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安门自焚真相|中南海上访纪实|4363迫害致死案例|1400例造假
海外用户可下载明慧广播手机应用

海外用户可在Podcasts收听明慧广播电台
大陆消息

明慧简讯 (06/09/2010)

发表日期: 2010年6月11日
节目长度:10分 Get Windows Media Player
在线收听
下载
2,401 KB

9,371 KB
下载方法:按鼠标器右键,在弹出菜单中选择“目标文件保存为…”(Save Target As…)
(男)海外消息

台湾大法学会控告亲共媒体伪造文书及加重诽谤

二零一零年六月八日上午,台湾法轮大法学会理事长张清溪向台北地检署递状,控告台湾亲共媒体《联合报》的社长胡立台、总编辑罗国俊等共同行为人伪造文书及加重诽谤罪。

张清溪告诉记者,今年五月十一日,《联合报》盗用法轮功创始人李洪志先生的名义,刊登不实的启示散布于台湾社会,企图造成公众和台湾法轮功学员对台湾法轮大法学会产生不信任及负面评价,并对其本人的人品质疑,这不但是破坏法轮功学员的名誉,更是对李洪志先生名誉和权利的严重侵害。该伪启示还套用了中共“610”特务的一贯言论,企图贬毁法轮大法明慧网的信誉。

除了伪造文书罪外,张清溪也要求地检署追究被告及所有共同行为人之加重诽谤罪责。

张清溪认为,《联合报》这种恶意伪造的启事,是非常不寻常的行为。该报根本就未获取李洪志先生的任何授权,却直接冒用李洪志先生的名义刊登启事,这是非常明显会触及法律的行为。法轮功学员遍布台湾各阶层,《联合报》随时随地皆可了解法轮功真相,却刊登如此不实的启事,显然是受到什么东西影响的。

据张清溪介绍,法轮功自一九九五年传入台湾,以人传人的方式走入民心。而台湾学炼人数的激增是一九九九年“四•二五”法轮功万人和平大上访,及“七•二零”中共非法打压法轮功之后,目前全台约有一千个炼功点,估计有上百万人修炼或尝试过法轮功,台湾成为中国大陆以外修炼法轮功人数最多的地区。

张清溪指出,台湾法轮大法学会成立以来,鼓励社会大众和法轮功学员遵循“真、善、忍”原则,并组织修炼活动,是台湾民众和学员了解法轮大法在台湾传播情况的最重要管道。台湾法轮功学员表示,亲共媒体造谣生事,不过是令其被告上法庭,让更多人会因此看清邪恶中共的真面目。

(女)国内消息

李顺英在齐齐哈尔派出所遭非人摧残

黑龙江齐齐哈尔市法轮功学员李顺英女士于二零一零年四月二十一日被新立街派出所警察绑架,之后被酷刑逼供。五月十二日家人被勒索三千元之后,她才被释放。目前李顺英生活不能自理,双臂不能抬起,全身疼痛不能碰。

二零一零年四月二十一日,齐齐哈尔市新立街派出所警察到造纸厂居民区,欲绑架一名法轮功学员,未找到,却见到正在此工作的李顺英,便把她强行骗到派出所严刑逼供。

下午四、五点钟,他们拿来一堆粗绳子,将李顺英反绑双脚离地吊到铁栏杆上,霎那间她的双肩脱臼,心脏一揪、腰部剧痛,小便失禁,生不如死。恶警晚上押着李顺英带人去抄家,找不到,回来后派出所的韩主任恶狠狠地说:“她骗我们,给她整透了。”晚上十点多,恶警将她双手双脚铐起来,用两米长的木头串上抬起,被戴上摩托车头盔的头大头朝下,身体悬空,悠来荡去。人立刻瘫软无力,头发被汗水湿透。之后又将她双手拉开呈一字形,分别铐在栏杆上,直到第二天凌晨才打开,当时双臂已经不会动了。

