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安门自焚真相|“四•二五”上访真相|4639迫害致死案例 |1400例造假
短波收听指南

订阅视频

海外用户可下载明慧广播手机应用
真相广播稿

时事评论(2021.03.25)

发表日期: 2021年3月25日
节目长度:10分55秒 Get Windows Media Player
在线收听
下载
2,941 KB

10,239 KB
下载方法:按鼠标器右键,在弹出菜单中选择“目标文件保存为…”(Save Target As…)

本节目是面向民众播放的时事评论。


“三千孤儿入内蒙”背后的真相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1/3/18/“三千孤儿入内蒙”背后的真相-422229.html

文章发表于明慧网二零二一年三月十八日。

前不久,中共两会期间,现任中共党魁习近平在会见内蒙古代表团时,提到1960年大饥荒时期“三千孤儿入内蒙”的事件。事情是这样的,当时,上海等大城市的孤儿院收留了许多来自全国各地的弃儿,一下子使各大城市粮食紧张,中共出于政治考量,为了力保北京上海等大城市,在时任妇联主席康克清的协调下,3000名所谓的“上海孤儿”被送到内蒙古由牧民领养。

而事实上,这些孤儿都是因为吃不上饭,而被父母送到了上海。当时全国各地三、四千万人被活活饿死,人们纷纷传说到上海能吃饱饭,很多父母就把孩子送到了上海,成为了所谓的“上海孤儿”。这一人间惨剧,如今却被新华网等中共的喉舌描绘成中共的“爱民佳话”。

寻亲大姐吕顺芳的妹妹吕雅芳就是当年被母亲送到上海的。1960年4月,吕雅芳两岁时被妈妈抛弃在上海市火车站附近一个有点像办公楼的门口,当时妈妈给吕雅芳买了一个烧饼,让她在门口等着,又哄她说,妈妈再去买一个烧饼,两岁的吕雅芳高兴的边吃烧饼边点头,妈妈转身就走了,一个人回了宜兴。

半个月后,远在80公里外采石场工作的父亲回家了,得知小女儿吕雅芳被送走的消息勃然大怒,将孩子的母亲痛骂一顿,母亲被骂进厨房大哭。然而,在厨房里,当父亲在灶台上看到母亲为自己准备的食物——一碗泛着绿光,几乎就是用青草熬成的糊糊,11岁的大女儿吕顺芳在记忆中第一次看见父亲掉了泪。这个曾经在朝鲜战场上流过血的汉子,端着那碗青草糊糊,哭得像个孩子。

这位送走孩子的母亲在弥留之际,总提起小女儿吕雅芳。大女儿吕顺芳在她耳边承诺,一定把妹妹找回来,母亲才闭了眼。从上世纪80年代开始,一些得知自己身世的弃儿们开始寻亲。最初是到福利院查询,或在报纸刊登寻亲启事,但成功者寥寥无几。

“上海孤儿”的悲剧,正是由于1958年中共搞大跃进、人民公社、粮食统购统销等,导致了1959年到1961年的三年大饥荒,上海、江苏,无锡、常州等地几十个孤儿院聚集了3000多名弃儿。陈素英女士当时是在无锡市福利院的工作人员,在她的记忆里,仿佛是一夜之间,福利院就变得拥挤不堪。她说:“福利院周围每天都有被丢弃的婴儿,派出所和街道居委会也不断送来捡到的孩子。

1960年这些地区的福利院均已收留了大量的弃儿,是正常年份弃儿数量的好多倍。单是上海育婴堂头两个多月被送来的弃儿就有6500多名,是1959年第四季度弃儿数量的9倍之多。这些孤儿后来被统称为“上海孤儿”,前后总计五万,因为粮食形势日趋严峻,远远超出了福利院的承受能力。于是这些孩子陆续被送往内蒙古、陕西、河北、河南、山东等地,直到1964年粮荒缓解才逐渐停息。

这就是习近平所说的““三千孤儿入内蒙”的事件,这是一场实实在在的人间悲剧。

然而中共却把他们一手酿成的人祸描述成三年自然灾害。其实那三年风调雨顺,并没有特别的气候异常。在国际上,苏联不仅没有逼债,还提出援助100万斤粮食,但是被时任党魁毛泽东拒绝了。中共认为如果对外曝光大饥荒,就是给中共抹黑。于是几千万人的性命就这样被中共葬送了。

