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安门自焚真相|“四•二五”上访真相|4639迫害致死案例 |1400例造假
短波收听指南

订阅视频

海外用户可下载明慧广播手机应用
真相广播稿

时事评论(2021.03.20)

发表日期: 2021年3月20日
节目长度:12分45秒 Get Windows Media Player
在线收听
下载
3,435 KB

11,960 KB
下载方法:按鼠标器右键,在弹出菜单中选择“目标文件保存为…”(Save Target As…)

本节目是面向民众播放的时事评论。


天道好还又一中央610副主任落马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1/3/16/天道好还-又一中央610副主任落马-422155.html

文章发表于明慧网二零二一年三月十六日。

2021年3月13日,前中央“610办公室”副主任彭波被宣布“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调查。蹊跷的是,中共官方对彭波案的通报极为简略,连简历都没有附带,做法颇为罕见,大陆网友对此表示“敏感部门,字越少事越大”,“大快人心”、“严惩!”……

彭波是继孙力军之后,又一个被拿下的中央一级的610头目。网络资料显示,64岁的彭波出生于湖南,从上个世纪80年代起先后在中共多个喉舌媒体任职,2006年以后又在中共外宣办、网信办、中央政法委等多个部门担任领导工作。

至于彭波从何时起开始担任中央“610办公室”副主任,外界不得而知。那么“610办公室”到底是干什么的呢?中共为何对这个职位的详细信息秘而不宣呢?

据公开资料显示,1999年,时任中共党魁的江泽民一意孤行迫害法轮功,并且专门为此成立了所谓的“中共中央处理法轮功问题领导小组”,后来改名为“中共中央防范和处理×教问题领导小组”,因为成立于6月10日,故简称“中央610领导小组”,下设“610办公室”。

这个“610”类似于纳粹时期的盖世太保、抑或是中共文革时期的文革小组,是一个从中央到地方的特权体系,完全在法律之外,可以调动所有党政各类资源用以迫害法轮功。自它成立以来的20多年间,“610”直接部署、实施、推动和监督对法轮功的残酷迫害,导致无数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同时据多项证据表明,“610”系统还深度参与了中共的“活摘器官“罪行,虐杀了难以计数的法轮功学员。

2011年,美国国会和行政当局中国委员会(CECC)报告认定,“610”办公室是听令中共中央的“法外机构”,协调各机关抹黑法轮功、对法轮功学员实施监视、收集情报、洗脑、非法劳教、判刑、酷刑折磨,甚至虐杀。

迫于国际上的谴责声浪,中共于2018年3月21日在两会上公布了对“610“所谓的改革方案,将“610”的职责规划中央政法委、公安部,并对外宣传“610办公室被裁撤”。中共的这一举措直接暴露了“610”的非法性质,就是此前并没有归政法委或公安部负责,是一个法外的特权机构;此外,中共自知“610”的非法性质,将“降级”刻意说成“裁撤”,向外界释放“整治610”的信号,凸显出中共的作恶心虚。

但是中共将降级后的“610”办公室转入地下偷偷运作,这或许可以解释为何外界一直以来并不知道彭波是“610”头目的身份。

另外,更为诡秘的是除了“610办公室”的非法性之外,还有一个中共讳莫如深的“禁区”,就是“610办公室”职位的高危、高风险性。

据明慧网报道,2014年3月,内蒙古赤峰市“610”办公室主任杨春悦,在经历过癌细胞万箭穿心般的折磨之后,最终撒手人寰。而早在2005年,杨春悦的28岁的儿子杨志慧开车钻入一辆大货车底下,头盖骨被掀开,当场暴毙,而坐在副驾驶座位上的另外一个人却安然无恙。杨春悦的妻子难以接受这惨烈的事实,哭了一个多月,一再问着:“我们缺了什么德啊,出了这样的惨事!”

杨春悦妻子的疑问,可以在明慧网储存的资料中找到答案:1999年以来,杨春悦为了升官发财,紧跟中共江泽民集团迫害法轮功,在赤峰地区迫害死几十名法轮功学员,制造出了几百起冤案,导致数百人次被非法判刑,千余人次被非法劳教、拘留,许多法轮功学员的家庭被破坏,丢失工作,家庭成员受株连,并遭受了巨大的经济损失。而杨春悦安排了自己的儿子杨志慧在“610”开车。

杨春悦的妻子向苍天发问自己家人缺了什么德的时候,说明她在一定程度上是相信善恶有报的。如果她知道自己的丈夫和儿子在610都是在迫害好人,相信她一定会劝劝他们父子少做伤天害理的事。

