的吗?这些都是哪里拿来的?”我说:“按《宪法》三十五条、三十六条规定,我有这些东西都合法。我不会告诉你东西是哪里来的,你也不用再问了,问什么我都不会配合你。而且你不能拿这些救人的东西当什么所谓‘证据’来迫害我。”

随后,他们追问同我一起的那两个人是谁,并说:“你得说真话,你不是修炼真善忍的吗?”这是他们惯用的陷阱,我义正词严的回答:“我不能说,说了等于让你们去迫害他俩。”

因为我曾经被非法判过刑,被关押在监狱里很多年,我常常会产生怕心,担心再次受到迫害,这次我给自己打气,不停的在心里告诉自己:有师父在,我什么都不怕,这次一定要堂堂正正的证实法。警察追问我为什么要炼法轮功,我正气十足的回答修炼大法给我的身心带来的巨大变化----从不能正常翻身、走路到生活能够自理、做家务。同时给他们讲,共产党是一个邪党,你若是它的一份子,到时候你不就得为它作陪葬吗?这场瘟疫就是对着这个邪党来的。

后来他们让我看他们的一张记录,让我签字,我告诉他们:“我既不看,更不会签,就当我没说,你们也什么都没做。”从下午三点拖到五点,我始终拒绝签字,他们就让我找一个保释人放我回家。在场的国保的人说:“判她十五天,罚款一千五百元钱,在纸上执行。”

后来,我给派出所的警察讲真相,帮他们抹去印记躲过灾难,给他起了个假名,他答应了。审问我的派出所警察最后做了三退。

走出派出所,我心里十分激动,感谢师父的慈悲保护,让我能突破自己的怕心,堂堂正正的走大法弟子证实法的路。


人心与因果

学法炼功仅一周 结肠溃疡痊愈

文 : 山东省大法新学员

我今年五十六岁,是二零一九年喜得大法的新学员,现将我得法后身体上的神奇变化写出来,展现大法的超常和神奇。

二零一八年八月,我因溃疡性结肠炎住院治疗。这个病的症状是大便稀,次数多且带有脓血,反复发作,不易根除,需终生服药,属医学上的顽症。入院初期,饮食是流食,只能喝点不带米粒的小米汤,随着症状的缓解,逐渐可以吃点蛋羹类的烂软食物。治疗方法除了吃药,打点滴,就是灌肠,每天如此。现在一想起来那灌肠的滋味,就不寒而栗。

自二零一八年八月到二零一九年五月,九个月的时间里我先后五次入院治疗。二零一九年五月份第五次入院时,病情严重程度已非一般:溃疡部位由初诊时的十五厘米发展到整个结肠全部溃疡,每日排便次数达十五、六次,排出的都是血,且处失禁状态,整个人瘦的严重脱相,身体极度虚弱,看物重影,走路艰难,住院治疗期间,医生将我列为重症监护对象。治疗措施是:输血、输氧、加大药剂量,并告诉家人要有手术切除的思想准备。

家人不同意动手术,要求回家继续服药保守治疗。回家药物治疗一个阶段后,病情不但没有好转,反而加重。这时的我对治病已完全失去了信心,不抱任何希望了。

就在几近绝望时,一天妻子对我说:“跟我一起炼法轮功吧,现在只有大法师父能救你。”妻子是一九九八年得法的老学员了,深知大法的超常和神奇,以前就多次劝说让我加入修炼,但那时我受邪党谎言毒害,不相信大法的神奇超常,以为那是神话故事。

求生的欲望促使我抱着试试看的想法,跟随妻子一起学起了炼功动作。第二天,神奇的事情出现了:排便次数减少且便中血量也明显减少。这种现象是我不曾料到的,惊的目瞪口呆。炼功动作还没全学会,《转法轮》只看了几页,就出现了这样的变化,真是太神奇了!激动的心,狂跳不止。

以后的变化是一天一个样,渐渐的排便接近正常,便血量一次比一次少。此时的我信心满满,坚持多学法,勤炼功,一周下来,大便正常了,便中也不带血了。当时我和妻子激动的泪流满面。我自责这么神奇的功法这么多年咋就视而不见呢?