晚上八点左右,韩某拿着一根一尺半长的扁木棒,说:“这是我打人最得手的木棒。”边说边在李顺英身体上下左右不停的乱打;还脱下鞋子,打手和脚,用木棒戳胸部、脸、鼻子和嘴。期间李顺英向其说明法轮功真相,劝其停止迫害。他说:“你别跟我说这些,我不信这一套,你炼功不是炼好了身体了吗?这回打废你!”李顺英被连续折磨了一天半,被打得遍体鳞伤,在看守所躺了二十天,生活不能自理,头晕恶心、心脏、小腹、腰部疼痛不止,双臂不能抬起,吃不下饭,呕吐。齐齐哈尔看守所,哈尔滨戒毒所都因她的身体情况拒收,新立街派出所才勒索家人三千元钱后放人,还威胁家人说:“等她身体恢复还得服刑。”

(男)大学生遭冤狱九年 又被六一零劫持

法轮功学员齐长印,在黑龙江大学读书期间被绑架,中共邪恶之徒对一个刚满二十岁的学生非法判九年重刑,关押在呼兰监狱。齐长印遭受九年的非人迫害,二零一零年六月二日期满,当家人去接时被告知,齐长印已经被五常“六一零”劫持到洗脑班继续迫害。

齐长印家住黑龙江省五常市红旗乡西城子,在呼兰监狱遭残忍迫害。据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五月十日消息,呼兰监狱九监区一分监区干警刘凯在任中队指导员期间,先后对法轮功学员齐长印、张健等五人进行不同程度的打骂、体罚、关禁闭,利用犯人打骂等方式迫害。

二零零七年十月二十三日,法轮功学员齐长印、张健抵制在保证书上签字按手印,被叫到办公室辱骂,恶警刘凯、陈子亮对齐长印拳打脚踢,打的他嘴唇破裂出血,额头有二道伤痕,半小时后在打骂没有结果的情况下,恶警叫来二名犯人强行抓住齐长印、张健的手在保证书上按手印。

齐长印刚脱离九年监狱迫害,又陷人间地狱,被劫持到五常市所谓的“思想教育转化学校”继续遭受迫害。五常市洗脑班头目付彦春迫害法轮功学员时,曾凶狠地叫嚣:“我就是流氓,我就是牲口。”他逼迫法轮功学员反复写放弃信仰的“三书”,手段极为残忍恶劣。

(女)雷井雄父亲呼吁还善良、诚实的儿子清白

二零零九年六月二十八日,湖南郴州嘉禾县三十岁的法轮功学员雷井雄遭中共国保警察绑架,二零一零年他的家人收到贵州省都匀监狱的 “通知”,说雷井雄被判刑八年,于二零一零年一月十四日投入贵州省都匀监狱。

雷井雄的父亲雷沅俊是一位五十七岁的农民,从嘉禾政府人员口中得知,贵州习水中共人员竟以“盗窃罪”,对诚实、善良的儿子雷井雄判刑八年,他呼吁还儿子清白。

雷父表示,儿子从小就是一个善良、诚实的孩子。读小学时,儿子每月都义务清洗村里的水井。那种善良的本性是与生俱来的。

二零零零年,震惊中国的嘉禾高考舞弊案中,数十名考生舞弊,修炼法轮功已三年的雷井雄堂堂正正去应试。他在长沙湖南师范大学读了半学期后,以优异的成绩被学校推荐到了北京中央美术学院就读。就是这样一位品学兼优的好学生,仅仅因为修炼法轮功就被中共推出了校门,如今又被莫须有地诬判八年冤狱,悲愤的雷父不禁质问当局,这样的好儿子如何会犯“盗窃罪”?

二零零四年八月十八日,雷井雄还被湖南长沙天心公安分局酷刑至昏死,被送往火葬场,差一点遭活体火化,幸好一良心尚存的女警发现他还活着,阻止火化才免遭一死。然而,雷井雄原本英俊的脸被严重毁容,左眼突出,象肿的一样,下巴与脸型向一边倾斜。他还无数次地被各地公安绑架、关押、酷刑、罚款、抢劫、骚扰,家人也跟着遭了无数的罪。雷父质问当局,“这一切犯罪行为,公检法的执法者们难道不知是在犯罪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