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安门自焚真相|“四•二五”上访真相|4639迫害致死案例 |1400例造假
短波收听指南

订阅视频

海外用户可下载明慧广播手机应用
真相广播稿

时事评论(2021.02.13)

发表日期: 2021年2月13日
节目长度:14分11秒 Get Windows Media Player
在线收听
下载
3,822 KB

13,301 KB
下载方法:按鼠标器右键,在弹出菜单中选择“目标文件保存为…”(Save Target As…)

本节目是面向民众播放的时事评论。


措施错施 路在何方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1/2/11/措施错施--路在何方--420076.html

文章发表于明慧网二零二一年二月十一日。

中共的隔离封锁,不幸成为世界各国政府对付瘟疫的首要重型措施。随着英国变种病毒的传播,欧美、澳洲、新西兰、亚洲等各大洲国家都拿起封锁措施。但是封锁真的能阻挡病毒传播吗?封锁这种“措施”会不会是“错误的实施”?

1月下旬,伦敦帝国理工学院(Imperial College London)传染病动力学教授史蒂芬·莱利(Steven Riley)引用了一项研究表明:“肯定不支持锁定起作用的结论。”研究显示,英国在“1月4日宣布全国封锁,1月6日到15日感染率增加。”英国死亡人数也一直在上升。

全球范围内,根据霍普金斯大学疫情图显示,从去年12月24日英国发现变种病毒开始到今年2月8日,46天内全球确诊总数2669.8万,平均每天580.4万人,同期内死亡人数57.57万,日均死亡1.25万。疫情确诊数据曲线和死亡数据曲线都呈现急剧攀升的趋势。

可见,英国的这种隔离封锁确实没有起到实际效果。如果我们回顾一下历史,就会发现,英国这一次的隔离,不过是300多年前伦敦大瘟疫那次隔离措施的重蹈覆辙。

1665年,伦敦爆发了鼠疫。当时的政府实施了严格的隔离措施,警察、医护、尸检等各界人员对疫区进行强制封锁,一切聚集性社会活动被取消,动物被捕杀,防疫人员焚烧刺激性燃烧物进行空气消毒。

英国作家迪福在日记体小说《伦敦大瘟疫》中详细记录了当时的历史,小说中这么写的:“市长办公室下令采取的最具争议的遏制措施是关闭房屋的政策。如果发现或怀疑有疾病,市政有权扣押财产并将其及其居民关闭,关闭期限为一个月,直到病毒消失为止。因此实际上家庭被软禁了。通过这种方法,整个家庭被判处缓慢而可怕的死亡。”

然而,封锁似乎对阻挡病毒没有什么特效。小说中写道一个从事屠杀职业的“屠夫村”疫情最为严重,“几乎整夜的死人都死在那辆卡车的尽头那条小巷。”8月到10月期间,伦敦就掩埋了七万多疫亡的尸体。10月份以后就几乎以每周上千人的数字攀升,高峰时每周死七千人。

1665年大瘟疫夺走了伦敦10万人口,瘟疫在一场大火灾情后突然消失。有人说,那场大火烧掉了病毒,阻止了瘟疫的延续。或许吧,但人类总不能再将纵火列入疫情防控常备手段吧,无论如何,瘟疫和大火都不是伦敦人故意而为之,如果不是出自于天意,还有什么好解释的呢?

为什么封锁没起作用?到底是什么导致了瘟疫?伦敦大瘟疫时,医生尼古拉斯德是这样思考的:“为什么只在这里发生,而不在那里发生?为什么同在一个城市,这所房子或这一区域有疫情而其他的区域则没有?为什么即便在同一所房子里,是这个人而不是其他的人感染瘟疫?他们同吃同住同呼吸,睡在同一张床上。是什么原因造成如此差别?是上帝的智慧在区分,在一段时间中,他保护这一部分而不是其余的那部分?我们不得不相信,在这样的危险时刻,上帝是管理我们的唯一的神”。

当时伦敦虔诚基督徒们发现,处于工业革命前夕的伦敦城,人们对物欲和感官追求的愿望要远大于对于上帝的虔诚,人们杀生、酗酒、赌博、乱伦,伤风败俗成为时尚流行文化。清教徒们忧心忡忡,认为上帝的惩罚即将降临。

300多年后的今天,一位武汉作家也写了一部60天的瘟疫封城日记,记述了2020年中共病毒爆发地武汉,在封城期间的疫情实录。

封锁导致的死亡数字来的更猛,日记写道:“灾难是医院的死亡证明单以前几个月用一本,现在几天就用完一本;灾难是火葬场的运尸车,以前一车只运一具尸体,并且还有棺材,现在是将尸体放进运尸袋,一车摞上几个,一并拖走;灾难是你家不是一个人死,而是一家人在几天或半个月内,全部死光;灾难是你拖着病体在寒风冷雨中四处奔走,试图寻得一张收留你的病床……灾难是你在家里等待医院的床位通知,而通知来时,你已经断气……”

