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安门自焚真相|中南海上访纪实|4296迫害致死案例|1400例造假
海外用户可下载明慧广播手机应用

海外用户可在Podcasts收听明慧广播电台
大陆消息

明慧简讯 (10/30/2010)

发表日期: 2010年10月30日
节目长度:10分 Get Windows Media Player
在线收听
下载
2,404 KB

9,375 KB
下载方法:按鼠标器右键,在弹出菜单中选择“目标文件保存为…”(Save Target As…)
(男)国内消息

王永航律师在沈阳监狱遭殴打受伤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10/30/231670p.html

王永航律师因多次为法轮功修炼者提供法律援助,被中共判刑七年。二零一零年十月十一日晚,被劫持在沈阳监狱城第十八监区的王永航遭到狱警指使的几个犯人殴打,造成身体严重伤害,这些犯人是在狱警李士广、彭力、刘敞等人的指使下干的。第二日上午犯人还不断对王永航进行殴打,后来警察把他关进了小号迫害。王永航身心遭受严重摧残。请善良的人们关注此事,制止中共的暴行。

二零零九年六月十六日,王永航律师为法轮功修炼者丛日旭作无罪辩护,再次触怒中共。二零零九年七月四日,王永航律师被闯入家中的警察带走,此次抓捕行动,据知情人披露是北京周永康亲自下令,之前已对王永航律师进行过跟踪、拍照。同时带走的还有王永航的妻子、法轮功修炼者于晓艳。当时王年近八十岁的母亲也遭到粗暴执法、恐吓与惊吓。

(女)人事科科长自述遭延吉恶警酷刑折磨经过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10/30/231672p.html

我叫朴贵峰,朝鲜族,家住延吉市,今年五十一岁,原吉林省有色金属地质勘查局六零五队劳资、人事科科长。二零零四年四月六日下午我正在单位开会,以朝阳派出所警察陈润龙为首的六、七名警察到单位找我,借口说要找我核实情况,把我诱骗到朝阳派出所。

石德志、陈润龙等警察把我绑在老虎凳(铁椅子)上;在我面前还放了一把椅子,然后将我的两腿架在前边椅子靠背的横层上用绳子捆住;再用一根铁棍横插在小腹前,将身体和铁椅子固定住;又将我的两手反绑在我坐的铁椅子靠背的横层上,把我整个身体固定成了一个V字形。然后用一块块木板插在反绑的胳膊和铁椅子横层中间,加大V字形的弯度来增强我的痛苦。警察用此种酷刑对我迫害了一上午。下午又增加了黑塑料袋反复套头让人窒息的酷刑。他们用黑塑料袋套在我的头上系上扣,直到我快窒息的时候他们才解开,然后再套上、再解开,如此反复迫害,我的心被迫害的像要爆炸一样难受。警察陈润龙还往我后脖梗子里灌凉水。看这一招也不好使,陈润龙和一个二十多岁瘦瘦的警察又变招,两人轮班儿用一截自行车外带猛抽我的两只脚的脚心、脚趾头。见我被他们迫害的身体痉挛、颤抖不止,石德志还使劲按着我的身体不让我动。看我还不妥协,警察就改用六十厘米长,四厘米宽的竹板继续抽打脚趾头,两脚底和脚趾头当时就被打的成了黑紫色,神经被打的一蹦一蹦的痛。一番迫害后,累得他们直喘气,还邪恶的叫嚣:“你不开口我们绝不会放过你,让你说话的方法还有很多,我们能让杀人犯都能开口,不信你能挺的住。”


(男)云南第一监狱迫害法轮功学员案例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10/30/231656p.html

1、包远靖:男,四十岁左右,甘肃省法轮功学员、副高级工程师,二零零六年三月在云南西双版纳被绑架后被判刑四年,关押在云南省第一监狱八监区。为迫使他转化,在监区长丁永中的授意下,以其出工时没有走在队列中为由,分监区长吕超就将他的“用餐卡”收缴,每餐只给二两饭,当包远靖以绝食抗议这种非人道的虐待后,警察丁永中就指使吕超给他戴上了十多公斤重的脚镣,并将他关入阴暗潮湿的严管室,把手脚铐在铁栏杆上,加派四个犯人看守。犯人吕德华还指使另一犯人冲
进严管室毒打他的脸。就这样,包远靖戴着脚镣受酷刑虐待历时达两个多月。

