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安门自焚真相|“四•二五”上访真相|4639迫害致死案例 |1400例造假
短波收听指南

订阅视频

海外用户可下载明慧广播手机应用
真相广播稿

时事评论(2021.03.19)

发表日期: 2021年3月19日
节目长度:8分52秒 Get Windows Media Player
在线收听
下载
2,388 KB

8,308 KB
下载方法:按鼠标器右键,在弹出菜单中选择“目标文件保存为…”(Save Target As…)

本节目是面向民众播放的时事评论。


中共无底线监控和收集个人信息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1/3/13/中共无底线监控和收集个人信息-422039.html

文章发表于明慧网二零二一年三月十四日。

今年三月初,OneZero网站发表文章,揭示了中共的所谓“锐眼工程”(Sharp Eyes)的真面目。文章指出,这个工程就是利用监控摄像头、人脸识别技术,和家中安装的特殊电视盒,让民众透过电视以及智能手机看到监控录像,再用按钮向警方举报。这个监控计划在去年已涵盖全中国100%的公共场所。

文章表示,“锐眼工程”是中共2016年出台的“五年计划”,是邻里之间的互相监视、举报系统。据悉,中共的下一个“五年计划”,从2021年到2025年,将把社会管理交由地方政府,加强建立所谓的“预防和控制系统”,可以预见不久的将来,中共的监控设备将更体现中共的专制和高压管控。

中共的现代监控计划,始于2003年的金盾工程(Golden Shield Project),由公安部建立了数据库,包括大陆96%人口的户口信息、旅行和犯罪记录,实施严格的网络审查和实体监控。中共还启动了所谓安全城市(Safe Cities)和天网(SkyNet),其中天网是安装监控摄像头、进行人脸识别的系统,在中国大陆公共及私人场所安装了超过两亿个摄像头。

10多年来,中共监控民众的手法,从“金盾工程”发展到“锐眼工程”,从官方监控发展到鼓励人与人之间的互相举报。这种无底线监控民众的做法,使百姓越发反感。中共利用监控系统侵犯人权和个人隐私,消耗着大量纳税人的资金。比如,河南省周口市2018年的监控支出,和教育支出相当,是环保支出的两倍多。

中共庞大的监控项目催生了很多相关企业,这些企业出售摄像头和视频管理软件等,比如商汤科技(Sensetime)、旷视科技(Megvii)、海康威视(Hikvision)及大华股份(Dahua)等等。这些企业因协助中共迫害维吾尔等少数民族,已经在美国的制裁名单中。这些企业为了利益,不分善恶,给中共犯罪集团提供迫害民众的资源,反过来也会给自身带来厄运。

中共从早期的“长城防火墙”监测、控制和审查中国民众,继而开发“人脸识别”和“步态识别”等,逐步加强对民众的监控。随着网络科技的日新月异,中共正将监控范围扩大到海外各地。

去年12月,澳洲智库、洛伊研究所(Lowy Institute)发布报告,揭示中共以保护公共健康和安全为名,打着防止“武汉肺炎”大流行的幌子,大规模使用数字监控和追踪系统,侵犯中国公民自由,并且输出监控技术,想夺取全球数字技术霸权。

这份报告还表示,中共以数字极权主义(Digital authoritarianism)作为技术驱动,通过监视、镇压、操纵、审查公民的行为,以维护和扩大政治控制。中共不仅对个人实行网上识别、监控和审查,还以摄像头、脸部识别、无人机和全球定位系统追踪,大范围监控个人,宣传虚假信息,以维护极权统治。

报告揭示出在疫情期间,中共不断升级“战狼外交”和虚假宣传,再通过输出技术与国际合作的方式,传播数字极权主义模式和机制。另外,中共还通过“数位丝绸之路”(DSR)和“一带一路”倡议(BRI),输出数字技术,提供了170亿美元贷款,声称是为了协助一些“发展中国家”的电信网络、移动支付和其它大数据计划。报告指出,“至少有80个来自拉美、非洲和亚洲的国家采用了华为或其它中国公司提供的监控与技术平台”,中共企图建立它在人工智能和大数据领域的霸权地位。

去年10月初,美国《华尔街日报》发表了一篇哈德逊研究所(Hudson Institute)研究员克劳迪娅·罗塞特(Claudia Rosett)的文章,指出中共利用联合国向全球搜集大数据,争夺国际新标准制定权,对全世界进行监控,从而输出它的审查和监控民众的邪恶模式。

随后非政府组织“自由之家”(Freedom House)公布了年度网络自由(Freedom on the Net)报告,中共连续六年倒数第一,是65个国家中网络自由情况获得最差评分的国家。报告说,中共趁“武汉肺炎”疫情之机,扩大网络监控、数据搜集和审查言论,用高科技手段进行社会控制。

接着,时任美国白宫副国安顾问博明(Matt Pottinger)指出,中共惯用统战,“建立档案嗜好是列宁主义政权的特征,透过收集与利用大数据,使得国家政策有利于北京为所欲为。” 对数据进行建立文件的“深圳振华数据信息技术公司”,产品买家正是中共国安系统,官方掌握了这些数据档案,就可以让中共国安随意施压、勒索、威胁特定对象或污蔑、分化某一群体。

台湾台中市去年7月有多处地下道、学校装设了“海康威视”监视系统,酿成资讯安全危机。再有,据《朝鲜日报》去年11月报导,中共企业向南韩军方交付215台监视摄影机,设备管理网页中却嵌有意图窃取军事机密的恶意代码。所幸南韩军方即时发现问题,这批设备才没有投入使用。

中共运用科技手段以强化专制极权体制,封杀人民的言论自由,恶行劣迹斑斑可考;中共冠冕堂皇的藉由联合国“地理空间中心”和“大数据研究中心”,把审查及监控民众的行径延伸到海外;中共在全球范围内收集和窃取大量数据,再透过联合国的合法招牌,可以更快速、毫无顾忌地把这套“技术暴政”复制到全世界,从而达到审查、监控各国民众的邪恶目的。

值得庆幸的是,自由世界面对中共咄咄逼人的“战狼”攻势,正逐步建构全球信息安全的防卫体系,如由美国倡导的干净网络。据美国前国务卿蓬佩奥(Mike Pompeo)在去年11月表示,已经有占全球GDP三分之二的53个国家、180家电信公司加入了这个网络,他们不再使用“华为”等中国公司提供的设备和技术,从而打造安全的5G网络。同时欧盟也启动了“欧盟5G清洁工具箱”,已经有27个北约国家加入“净网”计划。

随后美国联邦通信委员会(FCC)正式启动审查由中共实际控制的“中国电信”美洲分部。美国战略与国际问题研究中心高级副总裁刘易斯(James Andrew Lewis)表示,美国不信任中共,“中共是一个利用高科技进行间谍活动的政权,它不尊重法律”。

在各国强化信息和通讯安全、构建防御体系、杜绝中共网络渗透的同时,一般民众也要提高警觉,增强信息安全的意识,提防中共恶意网络滋扰,以免无意中为中共侵犯自己的个人隐私大开门户。(节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