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安门自焚真相|中南海上访纪实|4363迫害致死案例|1400例造假
海外用户可下载明慧广播手机应用

海外用户可在Podcasts收听明慧广播电台
大陆消息

明慧简讯 (07/21/2010)

发表日期: 2010年7月22日
节目长度:10分 Get Windows Media Player
在线收听
下载
2,401 KB

9,375 KB
下载方法:按鼠标器右键,在弹出菜单中选择“目标文件保存为…”(Save Target As…)
(男)海外消息

七二零 纽约中领馆前集会反迫害

二零一零年七月二十日晚,法轮功学员在纽约中领馆前集会,呼吁解体中共,制止迫害。主持人易女士说,十一年前,中共江泽民集团发起了一场疯狂迫害法轮功学员的血腥政治运动。十一年的岁月,世界见证了中共的极端邪恶;十一年的岁月,世界见证了法轮大法的美好,纯正和慈悲。

易女士表示:这场长达十一年的残酷迫害,涉及了中国社会的各个层面,无疑是人类历史上一场空前的人权灾难。中共江泽民集团为迫害法轮功,在一九九九年六月成立了“六一零办公室”,一个类似于纳粹盖世太保的组织。“六一零”凌驾于一切法律之上,在各地操纵公检法,监狱,劳教所,洗脑班,迫害法轮功学员,犯下了累累罪行。十一年后的今天,我们要求立即停止迫害法轮功,立即释放所有被关押的法轮功学员,立即解散“六一零”,将江、罗、刘、周等迫害元凶绳之以法。

“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发言人汪志远先生郑重宣告:所有直接或间接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罪犯,唯一的出路就是弃暗求明,立功赎罪。中共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更是对人类正义良知最根本的毁灭。追查国际的原则是谁犯罪,谁负责。不论是直接还是间接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罪犯,都将追查其罪行。“追查国际”必将全面彻底地追查所有参与迫害的组织和个人,不论天涯海角,不论时日长短,必将追查到底。

集会现场,陆续有十几个华人了解了法轮功真相,当场做了“三退”。夜幕降临时,学员点起了烛光,纪念十一年来被中共恶党迫害致死的同修。

(女)欧议会议员:迫害与每个人息息相关

二零一零七月十七日,欧洲法轮功学员在布鲁塞尔举办系列活动,抗议中共持续十一年的残酷迫害。欧洲议会议员巴特史戴斯为集会发来了支持声明。

声明中说,过去十一年里,法轮功学员遭受了各种非人的待遇,邪恶至极,难以言喻。法轮功是根植于中国传统文化的和平修炼方法,然而中共竟动员整个社会灭绝法轮功。发生在他们身上的诸多悲剧中,最令人震惊的其中一件是,中共为获取器官而将他们谋杀。这种惨绝人寰的罪刑,远超过纳粹所为。

声明表示,这场迫害其实与我们每个人息息相关。我们不能容忍这样残酷的迫害持续发生,中共政权必须停止迫害法轮功。在过去十一年当中,面对残酷的迫害,法轮功学员始终采取和平的方式,不断唤起人们更多的良知,你们对“真善忍”信仰的捍卫,正是在坚守人类最基本的道德及良心。你们不懈的努力是了不起的,我们欧洲人及世界其它地区的人们,将与你们站在一起。

巴特史戴斯议员最后说,我诚挚希望法轮功学员持续讲清真相,希望我们合力结束这场迫害。

(男)国内消息

胡彪驳斥古蔺法院的荒唐庭审

贵州省古蔺县计生局退休职工、六十四岁的法轮功学员胡彪,于二零零九年三月三十日被古蔺公安局国安警察绑架;十一月十八日被中共古蔺法院非法庭审,现被非法关押在古蔺看守所。以下是胡彪驳斥古蔺法院对他的荒唐庭审。

二零零九年三月三十日,古蔺公安局国安大队闯进我家非法查抄,并将本人非法拘留,四月十五日又将本人非法逮捕。

同年十一月十八日,古蔺法院开庭,两名律师为我作公正的无罪辩护。法庭对当事人自我辩护及律师有理有据的辩护不屑一顾,在没有法律依据的前提下,强行冤判我四年半徒刑。本人上诉中级法院,泸州中院没有纠正一审错误,仍然维持非法原判。我因合法修炼法轮功被判刑是冤案、错案。我本人坚决否定此非法判决。

