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安门自焚真相|“四•二五”上访真相|4639迫害致死案例 |1400例造假
短波收听指南

订阅视频

海外用户可下载明慧广播手机应用
明慧小弟子园地

明慧青年弟子园地(14):为法而来的大法小弟子

发表日期: 2021年3月26日
节目长度:24分53秒 Get Windows Media Player
在线收听
下载
6,700 KB

23,325 KB
下载方法:按鼠标器右键,在弹出菜单中选择“目标文件保存为…”(Save Target As…)

听众朋友您好,欢迎收听这一期的青年弟子园地。


为法而来的大法小弟子

文:中国大陆大法弟子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四月十六日】妈妈在医院工作,怀我初期不知情的时候无意中做了很多次X射线,从医学角度讲,这样的孩子容易流产,即使出生也不容易存活,或者是得大病而夭折。由于妈妈当初信师信法,很坚定的修炼,我顺利的出生了,这已经是一个奇迹了。

我出生之后经历了数次很大的病业生死关,次次都是来取命的,在妈妈的坚定实修信师信法下,我奇迹般的活了下来,这期间我没有去医院,没吃药,全靠妈妈炼功和发正念,常常妈妈一发正念我马上退烧,或者身体立即好转,很神奇。现在我身高近一米七(我是女孩),身体非常健康。

一、幼时

我出生后的第十个月,九九年七二零对法轮功的迫害开始了,父母推着婴儿车带着我到市政府为大法讨回公道,被警察抓進一所学校,由于妈妈一天没吃没喝,没有奶水,半夜十一点,在妈妈的强烈要求下,我和妈妈被放回了家。转过来第二天,爸爸妈妈去北京上访同时被绑架关進看守所,我被迫与妈妈分离,被强行断奶了,我大哭了好几天。

从这之后,我就面临着一次一次和父母分离。两岁时,父母同时被非法劳教,我被另外空间的邪恶迫害,在这个空间表现的就是弱智,不会说话,不知道大小便。后来父亲被劳教所迫害致残,和妈妈一起放回家,妈妈在非常艰难的情况下,把我接回身边抚养,我在短短几天之内恢复正常,例如:回到妈妈身边后,大小便立即正常了,一个月就能背诵许多篇《洪吟》,妈妈读《转法轮》如果停下来,我会在玩耍中接着一字不差的背很长一段。

我的童年是在妈妈的读法声中和师尊的讲法录像声中长大的。小时候我炼不了功,但是妈妈晚上炼功时我会醒,每次我都能看到整个空间场全是紫色的,虽然颜色很单一但是十分美好漂亮,有时候看到的是绿色的。

在幼儿园表演节目时我都是背诵《洪吟》,妈妈也问在座老师和家长能不能听懂,老师说能。一次在社区孩子们表演节目的时候,我唱了一首白雪的“祝福”,当唱到“法轮大法好”的时候,全场人都震惊了,社区书记脸吓得煞白,但是没有人打断我,表演结束后我拿着小礼物回家了。三天后,他们找妈妈了,妈妈说这是孩子的纯真祝愿,你们接受吧。

二、小学

我的身份一直是公开的,刚入学时妈妈就和学校老师讲了信仰自由和我们大法弟子的身份,不希望因为信仰被学校误解或者影响学习,学校表示不会影响。

二零零五年小学强制入队时,《九评》发表刚半年,邪恶因素很多,当我表示不入队时,老师校长不能理解,妈妈找班主任老师和校长讲真相,写了一封公开信给学校的老师和校长,信中说明了家里被迫害的情况和修炼大法给我带来的好处,还有发毒誓能带来的可怕后果等。在师父的帮助下和正念加持下,学校同意了我不入队。

有一次老师问我:法轮功好吗?我说:法轮功好,共产党不好。老师脸色铁青,赶紧让我坐下,我看到有的同学向我竖起了大拇指。同学知道我的情况后,都很理解我,支持我,我成为了全校唯一一名不入少先队的学生。

那时邪恶因素多,学校强制学生戴红领巾,管纪律的高年级学生在校门口检查,没戴的学生扣分并且不让進校,我多次说明我不是少先队他们不信,说我撒谎不让我進校,之后老师出来为我解围,说我是特殊情况,才让我進校。

自从那次事件之后,全校很多学生都知道校内有一个没入队的学生,还说那是法轮功的孩子,很多人在忘记戴红领巾的时候都学我,说没入队,混進教学楼。因此从我那一届往后,学校就不再强制学生戴红领巾了,很快校内的学生都不戴红领巾了,发生了很多有意思的事:一次升旗仪式,很多学生没戴红领巾,老师为了保持队列整齐,校长在广播台上用话筒喊:都把红领巾摘下来!而且每次轮到我所在的班级升旗,都会出一些岔子,一次周五练习升旗的时候,我们班把国旗升倒了,国旗倒挂了好几节课才发现;还有一次周一早上升旗,一阵大风把旗吹的和两道绳子乱搅在一起,旗也没升上去,全校学生在下面笑得前仰后合,我看有些老师也是忍俊不禁。我们小学举办的活动里,都不戴红领巾,象运动会,春游,看电影还有军训,在很多集体照片里,很少能看到红领巾这个邪物了。

