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安门自焚真相|“四•二五”上访真相|4639迫害致死案例 |1400例造假
短波收听指南

订阅视频

海外用户可下载明慧广播手机应用
真相广播稿

时事评论(2021.03.23)

发表日期: 2021年3月23日
节目长度:12分 Get Windows Media Player
在线收听
下载
3,231 KB

11,247 KB
下载方法:按鼠标器右键,在弹出菜单中选择“目标文件保存为…”(Save Target As…)

本节目是面向民众播放的时事评论。


上贼船与下贼船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1/3/19/上贼船与下贼船-422276.html

文章发表于明慧网二零二一年三月十九日。

共产主义理论就像鸦片一样吸引人,但是却在苏联和东欧垮台了。事实证明,共产主义把人民带向饥荒和贫穷,许多人大呼上当,不过仍然有许多人乐此不疲的继续跟着共产主义走。中共这个共贼一直把自己标榜成“大救星”、和所谓的“母亲”,要建立民主和自由的所谓“新中国”。毛泽东自己就经常说“共产党的贼船”,很多人被中共欺骗着上了这个贼船。

陈祖沛是广东企业家,广东省政协原副主席。上个世纪三十年代时陈祖沛受远房亲戚刘思慕的影响,接触到了共产主义理念,结识了一帮所谓的民主人士,其实都是认同共产主义理念的一帮人,如章乃器、千家驹等,在他们的鼓动下,1946到1951年,陈祖沛给中共捐赠了10多万港币。1948年10月,陈祖沛为开辟对天津和华北地区的贸易,组织了一大批紧缺物资如汽油、柴油、卡车、轮胎、橡胶和西药等,包租了三千吨级的英国轮船运往天津港并亲自押运。帮中共解决了经济困境。

而当时陈祖沛押运的这个货轮就秘密载着香港《华商报》的总经理萨空了,《世界知识》杂志创办人、《星岛日报》总编辑金仲华,音乐家马思聪,戏剧艺术家欧阳予倩等一百多位文化人,前往北京参加中共首届政治协商会议。毛泽东在接见他们时毫不掩饰的说:“你们上了我们共产党的贼船了。”千家驹后来在《自撰年谱》中写道,他经常听毛泽东这样说:“看起来,这不是一句笑话,而是认真的了。”毛泽东当然知道中共是通过暴力和谎言而获得的政权,所以说中共是贼船。

1950年,共产党号召工商界“要把共产党当成真朋友,好好地跟着共产党干,一定会有光明的前途。”陈祖沛轻信了共产党这一号召,他立马回内地参与创办了中国第一家中外合资企业。哪曾想到两年后,1952年五反运动一开始,他就被中共要求“补税款”,数额高达旧人民币200亿元。当时陈祖沛还被广州市公安局扣押一个多月,凑足钱才得以脱身。1957年反右中再次被折腾,陈祖沛也知道已经无法下中共这个贼船,于是只有选择跳楼自杀,虽然没有死,却摔断了一条腿。

一代船王卢作孚和陈祖沛一样曾经轻信中共。事实上,卢作孚是一名爱国企业家,曾在日军轰炸下冒险抢运物资,做出巨大贡献,受到国民政府嘉奖。但他误信中共,把中共和中国混为一谈了,以为跟着共产党走就是爱国,于是1949年回到大陆。没想到,才三年,1952年2月公司召开“五反”动员大会,会上卢作孚被中共派来的公股代表无端污蔑,当晚就自杀了,他死后,公司财产被觊觎已久的中共抢走了。

去年7月,中共号召企业家爱国,毫无羞耻的鼓励企业家向爱国企业家典范卢作孚、王光英、荣毅仁学习,而这些企业家恰恰是在中共发动的一次次运动中被中共宰割和迫害的民营企业家。而如今中共只能提学习企业家张骞,但是张骞在1926年就去世了,根本就没有赶上中共的暴政。

1949年蒋介石从大陆撤退之前,实施了抢救学者计划,但除了胡适、傅斯年、梅贻琦等离开,中央研究院81位院士有60人留了下来,他们误以为可以用知识救国,以为远离政治就可自保。但是这些人最终大都饱受中共迫害,直至生命的结束。