据明慧网的不完全统计,仅从1999年至2018年,恶报者从中央到地方都有超过1600名“610”头目出现离奇的非正常死亡,包括车祸、绝症、猝死等,以及被查处、或患重病、或被判刑等厄运。无论参与者是否相信恶报,恶报都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很多迫害者无所畏惧发出毒誓,随后不久便兑现。而且,迫害法轮功越严重的省份,往往恶报也越惨烈。正因如此,民间把“610”头目的职位又称为“死亡职位”。下面仅举几个例子:

2007年6月5日,天津政法委书记、“610”头目宋平顺在办公楼内突然身亡。中共称其死因是“涉嫌受贿资金上亿元”。

2013年11月20日,曾策划“天安门自焚”伪案的中央610办公室主任李东生被查,官方通告中罕见强调李东生在610的隐秘头衔。2016年1月12日,李东生被判刑15年。

2014年7月30日,前中央610领导小组组长、中央政法委书记周永康被宣布立案审查,并于2015年6月11日被判处无期徒刑。

2015年7月24日,前中央610小组副组长、河北省委常委周本顺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组织调查,并于2017年2月15日被判处有期徒刑15年,没收个人财产。

2018年6月8日,前吉林省政法官员、610办公室主任孙恒山,被下属持刀杀死。

2020年4月19日, 前中央610办公室副主任、前公安部副部长“国保头子”孙力军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被落马。

前黑龙江省呼中区610主任梁兴,积极追逐中共迫害法轮功,当法轮功学员善意的劝告他不要参与迫害时,梁兴跳着高儿叫嚷:“我就狂,我就狂”,没过多久,梁兴便死于喉癌。

前河北省唐山市曹妃甸区公安局副局长、610头目李福国,当海内外法轮功学员多次给他讲真相,他不但不听,还说“你们说善恶有报,我这不是好好的?” 不久,李福国突发白血病,仅两个月就不治身亡。

前黑龙江省建三江分局前进农场610主任王维伦曾宣称:“我不怕遭报应,我就不信有报应。”“我跟共产(邪)党跟定了。”不料,王维伦在去山东老家上坟的路上遇车祸暴死。

前海南省定安县610主任王忠俊曾叫嚷:“你们说报应,报应在哪?我抓了你们不少人,我还是潇潇洒洒、白白胖胖,没看到有报应。”此言不出一个月,王忠俊的独子在广州因液化气泄漏中毒身亡,后来,王忠俊的妻子又跳井自杀身亡。

前山东省潍坊市坊子区坊子镇后张村支部书记、610头目李炳泉曾用指头点着法轮功学员说:“你们修什么佛?你们修成了我就死给你们看!”他回去后没几天就发病,于清明节前几天死去。

中共迫害法轮功二十多年来,山东一直是迫害的重灾区,从迫害的数量到迫害的惨烈程度,在全国都是数一数二的。比如,据明慧网不完全统计,仅在2019年,山东被迫害的法轮功人数将近1400人,在全国排在第一;被诬判的法轮功学员高达124人,占全国15.7%,排名第一;被迫害致死人数16人,占全国16.7%,也是在全国排名第一。

相应的,山东省参与迫害的人员这些年来遭恶报的惨烈程度也在全国排在前列。仅以山东省610系统为例:前莱阳市、栖霞市、海阳市、龙口市、招远市、聊城东阿县、潍坊市坊子区、梁山县,枣庄市薛城,烟台市等多地的“610”办公室头目都遭了不同程度的恶报,很多都是患癌症离世,有的脑溢血死亡,有的心肌梗塞死亡,有的甚至还殃及家人。

今天,前中央“610办公室”副主任彭波的落马,无论其表面原因是所谓的“贪腐”、“违纪”,还是中共派系斗争中的“牺牲品”,从本质上讲,只不过是众多恶报案例中的新增一例。而中共对彭波履历的全网删除和刻意隐藏,更加凸显出中共的作恶心虚、欲盖弥彰。

法轮大法修炼者并不希望看到610以及中共体制内追随迫害的人遭遇惨烈的恶报。可是时至今日,中共对法轮功的残酷迫害仍在持续,从去年以来,由政法委“610”发起的“清零行动”,接连不断上门骚扰法轮功学员,在全国范围内绑架、勒索法轮功学员,甚至设置高额“举报奖金”、公开煽动“人人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

鉴于以上的恶报案例,真心希望那些心存侥幸、仍在死心塌地为中共卖命的610、政法委和公检法司的参与者,也许你们做了恶事暂时还没有看到后果,可那是上天留给你们醒悟和弥补的机会。如果执迷不悟、继续迫害修炼人,那么当阴德耗尽之际,也是恶报来临之时。(节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