有一天,监区长丁永中到压茶车间时,因为包远靖没有喊:“警官好”,丁永忠又再次指使警察给包远靖戴上一副十多公斤重的脚镣和两副手铐,二十四小时呈大字形铐在严管室的铁栏杆上两天,在监狱某个副政委的干预下才给他解开了手铐。但是一星期后,由于包远靖表示他没有错,于是分监区长徐颜能又根据监区长丁永中的指使,再次给包远靖加戴上一副手铐,二十四小时铐在严管室的铁栏杆上,历时达三个多月,之后警察又将他转入到洗脑班,由三名服刑人员二十四小时轮班看守,
每天强行洗脑十多个小时,历时达一年多。

(女)2、侯发勇:男、五十岁左右、四川省法轮功学员。于二零零五年一月在云南省楚雄市被警察绑架后判刑三年,关押在省一监一监区。二零零七年二月二十日是正月初三,监狱就逼迫犯人出工做苦役。侯发勇向副监区长赵凡请假给家里的亲人写封信,却被拒绝。

侯发勇说:按《监狱法》规定,法定新年假是三天,而监狱才给犯人放了两天假,还有一天属于法定休假;再者,平时犯人监舍十分拥挤,规定十三人住的监舍却住进了二十六人,所以,请假写一封家信是情理之中的事。可是副监区长赵凡不但不准侯发勇请假,还指使一伙犯人将侯发勇推进严管室关押,并且用手铐将侯发勇的双手铐在铁栏杆上,双脚又戴上铸铁脚镣,每餐只准吃二两米饭,不让吃肉类食物。这样连续迫害八十六天,致使侯发勇体重从八十三公斤下降至六十七公斤,身心受到严重的摧残。

(男)3、李文波:男,四十二岁,昆明市晋宁县古城镇古城办事处古城村村民。二零零九年四月二十四日,晋宁县公安局再次将被劳教了三年零四个月、回来不到一年的李文波绑架,后秘密判刑三年,二零一零年三月四日,李文波被送到省一监八监区当天,李文波认为自己信仰真善忍没有罪拒绝穿囚服,于是监狱狱政科警察与八监区警察三十多人围攻李文波,同时指使李寿军等四名犯人将李文波按在地上,并强行剥去他的衣服换上囚服,李文波高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以示抗议,
警察就指使犯人用封口胶布将他的口封住,为掩盖其恶行,在外面又加戴上一个大口罩,随后把李文波拖进严管室内,用四副手铐将李文波四肢成大字状每日二十四小时(除吃饭和上厕所解脱外)铐在铁栏杆上长达数月。李文波自被关押到省一监后,狱方不准他与别人接触,不准与家人通信,也不准家人探视。现仍被关押在省一监八监区。

(女)新闻短迅

李正:男,三十多岁,云南省临沧市凤庆县法轮功学员。被判刑六年关押在省一监四监区。因为李正从看守所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一直到监狱,到监狱后就被数名警察拳打脚踢,门牙被打落,全身多处被踢打致伤,到四监区后,李正仍每天坚持喊“法轮大法好!”除遭毒打外,入监后就给他长期戴上手铐,重新换手铐时手铐都锈的打不开了。现仍被关押在省一监四监区。

(男)飞雪龙:男,四十岁左右,云南省玉溪市高级讲师,被绑架到省一监一监区后就被关进严管室。警察王昆强迫飞雪龙跪砖头,头上顶水,指使其他犯人殴打他,致使飞雪龙内脏发炎,全身浮肿,生活不能自理,生命出现垂危症状,才停止对飞雪龙的殴打和各种惩罚。

(女)赵跃:男、四十多岁。云南文山州邱北县教师。二零零六年秋季被邱北“六一零”,国保大队绑架后判刑九年。二零零七年初赵跃因让本监区的人带一字条给另一监区的朋友,就被监狱强制关“禁闭”两个月,回到监区后又被“集训”了一个月,受尽非人折磨,长年不准亲人探视,现仍被关押在云南省一监三监区。

(男)周模芳:男,五十多岁、云南林业职业技术学院体育教师。于二零零二年十月被警察从家中绑架后被非法判刑五年,被关押在省一监十监区,由于监狱恶劣的生活环境,致使周模芳血压升高,双下肢浮肿,体重下降,身体衰弱,因不放弃修炼法轮功,监狱阻挠办理保外就医,并长年不准亲人探视。

(女)罗泰友:男,六十多岁,云南省门窗工程公司退休职工。二零零九年二月十二日被绑架后秘密判刑五年,现关押在省一监迫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