还有些海外游子,带着建设所谓“新中国”的梦想回了国,没想到上了贼船后就再也下不来了。1951年,身在美国的翻译家巫宁坤放弃了博士学位,满怀激情地回大陆任教。他问前来送行的李政道为何不回国,李政道说:“我不愿让人洗脑子。”1957年巫宁坤被打为右派而下放劳改,而这一年李政道却荣获诺贝尔物理学奖。巫宁坤感叹自己是“万里回归落虎穴”。20多年间,巫宁坤受尽折磨,他在1993年用英文撰写的劫后余生回忆录《一滴泪》 入选《纽约时报》当年遴选的七部“值得一读的书”。这本书浓缩了一代爱国知识分子的沧桑心酸。那不是一滴泪,而正像徐志摩描述苏联共产主义时所说,那是一片“火海”。

当然了,也有一些仁人志士,在发现了中共贼船的真相后,当机立断,及时跳下了中共的贼船。

《思乡曲》曾是中央音乐学院院长、中国小提琴第一人马思聪的成名曲,中共执政初期,马思聪错误上了中共的贼船。后来,马思聪在文革的迫害中陷入了绝境。最后,马思聪选择背水一战,毅然跳下了中共的贼船,在1967年1月携带全家偷渡香港,靠岸后他将毛像章扔进大海。到达美国后,马思聪发表了《我为什么逃离中国》的讲话。马思聪说:中共“文化大革命在毁灭中国的知识份子。1966年夏秋所发生的事件,使我完全陷入了绝望,并迫使我和我的家属成了逃亡者,成了漂流四方的‘饥饿的幽灵’。”马思聪逃亡后,他国内的多位亲属被株连迫害。马思聪一直对他的孩子们说:“我没有对不起祖国,中共魔鬼害了人,总有一天会真相大白。”。晚年时,马思聪仍然拒绝回国。

1966年著名翻译家傅雷夫妇不堪文革迫害而悬梁自尽。1958年,著名翻译家傅雷的儿子傅聪在华沙学习,当他得知父亲傅雷被中共迫害的消息后,选择逃离中共,成功出逃到伦敦,得以幸存,并成为一名国际著名的钢琴家。而和傅聪身处同一时代的钢琴天才顾圣婴就没有这么幸运了,文革中她正在上海交响乐团担任独奏,她的父亲已经被捕入狱。一天当顾圣婴得知第二天自己将成为批斗的主角时,30岁的她和母亲、弟弟在当晚选择了以生命的结束来反抗中共的欺凌。由此看来,只有远离中共才是明智的选择。

中共篡政70多年来,在历次运动中造成8000多万中国人非正常死亡,远远超过两次世界大战死亡人数的总和。中共迫害正信,逆天叛道,是中华民族真正的罪人。有良知的中国人应该认清中共本质,反思中共给中国人民带来的痛苦和灾难。在历史大转折的关键时刻,不仅做个历史的见证者,更要成为历史的推动者,脱离中共,获得灵魂自救。

如今已有超过3亿7千万人退出了中共的党、团、队组织,为自己选择了美好的未来。去年8月,前黑龙江省鸡西市副市长李传良选择下贼船,出逃美国。他说,由于中共官场腐败,当他得知当地一区委书记因为议论中共隐瞒疫情遭举报逮捕后,他担忧自己也会因言获罪而出逃美国,随后在大纪元退党网站实名“三退”。李传良表示自己与中共体制格格不入。

2019年逃离中国的北京著名中医师赵中元说:“我在北京是中医师,我服务的一些律师,都是为法轮功学员辩护的一些律师如709律师,只是因为他们为法轮功做辩护,就遭到中共的打压,我为他们服务也遭受了打压。可是他们都是一些有良心的人,不畏强权、依法抗争的人。如果认清中共的邪恶,如果还有正义良心的话,所有的人都应该与中共划清界线。”

很多人在国内看不到真相,到海外了解到真相后非常震惊。比如,曾经有两位中国女子在悉尼歌剧院门口看到法轮功学员摆放的展板上写着:“中国驻悉尼领馆前外交官陈用林原是负责监控在悉尼的法轮功,但目睹了法轮功学员的善良与真诚,认识了中共的邪恶后,选择脱离中共,并公开揭露中共的罪恶。”两人立即拍照,说:“这太令人震惊了!”两人随即表示退团。陈用林作为中共官员下了中共贼船,选择了良知与正义,希望越来越多的人能看清中共本质,抛弃中共,远离邪恶,得到平安。(节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