1958年搞的“大跃進”,到底荒唐到什么程度呢?河北徐水县全县总共占地大约100万亩,1957年亩产大约138斤,假设住宅、商业区、荒山等都算上,全县每一寸土地都种粮食,年产量也就是1亿多斤。而在1958年,徐水县却上报一年收获了12亿斤,声称粮食多得吃不完,全县成立特大型人民公社,号称要向共产主义过渡。农民在人民公社吃大锅饭,没日没夜地大炼钢铁,粮食无人收割而烂在地里,没多久大食堂就坐吃山空。

尽管中共非常清楚,所谓的“亩产万斤”是浮夸,但中共仍然按照各地虚报的数字让农民交粮,农民交不出来,党干部就到农民家里翻箱倒柜地搜刮。这样就出现了百姓守着粮食饿死的一幕幕悲剧。1959年4月到1960年4月,是饿死人最多的一年。在这个人为造成的大饥荒中,曾经被誉为“豫南粮仓”的信阳拥有800万人口,而在不到一年时间里就饿死100万人!并且中共在征购中不择手段,强迫命令,收购不上来就开批斗会。粮食上交了,公社食堂断粮停伙了,谷糠、薯藤、野菜、树皮、草根也都吃光了,饿死人的事件频频发生。中共还设卡拦截不准逃荒,几十万人被拦截、收容。有的人偷杀牲畜吃,被发现的一律按破坏生产定罪,全区逮捕了2000多人。几十万人的光山县光是死绝的人家就有5647户,“房倒屋塌家徒四壁,一贫如洗、人人戴孝,户户哭声。”就是当时几乎是全国各地的真实写照。

历史学家余习广从湖南醴陵县当地公安局的档案里找到一张举世震惊的照片——大饥荒年代“父食子”的照片,成为当时“人吃人”的铁证。父亲刘家远被枪毙前站在墙边,戴着手铐,身边是他儿子的头颅和骨架,还有一个铁锅,锅里面炖着他从快饿死的儿子身上割下来的肉,和胡萝卜一起炖。历史学家余习广拿到的照片是中共在枪毙刘家远前,给他和儿子遗骸的拍照存档留下来的。

这样的惨剧在多地发生。1961年安徽省公安厅报告称,1959年以来共发生1289起人吃人事件。前新华社记者杨继绳的父亲就死于大饥荒,杨继绳花了大量时间探究真相,他在《墓碑》一书中披露,大饥荒饿死了3600万人,这相当于投下450颗原子弹,发生了150次唐山大地震,而中共官方承认的数字只有大约一半,1600~2200万。荷兰史学家冯克称,大跃进饥荒堪称丧失人性的大屠杀,可以同古拉格群岛、纳粹大屠杀并列为20世纪三大人类灾难。学者宋永毅认为,大饥荒是“中国历史上历朝历代最悲惨的一页”,历史上只有爆发大规模的战乱和灾害才出现过“人吃人”。

1961年,粮食部陈国栋、周伯萍和国家统计局贾启允三人受命,让各省填写了一个有关粮食和人口变动的统计表,经汇总以后,全国人口减少了几千万!这份材料只报给周恩来和毛泽东两人。周恩来看到后通知周伯萍 “立即销毁,不得外传”。周伯萍等三人共同监督销毁了材料和印刷板。事后周恩来还打电话追问周伯萍“销毁了没有?”周伯萍回答销毁了,周恩来才放心。

毛泽东的秘书、《大跃进亲历记》的作者李锐评价:大跃進“高举‘三面红旗’,高指标,瞎指挥,一平二调,造成国民经济大破坏,饿死成千上万人,这是中外古今历史上承平之世绝无仅有之事。”

不仅如此,号称“人民至上”的中共在土改、镇反、反右、文革等历次运动中有目的地消灭中共自己划分的所谓地主、资本家和知识分子,造成8000万中国人非正常死亡,罪恶累累,中共是中华民族真正的罪人。靠着暴力和谎言篡权的中共是西来幽灵,红魔与邪恶的化身,它以谎言与暴政维护独裁政权,与中华民族“仁义礼智信”的传统理念背道而驰。炎黄子孙只有认清中共的邪恶本质,退出中共党团队组织,远离共产邪灵,才能走向未来。(节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