关于中共疫情数字造假,这位武汉作家写道:“昨天的数据,新增病人断崖式下跌,曾经引发民众大讨论。我的医生朋友已经告诉了我,这是算法不同导致。修改算法,无非数字上好看点。”

日记的真实性戳穿了中共所谓抗疫神话假相,颠覆了所谓的“武汉经验”。2021年英国变种病毒疫情在中国国内多点爆发,中共继续延用所谓的“武汉经验”,将极权统治借疫情封城而发挥到极致,被封锁的居民被断食断药,不少人情绪失控,有人跳楼,几乎要被逼疯,产生的人道灾难和恐慌,不亚于病毒本身带来的灾难。

据国际媒体的调查报道,河北南宫市封锁中的一名老人发烧,打市长求救热线中当场死亡。还有很多居民在家中病倒,根本不让出去就医。黑龙江省哈尔滨市呼兰区龚女士说:“一夜之间,政府下令全县全部停工,整个呼兰县内的个体、单位、公检法全部都关门了。就是不让你生产、不让你经营,然后人全部都回到家里,关上门,然后不准行人上道,不准机动车上道,整个城市像死城一样。”康乐嘉园社区封门、封楼、封社区。2月3号中午,封锁中的社区居民情绪失控,持刀捅死看守社区大门的志愿者。

近期,中共各地因陆续召开两会,正好赶上除夕新年,中共将各地疫情数字缩水降低,但是据民众反映,疫区封锁政策并无减缓迹象。

全球新冠病毒疫情自冬季以来快速飙升,经过一年多的攻城略地,病毒俘获了一亿多患者,感染了190多个国家和地区,死亡人数已经超过235万,似乎,病毒已经稳妥的进驻地球的大部分的角落。在流行病学、病毒学、免疫学等医学科学如此发达的今天,疫情的肆虐在向人类传递着什么样的信息?

美国学者霍华德·马凯尔说:“死亡通常在生命全盛时期发动袭击,而拯救永恒的灵魂是最重要的:在这样的环境中,人们必须细查每种瘟疫背后的警告和含义。”

捷克著名作家米拉昆德拉曾说:“人类一思考,上帝就发笑。”为什么,面对瘟疫,专家们的所有措施,特别是照搬中共的措施,都是排斥神的,而不是基于对神的敬畏和信仰。由此看来,这些隔离封锁的措施是不是错误的实施呢?这不得不让我们思考,究竟怎样才是正确的避疫良方呢?历史留给人的智慧总是珍贵无比的,只要人们愿意从历史中吸取教训,就能找到如何躲过灾难的良方。

目前世界采取的很多措施都效仿中共的隔离封锁措施,但是中共是个什么样的政权呢?中共的老祖宗巴黎公社从起家开始就是打、砸、抢、烧,而中共的鼻祖马克思是一个撒旦教的教徒,对神充满仇恨。中共自然也继承了这些基因,在过去几十年里,中共发动了一次又一次的政治运动,从三反五反到反右,从批林批孔到知识青年上山下乡,从六四屠杀到迫害法轮功,再到今天虐杀香港人等等,中共在历史上屠杀了超过八千万中国人,是两次世界大战死亡人数总和的两倍。这其中最惨烈的迫害当属对法轮功的迫害,特别是大规模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直到今天还在持续着。

不仅如此,中共还把共产主义邪恶意识输送到全球,渗透到各个国家。为了达到这个目的,中共重点从被视为世界自由与民主灯塔的美国下手。2020年的美国大选就是一个活生生的共产主义意识渗透美国社会的例子,在洪水般的大选舞弊的铁证下,川普的总统职位在众目睽睽之下被窃取了。整个大选过程中,全世界都看到了中共对美国的三权之立法、司法、行政的高度渗透,甚至连第四权媒体也几乎沦为中共的喉舌,如今,世界自由与民主的灯塔几近熄灭。堂堂的泱泱大国,被共产主义无孔不入的渗透,落到到如此地步,真是值得全人类都警醒啊。

共产主义诞生一百多年来给人类带来的是饥荒、战争、灾难和背离神之后的全面道德沦丧,在东方是用暴力作为执政基础和统治方式,在西方则打着全球主义、进步主义、平等主义的旗帜行骗,并全方位渗透,

共产红魔还在肆虐,与此同时全球的染疫死亡人数还在持续急剧攀升。人们发现,这次武汉肺炎疫情起源于共产中国,那里是共产邪灵迫害亿万百姓、迫害信仰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的中心之地;全球其它各地,凡疫情严重的灾区,也都是亲共或者是共产主义和社会主义思潮猖獗的地区。如果说瘟疫有眼,武汉肺炎病毒就是冲着中共和共产主义者以及社会主义者而来,只有远离中共、远离共产党思想,才能远离瘟疫,拥抱平安。(节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