我没有手提电脑,警察在我家非法查抄时,并没找到有什么手提电脑,在所谓物证图片中却指控我有手提电脑;我本人不会电脑,庭审时指控我教人使用电脑,这就是所谓的人证物证!弄虚作假,伪造证据,并妄图逼迫当事人签字,承认伪证,落入认罪的陷阱。若不签字,零口供,就以“拒不认罪”为由判重刑。这是本地司法迫害法轮功学员使用的流氓手法。我对于陷害我的伪证予以坚决否定。

(女)成都法轮功学员骆常勇、陈迟会被非法判刑

二零一零年七月十五日上午九点钟,四川成都市龙泉驿区法院对成都市新都区两名法轮功学员骆常勇)、陈迟会,进行了一场非法庭审,非法判骆常勇5年,陈迟会3年6个月。

二零零九年九月二十日晚十点左右,龙泉驿区黄土镇派出所巡警绑架了路经此镇的两名法轮功学员骆常勇、陈迟会,一直羁押至今。期间两位法轮功学员遭受了酷刑折磨。

七月十五日上午九点,法院内外戒备森严,如临大敌。庭审开始:检察院公诉人宣读所谓的起诉书,谎编了五个人的证词,却没有一个“证人”到场,两名正义律师为骆常勇、陈迟会作无罪辩护,一开口讲话便被法官打断,法庭不给律师说话机会。骆常勇本人依照法律写了自辩书,被庭长禁止当众宣读。骆常勇欲将自辩书交递给其辩护律师时,被法警一把抢走。

骆常勇揭露:公诉人所出示的照片都是刑讯逼供的产物!恶警在审讯时强迫他们承认路经黄土镇时,有法轮功条幅和粘贴是他们做的,当他们予以否定时,恶警五天五夜不让他们睡觉,还打骆常勇的耳光,并将他的手吊铐在铁窗上,在他的饭里放了不明药物。在迷糊的状态中,他被绑架到贴有法轮功宣传品的地方去照相——所谓的证据就产生了。这些真相被当庭揭露出来后,公诉人和庭长不敢面对警察的犯罪事实,立刻不准辩护律师继续辩护,宣布休庭。

(男)遭拇指铐酷刑的陈秀芬离世已七年

二零一零年六月二十三日,是江苏省昆山市法轮功学员陈秀芬含冤离世七年的祭日。

陈秀芬一九九六年十月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原本患有高血压、美尼尔综合症、脂肪肝、胆结石、风湿性关节炎、胸膜炎等,这个老病号修炼后,一身的病都奇迹般的好起来。家庭生活也比过去更加和睦幸福。丈夫吴鸿奇也走进了大法修炼的行列。

二零零零年六月二十日,陈秀芬进京上访,想以自己的亲身经历告诉政府法轮大法的美好。被警察疯狂抓捕,酷刑审讯后押回昆山,关进昆山看守所。被非法关押的一个月期间,曾经被铐过拇指铐。警察让陈秀芬双手环抱几根牢房的铁栏杆之后,再把双手的大拇指铐在一起,整个身体紧紧地贴靠在铁栏杆上。一会儿,双手拇指就慢慢地变颜色,变红、发青、变紫、再变成紫黑色……由于全身都紧紧地贴靠在铁栏杆上不能动。姿势站久了,双臂又麻又疼、头昏眼花,一会儿就把人铐得疼痛难忍,极其痛苦。一直把陈秀芬铐到血压升高,脸色不对了,警察怕出人命,才把她放开。

二零零二年七月,昆山“六一零”和国保开办第二期洗脑班时,暴力绑架陈秀芬进洗脑班,非法关押了一个月。精神和肉体的不断折磨摧残,使原本善良、不爱多说话的陈秀芬承受到了极限,二零零三年六月二十三日晚上九点多含冤离世,终年六十一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