小学五六年级时有一节思想品德课(也就是政治课)的内容是专门攻击大法的,同学们都知道我是炼法轮功的,很期待我的表现。我那时真的很紧张,我怕我讲不过老师而造成不好的影响,但是妈妈告诉我,作为大法弟子必须证实法,看到众生对大法犯罪时,必须制止。课前一个月我和妈妈天天认真发正念,清理老师和学校的邪恶因素,不允许邪恶操纵老师毒害少年儿童的心灵。我准备了一些针对上课内容用的真相资料。到了讲那堂课的那一天,妈妈站在学校周围发正念,我在教室内发正念。老师進门后同学们的目光都集中到了我身上,我手里拿着资料看着老师,准备在老师讲课的时候起来发言,老师看了我一眼,有点紧张,什么也没说走到讲台上。老师开始讲课了,她边讲我边在下面传真相资料,因为准备的少,同学四、五个人看一份,我还准备了一份给老师。

老师讲到自焚伪案时,我起立说那是假的,我准备讲下去的时候老师不让我讲,让我坐下。我坐下发正念,清理老师背后的邪恶因素。我发现同学都在下面认真的看真相资料,边看边指着一些自焚伪案里的图笑,几个人在一起小声骂江贼太坏了。老师在上面讲的时间不长,没有讲太多那些不好的内容,只是让我们把书上的内容画一画,这是这位老师讲的最少的一节课,讲完课老师让我们写一道题并上交,问我们要是看见法轮功发资料我们该怎么做?很多同学答的都是不管,还有的同学说拿来看一看,好像没有同学说报警什么的,大家都知道真相。老师把这些答案收起来看了看,又把我拿的真相资料拿走,说回去看看,把这节课剩下的时间改为自习。下课老师走后,同学们都走到我这问我大法真相,我当着十多个人的面讲了自焚伪案、活摘器官、我家被迫害的情况、大法洪传世界这些真相,大家听得很认真。

还有一次,语文老师用一个成语造句,攻击到了大法,课后那名老师找到我向我道歉,说她不是故意的,很后悔,怕给我造成伤害。其实真正伤害到的不是我,而是可怜的常人。

三、初中

上了初中,我進了小班,小班目地就是要考重点高中,所以各科老师特别严抓学生的成绩,包括小科,例如历史政治这两个给人洗脑的课程。政治老师上课是每个学生都能叫到起立回答问题,那些问题都是洗脑的党文化内容,每节课我都能被叫到很多次,直到有一次,我实在受不了了,下课后我去找到政治老师,向她坦白我不想学政治,老师很惊讶,问我为什么,我对老师说:“我是修炼法轮大法的,大法教我做真善忍的好人,使我受益匪浅,但是这么好的功法,却被中共打压、迫害。我父亲想做大法要求的好人,在2001年被中共迫害致全身瘫痪,至今还躺在家里,这都是中共干的,而政治书上说要拥护某某党,我接受不了,所以我不想学政治。”

老师听完后,问我:“那中考的分怎么办?中考每一分都很重要,何况这是十分啊(政治历史加起来十分,不及格只得三分)。”我想了一下说:“总不能为了一点点分数放弃自己宝贵的尊严吧!”老师认真的看了看我,知道我肯定不学政治,老师点了点头,说:“行,这是你自己决定的。”从那以后,政治课我再也没听过,老师也没有再叫我起来回答问题,一直到中考。相比政治,历史老师难缠多了,历史老师被党文化洗脑的很厉害,张嘴闭嘴都是党文化,有一次还提到法轮功是某教被我制止了,当我在考试前三个月时提出我不学历史近代史的内容,她一下火冒三丈,说了很多不好听的话(没提到我的信仰),很明显是被背后的邪恶因素操控了,我一个劲的发正念,清理她背后的邪恶因素,她平息了一会,我以为她同意了,没想到她告诉我班班主任,我被叫到办公室谈话了很多次,她们看我就是不妥协,就是不学政治历史,最后也默许了。

当时我学习成绩一般,老师说我必须努努力才能考上重点,我还丢了政治历史那七分,中考后成绩下来了,我非常的惊讶,我的其中一科竟然第一次达到了优秀,比往常最好的成绩高出至少十分,我知道这是师父给我的,我很轻易的上了理想的重点高中,向老师证明了我不学政治历史同样能考上重点高中。

四、高中

上了高中,和小学初中一样,妈妈依然在入学时就和班主任老师讲了真相,并且不希望因为信仰影响我在学校的生活,老师表示理解。可是我由于忽视了学法,一次在车上给了一位高年级学生神韵光盘被举报,还在学校网上说这件事,弄的校内很多人包括校长都知道。第二天老师找到我跟我谈了很长时间的话。妈妈也到学校和老师谈了这件事情,并且平息了这件事情。

