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安门自焚真相|中南海上访纪实|4363迫害致死案例|1400例造假
海外用户可下载明慧广播手机应用

海外用户可在Podcasts收听明慧广播电台
大陆消息

明慧简讯 (02/10/2010)

发表日期: 2010年2月11日
节目长度:9分59秒 Get Windows Media Player
在线收听
下载
2,396 KB

9,354 KB
下载方法:按鼠标器右键,在弹出菜单中选择“目标文件保存为…”(Save Target As…)
(男)国内消息

张成美被山东王村女子劳教所迫害致死

山东省临朐县冶源镇女大法弟子张成美,于2010年元旦前被临朐县公安局国安大队非法劳教。2月3日左右在山东省王村女子劳教所被迫害致死。

2009年12月8日上午,临朐县公安局国保大队和冶源镇派出所所长高军等公安恶警非法闯入大法弟子张成美家,抢走了大法资料和大法书籍,抢了钥匙,绑架了张成美。下午又再次非法搜家,翻了个底朝天,抽屉里的钱也被拿走。

张成美被迫害致死后,遗体在王村有警察强制监管下火化,目前其家人仍陷在巨大悲痛之中,不愿透漏详细的迫害信息。具体死因及被迫害真相待查,请王村有知情者提供详细信息,凝聚正义之力,将参与迫害的责任人锁定追踪,等待来日公正司法的严惩。

(女)宫凤强被佳木斯监狱迫害至皮包骨 失去记忆

二零零九年十二月,被佳木斯监狱迫害得精神恍惚、生活不能自理的宫凤强,身体极度虚弱,整个人瘦的皮包骨、脱相,看见让人感到害怕,监狱怕出人命承担责任,在家属三年来不断的要求下,才勉强同意“保外就医”。

从监狱回来时,宫凤强已经失去记忆,不认识所有的亲人和朋友,不会说话、不会吃饭、不知道大小便、还经常处于昏厥状态、全身不会动,吐着舌头,脊椎骨变形突出,还经常胸闷、胸疼,一口一口的倒气,痰中带有血迹、小便如牛奶一样白。看到好人被迫害成这样周围的人没有不流泪的。

大法弟子宫凤强家住黑龙江省依兰县达连河镇,原是依兰煤矿第二采区职工,他为人谦和、真诚善良,工作认真出色,在亲朋好友和同事眼中是一个公认的好人。由于坚持修炼法轮功“真、善、忍”,多次遭非法关押迫害。

二零零六年十二月二日晚十点,高楞“六一零”李健和公安局政保科科长孙必武、谭延舒、石志平、徐建忠等二十多人,伙同达连河公安局片警赵连成去大法弟子宫凤强家非法抓人、抄家。至今已三年多了,被高楞恶警绑架时带的手铐深深的铐在肉里,留下的伤痕还清晰可见。

目前,佳木斯监狱还是不放过宫凤强,要求面见,并让还没有完全恢复正常、经常走失的宫凤强去佳木斯精神病院做鉴定。同时还威胁家属:如不去做鉴定,就要对宫凤强上网通缉,并且威胁家属以保人身份承担责任。

(男)哈尔滨大法弟子赵书学被迫害致死的真相

2004年1月20日,哈尔滨大法弟子赵书学被中共邪党迫害致死,年仅40岁。

赵书学1994年因公出差到广州,有幸聆听了李洪志师父的讲法而因此得法,1995年被推举为当地辅导员,从此他变得爱笑了,对人友善了,对事不再偏激和怨恨了。

从1999年7月20日起赵书学便是最早遭受迫害的大法弟子之一。1999年8月2日被绑架,非法拘留20天,被所在单位 — 哈尔滨汽轮机厂开除公职。

2001年夏天的一个夜晚,赵书学与其他5名大法弟子在他开的食杂店里学法时,被几名便衣恶警持枪绑架,后未经开庭审判判刑五年,并剥夺家人探视的权利。

2003年12月26日,家人突然接到警察电话通知保外就医,赵书学被接出监狱时,躺在一个担架车上,衣服破烂,体重不足40公斤,肚子象充了气的大皮球,散发着难闻恶臭。2004年1月19日晚,赵书学开始大量呕血,终因抢救无效于20日晨死亡。

