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安门自焚真相|“四•二五”上访真相|4639迫害致死案例 |1400例造假
短波收听指南

订阅视频

海外用户可下载明慧广播手机应用
真相广播稿

时事评论(2021.04.01)

发表日期: 2021年4月1日
节目长度:8分16秒 Get Windows Media Player
在线收听
下载
2,228 KB

7,750 KB
下载方法:按鼠标器右键,在弹出菜单中选择“目标文件保存为…”(Save Target As…)

本节目是面向民众播放的时事评论。


中共奴工史的变迁(1999-今)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1/3/28/中共奴工史的变迁(1999-今)-422656.html

文章发表于明慧网二零二一年三月二十九日。

中共以不人道的方式在新疆对维吾尔人“强迫劳动”做奴工、强迫这些奴工生产新疆棉,遭到H&M、Nike、Adidas、Burberry等诸多国际品牌的抵制。近日,中共发起报复性的抵制洋货运动。长久以来,中共为了掩盖一直以来广泛采用奴工劳动、剥夺中国民众基本人权的罪恶行径,一次又一次拿起“抵制洋货”这块挡箭牌。然而,这挡箭牌的背后,隐藏着多少罪恶呢?

中共的监狱系统是路人皆知的出口创汇单位,基本没有成本,免税免人工费,有些产品的原材料都是免费的。中共司法监狱和劳教系统生产“奴工”产品最为疯狂时期是从1999年至今,也就是中共迫害法轮功期间。2013年,劳教制度解体前,全国约有300多家劳教所,其中95%以上关押的都是法轮功学员。全国七八百间监狱中也关押着十多万的法轮功修炼者。

中共强迫在押的法轮功学员不分年龄的无偿出工劳动,生产的“奴工”产品涉及面广泛,市面上很多涉及手工的生活用品如牙签、筷子、医用棉签、注射袋、食品袋、果汁盒、手机盒、足球、邮票册、糖果、月饼、汽车坐垫、羽绒服、十字绣、各种皮包、首饰配饰、民族工艺品等等,背后都有“奴工”的影子。

据明慧网报道,“奴工”劳动者从16岁到70岁不等,每天要工作12~19个小时,如果完不成监狱的任务,还要加班加点。从早上七点出工,到晚上九点,中午只有十几分钟吃饭的时间,不给工资。不完成任务就罚站,打骂、不让买日用品。人们形容:“起的比鸡早,吃的比猪差”。

如果拒绝出奴工,就会被中共施以酷刑。北京顺义区法轮功学员朱进中,2008年被押往内蒙古图牧吉劳教所。朱进忠抵制迫害不劳动,不妥协,遭受多种酷刑折磨,被警察用胶皮棒暴打、脚踢、撕扯头发,又上背铐,嘴巴被贴上胶带,拖到太阳下曝晒,被折磨得惨不忍睹,原本健康有一百六十斤体重的她只剩一百斤左右,走路都很困难。

在武汉女子监狱,被非法关押的武汉法轮功学员刘佑清年过半百,在一个小板凳上从早到晚就在那里拆纱,拆到半夜她拆不完,警察就惩罚她头顶墙壁,人离墙三步远。结果整整拆了十八天的纱,狱警一天都没让她上床睡觉。

监狱和劳教所不给劳动工资,却搞出工计分,不达到分数的延期出狱,强迫在押人员不得不劳动,如果在押人员拒绝劳动,那就意味着要把牢底坐穿。

据明慧网报道,2008年北京奥运期间,劳教系统内部经常为了完成“奴工”任务而互相买卖在押法轮功人员,每位800元~1000元不等,比如,他们把北京籍贯的法轮功学员卖到内蒙、东北马三家、湖北劳教所等地。北京法轮功学员王玉红,2008年7月被卖到湖北女子劳教所。警察和保安为了强迫她做奴工,用很多根绳子把她捆绑在椅子上,把木塞塞进嘴里,然后用很粗的胶皮管子,从鼻孔插进去后,再拔出来,然后再插进去,再拔出来。

明慧网2013年发布的《中共酷刑虐杀法轮功学员调查报告》披露,调查的3653个被关押迫害致死案例中,就有110人是被超负荷劳役直接致死的,占比3%。监狱、劳教所是名副其实的血汗工厂。

还有些市面上常见的食品类的东西也是“奴工”产品,如饼干之类的小吃。在云南女子劳教所,一位被迫害的法轮功学员拒绝狱警布置的生产饼干任务,狱警问为什么,法轮功学员回答:“一袋袋面粉堆放在泥土地上,做饼干的机器上糊满了灰尘,搅拌那个夹心的东西的机器也是糊满了灰尘,这样生产出来的饼干能符合卫生标准吗?监狱厕所里屎尿遍地,臭气熏天,插足的地方都没有,犯人方便后也不能正常的清洗手,然后就去包装饼干,这样的饼干你会吃吗?我是炼法轮功修真善忍的,为的是做好人,我不能做伤天害理的事,所以这活我不能干,我于心不忍。”

当然,“奴工”劳动也成为中共针对法轮功学员进行洗脑迫害的一种隐形方式。中共利用法轮功学员做奴工来赚钱是一方面,另一方面中共610系统和政法委对司法系统有强迫法轮功学员进行洗脑和放弃信仰的硬性指标。监狱狱警往往白天拼命安排法轮功学员出工干活,深夜还要逼迫他们写所谓的“悔过书”,人在疲劳的状况下,精神处于涣散状态,很容易被中共利用来进行所谓的“转化”。

有学者分析,这次中共炒作“新疆棉”事件,本想虚张声势,用煽动民族主义来转移视线,哪知最后落得个假戏真做,骑虎难下。如果中共持续在新疆用强迫的奴工劳动生产新疆棉,很可能影响外资购买新疆棉。根据中国海关总署的数据,中国在2020年的出口总额为17.93万亿人民币,有7.4%来自于纺织业。新疆农业大学学者于先生说:“如果外国抵制中国的棉花出口,对一个世界排名第二的棉花出口国来说,可能对中国每年造成上千亿美元的外汇损失。这还只是一部份,另外,对新疆地区的棉花加工、纺织品企业工人就业造成的间接损失,更是无法估量。因此,这些拍脑袋做出的决定,受损失最大的应该是本国企业和员工家庭,中共政府应该三思而行。”

而中共抵制名牌外企,最终也会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每个龙头外企背后的产业链上的每一环都与中共的企业有关联,中共做了件损人不利己的事。中共的邪恶和愚蠢独一无二。(节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