事后我发现了自己很多的执着心:争斗心,显示心,求做事的心,不注意安全,说话带有强制性等等,最重要的还是证实自己,忽视了学法。高中的老师大多都是明白真相的,一次政治课上的内容是关于宗教信仰的,书上没提大法但是有可能会讲,我已经做好了准备。但是上那节课之前,班主任老师把我叫到一个空教室用他自己的时间一对一给我上了一节课的化学,没让我上那节政治课。课后我回教室问同学有没有讲到大法他们说没有,别的班也没讲。

五、营救妈妈反迫害

初二下学期期末考试前的最后一个星期五(2012年7月6日),我象往常一样回家,打开门后我惊呆了,家中一片狼藉,家里所有的柜门都敞开着,师父法像和大法书都不见了,电脑没有了,卫生间的水池里漂浮着烟头,妈妈被抓了,父亲躺在床上不说话。我吓坏了,跑出门问邻居发生了什么事,邻居告诉我家里来了一群警察和便衣,把家抄了。

我回到家,看着父亲没人照顾,我心里乱极了,妈妈被抓了,我又不会照顾父亲,这怎么办啊。我哭着求师父,瞬间,脑子有一念,找姥爷,我给姥爷打电话,姥爷立刻赶了过来,带着我先去家附近的派出所要妈妈。那时邪恶因素太多了,我又害怕,派出所的恶人很嚣张,没有告诉我们妈妈在哪,撵我们走。

第二天,姥爷很早就带我去了公安分局,看守所要人,都没有我妈妈,绕了一大圈又回到门口的派出所,光车费就花了两三百,这时值班换了个人,姥爷讲了家里的情况,父亲不能没有我妈妈,妈妈是好人,这个小伙子看姥爷这么可怜,就查了一下妈妈的位置,告诉我们妈妈在另一个派出所。于是我们去了那个派出所,刚去那里的时候,那里的人很冷淡,说妈妈涉嫌颠覆国家政权,就不放人,僵持了很久,还是不放,只好回家了。

吃完午饭后,我去了一个同修家告诉他妈妈被抓了的事,让他通知其他同修一起发正念,并要了本《转法轮》,然后又去买了一些文具准备期末考试用。这时姥爷给我打电话,说下午再去一趟那个派出所,这次一定要把妈妈要回来。过了一会儿,我们又到了那里,这次姥爷带了一位同修来,一起在最邪恶的地方发正念,姥爷上了楼,找警察谈话要求放人,我和那位同修在楼下发正念,一个小时后,妈妈下来了,我立刻冲上前去抱住妈妈,放声大哭,害怕妈妈会再次离开,然后我们回了家。

这短短不到二十四个小时,我却感觉过了好几年的时间,在另外空间一定是一场正邪大战。

中考前一个星期,放学回家后,看妈妈不在家,我以为妈妈出去了,并没有在意。到了晚上八点左右,我接到一个神秘电话,打电话的人告诉我,我的妈妈又被抓到那个派出所了,让我和我的姥爷去要人。我那时很纠结,因为我的姥爷去外地旅游了,不在本地,父亲家的人不太支持大法,又不懂应该如何做,就算去了也不能起多大作用,还不如我自己去,我求师父,问师父我该怎么办。瞬间,脑子里有一念:要给常人一次机会。我顿时热泪盈眶,师尊太慈悲了!应该给那些常人一次机会。

我擦干眼泪,很冷静的给姑姑、姑父打了电话,告诉他们妈妈被抓了。令我没想到的是,他们同意和我一起去要妈妈,并很快的来到了那个派出所。我们三人進去,我说:“我是某某某的女儿,我来这里的目地是要求你们赶紧放人,上次你们抓我妈妈的时候都知道我父亲瘫痪需要我妈照顾,你们必须立刻放人!”他们看了看我,说:“你再等等。”我和姑姑、姑父就坐在椅子上,我一直在发正念,半小时过后,我站起来说:“这都半个小时了!还要让我们等到什么时候?!”他们又说等一会儿,我就在大厅边看表边走来走去边发正念,过了十五分钟,我说:“这都几点啦?!我父亲已经一天没翻身没吃饭了!你们要再不放人,出现生命危险了谁负责!你们派出所负责?!”他们不敢说话,我说:“你们赶快上楼通知一下,赶紧放了我妈!”我看他们一个个愁眉苦脸的,显然不是一个小小的派出所干的,我接着看着表走来走去,这期间,我一直发着正念,求师父加持,又过了半个小时,他们终于放我妈妈了,我拉起妈妈的手,走出派出所。

写稿过程中,发现这十几年发生的事情太多了,因为时间仓促,很多事情来不及细写,希望大法小弟子都能写出自己的经历,完成大法小弟子在正法中应起的作用。曾经做过一个梦,师父给我一张写满名字的纸,并告诉我这些都是回不去的小弟子。我赶紧看,有很多我认识的名字,但是我的名字不在上面,我知道这是师父对我的鼓励,也为那些小弟子们心酸。我们虽然是大法小弟子,也是带着很大的誓愿来的,不能以任何借口推卸我们的责任,我们都应该精進,让师父欣慰。

这是第一次写稿,如有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再一次向师尊合十。


为法而来的大法小弟子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4/16/为法而来的大法小弟子-30723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