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安门自焚真相|“四•二五”上访真相|4639迫害致死案例 |1400例造假
短波收听指南

订阅视频

海外用户可下载明慧广播手机应用
真相广播稿

时事评论(2021.03.21)

发表日期: 2021年3月21日
节目长度:8分57秒 Get Windows Media Player
在线收听
下载
2,410 KB

8,386 KB
下载方法:按鼠标器右键,在弹出菜单中选择“目标文件保存为…”(Save Target As…)

本节目是面向民众播放的时事评论。


中共的洗脑术从何而来?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1/3/16/中共的洗脑术从何而来--422154.html

文章发表于明慧网二零二一年三月十六日

“洗脑”一词是前苏联中央情报局根据前苏联生物学家巴浦洛夫条件反射实验而发明的。在实验中,实验者每次给狗吃东西的时候就要摇铃铛,几次实验之后,即使没有食物只有铃声,狗也会分泌唾液。后来让一个小男孩说出数字4或者只是心里想着数字4,就奖励他最喜欢的蛋糕,几次之后,再问他8除以2等于几时,答案还没说出来,男孩口水先流了出来。

条件反射实验说明,人的大脑经过反复的重复性刺激,就可以发生根本性的思想改变,从而成为无法自控的机器和实验者的傀儡。巴甫洛夫被苏共捧为一个伟大的科学家,他撰写的四百多页研究成果从来没有发表,全部给了苏共作为内部使用资料。巴浦洛夫条件反射实验被共产极权用于洗脑,其实就是将人变成像动物一样的被极权彻底控制的人。

五十年代,中共在北京专门召开了巴甫洛夫心理学国际研讨会,探讨如何将其学说应用到宣传上。在其后的历次政治运动中,中共借助暴力手段将条件反射式洗脑方式强行推给全民,因此,中共的“假、恶、斗”成为全民习惯性的思维和行为方式。

1970年2月,安徽蚌埠固镇县方忠谋在家中批评毛泽东搞个人崇拜,被丈夫张月升和长子、16岁的少年张红兵举报。两个月后,方忠谋被以“现行反革命”枪决。16岁的张红兵在检举材料的最后赫然写着:“枪毙方忠谋!”文革后张红兵痛心地说:“那时我们从小到大受的教育就是,爹亲娘亲不如毛主席亲,谁要反对他,谁就是我们的敌人。”就是这样的洗脑教育,使被洗脑者残忍都连自己的亲生母亲都可以杀死。

近年来,随着中共的邪恶本质越来越被人们认清,中共企图用洗脑的方式延长寿命。于是中共开始从娃娃抓起。去年中共党魁亲自下令“让红色基因代代相传”。今年春季开学,中共打着建党100周年旗号,竟然将党课开到了幼儿园。

更令人发指的是,中共对少年儿童洗脑突出中共武装斗争环节,诱导娃娃们穿红军服,拿大刀“打土豪”、“分田地”。陕西青少年服务网报道,在原陕甘宁边区革命根据地纪念馆,学生们穿红军衣服,戴八角军帽,推独轮车运资占地,模拟投掷手榴弹的战斗场景。

对此,北京高级教师杜老师表示:“就是从人性上直接把小孩都杀掉了,把下几代人都杀掉了。”浙江的魏先生说:“其实对我们民族的将来是非常有害的,这样的情况下去,未来我是不太看好。”贵州林女士更表示红色教育对孩子身心都是摧残:“原来我家儿子在上幼儿园的时候很活泼、很可爱,觉得他现在变得越来越丑了,好像没有那么活泼机灵了。”

早在2017年9月,中共在全国中小学教育部统编语文教材中就已经收录了大量红色文化篇目,包括《吃水不忘挖井人》、《狼牙山五壮士》、《钢铁是怎样炼成的》、《纪念白求恩》等三四十篇红色经典文章。除此以外,中共的洗脑方式是全方位的拉网式的推进,比如借助升旗仪式、亲子活动、巡回电影、研修旅行、“大手拉小手”、征文演讲、“学习强国”等灌输洗脑。

前中国青年报冰点杂志主编李大同对媒体表示:“幼儿园里在那里打土豪、分田地,身穿红军服,从小还用暴力灌输孩子们,这一套东西已经不可救药了,反人类,反智力,反文明的一整套东西。”中共这一系列的洗脑措施就是企图把中华传统文化置于死地,让仁义礼智信荡然无存,最后孩子接受到的教育就只剩下中共的斗争文化了。

中共在教育系统的洗脑是从幼儿园到中小学到高校一整套的系统运作。去年10月,中共发布《深化新时代教育评价改革总体方案》,强调到2035年基本形成彰显中国特色、体现世界水平的教育评价体系。清华大学今年2月出台清华版教改方案,“自强不息、厚德载物”,“独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的校训不见踪影,取而代之的是“服务党和国家”、“又红又专”赫然在列。

这样的教育体系究竟能培养出什么样的人才?2021年3月1日,《自然》杂志子刊《自然人类行为》发布一项针对俄罗斯、中国、印度和美国工科大学生学业表现的研究结果,发现中国学生在经过大学学习后,批判性思维能力和学术技能水平均出现下降。

这项研究由斯坦福大学(Stanford University)、莫斯科国立高等经济学院(HSE University Moscow)、教育考试服务中心(ETS)以及北京大学、清华大学和印度的合作大学共同发起,这项调查显示,中国精英学校学生的批判思维能力入学时评分为1.612,普通大学学生评分为0.741,远高于印度和俄罗斯。四年后,中国精英院校学生评分下降为1.339,能力下降17%,普通大学学生评分下降为0.234,能力下降68%,被俄罗斯学生反超。而美国学生则在毕业时批判性思维能力有了飞升,领先于其他国家的学生。

中国人民大学退休教授周孝正表示,破了产的极权主义和拜金主义盛行下的社会创造、批判思维肯定不行。美国华盛顿信息与战略研究所学者李恒青对外媒谈到中共对少儿洗脑时表示,”中共过去没有今天感觉到这么急迫,因为它知道,留下来的时间不多了,所以它要最后拼死一搏。”“但历史的车轮是往前走的,所以最后倒行逆施的人,绝大多数都没有好下场。”

截至2021年3月,已有超过3亿7千4百万人声明退出中共的党团队组织。中共正在彻底走向解体与毁灭。(节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