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安门自焚真相|中南海上访纪实|4363迫害致死案例|1400例造假
海外用户可下载明慧广播手机应用

海外用户可在Podcasts收听明慧广播电台
大陆消息

明慧简讯 (10/28/2010)

发表日期: 2010年10月28日
节目长度:10分 Get Windows Media Player
在线收听
下载
2,402 KB

9,374 KB
下载方法:按鼠标器右键,在弹出菜单中选择“目标文件保存为…”(Save Target As…)
(男)国内消息

揭露南充市“法制基地”的邪恶面目

四川省南充市“六一零”是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其所办洗脑班用的幌子是“崇尚科学法制基地”,其实是侵犯公民人身和信仰自由的非法私设监狱。这个基地主要针对曾经被非法劳教过的法轮功学员,计划对其重新进行洗脑迫害。

这个“基地”目前设在南充市西山公园下边,洗脑班校长是伏少林,副校长退休干部彭东胜,这两个校长从南充建立洗脑班以来就在里边任职;“陪教”是由法轮功学员所在地、所在街道办事处及居委会派人。

今年洗脑班人员是从南充市各个乡的“六一零”成员,提前进行迫害培训。南充的叫陈余赋、任春海,在五月份时又专门抽去省六一零进行培训,其中有南部的马小玉、敬志清,阆中的刘清珍、刘顺花。

在世博未开之前,洗脑班就在各乡绑架了好几位法轮功学员。四月十五日,南充当地又劫持进去唐桂珍、母明禄,都是从家中骗去的。四月二十号,南部的黄治平手里提着菜、水果回家,居委会的人在她家的楼下把她劫持到洗脑班。后又从南充看守所转来法轮功学员王向红。阆中一个叫刘清玉,她一字不识,年龄七十五岁;南充法轮功学员任兴会,被六一零机构叫派居委会人员跟踪,于七月十号这天,在外边被居委会的人强行送进洗脑班。

据洗脑班校长透露,他们所谓转化一个法轮功学员,中共要花去三万八千元人民血汗钱。洗脑班里买菜做饭的,买坏肉,煮熟了都有烟臭味,来一个人要记下生活费,走一个人也不减生活费。迫害一个学法轮功的,各个阶层都可以去捞取点油水,从上到下互相骗取钱财,而受害的是老百姓。其实中共从上到下都是互相欺骗。请世人擦亮眼睛,认清这个“基地”的邪恶面目。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10/28/231569.html

(女)吉林九台市史文卓遭恶警刑讯逼供经过

二零零二年十一月二十七日下午三点多钟,吉林九台市公安局政保科姓陈副科长、董萍等七、八人闯进法轮功学员史文卓家,把她绑架到公安局刑讯逼供。

在九台公安局一楼收发室里,九台公安局政保科曲春森、长春市公安局一处魏处长等三人给史文卓头上套上塑料袋,固定在铁椅子上,胸前有三根铁棍,用手铐铐上两手,用绳子挂在两手中间,在手铐前后绕绳,椅子两边一边站一恶警绕绳,如同五马分尸,前后大回环的绕绳,等绕到头前两边的人使劲拽绳子,曲春森给史文卓灌酒,其他恶警用胶皮棒打史文卓的头,一边绕绳子,一边打脑袋,人一会就窒息了,然后恶警把塑料袋放开;接着再重复折磨……恶警魏某、曲春森还叫嚣:弄死你就说是心脏病突发,你身上没伤、胳膊浮肿能消,你家什么办法也没有。政保科陈某、王浩红等五、六个人在旁起哄吆喝。

二十七日晚上,恶警魏某、曲春森再次对史文卓进行刑讯逼供,曲给史灌酒,逼史骂大法师父、威胁要把她关入长春的监狱,那里的刑具比九台不知厉害多少倍。那晚恶警折磨史文卓近十个小时,期间公安局局长刘国顺进去看了四、五次,逼史文卓口供。

第二天上午,史文卓的头象木头一样,精神达到崩溃的边缘,恶警曲春森等三人再次审问她,强行逼她摁手印。在看守所非法关押期间,史文卓二十多天胳膊、手无知觉,二个多月才能拿东西不往下掉。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10/28/231575.html

(男)四川李阳芬被看守所迫害生活不能自理

二零一零年九月二十七日上午十点过,四川省宜宾市兴文县法轮功学员六十五岁的李阳芬女士,在菜市场遭到县“六一零”和国保大队恶人的绑架,随后遭到“六一零”骨干罗劲松、警察刘科等非法抄家。在整个绑架和搜查中,中共人员未出示任何证件和法律手续。

被非法关押在县公安局看守所十多天后,原本健康的李阳芬现生活不能自理,疑被看守所狱医注射不明药物所致。

李阳芬老人被关押迫害十天后,一次去解手时昏倒在厕所里,约半个多钟头后,同室的一个犯人才发现,她马上大声喊:李阳芬昏死了,李阳芬昏死了。看守所的狱警听到喊声才打开仓门进去看,看到李阳芬真的不省人事了,才去叫狱医。狱医给打了一针,打针后李阳芬醒过来了。

但这以后李阳芬的头一天比一天昏,腿软无力,出仓放风都需要人扶,没食欲,吃不下东西,胸口感觉有什么东西堵着,想吐又吐不出来。同一监室的犯人都看不过去,对狱警说:人都这样了,你们放她回家吧。狱警说:“放,哪有那么简单?”

