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安门自焚真相|“四•二五”上访真相|4697迫害致死案例 |1400例造假
短波收听指南

订阅视频

海外用户可下载明慧广播手机应用
大陆消息

大陆消息(2021.09.10)

发表日期: 2021年9月10日
节目长度:7分24秒 Get Windows Media Player
在线收听
下载
1,994 KB

1,735 KB
下载方法:按鼠标器右键,在弹出菜单中选择“目标文件保存为…”(Save Target As…)

这期节目的主要内容有:

2021年7~8月24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离世
四川79岁何秀珍遭受的迫害
广东女子监狱610头目郑珠娥、女警于云霞因迫害法轮功被举报


2021年7~8月24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离世

据明慧网报道统计,二零二一年一至八月份,中共警察绑架骚扰12401名法轮功学员,834人被非法判刑,91人被迫害离世。仅七至八月份,就有姜国波、孙丕进、周贤文、付贵华、孙秀军、初立文、马英、郭琪等24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离世。

山东省潍坊市政法委副县级清官、法轮功学员姜国波,因不放弃对法轮大法真、善、忍的信仰,先后被绑架13次,劳教两次、判刑五年;曾遭到警棍电击、坐老虎凳、灌剧毒物、灌辣椒水等77种刑罚摧残;在看守所、劳教所、监狱被折磨的死去活来达39次,二零二一年四月二十九日含冤离世,终年58岁。

山东省临沂市蒙阴县东儒来村法轮功学员孙丕进遭绑架次日,被迫害致死。家人看到孙丕进一个眼球没了,半边头塌陷,胸腔塌陷。中共610人员说,孙丕进是“跳楼自杀”,却不让家属验尸。恐吓家属,不许他们请律师打官司,不许上访,不许接触法轮功学员,不许说出真相,连赔偿费都不许说。一周后,蒙阴当局威逼家人秘密火化了孙丕进的遗体。


四川79岁何秀珍遭受的迫害

据明慧网报道,二零二一年七月四日,四川省苍溪县79岁的法轮功学员何秀珍女士,在滨江路遇到一位工商局退休老人,给他讲三退保平安真相,被其诬告,被绑架到陵江派出所非法搜身、照相、强行抽血,按手印,晚上七至八点时才放她回家。

何秀珍老人因为坚持修炼法轮功,并不断给民众讲述法轮功被迫害的真相,曾四次被中共非法劳教,两次被关洗脑班折磨,累计被非法关押长达八年之久,遭受了苍溪龙山派出所、国保、六一零、看守所、洗脑班、劳教所等中共邪党部门的迫害。尤其是,二零零八年十一月,何秀珍被苍溪县“六一零”头目李荣等人绑架,非法劳教一年半,劳教期满后又被直接劫持到所谓“广元市法制教育中心”强制洗脑,历经了44天暗无天日的暴力洗脑迫害,致使全身浮肿,胆结石,脑袋暴痛,心慌气喘。


广东女子监狱610头目郑珠娥、女警于云霞因迫害法轮功被举报

据明慧网报道,广东省女子监狱是广东省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三大黑窝之一,监狱里设有610办公室,专门迫害法轮功学员。还设有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专门监区。女子监狱上级单位为广东省监狱管理局,对坚定不“转化”的法轮功学员,采用侮辱、打骂、罚站、不提供充足食物、剥夺睡眠、不准大小便、不让洗漱、不提供生活必需品等等手段,进行肉体上摧残、人格上侮辱。在此举报广东省女子监狱“610办”主任郑珠娥,及洗脑专干女警于云霞,并曝光她们的恶行。

郑珠娥多年来一直担任广东省女子监狱“610办”副主任、主任。亲自布置、指挥、调度并纵容各监区狱警、犯人对不转化的法轮功学员进行精神上、肉体上种种惨无人道的摧残,因此而致死、致伤、致残、致疯的法轮功学员难以计数。

部份被广东省女子监狱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有:惠州市法轮功学员黄丁友、中山市陈小月、汕尾市陆河县彭文秀、梅州蕉岭县李松芳、惠州市惠东县郑桂友、法轮功学员陈正容、林少娜等。被迫害致精神失常的有吴祝君、柳木兰、谢坤香等。

二十多年来,广东省女子监狱从肉体上和精神上毁掉了无数的法轮功学员,对法轮功学员欠下的累累血债,郑珠娥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于云霞是广东省女子监狱“610”转化法轮功学员的洗脑专干,是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黑干将。自从1999年迫害开始,她就积极参与了对法轮功学员的转化迫害,还被派到外省监狱去“学习”迫害经验。由于她表面伪善,内心恶毒,欺骗了不少法轮功学员;又由于她对于转化迫害乐此不疲,二十几年来积累了丰富的犯罪“经验”,手段多端,别人转化不了的就由她接管。她还积极主动参与监狱组织的“自愿者大讲堂”,在大礼堂用大荧幕大肆宣讲污蔑法轮功的邪说,毒害他人。

从2021年7月14日起,30多个国家的法轮功学员开始将最新整理出的一批参与迫害法轮功的中共恶人名单,陆续送交本国政府,要求对这些迫害人权者实施制裁,包括禁止入境和冻结财产。广东女子监狱“610办”主任郑珠娥、女警于云霞也在此次举报名单之列。


4686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

据明慧网统计,迄今为止,被中共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中能够查明身份的有4686人。但由于信息封锁,尤其是中共掩盖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罪行,法轮功学员因迫害而导致的实际死亡人数远远超过这个数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