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安门自焚真相|“四•二五”上访真相|4639迫害致死案例 |1400例造假
短波收听指南

订阅视频

海外用户可下载明慧广播手机应用
大陆消息

大陆消息(2021.04.13)

发表日期: 2021年4月13日
节目长度:8分47秒 Get Windows Media Player
在线收听
下载
2,366 KB

8,237 KB
下载方法:按鼠标器右键,在弹出菜单中选择“目标文件保存为…”(Save Target As…)

这期节目的主要内容有:

告诉人们真相 辽宁老年夫妻双双被枉判五年
内蒙古白宝华被冤判四年 婆婆哀伤离世
面对无理迫害 大陆法轮功学员要回二十二万元退休金


告诉人们真相 辽宁老年夫妻双双被枉判五年

据明慧网报道,辽宁省锦州凌海市法轮功学员孙继萍与丈夫周永林,二零二一年三月十五日被凌海市法院非法视频庭审。三月二十二日,该案主审法官拒绝向家属请的辩护律师出具判决书,并称案子已经送到锦州市中级法院了。三月二十六日,锦州市中级法院维持凌海市法院对孙继萍与周永林每人各五年刑期、罚金各一万元的判决结果。

现年六十八岁的孙继萍与六十九岁的周永林,都修炼法轮功,他们按真、善、忍标准做好人,身心受益。二零二一年一月二十日,孙继萍与周永林在集市上,告诉人们“法轮大法好”的真相时,被凌海市公安局闫家镇派出所警察绑架,孙继萍被非法关押到锦州市女子看守所,周永林被非法关押到凌海市看守所。

在锦州市女子看守所,原本健健康康的孙继萍,被迫害得身体状况急转直下,出现生命危险。三月九日她的血色素不到五克,身体出现浮肿。三月十五日,孙继萍与周永林在看守所被凌海市法院非法视频庭审。三月十七日,孙继萍从看守所被紧急送到医院。

三月二十二日,主审法官许冰告知家属,案子已经送到锦州市中级法院了。家属向辩护律师求证,律师完全不知此案已经下了判决。面对律师的询问,许冰承认此行为不合法,但她向领导汇报过,领导同意这么做,并拒绝给律师判决书。

三月二十六日,锦州市中级法院违法维持凌海市法院对孙继萍与周永林的判决结果。

早在二十年前孙继萍与周永林就曾遭受迫害。

二零零零年九月警察闯到孙继萍家非法搜查,抢走了法轮功的书籍、录音带、录像带等私人物品。孙继萍和周永林与他们理论,警察用拳头击打孙继萍的前胸,两个恶警把她拖上警车。公安局副局长张波用拳头击打周永林,周永林说:警察怎么打人?张波说:打你咋的?

两人被劫持到公安分局关在两间屋里,张波抡巴掌开始扇孙继萍的嘴巴,打累了又用脚踢。警察强迫孙继萍呈大字形站立,用一根比手指粗的铁棍抽打孙继萍后背。孙继萍脸被打肿、腿被踢破,后背留下了道道紫色棍痕。同时在另一间屋里的周永林受到同样的毒打。

孙继萍与丈夫周永林被毒打后,又被劫往看守所关押迫害;之后被非法关押到辽宁马三家教养院非法劳教两年,至二零零二年。


内蒙古白宝华被冤判四年 婆婆哀伤离世

据明慧网报道,内蒙古赤峰市元宝山区法轮功学员白宝华,近日被非法判刑四年,婆婆承受不住打击悲愤离世。

二零二零年十一月十六日,赤峰市元宝山区元宝山镇派出所警察韩立民,带领三个便衣无故到辖区内白宝华家骚扰、非法抄家、抢走法轮大法书籍、真相台历及大量私人物品;白宝华为给儿子治病准备的一万四千元现金,也被警察掠走。白宝华被绑架到元宝山区公安局政保大队。

随后,白宝华被带到医院强行抽血体检,她拒绝配合,被一个警察从后面踹了一脚,另一个警察薅着她的头发搧了她两个耳光。警察将白宝华摁住,强行抽了血。

近日家属得知,白宝华于二零二一年二月三日,被法院采取视频的方式非法开庭。法院以疫情为由,剥夺她的辩护律师当庭辩护的权利,白宝华被赤峰市中级法院非法判刑4年。

白宝华的婆婆得知自己的好儿媳只因学真善忍做好人而被绑架、关押迫害,并且借来给孙子治病的钱也被抢劫,因着急、哀伤,承受不住打击,含冤去世。


面对无理迫害 大陆法轮功学员要回二十二万元退休金

据明慧网报道,中国大陆一名法轮功学员,抵制中共当局对她的无理迫害,要回二十二万多元被单位违法扣除的养老金。下面是她的自述。

二零一二年初,我被不明真相的人诬告到派出所。二零一二年六月,本地专门迫害法轮功的“六一零”国保伙同派出所的一伙人,在我家门口蹲坑,趁我开门之机强闯入室,对我实施非法抄家、绑架,过程中我机智走脱。之后,我被迫离家,流离失所。在“六一零”人员的胁迫下,我所在单位停发了我的退休工资。

我始终按照法轮大法师父教导我的,遵循真善忍的原则做好人,事事先为他人着想。面对中共对我的非法通緝和经济迫害,我想到要给那些追随中共迫害法轮功政策的公检法人员讲明真相。我和其他认识的法轮功学员一起,给派出所等部门邮寄讲明法轮功真相的信件,并结合本地的实际情况,写了一封希望唤醒公检法人员善良本性的劝善信,一共寄出几百份。

我决定用最大的善心去对待参与迫害法轮功的人,并且我要结束流离失所的日子,堂堂正正回到自己的家。同时,我还要运用法律手段反迫害。二零一九年三月,我开始写控告状。我认识到,制止迫害,是为了能使迫害者得到法轮大法的救度。

我打印了三十份《刑事控告书》,分别邮寄给了省、市、区及本地的公检法、人大、纪检、派出所、社区、教育局、学校等有关人员。我想,只是写控告状还不够,还得让公检法和有关人员知道:法轮功在中国是合法的,迫害法轮功不但没有任何法律依据,反而是在违法犯罪。

我结合法律,写了《事实胜于雄辩 谁违法了》一文,详细分析了公检法迫害法轮功学员整个过程中的每一个环节所触犯的法律,并详细说明了被非法抄家抢走的每一种法轮功真相资料的合法性。

二零二零年八月,我回到家。一周后,我所在单位的领导与我约谈,女儿陪着我前往。谈话在平和中结束,领导要我等待,他们在走程序。两个月后,单位打电话给我女儿,让她查收退还给我的二十二万多元退休金。


4641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

据明慧网统计,迄今为止,被中共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中能够查明身份的有4641人。但由于信息封锁,尤其是中共掩盖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罪行,法轮功学员因迫害而导致的实际死亡人数远远超过这个数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