(女)齐齐哈尔市武晓红女士遭刑讯逼供至昏迷

二零一零年一月二十六日下午三点,黑龙江齐齐哈尔市大法弟子武晓红正在汇博广场一楼自己的摊位工作。在齐市建华区文化路派出所所长张守仑的纵容下,韩岱、李险峰等五个警察来到汇博广场将武晓红强行绑架,又利用开锁大王将其家门打开,非法抄家,劫掠私有物品后,扬长而去。

在文化路派出所,不法警察连夜对武晓红逼供折磨,导致她大流血、昏迷不醒,半夜送到附属二院急诊室。武晓红苏醒后又被带回派出所继续遭受迫害,于一月二十七日清晨再次昏迷并下身大流血。为了隐瞒派出所的罪行,恶警叫来“120”抢救没去医院。

一月二十八日下午武晓红家属找到派出所,警察不让见。下午五时左右,警察将折磨的不成样子的武晓红拖拽着架上警车,转至齐市看守所继续迫害。

(男)海外消息

真善忍国际画展震撼伦敦观众

二零一零年二月三日,在世界各地巡回展出的“真善忍国际画展”在伦敦海姆斯泰德历史博物馆开幕。画展开幕当天,前来参观画展的来宾和观众普遍表示受到震撼。

这是“真善忍国际画展”第三次来到伦敦市,这次画展展示了十六幅修炼法轮功的艺术家创作的作品。观众中有当地的普通民众,也有闻讯慕名而来的艺术机构经纪人以及艺术院校的老师和学生。他们纷纷表示赞赏展出作品的艺术魅力,通过观看真善忍画展,他们进一步了解了法轮功真相,并感到心灵的震撼与精神境界的升华。

长期从事教堂装饰玻璃设计教学的简•斯坦丁女士十分激动的告诉记者:“这些作品太美了,实在太美了,表达的非常、非常好,你可以看到其中展现的精神灵性,一幅作品就能涵盖表达了所有层面的内容。”

在伦敦亚非学院学中文的英国小伙子柯安明说:“艺术是(传达信息)最有力的媒介,更别说这么好的艺术作品了。艺术作品自己会说话,我相信人们看了这个展览后,就能感受到善的信息,了解法轮功是什么。”

茹斯女士在新闻部门工作,她说,我想人们看到别人遭受苦难时不可能不展现自己的人性。这个展览的确是一个口耳相传(真相)的好办法。

(女)瑞士媒体专题采访 活摘器官再受关注

瑞士第二大周报,苏黎世 “星期天报”于二零一零年一月三十一日发表了一篇对一位旅居德国的中国女法轮功学员的采访,以证人的身份讲述了劳教所的见闻,以及中共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罪恶。

专访中写道:“‘您的家族中是否有遗传病?’当监狱的医生问刘巍女士这个问题时,她无论如何也不会想到,这是一个决定她自己生或死的问题。”

“后来的许多事情都表明,刘巍差点儿成了活体摘取器官的牺牲者。就象前加拿大亚太司司长大卫•乔高在他二零零九年出版的书《血腥的器官摘取》中所描写的一样:中共在过去的几年中杀死了众多犯人,并摘取了他们的心脏、肾脏和肺。盗取器官弥补了中国自愿捐献器官的不足。”

乔高两周前在瑞士伯尔尼获得了由世界人权组织颁发的人权奖。在此书中,这位前亚太司司长用曾被关押的犯人报告和其它证据,论证了他对中国政府的指证。

到目前为止,在中国的劳教所里,在押的法轮功学员仍然被继续盗取器官。瑞士器官移植捐献基金会会长弗兰茨•伊墨说,“法轮功修炼者成了一个活体器官库,并真的被分门别类地归档。这个器官库里有成百上千个记录,每一个都可能意味着一个死亡案例。”

(男)新闻短讯

66岁的姚玄是中原油田退休职工,2010年2月3日,姚玄等人到黄甫拘留所看望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在公路边等候的姚玄,被便衣警察绑架。接着恶警又到姚玄家非法抄家、抢劫。目前,姚玄被非法关押在黄甫拘留所迫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