现在我完全康复了,是一个健健康康的正常人。我每天都坚持学法炼功,从未间断,参加定期的小组学法,随同修讲真相发资料救人。

经过这场巨难,我喜得了大法,明白是师尊的苦心安排,佛恩浩荡!感恩师尊慈悲苦度!


年迈父亲摔断的股骨完全长好了

〖中国大陆来稿〗我父亲今年八十五岁了。二十五年前,父亲开始修大法。

十多年前,七十多岁的他摔断了股骨头,我的丈夫是个外科医生,不信大法能好病,当年非要拉我父亲去医院做手术,说是时间长了,手术就不能做了,不做手术,我父亲就再也不能下地了。

那时,我父亲硬是没听他的话,他躺在床上,忍着巨大的疼痛,喊着师父,听师父讲法录音,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熬了两天两夜,不疼了。到了第三天,就慢慢能下地炼功了。

多年来,我丈夫一直奇怪,怀疑我父亲的骨头没长好。

前两天,我父亲偶然去了医院,我丈夫硬拉父亲做了CT,CT显示,父亲的股骨头的确是劈断过,但神奇的是,一点也没错位地长好了。

按医院的说法,股骨头断了,不可能长好,要换假骨,何况是七十多岁的老人。丈夫见证了大法的神奇,从此他也开始信大法了。


果园飘着“法轮大法好”的歌声

文: 中国大陆大法弟子 晓曦

我的同事燕燕,在我们交往的几十年中,渐渐地明白了法轮大法真相,认可法轮大法好,还经常帮我在同事、朋友中讲真相。

真相护身符她一直不离身,无论走路还是坐车,她都在心里默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这些年来,她从来没有生过病,经常感叹自己是在大法中受益了。

去年末,她包了一片果园,今年开春后,就开始精心侍弄。

其他果农都是在果子生长的这五、六个月里,不断地撒化肥、上农药、喷灭菌剂、抹膨大剂,结出来果子又大又光鲜。

但她坚持要生产无公害水果,虽然这样会使果子产量降低,经济受损,但她宁可自己吃亏,也要让人吃到纯绿色放心的果子。只要在果园里干活,她都会念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从春天到夏天,别人家的果园都打了四、五遍农药了,她只在果树开花时,喷了一遍农药。

有一天,她见到我,跟我说,她家隔壁果园天天放佛教的音乐,她问我:“你们大法不是也有音乐吗?你给我录一个呗。”我就想办法,帮她买了两个能插卡的太阳能播放器,拷贝上《法轮大法好》歌曲,送给她了。

她把太阳能播放器插到果园的地上,从此,果园里24小时飘出“法轮大法好”的歌声……

前些天,刮台风、下暴雨,把她家果园边上种的玉米都刮倒了。她心想,等天晴了,得去把玉米秆都扶起来……

过了几天,等她到果园一看,倒伏的玉米又都站了起来,而且都站得直直的,就像从来没倒过一样。那天,她给我讲这件事,旁边还有一个朋友插话说,倒了的庄家慢慢都会站起来的。她说:“那可不是,别人家的咋没站起来呢?”

过后,她跟我说:“她哪知道,我是因为放了法轮大法好的歌,才得到这样好的福报,是大法保护了我家的玉米。”

上个月,她邀我去她家果园看看,她领着我,在果园里边走边介绍:“你看隔壁果园,打了无数遍农药,他家最大的果跟我家最小的果一般大;本来我还以为这不打农药,果子会遭虫子的!现在看来,虫子少之又少,几乎没有。好像虫子只吃果叶,不吃果子。真是太神奇了!”说着,她还扒开果树的叶子给我看——真的,树叶上偶尔看到虫子的痕迹,而仔细检查果子,却一个虫子眼儿都没有。

看着满园的硕果,看着幸福满满的燕燕,我为她明大法真相得福报而高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