后来看她实在不行了才通知家属接人。十月十一日,李阳芬的丈夫去接她时,都是两个犯人扶着她出来的。两个人的手一放,李阳芬差点摔倒在地。

时至十月二十六日,李阳芬的状态仍未好转,一个原本身体健康的炼功人,在监狱里被关押了十多天就被迫害得生活不能自理。人们怀疑狱医的药里可能混有不明药物。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10/28/231593.html

(女)湖北安陆市法轮功学员陈琳遭受的迫害

湖北安陆市法轮功学员陈琳曾于二零零三年五月遭安陆公安局市国保大队恶警闯到上班的单位绑架,送看守所关押迫害。

陈琳修炼法轮大法以前,身患多种疑难杂症,神经性耳鸣、贫血、骨质增生、附件炎等等十多种慢性病。一九九九年一月喜得大法,炼法轮大法使陈琳脱胎换骨,所有的疾病不翼而飞。每天早上炼功,然后去上班,精力旺盛,精神道德升华,得到了单位及顾客的好评。

然而一九九九年七月,以江恶为首的中共恶党集团对大法与法轮功学员进行疯狂的迫害。一时间,对法轮功学员进行抄家、绑架、判刑。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凌晨四点半钟,陈琳象往常一样来到炼功点炼功,突然闯来一帮警匪野蛮的驱散学员,并且叫嚣说:不准炼功,中央有精神说法轮功违法。他们抢走了炼功用的录音机,绑架了提录音机的辅导员,然后逐个的提审讯问、登记,按登记的名册进行抄家、抢劫,抄走了大量的大法书和炼功磁带。然后与单位挂钩,强制单位对法轮功学员进行盯梢、连保。强迫法轮功学员写揭露法轮大法的材料,写不炼功的保证。而陈琳炼功才半年时间,带来了这么大的好处,陈琳说法轮大法好。

二零零三年五月二十七日,安陆公安局市国保大队一行人,梅德安、陈怡东等恶警闯到陈琳上班的单位,在光天化日、众目睽睽之下绑架了陈琳。并强迫陈琳开门抄家,陈琳不开门,他们这些警匪就把陈琳羁押在公安局,然后强行撬开了陈琳家门,抄了陈琳的家,抢走大法书籍和师父的法像,以及真相传单。

陈琳在看守所绝水绝食抗议非法关押。看守所指导员恶警张文明叫来一帮刑事犯强行灌食,四人摁住手脚,一人捏住鼻子和腮帮子,一人撬开牙用塑料瓶做漏斗,强行灌食,陈琳由于不能呼吸,几乎窒息。灌食过后嘴和胃都出血了。

恶医何小青,派犯人秘密监视陈琳并给她通风打报告,陈琳在墙上默写师父的法。恶医多次惩罚陈琳。看守所的所长刘黎光,背后操纵迫害,恶警岳中贵也参与了迫害。他们叫男犯人,用手铐脚镣铐住了陈琳的手脚……他们说只要你写个不炼功的保证就放你回家,陈琳不写他们就强制家人写了所谓的“保证”。出来时看守所向家人要了一千元的生活费,其实陈琳根本就没有吃饭,一直绝食。

陈琳从看守所出来后,安陆市六一零、公安局国保大队,不仅派特务秘密盯梢,监视陈琳的行动,还强制上班的单位派专人对陈琳进行联保,如果发现进北京或者发法轮功真相传单,就制裁联保人和单位;强制陈琳的家人,保证看着,不准陈琳随便走动、讲真相、发传单。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10/28/231582.html

(男)新闻短讯

二零零七年三月十六日,天津武清陈嘴乡派出所接到大旺村电工李国生的诬告,将法轮功学员黄西秀和她的姐姐绑架到派出所,并勒索姐妹俩共一千元,将黄西秀非法关押七天。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10/28/231591.html

(女))黑龙江省佳木斯市法轮功学员赵桂英女士,现被非法关押在黑龙江省戒毒劳教所三大队。二零一零年十月二十一日,赵桂英的亲人去看她,亲人们只能隔着大玻璃用电话跟赵桂英交谈,赵桂英还被迫戴着劳教牌。还没说上几句话,值班的警察就强行撵走了赵桂英的两位亲人。当天值班的警察有吕培红、聂磊、牛晓云、郭彤旭、武振东。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10/28/23158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