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安门自焚真相|“四•二五”上访真相|4639迫害致死案例 |1400例造假
短波收听指南

订阅视频

海外用户可下载明慧广播手机应用
大陆消息

大陆消息(2021.03.31)

发表日期: 2021年3月31日
节目长度:6分47秒 Get Windows Media Player
在线收听
下载
1,831 KB

6,363 KB
下载方法:按鼠标器右键,在弹出菜单中选择“目标文件保存为…”(Save Target As…)

这期节目的主要内容有:

曾遭多次吊铐折磨 甘肃法轮功学员康茜华含冤离世
被非法关押五个月 孟凯被秘密劫入长沙监狱
山东刘秀荣再陷囹圄
吉林李桂玲被构陷到检察院


曾遭多次吊铐折磨 甘肃法轮功学员康茜华含冤离世

据明慧网报道,甘肃省兰州市法轮功学员康茜华女士,曾在甘肃省第一劳教所遭吊铐等残忍迫害,二零一九年四月二十八日她乘坐去上海的火车,被七里河区“610”人员伙同铁路公安警察在车厢门口拦截、非法搜身,随后被非法拘留十五天。在晏家坪北院社区、晏家坪派出所不法人员长期的监控、骚扰等迫害下,56岁的康茜华于二零二一年三月十二日离世。

康茜华,一九九七年修炼法轮功后,获得身心健康,困乏、走不动路的状态不翼而飞。康茜华说:“修炼后,我知道了做人一定要重德行善,法轮功教我凡事要以真、善、忍为标准要求自己,对每一个人都要善。”

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恶党开始迫害法轮功以来,康茜华被非法关押在西果园看守所两次,被非法劳教一次,非法拘禁在洗脑班一次。辖区派出所和社区不法人员多次上门骚扰。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份,康茜华被非法关押在甘肃省第一劳教所一年两个月。狱警为了逼迫康茜华写所谓“转化”书,把她关到小黑房子里,双手拉到背后铐起来,再从房子的窗户上吊下一根绳子拴在铐子上,往上一拉,就把她吊铐起来,脚尖点地。康茜华感到钻心的痛苦。康茜华被折磨得神志不清,不知道被吊铐多久,才把她放下来,缓一缓,又把她铐起来。这样反反复复,也不知被吊铐了多少次,也不知道被吊铐了多少天。康茜华从黑房子出来后,两个肩膀都不能动了。就这样,她还被强迫干超强度的奴工。

在中共邪党迫害法轮功的二十多年里,康茜华长期遭受迫害,被剥夺了一个公民应有的人格尊严和人身自由,最终不幸离世。


被非法关押五个月 孟凯被秘密劫入长沙监狱

据明慧网报道,湖南法轮功学员孟凯被非法关押近五个月,期间,家人前后请了两位律师前往长沙第一看守所探视,都被公安剥夺合法权利。近日获悉,孟凯已经被秘密送往长沙监狱。

孟凯曾就读于武汉华中农业大学法律系,一九九九年中共邪党开始迫害法轮功那年,他正在当律师并准备考研究生,因为他修炼法轮功,从长沙带了两千张大法真相资料到岳阳,被人举报,遭岳阳当地610绑架、非法判刑七年。

孟凯从冤狱回来后,经常被警察电话骚扰。后来孟凯在一家公司做法务工作,二零二零年十月,孟凯前往外地帮公司打官司,在途中被浏阳市公安局警察非法抓捕并抄家。后来孟凯被挟持到长沙市第一看守所非法关押。

近日得知孟凯已经被秘密送往长沙监狱的强制洗脑班,监狱不准家属探望、不准律师会见。


山东刘秀荣再陷囹圄

据明慧网报道,山东省淄博市刘秀荣女士因为修炼法轮功,二零一九年八月被淄川区法院非法判刑三年半。刘秀荣自信无罪,依法上诉,并因为身体原因被“取保候审”回家。二零二零年十二月份,国保人员不顾她的丈夫重病在床,再次绑架了刘秀荣。

在修炼法轮功以前,刘秀荣曾经患有严重的哮喘、类风湿和高血压等疾病。她修炼法轮功后,症状逐渐减轻、消失。

刘秀荣的丈夫患有脑梗、糖尿病等病症,卧床不起。长期以来依靠刘秀荣照顾和护理,离开刘秀荣的照顾,他无法生存下去。

自从中共迫害法轮功以来,刘秀荣既承担着家庭的重担,又抵制着淄川区公安、检察院、法院对她的绑架、构陷。由于国保和派出所警察多次的骚扰迫害,刘秀荣在压力下身体也出现不良状况。二零二零年十二月份,淄川区国保警察,不顾刘秀荣丈夫瘫痪在床,急需人照顾,将刘秀荣绑架,非法关押到淄博市看守所。


吉林李桂玲被构陷至检察院

据明慧网报道,二零二一年一月六日,吉林省长春市法轮功学员李桂玲女士被高新分局硅谷派出所警察闯进家中劫持,目前被非法关押在长春第四看守所,已被构陷到朝阳区检察院。

李桂玲,今年55岁,是长春市朝阳区富锋镇韩酒局子农民。她曾经有严重的气管炎、妇科病、头痛、胃病,干不了活。一九九七年,她开始修炼法轮功后,身体恢复健康,变得乐观自信。

在中共对法轮功持续至今近二十二年的迫害中,李桂玲因为坚持自己的信仰,曾经三次被非法劳教,屡遭非法关押,被暴力殴打、电棍电击、强迫灌食、灌药、上抻床等残酷迫害,曾一度被迫害致精神失常。


4639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

据明慧网统计,迄今为止,被中共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中能够查明身份的有4639人。但由于信息封锁,尤其是中共掩盖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罪行,法轮功学员因迫害而导致的实际死亡人数远远超过这个数字。